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凡尘判官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暖玉

第二百五十四章 暖玉

作者:微雨朦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打刀虽然断成了两截,但是毕竟还是很有威力的。【愛↑去△小↓說△網w  qu 】这个老三能单凭肉掌就接住了这把断刀,说明他真是悍勇异常。只是很可惜的是,再悍勇的人没了脑袋,也就只是个死人而已。

    当头颅飞起的时候,紧随而来的是一股鲜血的喷泉喷涌而出。这股血泉很大,大到直接冲到了屋顶。

    “老三?”现在围攻张芸生的五个人就剩下老大还在外面站着了,其实他也进了屋,不过只是比老三晚了几步而已。毕竟他的身份是老大,自然得压轴入场才显得自己有气势。

    这会看到冲天而起的血水喷泉,老大的腿都有些软了。他能做老大,自然也是一个好勇斗狠的人。但是他出道早,混出位子也早,所以斗志消磨的也比其他人要早。想当年他也是砍人看出来的江湖地位,可是成名之后他早就没有再干过这种差事了。这一次为了张芸生他亲自出马,可是真得看到眼前的惨景,他真得只能跪了。

    张芸生刚才拔刀的时候,用力实在是有些多。刀拔出来之后,床也跟着倒了。所以这会呈现在老大面前的不止是老三站着还未来得及倒下的无头尸体,更是还有老四那支离破碎的残尸。

    “哥,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就饶了小的一命吧。”老大这会不止是心理上被击垮,他的膝盖也是实在承受不住了。他跪在地上,虽然没有磕头,却不由自主的两手作揖:“我就是混碗饭吃罢了,不是真打算跟您作对啊。”

    张芸生现在左手拿着打刀,右手攥着开山刀。浑身披挂鲜血跟碎肉,看上去真是凶悍的狠。到了这个时候,死了这么多人。如果说双方还能握手言和,那可真是一个笑话。

    虽然现在身上有了气力,可是张芸生不知道自己的气力能延续多长时间。他知道现在跪在自己面前的老大,不过是一时之间被自己凶悍的假象给迷惑住了。一旦他看出来自己是一个纸老虎。肯定会立刻冲上来杀死自己的。

    张芸生不想死,那就不能让别人活。他把左手的打刀一扔,就像伸手去拿老四挂在身上的突击步枪。可是打刀一离手,他就像被抽掉身上的筋骨的神龙一样。一下子瘫软在地。

    老大本来跪在地上一个劲的求饶,就怕对方杀了自己。当他看到张芸生伸手去拿枪的时候,忍不住想还击。可是他的腿是软的,手是麻的,根本就抬不起来。

    看到张芸生突然倒地。老大还以为他是装的。可是当老四的尸体由于失去平衡砸在张芸生身上,他却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老大知道这小子肯定是用尽力气,虚脱了。

    “妈的,你小子不是狂吗?有本事,再给我狂啊!”老大这会腰不酸了,腿也不软了。他没用手撑着地面,直接用膝盖一顶,借着这股反冲之力就站了起来。他把自己腰间的**********拽出来,然后用它指着张芸生的头。“你小子够狠,杀了我四个兄弟。不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回你落到我手里,老子也不能让你这么轻轻松松的就死了。”

    老大走到张芸生面前,然后把老三的尸体拖到一边,当然没忘了把那把突击步枪扔地远远的。他把张芸生右手抓着的那把开山刀夺到手里,然后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用这把刀砍了我兄弟的头,我就用这把刀把你一点一点的脔割成小片。你不是狠嘛,我比你还狠。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张芸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没了力气。不过他知道想活下来就得拖延时间。因为李兰欣已经出发很久了,只要能等到她回来,自己自然能够咸鱼翻身。

    “你想把我割成一片一片的,你有这个胆子吗?”

    听到张芸生的挑衅。老大哼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我没这胆子?不就是凌迟嘛!虽然咱的技术比不上人家那专业的,可是要想收拾你,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大不了就是片的厚薄不一样罢了。无所谓,反正又不是拿你涮火锅,没那么讲究。”

    “雪儿,是不是你们杀的?”

    “你小子都死到临头了。不顾着自己还先想着自己的马子,倒也算的上一个情种。不过老子偏不告诉你,让你临了也做一个糊涂鬼。不过不都说死了能见到阎王爷吗?你到他那再去问他好了。”

    老大闻着满地的血腥味,忍不住有种想要呕吐的冲动。不过他毕竟是个大哥级别的人物,要是吐了,那可就太丢脸了。他不想吐,那就得今早从这让人作呕的环境里面出去。他顾不上再跟张芸生废话了,直接举起了自己手里的开山刀:“来,爷们要是觉得痛,就大声喊出来。【愛↑去△小↓說△網w  qu 】你喊得越大声,哥切得越爽。”

    老大说完之后,就用开山刀削向张芸生的右手腕。倒不是他怕张芸生暴起伤人,只是恰好手腕离得他最近而已。

    张芸生原本已经气力全无了,可是他可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他表面上跟老大废话,暗地里却用左手抓住了刚才被他扔在一边的打刀。

    说来也怪,之前张芸生已经没有力气了。他废了好一番唇舌,才赢得了拿到打刀的时间。可是当他拿到打刀以后,他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的力气又回来了。

    老大是打算把张芸生一刀一刀慢慢割死,下手的时候自然不会用上十足的力气。人挥刀的时候,力气用得越大,刀也就越快。反而推之,力气用得小了,刀自然也就不会太快。

    以老大的江湖地位,虽说早就不亲自上场厮杀了,可是手艺还没有全放下。如果他拿出自己的实力,虽然说未比得上之前的张芸生,但是起码比老四要强上许多。可是他这一次毕竟没有用尽全力,所以他的刀在张芸生看来,实在是太慢了,起码比自己要慢上许多。

    张芸生虽然趴在地上,但是他的刀却后发先至。他左手拿住了打刀,然后右手一撑地面。随着右手的用力,他趴在地上的身体露出了意思空隙。而左手上的刀就借着这个空隙袭向了老大。

    现在打刀只剩下半截,如果跟开山刀硬抗,自然是落了下风。可是老大以为张芸生是个废人,下手没有使出全力。张芸生这次以无心算有心。一举扭转战局赢得了上风。

    张芸生手里的打刀出手之后,虽然快,但是长度却不足以砍到站着的老大。不过虽然砍不到脖子,起码也能砍得到手腕啊。

    打刀赶在开山刀之前砍中了对方,然后开山刀就随着老大的右手臂一起落在了地上。老大这一刀不过是打算先将张芸生的右手手筋砍断。而张芸生这一刀做的却更加利落,直接把老大的右手砍掉了。

    “啊。”老大一开始愣住了,因为他完全没想到张芸生竟然还能站起来。接着他看到自己的右手臂落在地上,片刻以后他才感觉到疼痛。随着一声哀嚎,老大再次跪倒在地。

    “你刚才说的话里,我觉得有一句很不错。那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只是想不到风水轮流转,这一次却转得如此之快。你看刚才是你手里拿着刀,我躺在地上任人宰割。这一回却是我手里拿着刀,你却跪在了地上。你说这可让我如何是好啊?”

    “大哥。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就饶了我一回吧?”

    张芸生把那把落在地上的开山刀捡了起来,然后拿着它晃来晃去。张芸生学着老大刚才的样子,用开山刀指着他说道:“你刚才不是要一刀一刀的把握割死吗?怎么现在还不动手。而且就算手里没了刀,是不是还有一把手枪嘛。”

    老大在心里暗自骂着张芸生,不过他嘴上却求饶道:“大哥,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别耍我了。”

    张芸生不打算耍他,可是也不打算放过他。因为现在手上同时攥着两把刀,似乎有些不太好发挥。张芸生把刚才立下大功的打刀挂在腰上。然后就打断用开山刀给老大来上一刀。虽然不一定要了他的命,起码也得给他身上留个记号。

    本来这想法是不错,可是真的做起来的时候,却又出了岔子。张芸生刚刚把打刀放下。接着就一头栽倒在地。他在心里暗自骂道:“怎么回事?就算犯病,也得有个周期吧。可是这身上的力气,怎么说没就没了,两个预兆都没有。”

    老大本来已经等着挨一刀了,可是看到张芸生倒在地上,他又愣住了。这人到底有什么毛病。怎么老是整这一出。杀人不过头点地,他老是这样,是想干嘛?难道是诚心耍自己?

    刚才已经上过一次当,折了一条手臂了。老大虽然是个粗人,可是不是傻子。他知道张芸生这次又要耍人,自然不会配合他演戏。在他看来,这倒是一个逃跑的好机会。张芸生这会毕竟是躺倒在地,他想站起来总得用些时间。只要自己跑得快,未必没有逃命的机会。

    老大这会已经被吓破了胆,自然不会再去想些反败为胜的机会。虽然他腰上还揣着一把**********,但是那手枪可是右手用的。现在老大右手已经没了,想用左手开枪杀人,貌似没那么容易。更何况老大现在********逃跑,根本就没有做别的打算。

    张芸生倒在地上,正发愁老大会不会再来杀自己。可是他非但没上前,反而掉头就跑。张芸生心里松了一口气,就放下了打刀。他想支撑着站起来,可是根本就没有力气。

    张芸生双手同时用劲,结果身子才撑起一半,就再次摔倒了。这一次摔得很不凑巧,刚好把右手压在身下。按照这个姿势,其实手会很容易断掉。可是张芸生的手没有

    断,因为他站了起来。

    在摔倒的一刹那,张芸生的手碰上了打刀,接着就有了力气。到了这个时候,他似乎已经摸到了一丝规律。他用手按住打刀的刀柄,然后就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

    这个时候老大已经跑到了门口,他回头看见张芸生正双手握刀站在那里。在他看来,张芸生是因为装不下去了,才站起来的。他庆幸自己有自知之明,没上去找麻烦,这下子逃得更快了。

    张芸生此时其实还是有机会拿下老大的,但是他已经顾不上了。因为在他的眼里,那个人只是一个可死可活的小角色。相对于他的命,自己能不能恢复气力才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刚才张芸生的力气没了又来,来了又没,折腾了好多次。经过如此之多的重复,张芸生似乎已经明白了其中的诀窍。再加上孟梅香走之前的提示,张芸生心里就更加明确了。

    现在张芸生几乎已经肯定自己的气力能恢复,跟这把打刀又很大的关系。但是很大是多大,而且又是如何实现的,这可就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张芸生不顾地上的一片狼藉的血肉,在上面来回踱步了几圈。然后他猛地将打刀挥向墙壁,只听一声脆响,完全如他所料一般,打刀再次断裂了。这一次张芸生用足了力气,打刀也断裂的相当彻底。非但刀身断了,甚至刀鞘都裂开了。

    打刀的刀身现在还矗立在墙面上,张芸生的手里只剩下裂成两片的刀柄。说是两片,其实还漏了一点东西,因为张芸生感觉到手里还有一根圆柱体。他张开手掌,然后看见两片黑色的刀柄中间夹杂着一根绿色的玉柱。

    张芸生虽然不懂玉,但是好歹也在宝来斋混过一阵子,知道宝玉是啥样子。眼下他手里的玉,虽然说不上晶莹剔透,但是却也发出一种融合的光芒。更离奇的是,一般的玉虽然温润,却是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这块玉却不同,它给人的感觉不是冷的,却是一种温暖,这是一块不多见的暖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