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女孩 > 0279 莫名其妙的恨

0279 莫名其妙的恨

作者:大雁南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面,岳援朝从二奶那离开了,原本是想回局里,毕竟明面上,他是在指挥一个抓捕毒贩的行动,可他心情莫名的烦躁,实在是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男人感兴趣,所以想了一下,是开车回家了。

    其实他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回家了,他总是说工作忙,所以是一直住在办公室,得空的时候就会找二奶,至于家里面那个温柔贤惠的女人,他早就已经反感了,毕竟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而且在那方面,是一点情趣都没有。

    可每当他心情烦躁的时候,却总是很想回家。

    家,还是那个结婚时候的婚房,大三室,装修简约,但却大气,而且张亚玉打理的很好,可以说是个非常舒服的家。

    可岳援朝就是不愿意回来,家里的黄脸婆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个房子,是那个小子送的,而他对那个小子,是恨之入骨的,至于恨从何来,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因为那个小子,知道自己太多的秘密了,又或者是。自己恨的,是那个小子,内心对某种东西的坚持。

    什么东西呢。

    其实岳援朝很不想承认,因为那个东西,是他所缺失的,可以说是原则,再往大点说,就是所谓的正义了。

    而正义,在岳援朝眼中。是臭不可闻的,他根本不相信这个社会有正义,他认为任何的正义,都是为了达成某种目标的手段。

    可那个小子,却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就可以不顾一切。

    而且,那个陈东,为了一个漂亮女生得罪了那些根本得罪不起的人,等女生投怀送抱的时候,他却是把人家给推开了!

    这种行为,岳援朝是非常不理解的,难道人每做一件事情,不都是有目的的吗?

    如果没有目的,那做这件事情的意义何在?

    搞不懂,所以就只能恨了,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那些搞不懂的事情,不就解决了吗?

    想着,刚刚在局里得到的汇报,行动圆满成功,他是会心一笑。

    漫步走上楼,他习惯性的想要敲门,可却突然皱眉,自己经常去临幸二奶,她都能给自己戴绿帽子,那张亚玉整天一个人在家,会不会也给自己戴了一顶绿帽子呢?

    想着,岳援朝是掏出了钥匙,用最小的声音,把门给打开了,然后悄悄的走进去,再悄悄的关上门,他准备去卧室看看,如果张亚玉真的给自己戴绿帽了,那就豁出去自己的名声不要了,也要跟这个女人离婚。

    而且,他已经想好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到时,他会跟组织上,不要怪张亚玉,要怪,就怪他自己,因为他工作太忙了,一个月甚至都回不了一次家,而他和张亚玉本来就有很大的年轻差距,耐不住寂寞的小少妇找个男人,也是合情合理的。

    这样一来,他就又成了受同情的一方,领导看在眼里,笑在心里,会给自己更多的补偿。

    “回来了?”

    这时候,张亚玉温和的声音响起,是从客厅传来的,她继续说着:“今天朋友给我送来一部很有意思的片子。你难得回来一趟,一起看看吧。”

    “回来了。”

    岳援朝是应了一声,随后说:“不看了,很累。”

    其实,岳援朝心里,是有些失望的,而且是真的特别失望,他期望着,张亚玉给自己戴一顶绿帽子,最好是被自己抓奸在床,这样就能离婚了……

    岳援朝是走出玄关,瞅了一眼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张亚玉,是默默的叹气。

    “过来看看吧。”

    张亚玉是突然回过头,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的男人,说:“真挺有意思的,男主角,跟你特别像。我都差点当成是你了。”

    “像我?”

    岳援朝是有点纳闷,他咋不知道,还有明星像自己,有了点好奇,就说:“啥电视啊?”

    张亚玉说:“演一个,局长包养二奶,然后二奶包养情人,被局长抓到了,后来局长连那个二奶的情人都给……呵呵,太有意思了。”

    是挺有意思的。

    等等!

    局长、二奶……

    难道?

    岳援朝是大步走向了沙发,电视里面,放着的,可不就是自己刚刚,在二奶那干的一切吗?

    而张亚玉,却只是漠然的看了岳援朝一眼,随后摇头说:“我本来以为,你只是在外面有女人,看来我真低估你了。【愛↑去△小↓說△網w  qu 】你在外面,还有男人呢。”

    “我……”

    岳援朝面红耳赤,想解释点什么,却发现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了,他随后就寒着一张脸,说:“你找人调查我?”

    张亚玉却是摇摇头,说:“你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可我已经彻底失望了,所以一直没有管你,今天这录像,是有人敲了门,我去开门后,人不见了,只有录像留在门口。”

    岳援朝皱眉说:“你早就知道了?”

    张亚玉说:“你知道,我从来不用香水的,可你那段时间,每次回来,身上都有香水的味道,所以就知道了。”

    岳援朝不解的说:“你知道了,为什么从来没问过我?”

    张亚玉是笑了笑,说:“为什么要问你,难道问了,你就能回心转意吗?就算你回心转意,难道你不问问,我会不会原谅你?你应该很了解我的性格,这种原则性的问题。是零容忍的。”

    岳援朝说:“那你为什么不跟我提离婚?”

    张亚玉说:“因为,我不想,我爸妈伤心难过啊。”

    岳援朝是愣住了,突然间觉得,张亚玉的性格,跟那个陈东,是那么像。

    随后,岳援朝就走了,因为他很害怕,如果这个录像被人知道了,那自己就完了,所以他要马上部署,解决掉这个大麻烦。

    应该是为了钱吧?

    如果是为了钱,那事情就很容易解决了,先找到人,安抚住,然后杀掉!

    可是,一整夜都过去了,却是没有人联系岳援朝,这让他急的不行,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就在他感觉到要绝望的时候,是接到了一个电话,那面的人说,要五百万,否则就曝光,岳援朝是马上就答应了,刚要问怎么给钱,对面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另一面,市中心,一家格调很好的咖啡馆内,我是坐在角落,放下了手机,又看了看表,掐算着时间,五分钟后。一个窈窕身影如约而至。

    是,张亚玉。

    两年多没见,当年那个看着很像邻居家大姐姐的女人,是有了很大的变化,她看上去,仍然是那种很温柔的女人,可脸上的表情,却是有些麻木。

    看到了她,我是站了起来。张了张嘴,却因为愧疚而说不出话,最后是小声喊了一句:“亚玉姐……”

    张亚玉淡淡的笑了,仔细的打量着我,随后坐下,说:“现在看你,是真长大了。”

    我也坐下,挠挠头,说:“亚玉姐。你现在,怎么样?”

    说完后,我就后悔了,这个问题,就是在接人伤疤。

    张亚玉是笑着说:“不是很好,但也并不糟糕。”

    我想了一下,说:“亚玉姐,都怪我,当时我无知。竟然还撮合你和岳援朝,如果我早知道他是这种人,我就……”

    “录像,你让人送的吧?”

    张亚玉是打断了我的话,一边说:“其实,这种事情,怪不了任何人,因为最终的决定权,是在我身上。所以你不用觉得愧疚。好了,那说说录像的说吧,你想干什么?”

    我说:“扳倒他。”

    张亚玉没有意外,点点头,说:“需要我做什么吗?”

    我摇头说:“今天约你出来,就是想看看你,想跟你说声抱歉。”

    张亚玉说:“抱歉就不用了,不过,有用的到我的地方,随时联系我吧。”

    跟张亚玉见面,我们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而且她似乎是,不想说太多话,可能够看出来的是,她对岳援朝,似乎是早就死心了。

    而岳援朝那面,是一直在焦急的等着电话,甚至都忘了,原本,他今天是要去打黑基地,亲自审问那个小子的,等他想起来的时候,是打电话问了一下,得知一切正常,他想跟海军通话,却是被告知,海军喝多了。是喝的不省人事。

    终于抓到了自己的仇人,是应该大醉一场的,岳援朝这样想着,却也觉得,海军在这个时候,不应该喝醉。

    天色渐晚,岳援朝是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要求,岳援朝把准备好的钱。送到平安里天桥上面,他很痛快的答应了,却是没准备钱,而是马上进行部署,二十分钟后出发,亲自驾车去了平安路天桥,而他才刚刚到天桥,就接到了电话,对方要求,让他把钱留在原地,然后就可以走了。

    岳援朝说,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可对方却说,放下钱现在走,要不然就曝光。

    无奈之下,岳援朝只能将装满了报纸的箱子放在了天桥上,然后驾车离开,却是在暗中。让人监视附近路段的可疑人员。

    而岳援朝刚刚离开没多久,就看到几个乞丐走过来,附近部署的人,是立刻提高了警惕,认为在这些乞丐中,是有嫌疑人的!

    然而,几个乞丐,是一同走向箱子,然后堂而皇之,打开了箱子。

    得知情况的岳援朝拍了一下大腿,暗骂自己是个蠢货,大晚上的,一个箱子放在天桥上,谁都会捡的,别说乞丐了。

    而乞丐看到打开箱子后,却发现箱子里面,装满了报纸,其中一个还骂了两句。然后就把箱子关上,带着箱子就要走,对于乞丐来说,报纸和箱子,都能换钱。附近的警察,是都冲了出去,将几个乞丐控制住,心里却都很清楚,嫌疑人不可能在其中。

    这时候,岳援朝的电话响了,那面的人直接说:“岳局果然老谋深算,那我只能曝光了!”

    岳援朝马上说:“别!我不耍花样了,马上给钱,马上给钱!”

    那面说:“可我已经没有耐心了。”

    岳援朝说:“给我一个机会,我马上给钱!”

    那面说:“好,电影院门口,你把钱放下就可以走了。”

    岳援朝说:“一个小时,我现在,就去拿钱!”

    那面说:“好的,就一个小时,晚一分钟,就曝光!”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岳援朝是恨的牙痒痒,但也只能就范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