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凡尘判官 > 第五百八十九章 无法造假的修行

第五百八十九章 无法造假的修行

作者:微雨朦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说的没错,我不能看着她死。不管是因为我的心不够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无辜的女孩死去。还是因为她跟我认识,总之我不会让她死。这就是我跟你的不同,真是很无奈。”

    听到张芸生坦承自己无法眼睁睁的看着收银小妹死去,小二狗子冷笑一声:“怜香惜玉,你小子倒是个情种。只是很可惜的是,情种一般都死在情字上。今天算你走运,我不杀你。毕竟我虽然不是情种,也是个爷们。我也是说话算话的人,既然今天说了放你一马,起码在这个监室当中,我就不会杀你。你放下手里的那根钢筋,然后走出监室就是了。不管你是被郝队长当成越狱犯击毙也好,还是落到大杆子手中也好。都是你的命,那可不能怨我。”

    “那是我自己的命,当然不能怨你。不过既然咱们已经达成了一致,是不是该放掉收银小妹了?”

    “她是我的保命符,我怎么能够轻易放掉呢?”小二狗子笑道,“你还真是天真,以为你放了我,我就会放了她?我答应的是你放了我,我就不杀你,难道我说过要放了这个小丫头吗?你要知道你跟我都是监室当中的囚徒,郝队长才是这里的老大。虽然我这会有了灵力,是比普通人强了很多。可是郝队长他们不是普通人,是暴力机关的打手,他们可是有枪的。如果挨上一枪,我也会死的,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我需要这个丫头,有她当人质,我才能够逃走。”

    “你这样,让我很难做。我看要不然你放了她,我来给你当人质好了。”

    “放屁,我要你当人质,那不是自己找死吗?你小子想她活,就乖乖的滚蛋。要是想她死,现在就动手。你手里的那根钢筋,的确能捅死我。不过在我死掉之前,这丫头的脖子可就早断掉了。”

    “嗯,不错,是这么一个道理。可是如果我放了你,你之后又杀掉了他怎么办?”

    “老子又不是什么杀人狂,怎么会见谁杀谁呢?再说了这小丫头虽然瘦的跟个猴似的,可是底子不错。回去好好养养,也是个美人胚子。你是个怜香惜玉的人,我也不会棘手摧花。这小丫头跟着我,肯定能吃香的喝辣的,就用不着你操心了。”

    张芸生一听这话,就知道小二狗子不仅是个坏人还是头色狼。不过为了能够保住收银小妹的性命,有的时候不得不做一些让步。他的左脚朝着门口迈出了半步,好像随时都准备离开。

    虽然收银小妹的头被小二狗子仅仅抓着,按在了胸口,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不过她的耳朵可是好好的呢,当然能够听到外面的动静。她听到张芸生迈步的声音,知道可能用不了多久,张芸生就会从这里离开。到了那个时候,就算她能够保住性命,也会落得一个很悲惨的境遇。她可不想落到小二狗子的手里,任他糟蹋,于是拼命的挣扎。

    “小娘们,老实点,要不然待会让你好看。”小二狗子一边恶狠狠的威胁着收银小妹,一边催促道,“你小子的动作也快点,像你这么磨磨蹭蹭的,得等到什么时候。”

    “催什么催,有什么好催的,难道你等着去投胎?”

    张芸生说完这句话以后,就将自己手里的那根钢筋撤了回来。同时他朝着铁门的方向快走了几步,以免受到小二狗子的突然袭击。不过他这些做法,后来一看,很多余。因为小二狗子根本就没可能再去袭击张芸生,谁让他中了一箭呢。

    说实在的,张芸生真是没有想到小二狗子会这么没用。早知道小二狗子这么没用,他根本就不用等到现在。如果刚才他直接用手里的钢筋捅穿了小二狗子的脖子,那得节省下来多少时间。

    “没用的家伙,连这么一个菜鸟都收拾不了。”铁门栏杆外面的秦小蕾收回了自己架在胸前的弩,然后跟张芸生喊道:“记得把他背上的那根弩箭取下来,这都是特制的,用一根少一根。”

    “你是从哪冒出来的,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刚才亏着他是面朝着铁窗,然后我是侧着身子站,能够提前看见你。否则你也就没机会偷袭了,万一出个失误,说不定被刺中的人就是我了。”

    “哼,说你没用,你还真是没用。如果他刚才是面朝门口,我不会去铁窗那边射他吗?再说了,像你这种没用的家伙,弄死一个少一个,也不错。”

    在张芸生跟秦小蕾寒暄的时候,收银小妹知道自己安全了。她挣脱开小二狗子的手掌,这时候小二狗子早就没气了,全靠着收银小妹的身子来支撑自己。收银小妹一离开,他就立刻仆倒在地。

    “死扑街,敢打老娘的主意,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那副熊样。老娘长得花容月貌,也是你能想的?”

    收银小妹平日里看起来还算乖巧,可是这会发起脾气来,也是能够吓死个人。她不停的用脚踹着小二狗子的头,如果不是因为她穿的是软底的鞋,这会小二狗子的头估计早就开花了。

    “行了,行了,死者为大。他都死了,你还跟他较什么劲。有那本事,刚才怎么不用?你小心点踹,可别踢着那根弩箭。要是把弩箭踢坏了,说不定自己也得挨上一箭呢。”

    收银小妹本来很生气,可是一听自己也会挨踢,就没了发脾气的动力。不过她还是埋怨道:“要不是你,我这会还在店里好好的坐着玩手机呢。你说我找你惹你了,你为啥非得要拉我上贼船呢?”

    “小丫头,话可不能乱说。刚才要不是我,你肯定会死,甚至生不如死。那个笨蛋虽然没帮上什么忙,可是好歹也拖延了时间,也算立了一功。更何况虽然之前他的话里有些忽悠你的成分,可是他有件事没说错,那就是大杆子会带人来血洗小镇。当然现在咱们已经知道了小二狗子也是他们的人,可是为了掩盖这件事情,灭口这件事还是要的。”

    要是这会说话的人是张芸生,收银小妹肯定还会争辩一番。不过现在说话的人是秦小蕾,收银小妹就不敢造次了。毕竟这会秦小蕾刚刚在她眼前杀了一个人,收银小妹还是有些怕她的。

    收银小妹不敢说话,张芸生倒是有事情想问秦小蕾:“貌似你对整件事情都是一清二楚,那么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那就是你根本就没有昏迷。”

    “废话,我当然没有昏迷。那会你被抓起来的时候,我正到了最关键的冲关时刻,没法下去救你。后来他们进了屋,发现了我。我如果发出声响,他们自然会审问我。我那个时候怎么可能接受审问,说不定会因为那个走火入魔呢。后来我一想还是保险点,装作昏迷好了。反正这个小地方也不是什么医疗设施完善的地方,他们也不可能呢给我做心电图、脑CT之类的东西。就算会试脉,那个时候的我脉搏微弱,自然很像是真的昏迷。”

    秦小蕾说到这里,张芸生大体上也就明白了:“然后你就被他们送到了这里打吊瓶?”

    “对啊,反正就是些葡萄糖,打了也没什么坏处。我一直听着你在这边的动静,只是还没有完全冲关,所以只能听见你在这犯傻了。”

    “那会没有冲关,是不是这会已经成功了?”

    “成功个毛线,哪会有那么容易。现在我只是能够像常人一样说话、走路,根本就没有灵力可用。要是我有灵力在手,杀这么个小卒子还不是手到擒来,犯得着用上弓弩嘛。这回也算是这丫头走运,那个郝队长平时就喜欢收集那种东西。这个屋是监室,那个屋实际上是他的个人办公室。我看着那个人妖医生走了,自己又能行动了,就把弓弩取下来了。不过我倒是没有想到你会这么没用,连这么一个卒子都收拾不了。”

    张芸生很是无奈,因为他确实收拾不了小二狗子。不过出于自尊心的考虑,他还是坚持道:“小二狗子不是普通人,他这会也有灵力呢。”

    “修行者有灵力,可是有灵力未必是修行者。这个道理你刚才不是还跟他说过嘛,怎么这会自己反倒是忘记了。如果小二狗子真是一个修行者,怎么可能会听不到我的脚步声。虽然我为了保险点,还特意脱了鞋。可是如果他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修行者,根本不会忽略这些细微的响动。就算我能御风而行,根本就不发出声音,他也能够通过炁场的变化来感知我的存在。可是他做不到这一点,所以只能死。这世上很多东西都能造假,可是修行是将漫长的事,没法造假。”

    “这个道理谁都懂,所以我搞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还要打修行者的主意,做这种无用功。难道他们只是偷偷地拿了这些灵力来用,那些真正躲在幕后的人并不知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