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凡尘判官 > 第五百三十章 山路上的面包车

第五百三十章 山路上的面包车

作者:微雨朦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芸生上了车,可是发现车上已经坐满了人,甚至连过道里面都已经没有空地了。他没有办法,只好坐在车门旁边,然后把后背靠在副驾驶的座位上。

    “兄弟,先把车费交了吧。”

    黄牙朝张芸生伸出右手,同时右手的前三个指头放在一起揉搓着。张芸生把手伸进口袋,然后摸出了一张票子递了过去。

    “哎吆,还是崭新的红票子。我看兄弟你的衣服像是在山里摸爬滚打了好几个月了,可是这票子新的就跟刚刚从银行取出来一样。我看不是你被人骗了,是你劫了别人的道吧。”

    张芸生这衣服刚刚从巧兰那里借来的时候,虽然不是崭新的,却也不脏不旧。只是后来在跟巧兰以及鬼王印残片争斗的时候,在土里经过了数个来回,才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这件衣服口袋里面本来是没有现金的,准是于倩丽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从那几个死得较早的人的皮夹里面取出来的偷偷放进去的。这事也就张芸生自己知道,老黄这种外人不知晓这事,当然会有所怀疑。

    这种事情只要张芸生动点脑筋,肯定能够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不过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张芸生又不是傻子,可不会傻乎乎的把自己的老底交代个一清二楚。他可不想让人半路上给劫了财,索性装作一副故意有所隐瞒的样子。他估计自己就算真是抢劫犯,车里这帮人应该也不会主动报警。于是用手挠了挠他现在有些脏乱的头发,然后含糊的嘟囔道:“老哥你可真会开玩笑。这是什么地方,鸟不拉屎的深山老林。就算我想劫道,你觉得会有人跑这山沟来让我劫吗?”

    “嘿嘿,你这话说得,就跟我们这是穷乡僻壤似的。告诉你小子,我们这虽然人穷地可不穷。老祖宗在这地方可埋了不少宝贝,真要是挖出来,不知道有多少富翁得往这跑呢。”

    “老黄,你就别吹了,不就是地里那些翡翠原石嘛。那玩意前几年还行,现在人都精明了,谁还傻乎乎的来赌石。你也别光顾着说话,还是把精力多放在揽客上。你瞅着前面了吗,那不是有两个人在路上走着嘛。快点吆喝着,要不是我眼尖,准得错过去了。”

    “好嘞,大杆子发话了,我哪敢不听啊。”老黄拉开车窗,然后朝着外面吼道,“那对小年轻,坐车吗?一人五十,不坐的话,走到天黑也走不到城里啊。”

    老黄吆喝的很起劲,可是那对青年男女就跟聋了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眼瞅着车就要过去了,老黄吆喝的更卖力了:“小伙子,你就不能敞亮点。你看你媳妇让着冷风吹得一直打颤颤,你就不知道让她上来暖和一会。男人得懂得疼媳妇,要不然等媳妇跑了,你就找地哭去吧。”

    “没钱,不坐。”小伙子扔下一句话,然后推着她媳妇的肩膀,让她继续快走。

    “哎呀,你这小子可别耍横。你瞅着这天了没有,我敢保证它马上要下雨。”

    张芸生坐在车门旁边,透过车窗也能看见外面的情形。这会外面的天色真的跟老黄说得差不多,看着昏暗的就像马上要下雨一样。他看了一眼车外的那对年轻人,这个一直不肯坐车的小伙子个子很高而且长得挺魁梧。只是他的脸看起来跟个孩子一样,因此并没有给人以很凶悍的感觉。依偎在他的肩膀上的女孩带着口罩,差不多将半个脸都遮住了。在这么昏暗的天气里面,而且已经快到了晚上,她竟然戴着一副墨镜,看起来怪异的很。

    “小伙子,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这里离着城里还有老远呢,咱这车紧赶慢赶的费了牛鼻子劲都不可能在天黑之前进城,就你俩这步伐就更别提了。待会可就天黑了,要是再下雨走路就更费劲了。这几年咱们这里人少了树多草多,虽然没有狼,可是地里刨食吃的野猪可多了。半夜遇上个野猪群,你们不正好给人打牙祭嘛。”

    这时候那个被老黄称作大杆子的司机,已经把车停了下来。这面包车将车头拐在了路的前面,刚好挡住了车外两人。小伙子知道自己碰上了霸王车了,他看了看天然后咬牙切齿的说道:“两人五十,爱拉不拉。”

    “一人五十,少一个子都不行。”

    老黄是一毛钱都不肯退让,或许是老天都想让他发财。就在他跟小伙子说话的这会功夫,天上竟然下起了雨。而且这雨也不是一般的雨,连个前奏都没有,上来就是噼里啪啦的大雨点子。这会车上的人只是听着外面的雨声,车外的人可就惨了。老黄嘿嘿干笑着:“一人五十,再不上我就涨价了。”

    “妈的,快开门啊。”小伙子这会也没心情讲价了,自己先上了车,然后把他媳妇也拉了上去,“怎么这么挤,让我坐哪?”

    “先来后到,你不懂啊。”老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跟个老太爷一样随手一指,“那不是有个空地嘛,让你媳妇坐那。你跟着这小子一块站着,反正路又不远,你们站会得了。”

    刚才开车门的时候,为了方便车外的两人上车,张芸生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当然在这种车里,他也不可能真的站起来,只是半弯着身子。这会老黄把他刚才坐着的地方分给了那个戴着墨镜和口罩的女孩,他就只能站着了。

    “就这破车,还能要五十,你还不如去抢。”小伙子骂道,“你是掉钱眼里了,还是刚输掉了裤子等着去赎啊?”

    “我没输掉裤子,再说了我就是输掉了媳妇也不碍你事。”老黄再次伸出了手,同时搓动着三个手指,“两人一百,快点,不然就给我滚下去。”

    刚才是老黄求着人家上车,这会既然已经把人忽悠上来,可就不再那么客气了。反正他知道只要车上的人没疯没傻,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下车。因为外面的雨下得实在是太大了,在车里都听着哗哗的响,在车外还不知道得淋成什么样呢。

    小伙子虽然很生气,可是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了钱。他跟张芸生半弯着腰站在车门旁边,看着车外的眼神流露出一丝阴寒的冷光。

    张芸生可不会管这种闲事,他半弯着膝盖,然后靠在车门上闭目养神。车外的雨实在是太大,老黄知道再想揽一个客人估计是没门了,干脆掏出一根自制的卷烟点上火吸了起来。

    “小伙子,你这媳妇是怎么回事,怎么这都快到晚上了还又是口罩又是墨镜的。”

    “她有病,不能见光。”小伙子也不多话,上来就说了这么一个让整车人诧异的理由,“你们别怕,她这病不传染。就是身子缺乏调理,我这是带她去城里看病呢。”

    “哦,不传染就好。”老黄一面吸着烟一面打量着自己前面的这三个人,“我这车常年在这路上跑,很少见到你们这样的年轻人。你瞅瞅车后面坐着的,都是一圈五六十的老爷们。他们都是坐车去十里外的采石场干活的,现在能在这种地方找到的劳力都是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再年轻一点的早就去城里打工了,哪还能留下来干这种累活。这也算是你们几个有福,等他们下了你们几个就能有座位了。”

    张芸生闭目养神,当然没有搭理老黄的话茬。不过他历经多次生死,当然不会像个普通人一样只知道享福。他只是半闭着双眼,实际上早就将车上的情形打量了数遍。这个面包车本来就是十个座位的小型车,这会已经挤上来了二十个人。除了前面的司机跟副驾驶上的人以外,其余的人张芸生差不多都看了一清二楚。

    坐在后面的这些人,除了老黄以外,看起来都像是些常年在乡间劳作的农民。看他们身上穿着的那些迷彩颜色的旧衣服,分明就是学生军训时候发的那种廉价的作训服。这种衣服即使是在农村,平日里也不会有人拿来当做出门穿的衣服。他们这会大多数都穿着这种衣服,应该是因为采石场的活太脏,怕把自己平时穿的较好的衣服给弄脏了。

    这些人大多数都在闭目养神,少数几个睁着眼睛的也是在那里发呆一样的死死盯着一个地方。他们只是路上的过客,待会想必会下车继续自己的路程。跟这些人不一样的是老黄,因为他的眼神很亮,完全不像是一个笑面揽客的售票员,更不像是一个常年劳作在乡间的农民。

    相对于眼神发亮的老黄,那个刚刚上车的小伙子看起来就平凡的很。他的脸长得很淳朴,像是一个山里长大的年轻人。不过刚才他眼里一闪而过的那缕冷光,却让他现在脸上的木讷变得有些虚伪。张芸生觉得现在的木讷只是一种伪装,刚才目光中的凶狠才是他真的性情。

    不过这只是一段短短的旅程,张芸生觉得自己貌似没必要想太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