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凡尘判官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两只鬼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两只鬼

作者:微雨朦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按照常理来说,水是不可能沾到鬼身上的。可是张芸生泼出的茶水,非但溅到吊死鬼的身上,还在他的身上激起阵阵白烟。

    偷袭奏效之后,张芸生紧接着就刺出一剑。这一剑不偏不倚,恰好刺中吊死鬼的眉心。只听吊死鬼一声尖叫,接着就从张芸生的眼前消失了。

    刚才吊死鬼是故意现身,所以非但张芸生能看见他,就连没有阴阳眼的关俊文都能像看见凡人的身体一样看见吊死鬼。现在看见吊死鬼消失了,关俊文也有了力气。他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跑到张芸生面前,向他问道:“老弟,怎么样,那鬼跑了没有?”

    “跑没跑,你不是自己也能看见吗?”张芸生白了关俊文一眼,然后自己坐下来继续喝茶。

    关俊文本是一番好意,不过他看到张芸生这幅懒得搭理他的样子,猜到自己八成是帮了倒忙了。

    “老弟,你也别怪哥。咱不是个普通人嘛,见了这种事哪能不慌啊。”关俊文见张芸生没有搭话,就转移了话题,“老弟,你可真不是一般人啊。就那么普普通通的一碗茶水,就能把那么吓人的鬼都给赶走了。真是年轻有为啊。”

    “什么叫普通的茶水,你看看杯里那到底是什么?”

    听了张芸生的话,关俊文端起茶杯一看,愣住了。他瞅了又瞅,然后拿到鼻子下面一闻,忍不住问道:“这茶水的颜色怎么成了红色的。我这可是今年才出的春茶,怎么会有这种红色。【愛↑去△小↓說△網w  qu 】而且这茶水的味道也不对,我闻着怎么觉得有些血腥的味道。难不成这是血?”

    张芸生伸出舌头,让关俊文看了个清楚。然后叹了口气:“我的舌头都咬出好几个口子了。你以为我刚才是在喝茶吗?实话跟你说,我那是在借着喝茶的机会往茶水里面吐舌尖血呢。表面上这是一杯清茶,实际上这是一杯龙阳涎。那会吊死鬼的舌头伸出那么长,这杯龙阳涎直接泼到他的舌头上,他自然受不了如此强烈的刺激。再说我又用这柄剑刺中了他的眉心,他是想不走都不行了。”

    “老弟。好本事。有勇有谋,那鬼哪是老弟的对手。”关俊文讨好的夸赞道,“老弟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刚才你在屋子里面转悠。我还真以为老弟是在找啥趁手的家伙呢。哪想到老弟的袖子里面就藏着一把宝剑,这鬼自己送上门来吃了一剑,真是倒霉啊。”

    关俊文说完之后,哈哈大笑。不过他注意到张芸生的脸上没有一丝高兴的神色,就有些奇怪的问道:“老弟。你这会有宝剑在手,还怕那小鬼干嘛?我看咱们也别躲别藏,就光明正大的跟他大干一场好了。”

    张芸生呵呵一笑,然后举剑就朝关俊文刺了过去。关俊文虽说现在身材变形,胖的快成了一个球。但是他毕竟也是从底下一级一级爬上来得,年轻的时候也像模像样的学过几手擒拿。尽管动作有些走样,可是身体下意识的反应还是让它抓住了刺向自己的剑尖。【愛↑去△小↓說△網w  qu 】

    不过虽然说剑是抓住了,但是能不能抓稳可就不好说了。张芸生虽说现在没了法力,但是纯粹的力气还是有的。他的剑刺得又快又狠,哪是关俊文能抓得牢的。

    随着张芸生用上力气。剑很快脱离了关俊文的掌控,继续朝着他的胸膛刺去。关俊文哪里会想到张芸生会突然刺自己一剑,他这会目瞪口呆的看着长剑没入自己的身体,只剩下剑柄,甚至连哀嚎声都忘记发出了。

    张芸生刺完这一剑以后,倚在沙发靠背上,还用双手当垫子倚在脑后。他看着关俊文瞪得溜圆的双目,似乎有些死不瞑目的样子。他哼了一声,然后笑道:“关哥,你保持着这个姿势不觉得累吗?”

    关俊文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可是这会听见张芸生跟自己说话。他感到有些迷糊,难道说自己没死?

    关俊文低头一看,剑还好好地在自己胸上插着呢。他的手这会牢牢地握着剑身,然后就看见剑柄在一点一点自己往外挪动。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没想到这是怎么一回事吗?”张芸生笑道,“你觉着疼了吗?”

    关俊文摇摇头,他是没觉着疼,可是这剑却真得刺了进去啊。关俊文心里有了疑惑,攥着剑身的手上用的力气也就松了几分。只见剑柄退后的速度更快,眨眼之间整个剑身已经显露了出来。

    到了这份上。关俊文终于明白过来。他自己把紧握在手中的剑身往外一拔,只见整个长剑完全显露出它的真容。虽说这剑看着寒光四射,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开刃。关俊文把刚才刺到自己的剑尖翻出来一看,发现剑尖根本就没有尖,而是一个圆弧形的小圆环。

    “这剑哪能刺死人,不过就是一把能伸缩的假剑呗。”关俊文有些明白了,“怪不得老弟不敢跟那鬼硬拼。不过老弟干嘛带把假剑在身上,这剑刺人都刺不死,刺鬼能有多大用处。”

    “你仔细看看,这难道是一把普通的剑吗?”

    听到张芸生的话,关俊文有些莫名其妙。他翻来覆去看了半天,却没有丝毫收获。最后他无奈的问道:“我又不懂你们那些降妖的法术,看不出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名堂啊。不过我怎么瞅着这剑有些像是那种给小孩玩的玩具剑啊,我小时候就给我家那小子买过不少。”

    关俊文说完之后,看见张芸生笑着点了点头。他心里一下子像是开了窍一般,把剑柄拿过来仔细一瞅,就看见剑柄上竟然刺着字。上面不是别的字,恰好是他儿子的名字关强力。

    “这上面刻的是我儿子的名字,难道说这把剑是你从刚才的那个纸箱里找到的?”

    张芸生点点头:“对啊,就是从那里面找到的。刚才你没听见我喊了一声找到了吗?”

    关俊文那会让鬼吓得六神无主,哪顾得上听张芸生喊了什么。他把剑放回桌上,然后说道:“想不到以前随手从夜市地摊上给儿子买的玩具剑,今天竟然还能排上用场。老弟,你看既然有了剑,咱们是不是该想办法出去了。”

    “这把剑既然杀不了吊死鬼,自然也破除不了眼前的鬼打墙。”张芸生把宝剑收回到剑鞘,然后又甩了出去。他来来回回地把这个动作重复了好几回,之后他才叹道,“我当时刚发现这把剑的时候,也是大喜过望。虽然不指望这是一把桃木剑,但是就算是铁剑也能让咱们有点自保之力。可是你瞅瞅这是把铁剑吗?分明就是硬塑料外加一层抹上去的银灰色漆料。”

    “啊,这剑还得是铁的才行啊?”关俊文本来以为逃生有望,哪想到原来只是空欢喜一场。他忍不住叹了口气,“如果说连这把剑都保不住咱们,那待会那两个鬼来了,咱们是不是只能等死了?”

    张芸生摇了摇头:“你也别灰心,希望总归还是有的。虽然咱们处于劣势,不过那吊死鬼连着失利两次,未必会这么快就再次出来。”

    说完话之后,张芸生忽然觉察出有些不对。因为自己安慰关俊文的时候,说得是吊死鬼。可是关俊文说得却不是这样,他的话里提到的明明是两个鬼。

    “什么两个鬼?”张芸生问道,“从头到尾不都是只有一个吊死鬼吗?就是头发长得像个女人一样,而且舌头伸在外面根本就缩不回去的那个吊死鬼。除了他以外,难道还有别的鬼?”

    关俊文点了点头:“有啊。除了那个吊死鬼以外,刚才在我儿子屋里出现在你身后的是另外一个女鬼啊。这吊死鬼虽说吓人,可是跟那女鬼比起来,可差的很远呢。”

    听到关俊文的话,张芸生意识到这屋子的问题可比他原先预想的要严重的多。他顾不上听关俊文描述那女鬼的形象有多可怕,而是连忙问道:“既然这两个鬼,你都亲眼见过了。那你赶快回忆一下,这女鬼跟吊死鬼到底是不是你之前梦里见过的那些鬼里面的其中两个?”

    关俊文这一次倒是没有迟疑,而是很干脆的摇了摇头:“我梦里见到的那些鬼,可比这两个还要难看的多。不过那是在梦里,也没觉着多害怕。这两个就不一样了,这是实打实的见着的。让人从心底里发冷,这可不是梦里的鬼能给人的感觉。”

    张芸生吁出一口长气:“还好,还好。亏着这两个鬼不是你梦里的鬼,否则的话咱们可就必死无疑了。”

    关俊文梦里可是一群鬼,要是都出来露个面,那还不得把屋里两个大活人给生吞活剥了。不过即使是只有两个鬼,这也够让人头疼的了。

    吊死鬼虽说连着被击退两次,可是他可是能发出鬼啸的恶鬼,到底本事有多大,可不是张芸生所能预料的。更让人担心的是,那个还未在张芸生面前现形的女鬼。她能让张芸生都感到从心底生出寒意,那得是有多高的道行或者说是有多大的怨气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