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那年走过 > 第七章 人贩子

第七章 人贩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左熹闲聊:快要从失恋这片破乌云中走出来了,虽然还是忍不住想她,但工作、码字已经能够压制住说来就来的悲伤了,开始重新找到了沉浸在文字里的快乐。】

    【正文开始】

    看到父母身体无恙,梁秀梅便决定返程。她知道不宜久留,久留一定会再生事端,另外家里面还有一大家子,又有生计要谋,更无暇多做逗留。尽管多方挽留,梁秀梅还是辞别了父母等人,带着两个女儿,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眼看着姐姐已经返程了,梁胜心急如焚,夜里越想越着急,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眼前的问题。真要像大姐说的那样,把儿子送给附近乡村的人家,他还真舍不得,毕竟是自己的孩子,一旦送出去,将来可就要不回来了。

    翻来覆去一整夜,梁胜夫妻二人都没睡着,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把孩子送到南方大姐家,最合适。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梁胜抱着用旧大衣裹着的儿子,带着家里所剩不多的几十块钱,上路了。匆匆忙忙,连孩子喝的奶粉都没带。

    十一月的北方,寒意十足,襁褓中的小孩儿,还没满月,凌冽的寒风,刮得大人脸都生疼,更别说那么稚嫩的脸蛋。

    孩子哇哇的哭个不停,可能是饿了,可能是冻着了。梁胜急着赶路,心烦得很,加上孩子这么一哭闹,更烦躁不安。

    这个时候,本来喂孩子喝点奶粉,抱紧点暖和暖和,摇晃几下,可能就会入睡,但这次着急忙慌的出门,梁胜什么都没带,所以只能由着孩子哭个不停。

    一路急赶,从城里坐最早的一班车,赶往安徽宿州,转火车。车上,孩子还在哭闹,嗓门很响亮。汽车晃晃悠悠地朝着宿州开去,孩子还在哭。刚开始,车上众人还各顾各的,后来看孩子一直在哭,纷纷七嘴八舌的说开了:

    “这位大哥,你孩子一直哭个不停,可能是饿了”

    “是啊,你喂它喝点奶粉,它就不闹了!”

    “大哥,你晃晃它啊,哄哄,一会儿就睡着了!”

    梁胜被大伙儿这一顿说,脸上有点臊得慌,自己身无一物,拿什么喂,但在众人眼皮底下,又不能啥都不做。于是,一边应承着,一边摇晃着小家伙,希望孩子能够睡着。

    小家伙哪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依旧哭闹着。梁胜实在没招了,偷偷拿手捂住小家伙的嘴。这招还真有效,小家伙的哭声还真小了很多。没过一会儿,可能是哭累了,小家伙疲惫地睡着了。

    三个小时后,梁胜带着小家伙赶到了宿州火车站,第一时间买好了车票,马不停蹄地赶往江西。

    那个年代,到处跑的都是绿皮火车,没有空调,保暖极差。一跑起来,车厢里面甚至比外面更冷。之前累睡着的小家伙,上了火车,没多久就被冻醒了,又开始哭了起来。

    梁胜找乘务员要了个杯子,装了点热水,吹凉了,喂小家伙喝了点,暖了暖身子。喝完,小家伙又睡了过去。

    人有三急,水喝多了,自然是要上厕所的。梁胜抱着小家伙,走到了车厢连接处的厕所外。上厕所抱着孩子可实在不方便,正好厕所旁边站着一位中年妇女,慈眉善目。

    “大姐,能帮个忙吗?我想上个厕所,你能帮我抱下孩子吗?就一会儿。”梁胜显然是注意到了这一点。

    大姐很热情,一口答应了下了,“这算啥啊,又不是啥大事儿,来来来,孩子我抱着,你进去吧。哟,小家伙可真可爱,是个妮儿还是个小子?”

    “是个小子。”说完,梁胜就进了厕所。

    他没看到,中年妇女听到‘小子’后,眼里闪现的一丝贪婪和窃喜。

    累了一路,饥寒交迫,进了厕所,虽然味道刺鼻,但梁胜似乎找到了一个可以暂时放松的地方,没有眼前难解的题。一泡尿,没多长时间,但又发了一会儿楞,梁胜才出来。

    出来的那一瞬间,大冷天,梁胜却惊出了一身冷汗:孩子不见了!连着那位中年妇女也不见了!人贩子!

    这些天,梁胜一直愁着如何把孩子送走,但只是送走,送到一个确定的、自己知道的地方,哪怕以后要不回来,起码自己想见还能够见着。这下可好,遇到人贩子了,真要被偷走了,以后可就天南海北,再也见不着了。

    这时候,这些事儿,梁胜可没时间想,这一刻,就像天塌了一样。他慌了,像无头苍蝇。

    “大哥,你看见刚才那个抱着孩子的中年妇女了吗?”头上的汗滴哗哗下落,刚才梁胜眼里不靠谱的男人,此刻却成为了他求助的对象。

    “好像是往这边去了,”男人指了指右边车厢,“咋了,大兄弟?”

    “她叫(把)我小孩儿抱走了。”梁胜心乱如麻,本来想说是人贩子,但又怕万一中年妇女只是去附近哄孩子睡觉,再冤枉了人家。

    顾不上多说,梁胜朝着男人指的方向疾跑,连续找了三节车厢,仍然没找到中年妇女。

    不会是遇上团伙了吧,难道那个男人和中年妇女是一伙儿的?是负责监视的眼线,并给自己指错误的方向,误导自己?

    下一节车厢再找不到,梁胜就决定去找乘警求救了。因为离下一站下车,只有十几分钟了。第四个车厢里,他一排座位一排座位地找,仔细辨别每个看到的女人。不一会儿,就到了另一头。梁胜几乎就要放弃寻找了,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怀里似乎还抱着什么。

    走近一看,果然是那位中年妇女。梁胜二话没说,一把从妇女怀中夺过自己的儿子,狠狠地盯着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似乎害怕事情闹大,心虚地解释道:“大哥,你小孩儿一直闹人,我一直晃悠他,想哄他睡觉,谁知道一走就走了好远。你看,现在终于睡着了。”

    梁胜不傻,确定中年妇女就是个人贩子,自己再稍微晚一会儿,儿子可能就被抱走了。但现在,儿子找到了,他也不能把事情闹大,因为他要躲着警察。这也是一开始,他没有直接找乘警的原因。一旦被警察发现儿子的情况,那就前功尽弃了。

    现在,他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抱着儿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梁胜仔细打量着怀里的小家伙。从它出生到现在,他一直忙着处理各种问题,还没有好好看过儿子一眼。经历了刚才的惊魂一闹,他心中的父爱被激发了出来,但这仍然不足以改变这个孩子被送走的命运。

    怀里的小家伙,哭了一路了,哪怕是又冷又饿,但这时候早已经疲劳了,安静地睡了。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梁胜不敢睡了,把儿子抱得紧紧的,生怕再出什么意外。

    一夜相安无事,早上小家伙又开始哭了,应该是饿急了,一天多没吃东西了,大人都饿,何况他。梁胜也知道孩子是饿了,只好找了点粥,吹成温温的,喂儿子喝了几口。

    粥,跟奶水和奶粉相比,从营养到口感,都差得太多。小家伙没喝几口,就只反复吞吐,却不再往肚里咽。

    喝了点粥,小家伙的精神总算是稍微好了点,难得的安静下来,睁大眼睛,圆溜溜地眼珠子打量着周围的世界,听着火车在钢轨上滑行的声音。他不知道,未来的岁月里,他跟火车还会打很多很多次交道。

    上午十点多,火车到了景德镇。下了车,梁胜一路打听着,离大姐家越来越近了。

    河南话,接近普通话,所以景德镇人能够听得懂梁胜说的话,但景德镇每个不同的地方,都有不同的生涩难懂的方言,所以大部分人给梁胜指路时,他都听不懂。

    好在,人与人之间还有一种能够跨越种族、国界、地域的交流方式——打手势。

    左边,右边,往左走,往右走···

    梁胜,就靠着这样的交流方式,一点点来到了他大姐家——桑田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