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凡尘判官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劈天

第五百一十六章 劈天

作者:微雨朦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跟随着于倩丽跟上这支队伍的时候,张芸生最初发现不对的地方,就是头顶上的这片天。起初的时候,所有人都说今天的太阳出来的有些晚。虽然张芸生觉得这个理由实在是有些荒唐,可是他又没在这种地方待过,也不敢确定会不会在这种地形下,太阳升起的就是比平时要晚一些。

    现在张芸生确认之所以天还是黑的,跟太阳没有什么关系,因为这个点太阳早就该出来了。既然排除了太阳的因素,剩下的合理解释就是阴天了。可是这会天虽然是黑的,却又连一点云彩也没有。再说即使是夏天暴风雨来临的时候,天也不会阴成这样。因为这会的天色不是昏暗,而是黑,是那种完全没有光亮的黑。

    张芸生原本并没有关注头顶黑的异常天,在他看来既然不能用平常的理论解释这种黑,那就只能是因为此处有什么特别的法阵。如果这种法阵是巧兰弄出来的,随着巧兰的死去,这种法阵应该会不攻自破才对。现在巧兰死了,天还是黑的,张芸生猜想这种法阵或许不是人为的,而是鬼王印残片弄出来的。

    既然事情是鬼王印残片搞出来的,而鬼王印残片这会又是埋在地下。张芸生觉得自己只要看好了地面就够了,哪还分得出精力来管头上的黑天呢?

    本来这想法也没什么错,可是当感觉到头顶的炁场传来阵阵波动的时候,张芸生觉得自己可能犯了一个错误。

    张芸生一直以为鬼王印残片一定是埋在地下,而且肯定会藏在地底深处。其实这也不单单是他一个人的想法,因为于倩丽和小敏甚至巧兰都是这么想的。这会张芸生感觉到炁场波动以后,就抬起头看了一下。虽然用天眼看去,头顶的黑天还是那样黑,并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张芸生却知道自己可能错了。

    “你看着天上是不是有个东西?”

    听到张芸生的话,小敏也学着他的样子仰头望天。过了一会,她一面捂着自己有些酸痛的脖颈,一面抱怨道:“天上乌漆嘛黑的,啥也看不到啊。”

    “我知道天上很黑,可是黑跟黑也不是一种颜色啊。”

    “我看不出来,我觉得差不多啊。”

    张芸生指着天上正对着地面上于倩丽的位置说道:“这个位置虽然也是黑色,可是看起来颜色跟别的地方根本就不一样。”

    “你这么一说,好像看起来真的比背的地方还要黑。不过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了?”

    “不是我突然想起来问这个,而是我刚才突然觉得有种感觉。这种感觉说不上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是让我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

    小敏伸出手在张芸生的额头上试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道:“不对啊,你的额头温度正常,看起来也没发烧,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呢?”

    “你才发烧了呢。”张芸生把小敏的手拨到一边,然后说道,“这是一种感觉,并不是看到或者听到,只是一种说不明白的感觉。我打个比方,就是你平时自己屋里摆放的东西都是不怎么变的。如果有一天,你回到家里以后,突然觉得有些怪怪的感觉。可是你看来看去,却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你觉得这是为什么呢?”

    “你是想说,家里招贼了吧。如果说一个小偷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的,然后又给你恢复了原样。乍一看确实是差不多,可是仔细观察总会有些不一样的细节。按照你的推论,或许那个刚刚到家的主人真的会觉得很不舒服,可是一时半会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舒服。不过那有个前提是感觉到不舒服的人是屋子的主人,不是头一次来的小偷。你这会既然说自己觉得有些不对,可是又觉察不出来哪里不对。那么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小敏的质询,张芸生自己也这么问过自己。因为他的确是头一次来到这里,本该不会有这种感觉才对。可是他就是有这种感觉,而且觉得这里一定出现了什么变化。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我只知道这种感觉肯定是真实的。而且我觉得这里肯定有了什么变化,虽然我在这种变化发生的时候,没有觉察到。可是这会我觉得那种变化发生了,而且就发生在头顶上的这片黑天当中。”

    小敏摇了摇头:“你真是越说越让我觉得有些糊涂。我是搞不清楚你到底在想什么,不过我倒是有个建议给你。”

    “什么建议?”

    “咱们现在待着的地方,是一片被禁制困住的地方。这里的一切都受禁制控制,发生一些变化当然不足为奇。其实如果你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没必要在这纠结。你不是手里有刀吗,直接砍碎它就是了。”

    “砍碎它?”张芸生指了指头顶的黑天,“那可是天,你不会想让我拿着梦魂刀去劈天吧?”

    “对啊,你觉得天有问题,就得去劈天啊。而且你也知道咱们是身在禁制当中,所以头顶上看起来是黑天,其实并不是天。说的难听一点,那不过就是个乌龟壳子而已。它罩在这片土地上,反而挡住了真正的蓝天。如果你有本事把它劈开,咱们才能看到真的蓝天呢。”

    张芸生抬起头,打量了一下黑天。然后他想了一会,又向小敏问道:“我现在有些糊涂,咱们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天有这么黑吗?”

    听到张芸生提起这个,小敏也有些迷茫了:“咱们来得时候是凌晨,天色是一点一点变亮的。刚开始露营的时候,咱们还能照常吃饭。可是这会如果没有火光,咱们吃饭准会吃到自己的鼻子里面去。照这么看来,这天确实是在变黑。难道你说得那种变化,就是黑天吗?”

    “对,黑天,是黑天。不过这天不是原来就是黑的,而是一点一点黑起来的。”

    相通了这一点,张芸生知道自己该从什么地方入手了。他将梦魂刀抓到手里,然后朝着天空虚劈了一刀。

    “你就不能用上点力气,这么矫揉造作的,能劈开天?”

    “我还没开始呢,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用上力气?”张芸生笑道,“我刚才只是调整了一下姿势,待会才会真的出招。你快闪远点,免得溅你一身血。”

    “我刚才说它是乌龟壳,只是打个比方,你不会当真了吧。咱们头顶上不是天,也是某种禁制幻化出来的天地元气。这种东西,怎么也不可能劈出血来啊。”

    虽然嘴上说着不会有血,实际上小敏还是乖乖地走远了。张芸生站在原地,扎稳马步,然后右手抡起梦魂刀,朝着黑天劈出一记能令天地为之变色的龙在九天。

    这一回毕竟是劈天,哪怕只是禁制幻化出来的黑天,也是天啊。张芸生可不会认为自己一刀就能劈开天,因此劈出一刀龙在九天以后,他马上又劈出一刀双龙来战。

    两刀过后,张芸生连站立都有些不稳了。毕竟虽然仅仅是两刀,却几乎耗尽了他体内的灵力。看着头顶完好无损的黑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傻了,竟然会耗费宝贵的灵力来做这种无用功。

    “糟了,你是不是劈到于倩丽身上了?”

    听到小敏的提醒,张芸生连忙低头一看,果然发现躺在地上的于倩丽在那不断的挣扎。本来张芸生以为于倩丽趴那不动弹,是因为她正在跟那块藏在地下的鬼王印残片较劲。不过这会看着她挣扎的那么起劲,他觉得之前的推论或许是错的。因为于倩丽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得手之后准备起身,而是在努力挣脱什么束缚。

    “我来帮你。”

    张芸生边喊边走,不过在他扔下手里的梦魂刀以前,听到小敏提醒道:“于倩丽是鬼,都没法从那种束缚当中挣脱出来。你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还敢凑这种热闹?待会她出不来,还能够将魂魄从巧兰的身体里面飘逸出来。你要是被困住,就只能等死了。”

    小敏提醒的有些道理,可是张芸生也不能眼睁睁的见死不救。他有些犹豫,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就在犹豫的时候,他抬头看了一下天,然后跟小敏问道:“你看天上那个正对着于倩丽的地方,是不是有道痕迹。”

    “有啊,而且还是两道呢。”

    原来是这样,张芸生终于想通了。他没有继续奔向于倩丽,反而退到自己原本站立的位置。

    “我就这么随口一说,你就吓得跑回来了?”小敏哼了一声,“你也太胆小了吧。”

    “我可不是被吓回来的,而是已经有了发现。”

    张芸生用梦魂刀指着天上的划痕说道:“天虽然很黑,可是最黑的地方却是正对着于倩丽的地方。我刚才两刀在天上划出了痕迹,地上的于倩丽就有余力挣扎。如果我真的能把这黑天劈开,于倩丽是不是就能够脱困而出了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