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江湖遇乱世 > 第七十七章 百花楼灭

第七十七章 百花楼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湖水绕着假山亭台,婉延曲折一直流淌到瘦西湖。无论多大的火,也绝不会烧到后院湖水中去的。百花楼的常客都知道的,此时,众人都已蒙了,还是霍隽提醒,方才想了起来。

    众人们一经提醒,呼拉拉一大片向着后门跑去,而离后门最近的已跑到了门边。

    突然,霍隽的身影,死死地挡住了后门。他轻松自在地单手扶着门框,对于烟熏火燎乌烟瘴气的楼内好像全然不知一样。他笑呵呵地道:”今天兄弟做的不点不地道,先跟众位陪礼。请众位见谅。我不难为各位,昨晚的时候兄弟我带来一个朋友,在此不见了,哪位看到了,请告诉兄弟一声,兄弟我感恩不尽。“

    霍隽的话,说得无比诚肯,但语气中带着威胁的成份,虽然他是笑着说,但让人们听了,却不寒而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又呛得受不了。可霍隽在门口档着,谁又能走得出去?

    百花楼内的打手、姑娘、还有龟奴们,这时才恍然大悟。这霍隽怎么可能这么好心?自己烧着了百花楼,又指给大家逃生之路。原来他要釜底抽薪,不把那姑娘的下落说出来,绝不罢休。

    百花楼内还留有少量客人,有的是新来的,不明白之前发生的事。知道之前发生事的客人,此时也后悔万分,谁怪太小看这丑鬼了,当初根本没把人家当回事,现在人家当然也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了。

    众看火势已蔓延至大厅,顿时轻纱幔帐、梨木家具,已渐渐燃烧起来。此时,房梁上的阮娇娘已呛得不行,她惊慌得手足无措,众人就像把她忘记了一样,再也没人看她一眼。

    她听到霍隽如此说,心下明白,霍隽将不会再理她了,就这样让自己自生自灭了。她突然对死有种无名的恐惧和惊慌。她大喊:”我告诉你!你放我下来!“

    阮娇娘的喊声清脆而尖利,一时间压过众人的吵杂之声。可霍隽就像没听到似的,依然笑呵呵的。

    有几个达官贵人,本事没有,却有的是银子,他们可不想死于非命,他们还有的是时间和金钱要挥霍呢。他们忙道:”这位大爷,你老要多少银子,只要一句话的事,请放我们走吧!我们真是不知道。“

    霍隽点点头,道:”看得出你们真的不知道。好吧,你们走吧。“说完霍隽真的闪开,后院的空气伴着花香传了进来。

    那些客人们,做梦也没想到,事情变得这么突然!这丑鬼居然这么好说话,怎么说放就放了呢。大家不约而同地一愣,随后呼拉拉地跑出了门外。

    人群中,也混杂着百花楼的龟奴、姑娘、和打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刚到门口,有的甚至已出了门外,又突然被一强势之物甩了回来。

    大厅内,立时,”啪啪、啊、啊、哎哟“地乱叫。那些客人们再也頋不得看什么热闹了,他们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一股风般地消失在大厅内剩下人们的视眼中了。

    霍隽道:”怎么,你们也不知道吗?“

    姑娘们立时哭嚷了起来,有的竟然很职业的爬到霍隽面前,拉着他裤角痛哭。之前有个叫芍药花的道:”大爷,妈妈说得没错,确实您带来的那个姑娘让妈妈卖了。我们怎么敢骗您呢。“

    其他的姑娘也哭着附合道:”是啊是啊,大爷是大英雄,绿林好汉,求您别再与我们小女子为难了。“

    霍隽道:”说重点!“

    那些打手和几个龟奴中有的看到事情经过的,互相看看,他们此时当然是把看到的,甚至没看到的都想添油加醋一番,哪个还能跟自己的性命过不去,而保守这微不足道的秘密?

    有个打手道:”小的确实看到了您带来的那位公子,您走后,妈妈就派我们几个把她带到妈妈的房间里……“

    霍隽道:”哦?然后你们跟进去了吗?你们为难她了吗?“说完不由得对房梁上的阮娇娘轻轻笑笑。

    另一个身材魁武大汉,此时极度缺氧,他喘着气,似乎奄奄一息,此时的大火已蔓延到后门这儿,这些人不由得互相凑了凑。

    那大汉道:”没有妈妈的命令我们怎么敢为难她?大爷放心,我们更没有‘动粗’,那公子顺从的很,没有让我们为难。“

    霍隽点点头,这大汉应该说得没错了,萧绰要本来就是这个样子,越是危急的时刻,越是沉着冷静。

    那大汉接着道:”我们在外面守着,里面进去几个老妈子,等她们再出来的时候,那位公子竟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咳、咳……“话没等说完,已经呛得说不出话来。

    ”啊!“

    人群中不知是谁大叫一声,众人转头望去,屋中房梁屋脊都纷纷落下,而一条火蛇,已冲着众人飞快地蹿来。众人一见,都不由得大吃一惊。

    突然空中扑簌簌飘洒出许多沙石,细沙如一道屏障,又如一道雨帘,阻阁住了为蛇的去路。众人再看,原来是霍隽随手扬起的几把细沙,也不知这丑鬼是从哪取来的,还是他早有准备,随身携带?

    这时命在旦息,哪里还頋得上威胁不威胁,反正也是豁出去了。有几个打手和龟奴带着头,往后门闯,后面的人也相拥而至。他们都拼着一死的决心,与霍隽拼一拼也不要等死。

    谁知,霍隽扬完沙子,却率先从后门跑了出去,他道:”快出来。“

    这让所有的人都大感意外,但是谁能想那么多,众人相互拥挤着,逃出门来。刚刚跑出去,就见后面火光冲天,屋内“辟哩啪啦”各种掉落的声音,还有阮娇娘的惨叫。

    众人想到,阮娇娘顷刻间就会被烧得尸骨无存。众人,有的动了侧隐之心,回头张望,有的兴灾乐祸,表情淡然,有的不管不顾,要命要紧,撒腿便跑。

    可是,就在小道的在叉路口,却发现,霍隽在那里操着手,笑呵呵地等着众人。

    小道的两旁是条人工湖,虽然是人工所创,但做工精细,耗费工时也漫长,深有数十米到十几米不等,直通扬、州瘦西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