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凡尘判官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要啥没啥

第一百九十六章 要啥没啥

作者:微雨朦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吊死鬼来的时候,气势汹汹。可是这会猛然间面门之上被喷上了龙阳涎,他就如同霜打了的茄子一般,立刻就焉了下去。

    看着吊死鬼面门被喷到的地方冒出白烟,张芸生心里有些暗自庆幸普普通通的龙阳涎的威力竟然有如此之大。不过他更担心的是吊死鬼会如何报复,毕竟一个能发出鬼啸的鬼,可不会是个唾面自干的老实鬼。

    碰到吊死鬼之前,张芸生以为自己见过的鬼那么多,多少能摸到一些鬼的脾气。可是这会看见吊死鬼捂着面上的伤口掉头鼠窜,连句威胁人的场面话都没留下,张芸生深深地的感觉自己的三观再次被刷新了。

    当吊死鬼消失在墙壁前面的时候,跑到阳台上打电话的关俊文回来了。他看到地上一滩血,再一瞅嘴角还挂着血沫子的张芸生,心里有了不详的预感。

    “医院里的医生不是说你没事吗?怎么一吐就是这么一大滩血啊?”

    张芸生摆摆手示意关俊文莫要激动,他把嘴角的血擦了擦,然后解释道:“地上的血确实是吐的。不过不是你想的从肚子里吐出来的,而是我咬破舌尖吐出的混着舌尖血的龙阳涎。这是个救命的绝招,下回如果那吊死鬼袭击的人是你。你可以试一下,效果多好不敢说,起码能囫囵个回来。”

    虽说这话是安慰人的,可是在关俊文听来,可透着说不尽的危险。

    “哎吆,老弟,你可别吓我。”关俊文拿手背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囫囵个,还分是死是活呢。【愛↑去△小↓說△網w  qu 】你碰上那鬼都得吐口血,我碰上了怎么可能还有活路啊?”

    是死是活,张芸生可不敢保证。他也不跟关俊文客套,直接说道:“我这直接从医院里出来,啥工具也没带。要不然这么着。你先在这等着其他人过来。我先回家拿东西,反正离着也不远。你就不用送了,安心在这等着吧。”

    张芸生边说边往外走,等他说完话的时候。差不多已经走到门口了。关俊文也是人精,哪能看不出来张芸生是想借机逃遁。

    关俊文快走几步,抢先来到门口拦住了张芸生,嘴里苦苦哀求道:“老弟,你可不能把我自己扔这啊。我孩子才十多岁。家里老妈都七十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干到今天这一步。虽然不敢说出人头地,起码也是小康之家。这一大家子人可都指着我过日子呢,老弟你就行行好,再帮哥一次。”

    虽然关俊文说得可怜,但是谁的命不是命,张芸生也不想在这英勇就义啊。

    “老哥,你不要担心。虽然这屋子里面那鬼很厉害,可是你们毕竟也算是室友。都一块住了这么长时间了,多多少少也能有点面子。只要你表现得跟平常一样。这吊死鬼也不会过多的找你麻烦。”

    张芸生说完之后就想去拉开门,可是关俊文哪能愿意?两人就这么拉拉扯扯的僵持着,最后张芸生实在是被缠的没办法了,就跟关俊文说道:“要不这样吧。我看你也别在这屋子里待着了,跟着我一块下去。待会我回去拿捉鬼的材料,你就在小区门口守着。碰到嫂子或者侄子,就拦住他们,别让他们上来就是了。”

    “我在小区门口待着,这鬼不会跟过去吧?”关俊文很是担心,“要不然我还是跟你一块回宝来斋吧。我家那口子我给她打个电话就是了。”

    这关俊文好歹也是刀口舔血杀出来的局长,怎么让个吊死鬼吓成这幅德行。亏着他只是在梦里看到鬼魂作祟,如果跟刚才自己那样面对面见鬼,那还不得活活吓死他。张芸生在自己心里暗自吐槽了一下关俊文。不过话说出口的时候,已经换了另外一种说法:“还是关哥想得周到,我看要不然就这么办吧。”

    关俊文看张芸生同意带自己一块走,就连忙帮张芸生开门。可是他一拉门,发现门竟然纹丝不动。本来关俊文已经是惊弓之鸟,这回出了变故。立刻就吓得不知所措了。

    看见关俊文拉门的动作,已经略有疯狂之态,张芸生跟他说道:“冷静下来,不要急躁。你先看看是不是门被反锁了?”

    在张芸生的提醒下,关俊文拨弄了一下门锁,这才抱着歉意的笑容说道:“没反锁,就是刚才怕你走了,把插销扳下来了。”

    关俊文挠挠头皮,掩饰一下自己的窘态。然后把插销扳回原位,接着他拉门,可是门还是纹丝不动。张芸生把他推到一边,自己亲自动手。可是门还是好好地在那关着,根本就没有点要开的意思。

    “看来他是不打算让我们走啊。”张芸生笑道,“这家伙还真够执着的,有点意思。”

    听到张芸生亲口承认门之所以开不开,全是由于吊死鬼的鼓捣,关俊文的脸都吓白了。他用手抓着张芸生的手,说出的话音都有些打颤了:“老弟,你本事大,快想想办法啊。”

    张芸生拍拍关俊文的肩膀,示意他冷静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勇敢起来,做个有担当的男人。带我去厨房看看,我看你家里有没有点能用得上的东西。”

    听张芸生这么一说,关俊文知道他肯定还留有后手,悬着的心总算落下去一半。他领着张芸生走进厨房,然后指着厨房里的东西说道:“都是些家里用的锅碗瓢盆,哪有什么成气候的东西。早知道这样,就让我家的小保姆去早市杀只大公鸡了,好歹也能有点用处啊。”

    张芸生听了关俊文的抱怨,就大声笑道:“关哥不一般啊,连公鸡血的作用都知道。”

    听到张芸生的夸奖,关俊文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我懂什么啊,不过就是上次办那冰魂术的案子时,自己到网上瞎看的。老弟,你才是这方面的大行家。你看看这屋里有什么用的上的东西吗?”

    张芸生未置可否,只是自己随手从冰箱旁边的架子上拿出一盒白酒。也没看是什么牌子,直接撕开包装盒,拧开盖子,接着喝下去下半瓶。喝完以后,他把剩下的半瓶多酒递给了关俊文:“老哥,也来上几口壮壮胆气。你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鬼,你只要怕了,他就要来欺负你。只要你不怕,这鬼想找你麻烦,他自己就得先掂量一下会遇到什么后果。鬼怕恶人,你越是凶恶,鬼反而会越胆怯。”

    关俊文能爬到局长的位置,自然不是个胆小如鼠的人。看见张芸生一口灌进去小半瓶,他也不甘示弱。拧开盖子,就把剩下的半瓶多白酒一回干光了。

    要说平日里,关俊文也是酒精考验出来的老人了。多了不敢说,自己干掉一瓶白酒,照样能走路不晃说话不慌。不过那可是平常,而且还是在酒桌上慢慢喝。像今天这样一气干掉半瓶,从小到大,他也是头一回。

    多半瓶就喝进去以后,关俊文的脸色发红,眼神都有些发愣了。不过酒壮怂人胆,喝完酒以后,他的胆怯似乎褪去不少。

    关俊文把警服外套一脱,掏出腰间配着的转轮手枪,向张芸生问道:“老弟你说怎么收拾那鬼,今天老子跟他拼了。妈的,敢在我家里搞幺蛾子。今天他要是敢露头,老子非得一天崩了他不可。”

    张芸生的本意是想让关俊文别那么胆小,毕竟人的阳气跟胆气息息相关。一旦人没了胆气,阳气也会变弱,到时候会让那吊死鬼有可乘之机的。不过平日里看起来很能喝的关俊文,竟然半瓶下去,就已经有了耍酒疯的架势,这可有些出乎张芸生的意料。

    张芸生怕枪走火,就跟关俊文说道:“把枪收起来,咱们这是对付鬼,又不是抓僵尸,拿枪出来有什么用?”

    关俊文虽说有几分醉意,可是张芸生的话他可不敢不听。他把枪插回枪套,然后问道:“老弟,在这还找到什么工具没有,咱们总不能老这么站着啥也不做吧?”

    “我也不想瞎站着,不过你这也实在是没什么能用的东西啊?”张芸生苦笑道,“虽然说想香案之类的东西,你家肯定没有。但是香烛、黄纸,这些逢年过节要用的东西,家里总会备上一些吧。还有像灶王爷的神像在哪供着呢,我怎么没有看到呢?”

    关俊文有些无奈的说道:“你家嫂子是信耶稣的,不让放那些东西啊。要不然上我卧室去看看,你嫂子有的是十字架、圣经之类的东西,你看看哪样能用得上。”

    对于这种情况,张芸生有些无奈了。耶稣那套东西,管不管用不说,起码人家那是专门对付吸血鬼和幽灵之类的外国鬼的。生是华夏人,死是华夏鬼的吊死鬼,未必会吃那一套。再说耶稣那一套,跟佛道两家完全就不是一种路子,张芸生也玩不住那个啊。

    “关哥,正儿八经的香烛没有也就罢了。你家卫生间总得有些搞卫生用的卫生香吧?”

    关俊文苦笑道:“老弟,你是经营古玩店的,可能用的都是老物件。咱们平常人家,谁还用那个,都改用空气清新剂了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