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凡尘判官 > 第八十三章 街边小店

第八十三章 街边小店

作者:微雨朦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什么入伙,我这又不是黑社会。【愛↑去△小↓說△網w  qu 】小子不是我跟你吹,每年各门各派想进我们部门的多了去了,可是最后能达成所愿的可不多。”尚南剑这一激动连手里的茶杯都忘记放下来,看着张芸生还没表态,他又苦口婆心地说道,“要知道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今年可就只剩两个名额。那一个别人已经预定了,他的关系太硬,我也没办法。这最后一个进来的名额,你要是不要我可就给别人了。”

    “尚处长,您看您又不是没这办法,要不然就直接帮我一把行不行?”

    张芸生摆出一副笑脸,奈何尚南剑只是给他回了两个字:“不行。”

    虽说张芸生进看守所也没待多久,不过他可不想再进去感受一把。面对着强势无比一点面子也不肯给的尚南剑,尽管出于无奈,最终张芸生还是点点头:“好吧,我愿意加入进来。”

    刚才尚南剑还满脸冰霜,这会一听张芸生松口了,他脸上立刻就春光灿烂起来:“小子,好好干,以后咱们就是同志了。听小贺说你兼修佛道两家的传承,不知你师傅到底是何方高人?你要知道虽说咱们这部门不同于一般那些吃干饭的地方,不过这毕竟是公家的地方吃的是皇粮,凡事还是讲究个清楚明白。”

    “我没什么师傅,只不过是小时候有个老道士教了我几招功法强身健体。【愛↑去△小↓說△網w  qu 】后来又有个老和尚非要说我与佛有缘,非得教我几句佛门经文。”

    听着张芸生在这胡扯,尚南剑也不生气只是笑道:“你这小子很滑头啊。不过你不说我也清楚。你的往生珠是大成寺戒言法师随身之物,三十年前戒言法师曾用此物一举超度黄河古道挖出的一个万人坑里的数万冤魂。而往生珠则是玄武观重阳子贴身之物,在三十五年前正道七派共同围攻摩尼教大魔头吴天的时候,众人连战七天七夜死伤无数豪杰也未能拿下此人。关键时刻重阳子用此物直接抓取吴天生魂,虽说吴天魔力通天可是他的魂魄还是离体片刻,借着这一时机其他人一拥而上碎裂他的魔身,这才为江湖除了一害。”

    看着桌子对面的尚南剑越讲越激动,张芸生连忙附和几句:“这两老头听着蛮威风的啊,不过我这东西可不是从他们那拿的,我也不认识他们。”

    “我理解你们年轻人的心态,初出茅庐心比天高。你这是不愿意借师傅的名头闯江湖,我也不强迫你。不过你毕竟是名门弟子,我也不会亏待你的。这样吧你就先去找小岳带你去人事处登个记,然后就去开始工作吧。我给你留了个岗位,吃住办公一应俱全。你也不用休整了,让他把你送去,到了那就算你正式开始上班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看着尚南剑又一次端起茶杯,张芸生知道他这次不是喝茶,而是示意自己该离开了。张芸生站起来给尚南剑微微鞠了一躬:“尚处长,没什么事那我先回去了。”

    尚南剑点点头:“去吧,好好干。”

    “一定不辜负处长栽培。”张芸生表完决心之后,就站起来拉开房门退了出去。当他刚刚关上门的时候,突然肩膀被人重重拍了一下。这一拍很重就不说了,关键是太突然。张芸生被这一拍吓了一跳,他一扭头看见这装神弄鬼的原来是那个不见踪影的岳东明。

    “谈了这么长时间,看来老头子很器重你嘛。”岳东明转身往楼梯的方向走去,“走吧,跟着我报道去吧。”

    张芸生一边跟上岳东明的脚步一边问道:“你早就知道你们处长打算招我入伙了?”

    “不是我的处长,是我们的处长。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岳东明纠正了一下张芸生的语误然后说道,“要是不知道你是被颜姐推荐进特事处的,你以为你能搭着军机进京而且还能进这闲人免进的特事处?”

    “敢情贺玉颜把我卖了的事,你们全都早知道了,就瞒着我一个人呢?她去哪了,我要见她。”

    岳东明摇摇头:“别做梦了,颜姐那么忙,哪是你说见就能见的。快进去办手续,待会我还得把你送去宝来斋呢。”

    本来张芸生还以为自己会在这个基地里待几天休整一下,到时候总能打听着贺玉颜在哪。可是这特事处的手续办得实在是简单,张芸生进去之后给坐在里面的大姐报了下身份证然后按了个手印就被岳东明给领了出来。

    “这是你的证件还有一张银行卡,别的东西都放在宝来斋了。”岳东明接着就把张芸生带到一个车库,从里面开出一辆宝马,“走吧,是时候去宝来斋了。”

    进来的时候张芸生被蒙着头罩,出去的时候就没那么讲究了,毕竟他这会也算自己人了。当开出车库的时候,张芸生忍不住朝四周张望一下,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之前待着的那栋楼并不是自己想象的多么戒备森严的地方。

    看着大门外面挂着的那个京城山林疗养所的牌子,张芸生怒了:“之前知道我是自己人,还给我戴个头罩,结果这地方就是个疗养所?”

    岳东明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拿着一支香烟,他点开车窗朝外吐了个烟圈:“那会你不还不算自己人嘛。别看这挂着疗养所的牌子,一般人接近这个范围,哪怕隔着一里远也会被立刻监控起来。这是禁区懂吗?至于特事处表面上在公安部那有一个挂着牌子的办公室,那就是摆设而已。”

    虽然这个疗养所在郊外的山上,可是它离着京城并不远。没等张芸生躺在后座上进入睡眠状态,岳东明已经停下车子喊他下车了。

    看着面前挂着一个宝来斋匾额的小门头,张芸生有些无奈。尚南剑这老头不是说自己是名门子弟不会亏待自己么,怎么直接把自己发配到这么一个小门头来。连工作任务都没交代,不会就是让自己在这古玩街上卖假古董吧?

    张芸生拿出钥匙刚想开门,突然门自己打开了。

    “欢迎光临,本店有各种古玩名器。您进来好好瞧一瞧,保准你能找到一件称心如意的玩意,不知道您是想收藏古玩呢,还是想卖家传物件呢?”

    张芸生瞧着拉自己进来的这个扎着两个小辫的小丫头,看着她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不像是武林高手反而像是刚放学帮父母看店的孩子。

    这岳东明靠不靠谱,不会把自己放错地方了吧。张芸生在京城人地生疏,也顾不得慢慢套话,他把刚刚领到的证件给这小丫头亮了出来:“特事处张芸生,你父母呢叫他们出来。”

    本来小丫头一直是满脸童真的笑容,可是她瞅了下张芸生的证件却嘴一撇:“你就是新来的菜鸟啊?去把门关上,然后咱们再慢慢谈。”

    张芸生有些纳闷,不过还是听了这丫头的命令把门关上,顺带着把本店暂停营业的牌子也挂了上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特事处的人,你听过这地方吧?”

    小丫头瞄了张芸生一眼:“你领证的时候就没往上看一眼吗?你这证上写得可是警察部三级警司,还特事处张芸生,你不知道特事处在民间是不存在的吗?”

    张芸生把证件打开一看还真是警察证,都怪他这一路也没往这上面想。他把证件收回去,然后向这坐在桌边凳子上两手托腮瞅着他的小丫头问道:“你是谁,怎么知道这么多,这店里的主人去哪了?”

    “这店是处里放在这古玩街上打听消息的据点,又不是个人的生意哪有什么主人。之前负责这家小店的是连永利,他在这据点守了三十年功德圆满,退休回家享清福去了。而我在这条街上名义上是他的孙女,是父母安排过来陪他作伴的。现在他退休了,就由你来接替他看店。”

    “那人守这街边小店守了三十年?”张芸生感到有些无奈,“我手下就你这么一个小丫头,他们不会想让我也在这守三十年吧?”

    小丫头给张芸生一个白眼:“别痴心妄想了,我怎么会是你的手下。你要摆正态度,你是我的手下,不会岳东明没跟你说清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