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书童 > 第一百零九章:遇故人

第一百零九章:遇故人

作者:法大小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背后两个人在呆呆地,满含怨念地望着自己,彭岳倒是全然未查,只是和顾婉儿一边说笑,一边向春雪坊走去。

    其实彭岳对于这件事也是始料未及,甚至觉得是难以置信的。他一开始本是在自己那几间店铺转悠,并且打算包点香料去雪琪和娇娃那里的,可谁知竟碰上前来此处采买布料的顾婉儿。

    彭岳的记性确实不太好,这次顾婉儿只是换了身衣服,妆化得更淡了些,彭岳就愣了一下,差点没认出来。不过一种男人的本能还是促使彭岳向顾婉儿多瞄了两眼,心里还想着来自己店里买东西的漂亮女子还真不少,看来以后多来这转几趟也不是什么坏事情…

    就在彭岳还在“心猿意马”的时候,顾婉儿却已惊喜地向彭岳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地福了一礼,“奴家见过彭大人…”

    “嗯?你认识…哦…你是顾婉儿!我记起来了…”,彭岳的脸上也绽起了笑意,其实自己认识的漂亮的女子还是挺多的,虽说大都是拜严世藩所赐吧…

    “大人还记得奴家…”,顾婉儿一阵欣喜,脸上的笑意也是更浓了。

    “我当然记得你!”,彭岳看着这个清新灵动、似白玉般无暇的小美人,心情也不自觉地爽朗起来,“上次花魁大赛上,我…总之我记得你,印象很深刻!”

    “哦…原来如此…”,顾婉儿礼貌性地冲彭岳笑了笑,却微不可抑地蹙了蹙眉。他为什么提起的是花魁大赛的事情,其实顾婉儿并不觉得那很光彩。要不是为了自己的生存,为了提高自己的名声而不受别人的欺负,谁愿意大庭广众之下表演节目给那些臭男人看?可是现在彭岳却偏偏提起了这件顾婉儿引以为耻的事情,而且既然他在花魁大赛中看见了自己,却为何和自己连个招呼也不打?还去帮那个雪琪写诗词,想到这,顾婉儿就觉得心里一阵难受…

    “婉儿姑娘也是来这里买东西?”,彭岳见顾婉儿仍是呆呆地站在自己面前,一点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便也有意无意地和顾婉儿搭起话来。

    “嗯…这的绸布和香料都很好…”,顾婉儿有些扭捏地应着,“我的小姐妹们都喜欢来这里买…”

    “哦…那多谢你们照顾我的生意了…”,彭岳哈哈笑道,听顾婉儿说起了绸布香料什么的,他倒是想起来一会儿还准备去丽水院一趟。看来不能再耽搁了,和这个顾婉儿再寒暄两句,自己就得走了。

    “嗯?这家店…是大人开的?”,顾婉儿脸上倒是显出些惊诧之色。

    “哦…是我出的银子…”,彭岳哈哈一笑,便搪塞了过去,毕竟自己在京城广开店铺这种事还是不要到处宣扬才好,省得像郭勋一样落人话柄,虽说自己做生意时不像郭勋那样,而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吧。

    “哦,原来是这样啊…”,顾婉儿头一偏,一副娇俏可爱的模样,“大人现在不做漕运的生意了吗?”

    “嗯?”顾婉儿这一问,彭岳却是有些惊奇,她怎么突然蹦出那么一句话来?

    顾婉儿见彭岳眼睛蓦地睁得老大,一句话也不说,而且眼神中满是疑惑,心中不禁有些怨念:自己都这般提醒他了,他还是不肯说吗?难道是他真的忘了,还是…还是因为自己现在的身份而不愿提及前事…

    想到这,顾婉儿抬起头看看彭岳,他的眸子里确实是一片疑惑的神色,一点也不做作,可能他是真的忘了自己,但是自己没有忘记他,也不能忘记他啊。一直想要报答恩情,现如今他就在眼前,和自己说着话,自己还羞怯什么?

    此时顾婉儿心一横,睇了彭岳一眼,再不做他想,屈身向彭岳行礼道,“奴家在此谢过大人救命之恩…”

    “嗯?”,彭岳的眼睛睁得比刚才更大了,“婉儿姑娘,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来他是真的不记得我了…顾婉儿眼眸中闪过一丝失落,不过想到他不是因为自己现在的身份而故意不认自己,顾婉儿心中又有一丝畅快,“大人不记得了么?几年前漕运贪腐案,奴家的爹爹被一群无良官吏迫害,幸赖大人相救,奴家和爹爹阿娘才免遭横祸,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奴家一直感佩于心…”顾婉儿说着话,好像是想起了前事,便小声啜泣起来。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彭岳听着顾婉儿在那里絮絮说着,神情先是一愣,好像在回想着什么。忽然他张大了嘴巴,神情也舒展了开来,顾婉儿的话使他慢慢记起了那段往事…

    那对可怜的母女仿佛又出现在了自己眼前:“婉儿,快,多谢大人,给大人磕个头…”“回大人,奴家姓顾,名字唤作婉儿…”“彭大人,我母女二人情愿做牛做马来报答彭大人!”…

    其实彭岳怎么可能忘掉这段往事,记得就是在发生这件事的时候,仇青歌告诉了自己她父亲的真实身份。也就是因为这件事,二人心中开始有了芥蒂,而后误会越来越深,心结越来越重,最终才酿成了一个让人遗憾心痛的结局…

    “大人是想起来了吗?”,顾婉儿见彭岳神色先是一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继而却又皱起了眉头,好像陷入了深思一般…顾婉儿在一旁也不禁有些疑惑:他到底是想起来还是没想起来?

    “哦…想起来了…”,顾婉儿一句话,倒是把彭岳从神思中拉了回来,他冲顾婉儿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我都记起来了…”

    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娇艳欲滴的顾婉儿,彭岳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她现在的这个形象和当初那个可怜的小女孩联系在一起。记得当时顾婉儿岁数还不算太大,而且她见自己的时候由于突遭变故,便也疏于打扮,连发髻都乱蓬蓬的,小脸上也满是泪水与灰尘,就算是个美人坯子,彭岳也很难看出来。

    再加上如今女大十八变,顾婉儿经过岁月的洗礼,出落得更加水灵美丽,并且此时还是京城闻名的清倌人,彭岳又怎能联想到这是当年那个可怜的小女孩呢,毕竟只是一个在生命中匆匆闪过的名字,不可能让彭岳产生太深刻的印象。

    “奴家一直记得大人的恩德,阿娘也告诉我不能忘记恩人,奴家说过…要报答大人的…”,顾婉儿说完,却是俏脸一红,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了,因为她也没想到如何报答彭岳。看看彭岳现在的样子,好像自己真没什么可以报答的地方…

    “不必不必…”,彭岳笑着摆摆手,“当日之事,本就是我应该做的,哪里有什么报恩之说…”

    “那…那大人今日有空吗?能不能去奴家那里坐一坐…”,顾婉儿轻声试探性地问道,“奴家乍见大人,十分欢喜…奴家有许多话想要对大人说…”

    “嗯…好的,那我就随你走一趟…”,彭岳笑着应道。

    其实彭岳见到顾婉儿,听她说起这段往事,心中也是既惊奇又欣喜,这可真算是一个比较“奇怪”的故人了。而且彭岳也很纳闷,顾婉儿怎么就到了这春雪坊,一时间还名声大噪了。

    本来就不善于拒绝人尤其是拒绝女人的彭岳,就这样跟着这个清汤寡水的小美人向春雪坊走了过去。

    在去春雪坊的路上时,彭岳经过了丽水院,才想起自己本来是打算来这一趟的。不过转念一想,本来就没有提前约好,再说见到这个顾婉儿后,彭岳心中也很高兴,便也不再做他想,跟着顾婉儿有说有笑地向前走了过去。

    其实顾婉儿所在的春雪坊离丽水院并不远,只是一小会儿的脚程。不一会儿的功夫,彭岳便和顾婉儿走到了春雪坊。

    彭岳粗略一看,顾婉儿所居之处显得甚为清幽。在春雪坊那栋大楼房后是一个小小园亭,也栽有几种花木,中间三座茆亭,尽是优雅。转过软壁,就是竹枪篱,三间大院子,俩边四间厢房,想是都供给春雪坊有名气的清倌住的。

    进了一个小门,但见帘拢香霭,迎面一张天然几,上挂一幅单条古画。再往里走,便是正房,绮窗绣帘,牙签玉轴,堆列几案。壁上挂着一张锦囊古琴,兼之玉箫,象管,甚是优雅洁净。

    “果然是清倌之家,素雅大方。”彭岳心里叹道。

    “大人请坐…”,甫一进门,顾婉儿就热切地招呼起来,先把桌案上那些瓜果都换成了最新鲜的,又沏上了一壶热茶,顺便还有心地在房内点上了香炉内的香料,味道清新淡雅,虽然香气不那么浓烈,但一小会儿的功夫便氤氲开来,淡淡的感觉,更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婉儿姑娘,不要收拾了…”,彭岳静静看着这一切,也自觉有些尴尬,“你要总是那么客气,我在这里反而坐不安宁了。”

    顾婉儿听到彭岳这样说,手中的动作一滞,眼瞧着屋中也收拾得差不多了,便就停了手,笑意吟吟地坐到了彭岳对面,“大人好不容易来到此间,奴家当然要好好收拾一番了。”

    “婉儿姑娘客气了…”,彭岳瞟一眼桌子上的瓜果,颜色鲜亮,还沾着些水滴,看起来确实挺诱人的,可是顾婉儿这个样子,彭岳反倒是有些拘束,不好意思吃了,“其实我就是来这坐一会儿,聊聊天即可,姑娘没有必要如此认真…”

    “嗯,奴家记下了…”,顾婉儿边说边手脚麻利地剥了个荔枝,递到彭岳嘴边,“大人在这里不必拘束,想要吃什么,直接吃就好了…”

    “嗯…”,彭岳垂下眼眉,看着眼前这晶莹剔透、白嫩多汁的果肉,再瞧瞧顾婉儿那满是笑意的眼睛,彭岳那本已经抬起的手又放了下去,顺着顾婉儿的手就把那颗荔枝吃了下去,“这个时节的荔枝贵得很,想不到还能在姑娘这吃到…”

    “大人还会嫌东西贵么?”,顾婉儿戏谑般地笑道,她笑起来确实很好看,微不露齿,描得很细致的眉毛弯得像美丽的月牙,眸子中仿佛含着水,好像还荡起了层层的波纹…美丽的笑容不尽相同,雪琪和娇娃笑起来其实也很好看,俏皮中透着妩媚,美丽中藏着妖娆。而顾婉儿笑起来却是一番别样的清纯与甜美,仿佛午夜中绽放的一朵白莲,让人看了很舒服,很欣喜…

    这时候彭岳突然想起严世藩曾经和自己说过:这个顾婉儿,每次一见她就愁眉苦脸的,到底是清倌,不会伺候人…看来不是这个顾婉儿过于高冷,而是人家不愿意搭理你罢了…

    彭岳此时静静地看着顾婉儿,淡淡描出的眉毛,相得益彰地衬托出了她那迷人的大眼睛。精致的脸庞,却没有施太多粉黛,清新秀丽,毫无做作之感。一袭桃红色薄绸女衣,紫色衬里,下边是八幅白底紫花滚边湘裙,这一身装束,真是与自身气质相貌浑然天成。

    “这顾婉儿却与欢场女子不同,自有一副清高冷淡,忧郁绝俗的模样与气质。这端庄娴静的气息怕是雪琪也比不了的,至于娇娃,哈哈…”彭岳想到这,也不禁笑了起来。

    “大人在想些什么好笑的事情?”一直在那里静静坐着看着彭岳的顾婉儿见彭岳笑了起来,终于开腔说了话。

    “没…只是些无聊的事情罢了…”,彭岳哈哈一笑,遮掩了过去。

    “大人是在这里觉得无聊了吗?”,顾婉儿听彭岳这样说,心中不禁犯起了狐疑,但是她又不方便明说,“大人有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或者听个曲儿,看奴家跳舞也可以…”,顾婉儿边说边环视了一下屋子,好像跳舞还真不可以…

    “额…不是你叫我到这来,说是有好多话对我说来着嘛,怎么还问我想要干些什么…”,当然这种话,彭岳只能在心里想想,却不能“明目张胆”地说出来。

    “对了,婉儿姑娘,你给我说一说你是怎样进入这个春雪坊的吧。”彭岳身子一直,突然想起了话题,其实这个问题,彭岳刚才在店铺就想问了。

    “嗯?哦…”,顾婉儿轻声应了,脸上却露出一副为难的神色,因为顾婉儿确实是不愿意再回忆那段往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