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球灵之王 > 第二章 给朕买药去

第二章 给朕买药去

作者:如是一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身殒那一刻,昭玉忽然明白了这金雷究竟是什么,这是天罚,是上天对他们这些自以为天地主宰的修士们,胡乱涂炭生灵的惩罚!他自诩三界至尊,如今却才知道,三界之上,冥冥之中,一直都有着某种至高无上的力量,维持着某些规则,一旦有人自不量力的触犯,自有天道恢恢。

    虽然昭玉没有看到之后发生的事情,但是他相信,在那种金雷的威能下,参与战争的所有人,不,或者说那一界的所有生灵,恐怕无一可以幸免。

    从回忆中醒过神来,昭玉反观如今自己的情况,脸上浮现一丝冷笑。

    当时身临天罚,统领三界多年的昭玉终于再一次体会到了恐惧,许久没有遇到过如此让他绝望的力量,然而昭玉没想到,即便是在那种级别的天罚中,自己依旧可以保下一丝神魂,而且幸运无比的重生了,心中不由微微自得。

    天罚又能如何,即便天道恢恢,却难免疏漏,他堂堂昭帝自有自己的傲气,既然所谓的天道也不是完美的,自己未尝就不能和这天道争上一争,话说的有点远了,放眼现今的情况,虽然如今的肉身天资不足,不过既然保下了性命,将来未必就没有东山再起,重临三界的可能。

    “三床赵宇,这是送你来医院的那位美女留给你的信,给你放桌上了。”

    漂亮的粉衣护士走过来,冲昭玉微笑道。

    昭玉习惯性的微微点头,冲护士摆了摆手,示意退下,护士则是脸色有些古怪的看了昭玉一眼,心里骂了句脑子有病,转身离去。

    昭玉当然不知道护士心里在骂他傻逼,伸手要去拿桌上的那封信,其实就是一个便签。

    不动不知道,一动昭玉忍不住咧着嘴倒吸一口凉气,经脉过载的伤显然还没好,微微抬手就牵动全身一阵刺痛。

    不过昭玉毕竟是一代枭雄,这股足以让普通人哭爹喊娘的剧痛,对他而言也只是表现的有些不适,并未太夸张的反应,而后有忍着剧痛拿起字条看了起来。

    “赵宇,其实我早就想跟你说了,但是怕你的性格承受不住,做出什么傻事,事到如今,也该摊牌了,我对你早就没了感觉,分手吧。”

    根据脑海中残留的零星记忆,昭玉已经知道原本这身躯的名字就叫赵宇,和他的名字谐音,不得不说巧合,而信中的内容昭玉也结合自己所知的一些前身经历,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写信的叫崔小雅,是赵宇交往了三年的女朋友,以前女朋友一直在老家,今年赵宇觉得在城里站稳了脚,于是把崔小雅接了过来,但是没想到以前朴实无华的崔小雅,很快被这繁华的都市生活乱了心眼,性格大变,经常骂赵宇没出息,穷打工的,跟了他太后悔。

    赵宇这人比较老实,被这么骂也不生气,反而觉得自己真的很没用,于是工作上越来越不要命,可是终究还是没有挽回女朋友的心,不久前他被好事者告知,崔小雅在酒店和别的男人开房,赵宇立刻找了过去,结果亲眼看到了女友赤条条的和另一个男人滚在床上,当即气的急火攻心,当场身亡。

    巧的是,昭玉正好在这时穿越过来,直接附着在赵宇肉身上复活,因此在外人看来,赵宇当时只是气的一时岔了气,谁也不会知道赵宇已经死了一次。

    看完字条,昭玉下意识的腰催动法力将字条烧成飞灰,不过又及时想起自己现在是个凡人,急忙刹住车,脸色有些悻悻的把字条丢到一旁。

    “赵宇……原来前身是个废物,居然为了这么一个贱人把自己气死了,不过也好,你要是不死,朕倒是没了这番机缘,也罢,等朕恢复修为后,就替你除了这口恶气,迟早送那对狗男女下去陪你。”

    昭玉冷笑一声,心中自语道。

    不过他也知道要谁的命的话现在说还是太早,不说现在他只是一个凡人,身上的伤要是不及时医治,他迟早要成了废人,而眼下自己虽然在医院,不过显然这个世界的医疗能力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他的伤,现在他不过是被安置在一个普通病房,甚至都没有意识到他身上受的伤的严重性。

    靠人不如靠己,昭玉心中暗叹一声,靠己也是件麻烦事,自己现在无法自由行动,空有手段却无法施展,略微沉吟一下,只好开口喊来了刚才那名给他字条的护士。

    “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虽说心里不怎么待见这个态度古怪的病人,但是林诗诗还是保持着微笑,十分专业的问道。

    昭玉说道:“你去替朕……咳咳,替我买几样东西回来,我急用。”

    自称虽然及时改了过来,语气却还是一副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味道,任谁听了也不舒服,林诗诗也不例外,强笑回道:“不好意思先生,我正上班呢,体谅一下,我负责的不止你一个人。”

    昭玉脸色一沉,前世哪有人敢这么违逆自己,不过也知道今非昔比,强忍怒意,道:“我要的是药材,你们医院应该有,用不了你多少时间。”

    林诗诗虽是笑脸,但是却不是没脾气的人,哪受得了昭玉这种吩咐下人的口气?反正越听越不想帮他的忙,继续推脱道:“买药啊,那更不行了,我是内部人员,这种事太敏感,不方便帮您的,不如通知你家属帮你?”

    昭玉恨不得拼着经脉尽断也要把这女人一巴掌拍死了,他哪受过这种气?硬邦邦的说道:“我没有家属!”

    林诗诗原本已经没了耐性,本打算不管这人说什么,自己反正不伺候了,本打算转身离开不再理会,忽然听到昭玉这么一句,不由微微一愣:“你没家属?说起来,你进医院之后除了之前那个美女,好像还这没人来看过你……”

    “既然知道还这么多废话!”

    昭玉没好气的说道。

    同样是语气恶劣,但是此时林诗诗看昭玉的目光却有些不同了,但凡选择医护行业的,除了极少数人,大多还是因为心里善良,见不得弱小无助,林诗诗同样如此,之前只道昭玉说话难听,让人讨厌,现在忽然知道了昭玉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住院,连个来看望的人都没有,顿时觉得这男人可怜兮兮的,就连嘴里让人膈应的话,似乎也像是害怕受伤的刺猬,故意竖起身上的尖刺一样,心酸啊……

    林诗诗语气不由软了下来,问:“那你的家属呢?还路太远还没过来?还是没有通知到,用不用我帮你?”

    昭玉压根没注意这女人短短时间内的态度改变,问自己家属,昭玉倒是知道前身的父母远在乡下农村生活,此时估计压根不知道他住院的事情,至于朋友,因为前身的木讷不善交际,身边还真没个像样的朋友,仅有几个认识的工友和同事,不过应该也没得到他住院的通知,毕竟目睹自己手上的崔小雅估计也知道自己劈腿不怎么光荣,能把自己送医院都算有良心了,自然不会再帮他通知别人过来。

    思来想去,昭玉不得不悲催的承认,前身混的真是不怎么样,估计自己失踪个一两年也没人会注意到。

    这都是话外题,昭玉此时最关心的还是自己需要的药材能不能到手。

    “不用帮我通知别人,能帮我把药买回来就行。”

    林诗诗这次没再推脱,让昭玉把需要的药材写在纸上,然后转身离开病房买药去了,连买药的钱都没给昭玉索要。

    昭玉习惯了被人伺候,此时自然也不觉得林诗诗帮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心安理得的躺在床上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