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凡尘判官 > 第六百七十七章 浑天珠

第六百七十七章 浑天珠

作者:微雨朦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虽然张芸生不是一般人,可是于倩丽这会同样也不能算是一个凡人。所以在她用力一掐之下,当然也会让张芸生感觉疼痛异常了。他揉了揉自己的胳膊,然后抱怨道:“你以前没这么大的脾气,这会是怎么了,动不动就发这种大小姐的脾气?”

    “我的脾气大,总比贺玉颜要强一些吧。她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玉面罗刹,相比于她,我还算是一个乖乖女吧。你要是嫌我霸道,可以去找。”

    本来于倩丽是想说,让张芸生去找贺玉颜的。可是这话才说了一半,她就知道自己不该这么说,于是转而笑道:“好了,好了,我乖还不行吗?”

    张芸生自然知道于倩丽的心思,他也没有为难于倩丽。只是为了避免对方再次发飙,他还是知趣的跳过了这个话题。

    “我看咱们也别在这争论了,还是出去看看吧。毕竟咱们推理的再好,也耗不过亲力亲为的看上一眼。”

    “你说怎样,就怎样好了。”

    听到这话,张芸生笑道:“现在的你,还真是乖巧。”

    现在毕竟是非常时期,张芸生也没有心思继续跟于倩丽说笑,毕竟这会他还有很多正事没干呢。他轻轻地将大殿沉重的木门推开一条细缝,然后带着于倩丽从屋里走了出来。

    在大殿里面的时候,还只是听到外面的声音很大。等到真的出来,才发现这声音已经不是简单的大,而是有些让人感到恐惧了。

    “这不是简单的风吹树叶,而是真实存在的鬼声。”于倩丽仔细的听了一下,然后给出了结论,“咱们或许真的来晚了,一定是对方提前下手了。”

    张芸生心里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又来晚了。上一回在大成寺的时候,就因为晚去了一会,而没有见上戒言法师法师最后一面。这一次听到重阳子闭关的时候,张芸生觉得很欣慰。因为既然是闭关,肯定就没有什么危险。哪怕是已经身受重伤,起码还是活着的。可是如果这一切都是假象,恐怕他又要伤心一次了。”

    “或许咱们真的来晚了,可是那也不能失去信心。不就是鬼声嘛,难道很吓人吗?”张芸生笑道,“咱们也不是头一次见鬼,甚至你自己都做过鬼,还有什么好怕的?”

    “嗯,听你的,我不怕。”于倩丽笑道,“你不是有阴阳眼和天眼吗,这会该派上用场了啊。”

    “没有用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现在地府已经知道了我的很多事情,并且相应的做出了防范。尽管我有阴阳眼,也没那么容易发现鬼差了。他们跟普通的鬼不一样,自然有一套自己的本事。”

    “哦,这样啊。”于倩丽无所谓的答应了一声,“就这样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咱们也没什么好怕的。他们想要跟咱们斗,咱们就跟他们好好斗一斗。喂,出来啊,你们出来啊。我是于倩丽,鬼王印在我的身上。那个是张芸生,他是凡尘判官。而且他身上还有崔判官的鬼魂,这可都是你们阎王爷想要的东西啊。谁先抓着张芸生,肯定能够官升三级的。来啊,快点来啊。”

    张芸生虽然不怕鬼,可是也没打算这么明目张胆的去招惹鬼。他想要用手捂住于倩丽的最,可是并没有真的这么做。以来是因为于倩丽不是那么一个好说话的人,自然不会乖乖的任由他动手。二来这样做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他已经看到有人走出来了。

    虽然地府鬼差对张芸生的阴阳眼和天眼做了防范,可是他还是能看出来对方到底是人还是鬼的。他只是朝着对方看了一样,就已经有了结论。这倒不是因为他有多么厉害,而是因为他认得那个人。

    “镇阳子,好久不见。”

    “呵呵,原来是你这家伙,真是好久不见了。你为什么要来这里,难道是来自投罗网?”

    听到这话,张芸生心里一寒,因为这话说得分明是表示张芸生中了一个圈套。不过现在的张芸生已经不是一个菜鸟,自然也不会轻易的下出结论。他拦住了跃跃欲试的于倩丽,然后跟镇阳子说道:“在山下的时候,你不是给了蚂蚱头一块玉佩。然后又让王队长,就是那个俗家弟子给我传话,让我摔玉上山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你不是拿我开玩笑吧?”镇阳子很是生气的说道,“我在道祖神像面前发过誓,除非有朝一日我能够成为全天下最好的厨师,否则我是不会下山的。”

    张芸生看着镇阳子的样子不像说谎,顿时心里就觉着有些奇怪。因为如果不是镇阳子说了这话做了这事,那么那个假冒他的人又是谁呢?

    好在镇阳子没有让张芸生瞎猜,而是直接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恐怕你是上当了,所以才会上了这个是非地。现在既然你们已经来了,恐怕就再也走不了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在山下的时候,我们听到的消息都是说重阳子在闭关,所以才关闭了山门。可是这会上了山,我发现事情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因为重阳子怎么样我弄不清楚,可是玄武观却是早就被人给攻破了。你现在既然是玄武观代理观主,总会知晓其中的原因吧。”

    “既然山下的人是骗你上山,那么给你的消息自然也就不会是什么真消息了。反正你都已经来了,我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观主现在受了伤,已经死了。不过观里的长老想要用逆天之法,将他的魂魄召唤回来。可是唯一能够承载他的神魂的镇观之宝玄武神兽却被人给放跑了,所以观主就没有办法还魂了。如今已经是第七日回魂之日,刚才我听见鬼声阵阵,或许就是观主回魂了吧。”

    镇阳子的说法跟山下人给出的消息不一样,张芸生一时之间也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他想了一下,然后跟镇阳子问道:“别的事情,咱们先放在一边。我只问你一件事,大殿里面道祖神像上的眼睛怎么没了?”

    “那是被观主给挖出来的,当时所有长老都曾经极力劝阻。可是观主一意孤行,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他的想法。现在他说了这么严重的伤,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此事的影响。”

    听到这话,张芸生感到不可思议。因为重阳子虽然行事乖张,可是对于道祖的信仰却是很忠诚的,他没有理由这么做,除非其中另有隐情。“

    镇阳子毕竟是江湖前辈,虽然志不在修行,可是眼界却没有降低。他自然看出张芸生心中所想,于是主动解释道:“不是观主疯了,也不是他有意亵渎道祖神像,实在是情非得已。实际上事情的根源还在于你,观主也是为了救你。”

    “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因为事情的源头就在你的身上。你可是凡尘判官,是地府欲除之而后快的人物。现在地府想要抓,而且想要抓所有跟你有关系的人。重阳子是你的师父,自然也是被抓捕的对象。不过玄武观也不是人人拿捏的小地方,自然也有自己的手段。观主为了应对地府的追寻,也算是呕心沥血,甚至不惜动用神器。玄武观之所以能够有现如今的地位,一是因为观中有一只玄武。二是因为玄武观里有神器,这个神器不是别的东西,正是道祖神像的眼睛。”

    “神像的眼睛怎么是神器,难道它们真的是道祖的眼睛?”

    听到于倩丽在这胡说八道,张芸生连忙把她给撵到一边。谁知道镇阳子倒是没有指责她的不敬,而是点了点头:“虽然你的说法有些偏激,可是也相差不多。不过道祖化神的时候,并没有留下躯体,而是直接以肉身成仙。既然如此,也就不可能留下作为法器的眼睛了。实际上在道祖神像里面的是浑天珠,它就是道祖在凡尘的眼睛。透过浑天珠,道祖就能知晓凡尘的所有世事。”

    于倩丽倒是不关心道祖是不是真能够知晓凡尘的所有世事,她只是对一件事感兴趣,那就是这两颗浑天珠跟自己修炼过的浑天经到底有什么关联。

    毕竟于倩丽是半路出家,所以才会生出这种疑问。相对于她而言,张芸生从小跟随重阳子学习,自然知晓的事情更多一些。他知道浑天经是道祖亲手所作,更加知道浑天珠就是道祖成仙之前的法器。

    “如果观里真有浑天珠,那可是所有道门之中最厉害的法器了。虽然浑天珠只是道祖成仙之前用的法器,可是道祖用它击败过天神,所以它也算得上是神器了。这么厉害的法器,为什么会流落在玄武观,没有被全一道这种更大的道门给请走呢?”

    张芸生用了一个请字,而不是抢。这是因为全一道自认为道门领袖。确实有将浑天珠给夺走的理由。毕竟玄武观只是道门的一部分,而全一道却是道门之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