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女孩 > 0209 我的局 (9)

0209 我的局 (9)

作者:大雁南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当时,小老千听完海龙的醉话后,是说他想到了一个点子,而老黑他们,也是很感兴趣,忙问是什么点子,小老千就有点卖弄的说:“那个广东仔看着目中无人,但也不至于是白痴,我们千了他的钱,黑爷您是有身份的人,他可能不敢动您,可我们兄弟都是小人物,难免被人报复。所以,与其在赌桌上赢他,还不如制造一个他手下人背叛的假象,让这个阿龙背黑锅,最后我们再来个……”

    说着,是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意思是杀了海龙灭口。

    老黑点着头思索,一边说:“你说说细节。”

    小老千说:“阿龙不是喜欢那个小妞么,我们就给他制造一个机会,给那小妞下点药,然后让他们发生关系,我们就可以用这个威胁阿龙,让他配合我们。”

    老黑摸着下巴,听到这里,是突然一巴掌扇在了小老千的脸上,给对方打的莫名其妙,老黑说:“胡闹!你知道那个小妞是谁吗?那是海市苏家的千金,连她的注意都敢打,你不想活了,也别牵连我!”

    小老千对海市不熟悉,捂着脸说:“苏家?”

    福建佬是吓的够呛,随后说:“苏建邦?”

    老黑是点头说:“没错,就是苏建邦,整个海市都数的上数的人,他的千金,你都想动,不想活了?”

    小老千捂着脸说:“我又不知道……”

    福建佬说:“怪不得那小妞不是很给广东仔面子呢。”

    老黑说:“苏家小妞跟广东仔在一起,是因为生意上的来往,这有点属于联姻性质吧。”

    小老千说:“这样的话,那我的点子是用不了了。”

    老黑是神情微变,说:“下药拍照片,这种事我们是肯定不能干的,但如果是让阿龙自己做,那就跟我们没关系了。”

    小老千说:“他自己,能干吗?”

    老黑说:“找个不相干的人,给阿龙灌输一个观念,那就是睡了苏家小妞,再拍照片,就能成苏家的乘龙快婿,可以他吗少奋斗一百年,甚至还可以跟广东仔平起平坐,你们想想,如果有个人整天在你们面前耀武扬威,而有一天你有机会找回场子,是不是很兴奋?”

    小老千说:“当然爽。”

    福建佬心里想的,却是自己踩着老黑的头吐口水的画面,一边说:“爽,真他娘的爽!”

    可小老千随后说:“可我们这样,如果被苏家查出来,怎么办?”

    老黑摇头说:“首先,事后我们要杀阿龙灭口,所以不怕别人追查,苏家是厉害,但没有证据的事,他也不敢胡来,我老黑也不是吃素的,再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保你们绰绰有余。其次是,从那广东仔身上,我们至少能套出几千万,而他输了肯定不甘心,到时候我就给他拿现金继续赌,逼他签借据,有了借据再手,换一个跟他们家合作的机会,他们会觉得很划算。”

    说着,老何拿起酒杯,用极具蛊惑的语气说:“哥几个,富贵险中求,这次成了,下半辈子,你们可就是人上人了,同意干,就撞杯吧!”

    然后,就是撞杯。

    而在另一面,我和苏叶是在大排档撸串和生啤,那叫一个痛快,我还给她说,以前我们哥几个在一起烤肉的事情,苏叶说烤肉不稀奇啊,她们也会,我说那可不一样,她们是别人烤好了吃现成的,而我们是从买肉到切肉到钏成串再到烤熟,都是自己动手的。

    苏叶是喝的有点多了,听我一顿忽悠,是露出了向往的神情,说:“说起来很矫情,但我真挺羡慕你们的,有自己的兄弟朋友,可我没有,在我们那个圈子里,交朋友都要看身家的,而且相互之间好的程度,也要看是否能看到利益……”

    我想了一下,说:“学姐,如果你愿意,我跟你做朋友。”

    苏叶却是摇摇头,笑着说:“在我身边只有两种男人,一种是利益上的朋友,一种是将来有可能联姻的男人,没有纯粹的朋友。”

    我无奈说:“学姐,你挺主见一个人,咋连自己未来的幸福,都不掌握在自己手里呢?”

    苏叶叹息说:“习惯是很可怕的东西,从小就受那种教育,听家里的话,已经是一种习惯了,即便我知道这是一种不好的习惯,可就是改不了,因为已经成习惯了。”

    我是坚持说:“反正,我是觉得,自己的未来,应该自己选择。”

    苏叶说:“为了什么情啊爱啊就放弃一切,那是偶像剧里才有的桥段,而现实就是梁祝,爱的感动天地,最好的结果却只是化蝶,说白了,背后的意思,不就是说,在所谓的门当户对面前,再相爱,也只是虫子而已。”

    我说:“可能,是你没遇到想让你疯狂的那个人吧。”

    苏叶调笑着看我,说:“怎么,你想试试当这个人吗?”

    “学姐,你就别拿我开逗了,行吗?”我摇头说:“不过,话说回来,我是希望学姐你会幸福,不为别的,你帮过我,而我懂感恩,就这么简单。”

    苏叶似乎是有些感动,可她却也知道,感动这种东西,对她而言是很廉价的,最后是说:“那学弟你就努力吧,早日帮学姐脱离苦海。”

    我皱眉说:“我咋帮你?”

    苏叶说:“成为人上人,让我爸都得听你的,那时候我就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了,不是吗?”

    我是重重的点头,说:“好,我一定努力!”

    苏叶说:“真的?”

    我说:“真的。”

    “没骗我?”

    “没骗你。”

    “想让我爸都听你的,比登天都难呢。”

    “学姐,我是说,我一定会努力,但没说一定能成功啊。”

    “……”

    “学姐,你咋不说话?”

    “……”

    “学姐……”

    苏叶是气愤的起身离开了,她觉得自己被狠狠的耍了,也暗骂自己是个白痴,竟然会把那种鬼话当成了希望。

    回到家没多久,我就接到了海龙的电话,那小子先是痛骂了我一顿,因为我给他打的太疼了,特别是最后那脚,是差点题中他小弟弟,我赶紧道歉,海龙是又骂了几句,然后告诉我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挂断电话,李曼是从房间里走出来,坐在我身边,我怜惜的看着她,问她还疼不疼了,她是摇摇头,说已经好了些了,可随后却是皱眉,犹豫了一下,却是把要说的话给咽了下去,我问她怎么了,可她就是不说,可却能看出,她是一脸委屈的。

    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她终于说:“你身上有香水味儿,是苏叶的……”

    我赶紧把今天的事情解释了一下,说是找苏叶帮忙局的事情了,也说了,我是因为心疼李曼,所以才没叫她,要不然本该是她去的,让苏叶去,还不得不改变了一些计划,要不是老黑当时反应快,也许就出岔子了。

    李曼听我说完,是神情落寞的说:“我多想帮你的那个人是我。”

    我摸了她头一下,说:“你帮我已经够多了,以后不能再委屈自己了,知道吗?还有,苏叶对我,也不是你想的那样,她只是觉得我比较有意思而已。而且,说句自作多情的话,就算苏叶对我真有那种意思,我已经有你了,就不会再有其他心思了。再说了,小乔的事儿我还没整明白呢,我可不想再搅和了。”

    李曼是靠在我怀里,说:“反正我已经给你了,你要是对我不好,你就是没良心的。”

    我说:“放心,肯定对你好。”

    李曼是叹息一声,说:“那小乔的事儿,你打算咋办啊?”

    我想了一下,说:“小乔不是咱们想的那么简单,还是边走边看吧。但还是那句话,我不能对不起你。”

    李曼是说:“有的人啊,就是天生属贾宝玉的,长的不咋地,女人缘还挺好,有了我还不知足,家里就养了个小的,连我最好的朋友都喜欢你,还有一个陈冉,现在可好了,又来了个让我们所有人都失色的苏叶,你可真行啊。”

    我老脸一红说:“小乔的事儿我承认,是我没处理好,可周舟和陈冉,我可是没动歪心思,别瞎说,整的我好像天生不正经似的。”

    李曼红着脸说:“你要是正经人,昨晚能折腾的我起不了床?”

    我赶紧转移话题说:“啊,对了,你跟周舟联系了么,听家里说,我走之后,周舟就没上学呢。”

    李曼也没纠缠,而是说:“联系过几次,她去当兵了,开始的时候是文艺兵,后来又去当医疗兵了,说是来年要考军校的。”

    我说:“真够折腾的。”

    李曼说:“那也没你能折腾,哼。”

    我搂着她,看着她一脸动情的样子,说:“我看,你是想让我折腾了吧?”

    李曼赶紧推开我说:“别闹,我现在还有点疼了,你都不知道,我洗澡的时候看了,好像都有点肿了……”

    其实她不这么说的话,我也没那么大反应,可她越是说,我的反应就越大,忍不住就给她按在了沙发上,而她却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然后用很小的声音说:“东子,你这次轻点,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