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大姐大 > 第335章 冰清玉洁

第335章 冰清玉洁

作者:独孤求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正如我爸所说的那样,以龙云的尿性不应该轻易放过我啊,可我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

    难道是有人暗中帮我了,把救走了?

    不可能啊,我爸都不知道这事,现在除了我爸还会有谁会在暗中帮我?

    当时我也没时间想那么多,与我爸又聊了几句之后,他叫我赶紧回去,让我在路上小心点。如果有什么事就马上给他打电话。

    我下山的时候给冰清玉洁打了一个电话,让她们开车过来接我。

    期间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很顺利的就回到了我们所住的酒店。

    当时我三叔和四叔、胖子、泼猴几个全都出去找我和龙倩去了,虽然我回来了,可龙倩还没找到。我在回家的路上给他们打电话说叫他们继续在外面找。

    除了他们四人,还有很多龙天麟动用关系派出去的人,也在暗中寻找龙倩的下落。

    之所以说龙天麟是在派人暗中寻找龙倩,是因为我爸明显知道警察系统内有江家的人,他当然不敢让龙天麟明目张胆的动用警方的关系去找人。

    现在谁也不知道江家的那个人到底是姓秦还是姓江,尽管之前龙云说的是一个姓秦的叔叔,可这个姓秦的人不一定就在警方。有可能是他有别的人在警方做他内线给他通风报信也不一定。

    不过我爸之前说已经派人在查了,相信他应该早就有了预定的目标,只要能把这人揪出来,想找龙倩就比较简单了。

    我一回到酒店房间,就从床底下拿出一个行李箱。从行李箱底部取出两把手枪和几个弹夹。

    冰清玉洁一看见我拿枪,两姐妹赶紧一起冲到我跟前,一人抓住了我的一只手。

    冰清说:“少爷,你别冲动,老爷说了叫我们看着你……”

    “不准你到处乱跑,现在外面很危险。”

    两姐妹一人说了一句,全都蹲在我跟前一脸担忧地望着我。

    就在我朝她们两姐妹看过去的时候,我的眼睛看到了意想不到的画面。这两姐妹今天穿的还是一套一模一样的白色连衣裙,看起来就好像两个可爱的小公主。也不知道她们的连衣裙有点大还是怎么的,总之她们并排蹲在我跟前的时候,我看到了她们胸口本不该看到的画面。

    不算大,不过很白,很美。尤其是我还注意到其中一人,左边胸口有个小指头大小的红色的印记。我知道这是胎记的一角。因为我记得曾经听见小兰有次和冰清玉洁两姐妹在房间聊天,她说冰清的后腰有颗痣,玉洁左边的胸口有块小胎记。很明显,此时我仅凭这个小红点就能看出她是玉洁了。

    一般的胎记都是黑褐色的比较多,红色的相对较少,至少我很少看见有谁身上有红色的胎记。所以我觉得挺稀奇的,于是就不由自主地盯着玉洁胸口多看了几眼。

    这一看可看坏了,她们两姐妹一下注意到了我的眼神,只见她们朝自己胸口一看,马上同时松开我,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玉洁俏脸微红:“少爷,你别这样……”说完低下头站起来转过身去不敢看我了。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有些心虚地道。

    “少爷,没,没关系……”冰清站在我跟前支支吾吾地道。

    “不不不,刚才的确是我的错,虽然我不是故意的,可也不该那么看你们,这是对你们的不尊重。我给你们道歉。”我说完站起来很诚恳地对着冰清玉洁鞠了一躬。

    我觉得自己这事的确是干的挺不厚道的,我始终觉得男人色一点是没事,但却不能不尊重女性。尤其是冰清玉洁还是我的好朋友,我更不能对她们不敬。虽然刚才我开始的确不是故意占她们便宜,但后来盯着玉洁的胎记看,确实很不应该。

    我没想到的是,我的一个鞠躬却把冰清玉洁两姐妹吓坏了。

    她们急忙把我扶起来,两姐妹脸上全是一脸的惊慌。

    “少爷,你千万不能对我们这样,要是老爷知道了,一定会骂死我们的,我们只是你的下人……”冰清道。

    “对不起,少爷,刚才我不该责怪你,我错了……”玉洁道。

    “不不不,都是我的错,你们放心,我不会让我爸知道。”我道:“你们不要妄自菲薄,其实我和我爸一直都没把你们当下人看,我爸还给我说过好几次叫我对你们好一点呢,并且他还特别叮嘱我,叫我别把你们当下人看。

    还有,以后以后别叫我少爷了,其实我一直都听不习惯这个称呼。你们还是叫我秦云吧,或者我比你们大点,你们叫我云哥也可以啊。我们都是朋友,而不是什么少爷和下人的关系,知道吗?

    既然是朋友,我做错了事情当然要主动承认错误,所以给你们道歉也是应该的。希望你们能原谅我。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会了。”我又很严肃地朝二人点了点头,做了一个半鞠躬的动作。

    听见我说出那么一番话后,冰清玉洁两姐妹居然全都愣住了。

    两人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两姐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人似乎用眼神交流了一下,紧接着,冰清就开口说了一句我做梦都没想到的话:“少,少爷,其,其实……其实我们反正迟早都是你的人,你,你想看看也没事的……”

    冰清说完拉着玉洁一下转过身去,两姐妹全都背对着我,低着头。我从后面都能看到她们两姐妹的脸和脖子全都红了,并且我还能看出此时她们两姐妹的四只手紧握在一起,那样子似乎很紧张,就好像是在等着我的答复,又或者说审判似的。

    其实听见冰清那么一说,我早就惊呆了。

    我张大着嘴巴,眼珠子都差点掉到地上。

    我站在她们两姐妹身后,呆呆地楞了好久都没回过神。

    可能是她们两姐妹见我半天没吭声,于是她们又缓缓地转过来了。

    两姐妹转过来的时候,是低着头转过来的,在转过身后,两姐妹很默契地一起偷偷抬头瞄了我一眼,见我正在盯着她们看,又马上一起把头低了下去。

    也是此时我才发现,两姐妹四只手握在一起,正在不停地就揪着对方的手指。我能感觉到她们两姐妹全都好紧张,特别特别紧张。

    “冰清……”我缓缓地叫了一声。

    “嗯……”冰清朝我鞠了一躬,才一脸紧张地抬起头看了我一眼。

    这丫头的脸和脖子的确全都红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们红脸,不过此时她红扑扑的可爱俏脸,却看着分外迷人,真的就和传说中的红苹果脸一样。

    不过她也仅仅只是看我一眼,就赶紧又把头低下去了。

    也是此刻,我才发现平时对我言听计从,说话做事不怎么带有感情色彩的她们,居然还有这么害羞的一面。

    “冰清,刚才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你们都是我爸给我准备的女人?”我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

    “嗯。”冰清小声应道,然后又点了点头。

    “我爸怎么能干出这事!”我有些不爽地说了一句。

    在我看来,我爸一定是单方面的给她们和下命令一样地来说这件事情的,当时肯定也没管这两姐妹同不同意。

    听见我那么一说,冰清玉洁两姐妹身子猛然一颤,全都一脸担忧地抬头看向了我。然后两人异口同声地问道:“少爷,你不喜欢我们?”

    我能看出她们问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充满了紧张之色,那样子就好像很害怕我不会不喜欢她们似的。

    这我可就纳闷儿了。

    很明显,看她们这样子,不像是我爸逼她们的啊。

    此时搞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们了。

    我想了半天,觉得回答喜欢也不是,回答不喜欢又怕她们伤心。于是我干脆就不回答了。

    我直接转身拿出手机,拨通了我爸的电话。

    我爸一接通电话就说:“小云,别着急,我正在叫人到处找,我知道你着急小倩,我也很着急……”

    “爸,我想问问冰清玉洁两姐妹是怎么回事?”我打断了我爸的话。

    说实在的,像冰清玉洁这么漂亮的双胞胎姐妹,给哪个男人估计都无法拒绝。不过我现在心里只有龙倩,我知道龙倩那么高傲的一个女人,她能勉强接受小兰和江丽媛,这已经是极限了。并且我和小兰与江丽媛还是发生在我不知道早就与她有婚约之前,这说起来也算是情有可原。可要是现在再整出来一对双胞胎,别说她不会原谅我,我自己都无法原谅我自己。

    “冰清玉洁怎么了?”我爸还假装不知道。

    我扭头看了看冰清玉洁,两姐妹本来都在望着我,见我一看她们,又马上同时把头低下去了。

    于是我走到不远处的窗口对我爸低声说道:“爸,冰清玉洁刚刚给我说,她们是你早就给我准备好的女人?”

    “喔,原来这两个丫头把那事告诉你了,呵呵呵呵……”我爸呵呵笑道。

    “爸,你怎么能这样!”我有些生气地道:“是不是你又用你的全力压她们了?”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我爸冷声吼道:“你老子我是这样的人吗!实话和你说吧,她们是你大叔叔的女儿,你大叔叔临死的时候把她们托付给了你二叔,托你二叔把她们送到我身边,叫我照顾她们。开始我也不知道你大叔还给她们说过让她们以后做你的女人,也是你出现之后,她们才主动和我说这事的。说这事她们父亲的夙愿,让我一定要成全她们。”

    “她们父亲的夙愿?”我实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还真有些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事情。

    “这可是她们两姐妹自愿的,我可没逼她们。你喜欢就一起收了呗,不过你要是不喜欢她们,你可别玩弄人家。她们可不是外人,而是你大叔的亲女儿。你大叔与你见到过的那十三个叔叔,都是我这辈子最好的一般兄弟,比亲兄弟还亲,你可以对不起小兰和江丽媛,甚至小倩,你要敢对不起她们两姐妹,老子一定亲手宰了你!就算我不宰你,你那些叔叔也会宰你!”我爸说这番话的时候明显很严肃,那声音甚至还有些冷。

    说完之后他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说道:“行了,我这儿正忙着呢。你要不喜欢她们就直接和她们说,也别让人家老是等着你。”我爸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这不问还好,一问却更加为难了。

    我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并排站着,正眼巴巴地望着我的两姐妹,突然为她们的这份隐藏已久的感情而有些感动。

    不过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秦云。我已经能很清楚感动并不是爱,以前我是觉得谁对我好,我就喜欢谁,我就一味地把这种感动当做是爱。开始是黄小丫,后来是江丽媛,再后来是小兰,其实,直到我发现自己对龙倩的感情后,我才真正明白,我真正爱的人实际上地龙倩。我对龙倩的那种爱,才是真爱。

    不过那时候我和小兰与江丽媛已经有感情了,因此,也不能说我不爱她们。只是爱龙倩更多一些罢了。

    不管是处于龙倩的考虑,还是出于对我爸之前那番话的忌惮,我觉得这两姐妹这辈子终究是只能和我做兄妹了。

    但我为了给她们两姐妹留点面子,我没直接回答她们我喜不喜欢她们。我缓步走到她们跟前,笑着问道:“原来你们是我大叔的女儿啊。”

    “嗯……”两姐妹一起点了点头,那小鸟依人言听计从的样子,给人的感觉真的很好。以前和她们在一起只觉得她们听话,养眼,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多余想法。不过现在叫我抛开一切杂念,我却有些做不到了。所以即便我在对她们说话的时候,我都会有意无意地关注一下她们两姐妹的长相和身材,甚至还会多去想想她们好的方面。

    这也并不是说我此时已经对她们动心了,我觉得这应该是人的一种本能反应。

    “冰清玉洁……”

    “嗯……”两姐妹又一起点了点头,乖乖地站在我跟前,一动也不敢动。其实我叫她们的名字是想有话和她们说,可我刚叫名字,她们同时答应一声,把我的话给打断了。

    我笑了笑,直接开始说我想说的:“以前我一直以为我爸就是那十三个叔叔的老大,所以我才觉得只有二叔三叔四叔他们,没想到你们的父亲才是那十三个叔叔的老大。”

    冰清点头:“是的,少爷……”

    玉洁马上接过来说:“老爷与我爸他们开始是不认识的……”

    冰清:“那些叔叔都是我爸组织起来的兄弟……”

    玉洁:“不过后来老爷救过他们好几次……”

    冰清:“然后我爸就带着他们一起投靠老爷了……”

    玉洁:“我爸去世后,现在二叔是老大,那些叔叔都要听二叔的,不过二叔必须听老爷的……”

    ……

    她们两姐妹经常说话都是那么你一句我一句的,如果不看人的话,就好像是一个人在说话似的。因为她们很有默契,总是在一人把话刚一说完,另一个马上就接着说下一句。

    紧接着,我听见她们两姐妹给我简单说了一下那些叔叔与我爸过去后,我才终于明白那个大叔为什么要在临死之前把她的两个女儿托付给我爸了。

    原来当初冰清玉洁的父亲当初在越-南自-卫-反-击-战后,带着一帮兄弟进入越南,是受雇于国外的一家佣兵公司。具体过去是干什么,冰清玉洁也不清楚,她们只知道他们本来的目的只是赚钱帮人办事。不过她们说期间与我爸发生了好多次冲突。开始冰清玉洁父亲那帮人都很想我爸死,可我爸那时候本来就孤军无援,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他们手下留情,只因他见这帮人全是自己的同胞。

    据说其中好几次他们去围攻我爸,最终我爸只是用飞刀或者手枪打伤他们跑掉了。一直都没伤过他们的要害。

    开始他们还以为我爸的飞刀和枪法不行,直到后来冰清玉洁的父亲被同属于一个佣兵团的外国首领出卖了,他们被很多越-军包围。最终是我爸收到消息后,带着他的几个兄弟杀过去把冰清玉洁他们这帮人救了。也是那一次,他们才发现我爸的飞刀几乎是刀无虚发,刀刀致命。而枪法更是百发百中。

    只可惜我爸一个人的力量终究还是有限的。本来冰清玉洁父亲手下一共有三十六个同时结拜的兄弟,那一战死了将近一大半。最后是我爸带着他们杀出重围,救下来十六个。

    自那以后,冰清玉洁父亲就带着手下这帮兄弟全都认我爸做了大哥。所有人都称他风哥。后来我爸带着他们又一起经历了不少大战小战,又牺牲了两个,最终回国的时候只剩下了十四个。陈烨是他们在回国的路上救下的一个中国商人的孤儿。

    听见她们两姐妹这么一说,我才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叔叔都那么尊敬我爸了。

    且不说曾经我爸的多次手下留情,单是那次把他们众人从包围圈中救出来,就足以让他们铭记一辈子了。

    听完冰清玉洁的话,我心里也是久久无法平静。

    冰清玉洁说完那些话后,她们的情绪似乎突然变得很差,估计是想起了她们的父亲。两人的脸上全都充满了忧伤。

    “冰清玉洁……”

    “恩……”两姐妹很默契的同时点头。

    “别伤心了,都是我不好,让你们想起了伤心事。”我道。

    “不,少爷,不管你的事。都是我们不好。”冰清道:“少爷,就算你不喜欢我们也没关系,我们还是会好好伺候你一辈子的。”

    “恩,就算少爷看不上我们,我们还会一直跟着你,请少爷别嫌弃我们。”玉洁也跟着说了一句。

    听见两姐妹那么一说,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当时我差点就忍不住对她们说我其实不是看不上她们,而是因为别的原因。

    我毫不怀疑要是没有龙姐她们几个女人,能得到这么一对漂亮的姐妹花垂青,我一定会笑得合不拢嘴。可此时我却觉得特别为难。

    她们两姐妹明显是以为我看不上她们,心里现在一定很难受。看见她们情绪突然变得那么低落,其实我心里也挺难受的。

    她们的父亲为了报恩,临死前把她们托付给我爸,表面上是托孤,实际上是想把对我爸的恩情回报到我身上。

    想到这里,我终于忍不住缓缓地道:“冰清玉洁……”

    “恩……”只要我一提到她们的名字,她们总会条件反射的应一声。

    “其实我并不是看不起你们,你们长得那么可爱漂亮,又那么能干,我怎么会看不上你们呢。只是你们也知道我已经有几个女人了,我不能再祸害你们。我们还是做兄妹吧,以后我就是你们的亲哥哥,我会把你们当我亲妹妹一样对待,和龙雨一样。”我道。

    冰清玉洁听见我说这番话的时候,开始听我夸她们的时候,都挺高兴的。结果听我说要和她们做兄妹的时候,却又好失望。

    最终在我话音刚落之际,冰清马上说了一句:“少爷,我们都知道,而且早就知道,可是我们不在乎……”

    “啊……”我一下惊呆了。

    紧接着,玉洁又说了一句让我更加意外的话:“少爷,如果你害怕另外几个姐姐吃醋,你别告诉她们,不让她们知道就行了,我们不会介意的。”

    “恩……”冰清接道:“我们只要能和少爷在一起就知足了,其他名分什么的,我们姐妹不在乎。”

    说真的,当我听见两姐妹这么一说之后,我真的被她们感动了。别说我,估计任何一个男人听见有女人对自己这么说都会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不过,感动之余,我很快就想起了我爸之前对我所说的那些话。

    我能看出我爸对大叔的感情很深,她既然对我说不能玩弄她们的感情,也就肯定不会允许我不给这两姐妹名分。别说他最先不会同意,其他那些叔叔也不会同意。

    所以,我马上就打消了心底那一闪而逝的无耻念头。

    正当我在心里组织语言想着怎么回答她们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胖子打来的。

    我一接通电话,就听见胖子传来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喂……云哥,我好像找到大嫂了……”

    “什么!”我一声惊呼:“她在哪里?”

    “她可能在东城郊区的一个养猪场里面,我在这里好像看见龙云了……”

    “什么,龙云!”我又忍不住惊呼一声:“你确定你没看错吗?”胖子没亲眼见过龙云,不过却看见过龙云的照片。听见他说话不是很确定,所以我有些担忧他会不会是看错了。

    “应该不会有错,他身后跟着四个保镖,刚刚我亲眼看见他进那个养猪场了。他这种人没事怎么会来养猪场这种地方,我怀疑大嫂就在里面,你快点带人过来吧,就算大嫂不在,只要逮着那混蛋了,我们还用担心找不回大嫂吗?”

    我觉得胖子说的话很有道理,便赶紧对他说:“告诉我准确地址,我马上过来。”其实就算胖子不那么说,我也不会错过任何救龙倩的线索。

    紧接着胖子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把详细地址发给我后,我赶紧和冰清玉洁三人同时给猴子和三叔四叔打电话。

    我们三人边打电话边往外跑,进电梯的时候,已经通知到了猴子和三叔四叔三人。

    我们在这边的人手不够,我和龙倩一出事后,他们就分头去找了。

    我们三个没时间去接他们,只是告诉他们叫他们朝胖子发给我的地址赶去。

    最终我们六人在那个养猪场外围几公里外碰头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胖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是

    然后全部下车,步行走小路一起朝那个养猪场摸了过去。

    我们几个碰头的时候,我又给胖子打了一个电话。胖子问我去了没有,我说马上就到了,他说叫我们快点,说刚刚养猪场里传来女人的尖叫声。

    听见他那么一说,我心里就好像有把尖刀在里面搅动一样。

    “草泥马的……”我冷冷地骂了一句。

    “云哥,不行了,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先杀进去了……”

    “胖子,别冲动……”我低吼了一声,只可惜胖子已经没了声音。

    “云哥,怎么了?”泼猴有些紧张地闻道。

    “别废话了,赶紧走,胖子有危险。”我只说了这么一句话,马上撒腿就跑。

    紧接着,我们一口气冲到那个养猪场,结果,我们在养猪场外面听了好一会儿,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开始我们还不敢冲进去,三叔四叔也不准我们贸然进去,怕里面有埋伏。结果我们在外面等了十多分钟,我实在受不了那种等待的压抑感,便不顾我三叔和四叔的反对,率先举着两把手枪冲了进去。

    “少爷……”

    “云哥……”

    冰清玉洁和猴子一起跟着我冲进了养猪场。

    然而,就在我们刚冲进养猪场之际,却看见养猪场中央的屋顶上,倒吊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大胖子。

    他的衣服已经被扒光了,连短裤都没剩下。且身上到处都是刀伤,从双脚到双臂,到处都在流血。

    当我们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走到他跟前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

    因为我们都能看出,胖子是被人打晕之后吊起来的。然后他们把他的手筋脚筋全隔断了,不仅如此,还隔断了他腿上的几处大动脉。

    也就是说,他是活活流血而死的。

    望着早已死透的胖子,他的身上还在滴血,而我的心里却在滴血。

    “胖子,胖子,你醒醒,你醒醒……”泼猴站在猪圈上面,抱着胖子的脑袋放声哭喊着:“胖子你看看我,我是猴子,我是泼猴啊,你以后叫我泼猴我再也不骂你了,我再也不和你斗嘴了,呜呜……”

    这一刻,向来都很男人的泼猴哭得就像一个孩子。

    就在这时,冰清指着不远处的墙上说了一句:“少爷,你看那边……”

    顺着冰清的手电光看去,墙上有几排用鲜血写成的红色大字:秦云,胖子是第一个,以后你会看见你身边的人一个个相继离去,这就是和我作对的下场。龙倩暂时还没动,给你三天时间,你要是找不到我,她就会成为第二个龙雨。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