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凡尘判官 > 第二百零三章 鬼哭

第二百零三章 鬼哭

作者:微雨朦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张芸生对红衣女鬼这漫不经心的态度着实有些来气,可是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服气又有什么用呢?

    一人一鬼,对坐在茶几的两侧。张芸生知道一时半会是不可能说动女鬼放自己离开,因此也懒得再浪费唇舌。而女鬼也相当有耐性,她只是端着茶杯,安安静静的在那嗅着杯中的香气。

    屋里这会很安静,静的几乎能听见张芸生刚刚挣开的伤口正在往地上滴血的声音。坐着品茶的两人有足够的耐性等着对方开口说话,可是屋里还有别人存在呢,而且他终于忍不住了。

    只听扑通一声响,关俊文跪在女鬼面前。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我上有七十老母,下有十岁幼儿,我不能死啊。求求大仙饶我一命,放我出去吧。我保证以后一定给大仙供奉一长生牌位,日夜烧香,保证大仙有享不尽的香火。”

    女鬼哂笑了一下:“你想贿赂我,也得想出个好一点的招数啊。虽然我在这闻着茶香,可不代表我就缺点香烛供奉。再说我看你腰里别着枪,屋里挂着制服,应该是个吃官饭的人。既然吃的是皇粮,就该有个当差的样子。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再说了我还没怎么着你,你就已经跪地求饶了。如果我真的打算杀你,你又该作何打算呢。”

    看着关俊文在那哭哭啼啼的样子,张芸生也觉着有些太过了。不过他也知道关俊文家里有妻有子,自然不能像自己这种光棍一样只求一死。

    再说了刚才关俊文肯背着张芸生一起走,不嫌弃他是个累赘,这就已经算的上生死之交了。对于关俊文这种普通人来说,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张芸生不忍心看着关俊文就这么可怜巴巴的跪在地上求女鬼。他上前一步想把关俊文给拉起来,可是关俊文却怎么也不肯起来。

    “兄弟,你还年轻。虽然你的本事比哥哥大,但是老哥怎么说比你多活了几十年。在单位里,哥别的本事不多,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一点的。虽然咱们跟大仙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我看出来了大仙不是坏人,她没想整死咱们。”

    其实关俊文说的话,张芸生又何尝不知呢。一般的红衣女鬼本是凶上加凶,落到她们手里。肯定是一个死字。可是今天碰上的这个女鬼,虽然说她穿着红衣,脸上又有可怕的伤痕。但是双方争斗这么久,除了开始的时候张芸生充硬汉才挨了一刀以外,女鬼确实没有急着杀他们。

    可是有句老话说得好。人心难测。更何况现在掌握生杀大权的可是一只鬼。

    “我说你留着他也没什么用,干脆就放他离开算了。难道有我在这,还不够你解闷吗?”张芸生觉得关俊文确实不能再留下了,否则不死也会精神失常的。

    听到张芸生的建议,女鬼不置可否。不过她没有继续刁难关俊文,反而向他问起话来:“你想出去,那就乖乖的听我说话。我问你答,说错了或是说假话,我可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关俊文跪在地上,连连点头:“大仙你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太滑头了,不许多话,否则有你的好看。”女鬼先威胁了一下张芸生,然后才向关俊文问道,“我的问题很简单,第一个就是现在东洋人赶出去了吗?”

    关俊文楞了一下,他实在是没想到女鬼的问题竟然会如此简单。他想都没想就说道:“当年打仗的时候那伙东洋人早就被赶回老家了。不过咱们华夏现在又来了一些东洋人,但那都是些做生意的。他们在咱们这做生意,得守咱们的规矩,毕竟现在可不是当年他们作威作福的时候了。”

    女鬼轻轻的点了点头。似乎认同了关俊文的说法。之后她马上问了第二个问题:“这把东洋打刀怎么会到了你的手里,它原来的主人去哪了?”

    关俊文拿手挠了挠头皮,有些为难的说道:“这把刀是我老婆的爷爷当年打东洋人的时候缴获的。它的原来的东洋主人当年是被打死了,还是战后遣返我是真的不知道。再说都过了这么多年了。那人肯定是死了不知道多久了。现在大仙想找他报仇,貌似有些难办啊。”

    女鬼冷哼一声:“这把刀的东洋主子当年就已经死在了我的手上,我问的是保管这把刀的人。”

    关俊文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想到会不会跟女鬼有仇的不止是东洋人,同样还有自己老婆的爷爷。

    女鬼看出了关俊文的脸色不断变换,猜到了他的心里在想什么。她没有说出自己与刀的保存者有什么渊源。只是重复了自己刚才的话:“我说过我想要的是实情,你要是有所隐瞒,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我跟我老婆结婚的时候,他爷爷早就已经死了,这里面有什么事我是真不知道啊。”关俊文很是无奈的说道,“我就是听老丈人说起过一点旧事。他说当年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对这把刀可是宝贝的不得了,任谁也不许碰它一下。”

    关俊文回忆了一下,然后继续讲道:“后来老爷子中风瘫在床上,还不许人家碰这把刀。家里人以为老人是放不下当年杀东洋人的事,就商量着将来要用这把刀给老人当陪葬品。谁知道老人当时躺床上眯着眼,可是他根本就没睡着,反而很清醒呢。当听到大伙正在商议这事,老爷子竟然一下子坐了起来。要知道当时他都瘫在床上好几年了,真不知他是哪来的力气。”

    “后来呢?”女鬼催促道,“你就不能一口气说完,老停顿做什么?”

    关俊文其实也没打算卖关子。可是一来这事他也没有亲眼看见过,只是听岳父提过那么一次。不好好回忆一下,根本就记不得细节。二来他连惊带吓,这会口干舌燥的,说一会话就忍不住想歇一会。

    不过毕竟现在女鬼可正等着听消息呢。关俊文也不敢再耽搁,连忙说道:“当时老爷子周围围了一圈人,有说东有说西的。最后还是我老丈人了解自己爹的脾气,他把那把东洋打刀从墙上取下来放到老爷子的手上。然后自从坐起来之后,一直板着脸的老爷子终于舒展了一下眉头,他张了张嘴,可是说不出话来。最后老爷子使劲摇了摇头,然后就一头栽倒在床上,就这么老了。”

    说完这段往事以后,关俊文沉默了半晌。虽然他没亲眼见过老爷子,可是毕竟老爷子是他老婆的亲爷爷。于情于理,说到这事,他也得悲伤一会。

    不过没等关俊文进入状态,他就听见一阵哭声。他抬头一看,发现原来这声音竟然是来自女鬼。

    鬼是没有眼泪的,可是鬼也会哭泣,这会红衣女鬼就哭的很伤心。即使她的脸上没有眼泪,可是谁又能否认她此时此刻的真情流露呢?

    红衣女鬼虽然这会有些失态,可是她毕竟还是眼观六路的女鬼。她很快就发现关俊文正在偷瞧自己,而且脸上还带着一种好奇的神情。

    “你找死?”女鬼质问道,“非礼勿视这句老话,你不知道吗?”

    关俊文也是很无奈,他就跪在女鬼的脚底下。一抬头就能看见女鬼,所以这事也不能全赖他。不过这会人在屋檐下,哪敢不低头。他伸出手打算打自己两巴掌好让女鬼消消气,可是没等他的巴掌落下来,他就发现自己的手动不了了。

    “你走吧,这里不需要你。”女鬼说完话之后,随意一挥手,关俊文的手就恢复了自由。

    只听啪的一声响,关俊文的那一巴掌最终还是落在了他的脸上。这倒不是女鬼想在临别之际,再送他点纪念。而是由于他自己之前的动作太猛,这会没了女鬼的禁制,他的手一时之间停不下来罢了。

    “我能走了,我能走了。”关俊文一边揉了揉自己被打得有些疼的脸,一面兴奋的朝着门口跑去。在拉开门的一刹那,他突然问了一句话:“我能走了,那张芸生呢?”

    女鬼瞪了他一眼,然后问道:“你是不是又忘了一句老话,那就是不该问的别问。”

    关俊文临走之前能记得张芸生还在女鬼手上,这就足以证明他还是个重情义的人。对于这种人,张芸生怎么可能拉他下水呢?

    “关哥,走你的。我跟她再喝会茶,出去之后记得告诉欣儿,我晚上回去吃饭,让她给我多留点好菜。”张芸生说完之后大大咧咧的往沙发靠背上一躺,好像他蛮喜欢现在的状态似的。

    关俊文抹了一把眼泪,还是伸手去拉房门,可是门还是打不开。他愣住了,回过身子看着女鬼:“不是说了放我走吗?”

    女鬼没有看他,只是挥了一下右手,关俊文觉着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朝着自己袭来。接着他就撞到门上,然后他就从门上消失了。

    张芸生看着女鬼送走关俊文的手法,他忍不住问道:“你竟然把这间屋子布置成了一个结界,不觉得有些大材小用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