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球灵之王 > 第四百九十章学习

第四百九十章学习

作者:如是一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燕冲的话说完,人已不见,李廷呆呆的看着张燕冲消失的方向,喃喃道:“这小子,搞得挺神秘。”

    夜,已深,灯神庙的人也没那么多了,范莹莹当然没有再抱住张燕冲的胳膊,而是乖乖的跟在张燕冲身后,默默的走,就像是初来时,张燕冲那样。

    范莹莹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不向李廷解释那个伤口?”

    张燕冲顿住步子,回头盯着范莹莹,说道:“因为我也不清楚那是怎么回事。”说完,继续走,灯神的大殿就在前面。

    范莹莹嘀咕道:“你这人真奇怪。”

    “张燕冲这人真奇怪,剑法如此之高,竟然说自己不会轻功,并且在对付这白凤儿时,还不惜用毒,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李廷在一件黑屋子里,身前放着那具几乎已经腐烂的尸体,白凤儿的死因,是中了剧毒而死,李廷没想到张燕冲竟然会是一个用毒高手,其实这一点,张燕冲自己都不知道,他怎么会想到自己法力之中竟然蕴含着剧毒呢。

    李廷很想去亲自问问张燕冲,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他却摸不到张燕冲的人,因为此时张燕冲住到了城主府,在那座幽静的独院中。

    张燕冲出奇的没有修炼,这当然不是因为逛了一夜的灯会,使得张燕冲疲惫而无心修炼,而是因为他的心中起了一个疙瘩,这疙瘩使得张燕冲难以静下心来。

    张燕冲躺在床上,姿势很是舒适,他的手指不时的指向某处,他的床前却落了很多飞虫,只是这些飞虫再也飞不起来了。

    张燕冲的手指其实在不停的射出一道道纯正的法力,那些在空中的飞虫又怎能躲过灵识敏锐的张燕冲的攻击呢。

    飞虫们死光了,可是张燕冲依旧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单凭法力就能杀人,这显然不是正常修真者的能力,张燕冲已经确定这是由于那次法力变异才出现的能力,张燕冲担心的是法力的变异究竟是好是坏,会不会影响以后的修炼,张燕冲这时才感到自己对修真的认识实在浅薄的厉害,这时候,张燕冲非常想有一名老师,那样自己就不必这样独自乱猜了,张燕冲又上哪里找一名修真者做老师去?

    其实老师倒是有了一个,这是张燕冲今晚最开心的事,因为在刚才回到城主府后,城主为嘉奖张燕冲的功劳,已答应让仇夫子教自己识字了。

    夜,将尽,张燕冲没有睡觉,在黎明之前,张燕冲还是摒除了一切杂念,打坐修炼起来,张燕冲不愧为一个勤奋的修真者。

    清晨的阳光明媚,一缕光沿着空中的尘埃,照射在张燕冲的脸上,张燕冲睁开眼,眼中的亮光居然不亚于阳光。

    “果然如此!”张燕冲有些狂喜的自语道,“原来每次和人打架后,这种神奇的感悟之力都会出现,看来以后若想快点修炼,只有多打架了。”

    那种感悟之力,自然是之前出现过一次的那种可以令张燕冲的修炼速度猛增的那种,张燕冲之前早有猜测,这种感悟之力出现并不是偶然,果然在自己和人争斗之后,这种感悟就会出现,张燕冲忽然回忆起,自己在第一次击杀了一头猛虎时,也曾出现过这种感悟,只是那时那种感悟太过模糊,也没有对张燕冲的修炼造成什么增进,因此张燕冲也没有在意。

    这种感悟显然不是什么坏事,张燕冲很高兴有这种感悟出现,同时他也有些无奈,因为他并不是一个太喜欢和人争斗的人,可是如果想依靠这种感悟快速修炼,自己就必须爱上打架,世上毕竟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张燕冲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他忽然发现,打架其实也不那么讨厌。

    “希望我是唯一有这种感悟的修真者吧。”张燕冲想着,只有这样,才能显出张燕冲的优越,张燕冲一直想比别人优越,小时候是那样,想比胖掌柜更有钱,成为修真者,张燕冲又想成为一名更强的修真者,这也是促使他刻苦修炼的动力。

    有人忽然闯进了张燕冲的小院,张燕冲发现来人之后,表情有些奇怪,他下床将门打开,看见范莹莹踩着绿荫间的小径,向自己走来,阳光洒在少女的脸上,使她看起来更加清丽。

    范莹莹没想到张燕冲会直接出来,怔了怔之后,才脆声道:“仇夫子就要开讲了,你怎么还不去?”

    张燕冲没想到这位大千金竟然会亲自来叫自己,其实张燕冲也已发现,自昨夜之后,这千金大小姐对自己的态度大异于常,而张燕冲自己也发觉在心灵深处,也正有一颗种子在悄悄萌芽。

    可是张燕冲宁愿将这种子藏起来,张燕冲表现的比以往更平静,说道:“知道了,这就来。”说完,张燕冲真的走出来,随手关住门,仿佛早已准备好。

    于是张燕冲走过范莹莹的身前,走过了幽静的小径,范莹莹跟在张燕冲身后,像是个乖巧的妹妹。

    出了独院,张燕冲忽然停住,范莹莹也停住。

    “在哪?”张燕冲沉默了好久,才鼓起勇气问出这句话,于是范莹莹笑了,笑得很开心。

    张燕冲也觉得自己好笑,可是他却忍住不笑,装出一副酷酷的样子,范莹莹果然不敢再笑,她吐了吐舌头,然后学着张燕冲的样子,酷酷的,走在了前面,张燕冲乖乖的跟在她的身后,像是一个不听话的弟弟。

    弟弟在偷笑,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开心,张燕冲发现,那颗种子是根本藏不住的。

    仇夫子还是那样精神,他站在小湖中心的水榭中,出神的看着水面。

    张燕冲感觉这里的确是一个很美的地方,美丽的环境确实有种令人头脑清醒的效用,人在这种环境下,学东西会很快。

    两人乘舟来到水榭。

    “夫子,让您久等了!”范莹莹对仇夫子很恭敬。

    仇夫子的确像是名严师,他对于城主千金只是微微点头,算是作为回应,但是他的目光看到张燕冲时,脸色竟然有些温和的样子,他说道:“苏相公肯做我这书生的学生,老朽实在是受宠若惊!”

    张燕冲也是报以一笑,道:“夫子不必自谦,所谓术业有专攻,你我各有所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