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球灵之王 > 第四百八十章雾里看花

第四百八十章雾里看花

作者:如是一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人话虽如此说道,但是护主心切,当然不再将之前的吩咐放在心上,对其他人说道:“你们几个,再此守候,你们,跟我进去看看!”

    一行人来到张燕冲的房间,地上男人依旧昏迷,张燕冲的剑已经抛在地上,剑尖的血与男人胸口的血出自同源。

    那领班吩咐人将男人抬走,进行医治,但是却留了一大半的人围住了张燕冲。

    张燕冲的剑在领班的手里,他看着剑上的血,冷冷道:“是你伤的统领?”

    张燕冲道:“是!”

    领班的脸上闪过一丝的惊容,道:“哼!主上看错你了,他只看到了你高强的武功,却没有看出你卑鄙的人品!今天,我们就算拼了命,也要将你留下!”

    领班身后的人们齐声道:“誓死为主上报仇!”

    张燕冲的剑绝不止这一把,戒指中的低阶法器至少还有五六把,但是张燕冲并没有再拿出剑来,仿佛眼前的这一群人对付的人不是他一样。

    张燕冲在这些人的戒备的目光下,微微一笑,道:“我投降,好吗?”

    “投降?”听到这句话的官差们无比的诧异,如在昨天,他们或许还对这乡巴佬一样的年轻人不屑一顾,可是见到自己的头领竟然伤在此人的手下,而头领的本领之高强本就是这些官差们难以企及的,那这年轻人的武功之强,将是何种恐怖的程度,然而这样一个恐怖的强者竟然不战而降,这怎能不让人惊奇。

    那领班道:“你是在说真的吗?”

    张燕冲道:“嗯。”

    “哼,既然这样,那就请你再次在此处屈居几日,待我们统领大人伤愈,再听发落!”

    张燕冲听闻那人的伤势还能痊愈,不由的松了口气,张燕冲坐回到床上,看着一众官差退出后,就在床上打坐,修炼起了木源决。

    李元庆是治安统领手下最得力的一名,因此他被委任了领班一职,当李元庆真正退出张燕冲的屋子后,在敢真正的呼出一口气,刚才他真的害怕那投降之语是张燕冲的戏弄之言,毕竟凭着自己这方的十几个人,能胜得了张燕冲那种强者的可能实在微乎其微,因而得知可以不交手的可能后,李元庆自然是顺水推船,他毕竟不想死得太早。

    还好刚刚得知头领的伤势并不致命,一切都等到头儿痊愈再说吧,李元庆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把张燕冲软禁此处,不让他离开,李元庆命手下将房门锁死,并在院中布下层层人手,李元庆并不是没想过将张燕冲直接封在此处,断水断食,将其耗死,但是考虑到这种强者可能会因此而疯狂的来突破防卫,逃之夭夭,李元庆还是选择了比较稳妥的方式,每日给张燕冲派送食物,以安抚住张燕冲的情绪,毕竟一个比头领都要强大的人是值得这样小心的。

    张燕冲似乎并不知门外已经上上大锁,院中布满了精兵,此时的张燕冲只是在静静的修炼着,虽然此处的灵气远远比不上灵之源,但是因为临近灵脉,倒也勉强可以修炼,最重要的是,张燕冲发现在经历了几番与人的生死搏斗后,心中隐隐多了一些奇妙的感悟,这种感悟的出现竟然令久久搁置不前的法力再次增长起来,张燕冲见此,自然要把握住机会,狠狠地修炼起来。

    三天后,张燕冲居住的小院中又来了一个人,这人在李元庆的耳边说了几句话之后,李元庆忽然神色大变,惊呼道:“你确定你没有听错?还是头领的神智未曾真正清醒?”

    那人摇了摇头,道:“我看八成是咱们弄错了,我看咱们还是......”这人不在说下去,而是指了指满院的卫兵们,大有深意的看着李元庆,李元庆神色阴晴不定一阵,然后才语气不定的说道:“多谢高兄前来提醒,高兄还是先回去照看统领,我自己会想办法向那位解释的。”

    那人说道:“那你好自为之吧,我先去了。”

    李元庆见那人走后,才踱步来到张燕冲房间门口,高声道:“里面的兄弟,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还请兄弟给小人说说,小人好做改正。”

    可是,屋内并未有回应,若不是刚才送饭的人说里面有人将饭接了进去,李元庆几乎以为屋内根本没人了,可是屋内人的不理不睬更让李元庆忐忑不安,以为就在刚才他得知到,统领已经从昏迷中醒来,而统领醒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们没有为难那位小兄弟吧!”

    那小兄弟自然指的是张燕冲,而若是统领被张燕冲暗算而伤,那统领又怎会说出这样明显是关心的话语?

    可是张燕冲现在不做回话,也就不知其真正的态度,这怎能让李元庆安心,毕竟若果统领真的不是张燕冲所伤或者另有隐情的话,那自己可是平白得罪了一个堪称恐怖的高手,这种后果可不是李元庆能够承受的,抱着忐忑的心情,李元庆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防卫并没有贸然撤出,李元庆是个合格的下属,他能做的只是将张燕冲的伙食档次一下提高了数倍。

    张燕冲再一次从修炼中醒来,发现送来的食物一下子丰盛了许多,不由的开怀一笑,虽然之前因为在专心修炼而未曾注意到外面的事情,但是从这食物的转变来看,想来是那些人有些察觉到真相了,而这也就意味着,黑披风男人可能已经醒了,张燕冲的确是聪明的,仅凭着小小的变化就将事实猜测了个差不多,想到男人果然没事,张燕冲心头的石头也落地了,否则黑披风男人真的有什么事的话,张燕冲绝对会愧疚很久的。

    次日清早,张燕冲从修炼中醒来,忽然院中传来一声冰冷而微带怒意的声音:“你们还不快撤出去!谁允许你们对小兄弟如此无礼的!”

    接着就是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张燕冲早已笑着盯住门口,果然,一阵锁链的碰撞声后,们被推开,这一幕就像是那一天的重演,只是今日,男人没有披风,脸色也苍白的犹如一张纸,张燕冲等着男人先开口,他知道男人肯定要说些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