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凡尘判官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心灵上的契约

第二百八十四章 心灵上的契约

作者:微雨朦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对于张芸生的召唤,李兰欣自然不会拒绝。不过还没等着他们两人发起冲锋,后面的老鼠大军就反超了他们。

    张芸生料想的不错,这个地方确实是老京俱乐部的后门。外面其实是个停放临时车辆的简易停车场,而里面就是一个堆放货物的小广场。两人开始往前走了几步,不过他们很快就走不动了。

    拦住这两人的不是路上的老鼠,也不是突然出现拿枪拿炮的合一堂打手,而是堆放在角落的破箱子。不是这些箱子有什么魔力,而是上面印着的一个英文单词“clothes”。

    “衣服,衣服。”李兰欣拽着张芸生的胳膊,然后把那个单词指给张芸生看,“你看见没有,看见没有?”

    张芸生又不瞎,怎么可能看不到。而且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怎么会不认识这么简单的英语单词。好歹当年也是过了四级而且六级只差一分的人,这点功底还是有的。不过他倒是好奇就李兰欣这种从小就浸淫在古玩圈的人,怎么会英语?难不成是为了忽悠外国佬买假古董,才特意自学的英语?

    李兰欣冲到那个箱子前面,然后掏出自己的蝴蝶刀就把箱子划开了。她掏出一件衣服一打量,然后就郁闷了。因为这衣服的确是衣服,不过不是什么高大上的时装,只不过是一些工作服罢了。

    相对于李兰欣的沮丧,张芸生倒是很知足。毕竟再差的工作服,也比身上满是血污的旧衣服要强。不过现在只有衣服,恐怕也难办。毕竟他们身上有血污的地方,可不只是衣服。他们脸上、身上、头发上,甚至眼睫毛上挂着的血污,可比衣服上的还要多。

    “我说咱们是不是先找个地方洗洗,就这么换上跟没换也没多大的区别啊。”

    李兰欣本来就没了兴致,一听这话就更是懒得动弹了。她把那件衣服丢回箱子,然后抱怨道:“就这破衣服,我看也别换了。咱们这身打扮进去,谁见了不害怕?再说现在脸上头上成了这幅死样子,不是连头套都省了吗?”

    看来李兰欣真把自己当成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了,竟然想到要给自己戴个遮脸用的头套。张芸生来这的目的,倒是也没想干什么坏事,不过就是好好给阿强一点颜色瞧瞧罢了。至于杀不杀他,那可是关俊文他们这些警察该考虑的事情。毕竟这是天子脚下,办什么事情,也得注意下影响。

    “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就连地底下挖出来的几千年前的骷髅头,都能给你复原成完整的头像。你觉得就凭脸上这点老鼠血,人家就认不出你了吗?”

    张芸生可不像李兰欣那么矫情,啥衣服不是衣服,将就着穿就是了。他弯下腰,然后从箱子里面拿出来两身衣服。好在这些衣服外面都套着塑料袋,也不用怕它们弄脏了。

    “走,咱们去外面找个地方换。那里是简易停车场,总有洗车的设备。这冲水枪能洗车,估计洗澡就更有用了。”

    李兰欣听到这话,就气得一跺脚。她冲上来推了张芸生一下,然后抱怨道:“流氓,坏死了。你可以在外面冲澡,那我怎么办?”

    怪不得军队是男人的天下,女人总归是有些不方便。张芸生光顾着自己,倒是把李兰欣这丫头给忽略了。这都怪他平日里一贯拿李兰欣当成小孩看待,根本就没把她当女人。

    看着张芸生这木然的眼神,李兰欣还以为他知错了呢。她掉头继续往前走,同时没忘了喊道:“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你可说过咱们不走回头路的。不管刚才那些人从没从摄像头里看到那些守卫大门的人都死光了,它们只要回到警卫室,肯定能发现摄像头一斤坏掉了。咱们不能冒险留在这,必须得不断前进才行。”

    李兰欣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张芸生也没有什么可反驳的。算了,就往前走吧。反正前进的路上,总会有个换衣服的地方。再说都已经脏成这样了,早换一会晚换一会,又有什么区别呢?反正都已经吐过了,换完了还能让吐掉的东西在咽回去吗?

    想到要咽回去,张芸生忍不住又要吐起来。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前面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这么熟悉的感觉会是谁呢?

    张芸生回忆了一下,却想不起来。看到他停下脚步,李兰欣觉得有些奇怪:“你怎么不往前走了,出了什么事了?”

    “小黑,应该是小黑往这边来了。”张芸生想到这种熟悉的感觉是从何而来了,它肯定是跟小黑的感应。虽然主人跟兽灵之间心意相通,但是兽灵能感受到主人心中所想,主人却无法感知自己兽灵的心思。虽然没法做到高层次的交流,不过只是感应一下兽灵的位置还是可以的。张芸生现在有了这种感觉,那就说明小黑离着自己的距离不远了。

    果然不出张芸生的预料,没等他继续感受一下小黑离着自己到底有多远,他就看见小黑的身影了。

    小黑冲过来的时候,的确是被这两个血人给弄迷糊了。为什么感觉这么熟悉,看起来却这么陌生。好在它不是单纯的狗,只会用气味来分辨主人。它可是一只兽灵,分辨主人靠的不是气味,而是那种心灵上的契约。

    “怎么了,认不出我了吗?”李兰欣觉着自己受到轻视,因为小黑只围绕着张芸生打转,压根就没搭理她。李兰欣嘟起小嘴,不满的嘟囔道,“白疼你了,关键时刻就偏向别人。”

    张芸生看着李兰欣的别扭样子,忍不住笑道:“你这幅样子,除了我,估计没人能认出你来。”

    “小黑,可是狗灵,又不是人,怎么会认不出我?再说它连我都认不出来,怎么就认得你?难不成我长得能没有你好看?”

    张芸生被李兰欣这神逻辑给逗乐了,这是心灵上的契约,跟好不好看有半毛钱的关系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