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朝歌行 > 第八十章 长弓允

第八十章 长弓允

作者:纪莫对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二天一早,黎白风打着哈欠从床上坐起来,面向东方,五心向天,在惯例的餐霞吐纳之后,伸着懒腰走出了卧室。

    一进客厅,他就看见了那具熟悉的白骨森森的身影。

    由于多次突兀的见到这家伙,如今黎白风已经产生了一定的抵抗力,不会再被轻易吓到了,连带着胆子也大了不少,一般的鬼故事也能面不改色的看下去了,进步是看的见的。

    白骨双臂环抱着膝盖,蜷缩着坐在沙发上,听到开门声与脚步声,扭过颈骨,似乎是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不过没有做声。

    “大早上的你像个受气包似的坐在那干什么?”黎白风眉头微微上扬,随口问道。

    “生气。”

    “哦。”黎白风淡淡的应了一声,趿拉着拖鞋懒洋洋的走进了卫生间,随后,一阵“哗哗”的水声和洗漱声传了出来。

    显然是无视了它。

    白骨沉不住气了,大声喊道:“我生气了!”

    黎白风半闭着眼,一下一下充满节奏感的刷着牙,心中一声嗤笑,开玩笑,你以为你是夏玲莹呐,生气了我还哄哄你?一边呆着去。

    白骨尴尬的坐了一会儿,见他毫无表示,大抵也明白了眼下是个什么处境,它登时一怒,从沙发上飞跃而起,双臂张开,一下子扑到了洗漱完毕刚好出来的黎白风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愛↑去△小↓說△網w  qu 】

    “站住,你给我解释清楚昨晚为什么敷衍我,最后还摔门?”

    黎白风打了个哈欠,仿佛没看见一般就要从白骨身上穿过去。按照以前的经验来看,这白骨被东西碰到的时候,会化成一股白烟飘散开,等东西离开的时候才恢复原状。

    谁知这次他失算了。

    黎白风脚步一迈,直接撞了上去,感受到的却不是散开的烟雾,而是结结实实的硬物,坚实的白骨撞的他生疼。

    他眉头一皱,伸出手摸在了白骨上,触手之处苍白光滑,微微泛凉,确实是骨骼的触感。

    “哼,真当我不存在呐。”白骨一扭颈骨,得意洋洋的说道。

    黎白风撇了撇嘴,伸手拨开了它,继续向着卧室走去。

    “喂喂!你这人还没完了,还能不被好好说话了?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白骨脚步踉跄,被拨到了一边,不满的嚷嚷道。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你暖事。”黎白风的声音越来越小,随着“咣”的一声关门声,屋中再度恢复了寂静。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黎白风关上门后,转身倒在了大床上,他顺手摸出放在床头的手机,长按电源键,等待着开机。

    片刻的工夫,随着一声轻轻的震动声,手机开机了。

    “滴。”“滴。”“滴。”

    刚一开机,就有三声信息提示音接连响起,黎白风精神一震,拉开通知栏查看,发觉这三条的发信人都是“夏玲莹”。而时间显示是昨晚发来的,那时黎白风已经睡了。

    夏玲莹?

    多半是麻烦事。

    黎白风预先给此事定了调子,随后打开收信箱,浏览起新消息来:

    「喂喂,夺场的事出变化了。」

    「社团联合会的人通知,武术类社团的比赛场地有变化,统一改为鹿台广场,其余不变,还是原来的时间。临时变动的理由是响应殷辛的最新指示,贯彻落实“强体魄而壮精神,从寝室中走出来”的重要精神,大力宣传体育类和武术类社团,所以要把地点统一改在人流量比较大的鹿台广场,这样宣传效果比较好。」

    「喂喂,看见没有,看见了给我回消息。」

    “果然。”黎白风叹了口气,他就知道,夏玲莹给他发短信,多半是有麻烦事,不过还好,只是场地调整,算不上什么大麻烦。无非是观众可能多点,人有点紧张罢了。

    「知道了。」

    黎白风随手编辑了一下短信,回了过去。

    “滴。”又是一声提示音响起。

    “嗯?回信这么快?”黎白风一怔,低头看去,却发现并不是夏玲莹的回信,而是飞传的好友申请。由于短信的提示音和飞传的消息提示音是一样的,故而弄错了。

    「‘长弓允’请求添加你为好友,备注:我是社团联合会的张旻允。」

    “张旻允?她怎么知道我飞传号的?加我干什么?”黎白风心中顿时涌起一个个疑惑,于是点击了“确认”。

    好友申请刚刚通过,一条消息就发了过来:

    「长弓允:你好啊,玄山宗高徒,昵称起的很忧郁啊。(#笑)」

    黎白风一惊,双眼眯起,心中凛然。

    她是怎么知道的?

    骤然,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手指轻点了一下对方的资料,只见上面是详细的账号信息,诸如飞传号、昵称、性别等,而下面还有一个半透明的页面,只有寥寥几行:

    姓名:张旻允

    宗门:青鸾门

    ……

    黎白风紧皱的眉头舒缓了开来,果然,对方也是修士,之所以知道自己出自玄山宗,是看到了自己的飞传资料。

    飞传是为了修士开发的社交软件,大部分功能都要实名验证后才能使用,而这些信息只有修士之间才能看见,也就是“只有会员知道的世界”。

    黎白风想了想,回复了消息:「寂寞听风语:不许提我的昵称,另外,你怎么知道我飞传号的?」

    「长弓允:你是体操社的副社长,你们社团的注册表上有你的飞传号。」

    黎白风恍然,注册表全程是夏玲莹一个人弄的,他还真不知道这事。

    「寂寞听风语:你找我有事吗?」

    「长弓允:给你提供点对手的资料咯,怎么,不欢迎?(#笑)」

    提供对手的资料?

    黎白风又是一怔,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两人之前根本就不认识,她为什么这么好心的过来送对手的资料?

    「寂寞听风语:为什么?」

    「长弓允:因为爱情。」

    「寂寞听风语:!!!!!!!!!!!!」

    黎白风大惊失色,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摔在地上。

    「长弓允:(#笑)开玩笑啦,其实是因为我看崇祟不顺眼,就这么简单。」

    「寂寞听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