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穿越成一把剑 > 第六十九章 三贱客?

第六十九章 三贱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妖兽大潮的冲击之下,整个古剑村混乱一片,直到第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响起,众人才如梦初醒。

    只是此刻他们已经无力回天,就算再怎么不愿意也只能在懊悔中被那数之不尽的妖兽吞噬。

    古剑村血流成河,无论男女老少全都逃不过妖兽的冲击。

    看着面前深渊地狱般的场景,村长许望先只觉心痛欲裂,当即喷出一口血来,刚刚昏倒在地,便被躁动不安的妖兽从身上踏过去,整个身体瞬间不成人样。

    最后悔的当属许道承,若是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此前说什么他也不会鬼迷心窍地窥觊青云剑,如今想来,都是他的贪念害了全村人的性命。

    “我有罪!”他低吼一声,迅速朝着面前的妖兽群冲了过去,转眼便被吞噬得一干二净。

    长夜漫漫,当黎明的曙光悄悄降临之时,古剑村也彻底成为一片废墟,只有那丑陋的圣物还顽强地屹立在原地。

    白衣男子走到圣物前,一掌朝那圣物拍了过去,只听“咔咔”一声脆响,那圣物顿时四分五裂,一道强烈的虹光却随之蔓延开来,一把古朴的宝剑自虹光之中缓缓漂浮而起。

    “果然是落虹剑!”白衣男子抬起手,一下子将那把宝剑抓在手中,身形一闪,转瞬消失得无影无踪。

    墓穴内和墓穴外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外面荒凉一片,但偶尔还能看到青草,墓穴里面却阴森森的,空气中都带着一种湿漉漉的气息,四周也只见青苔,星星点点,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诡异。

    沈柔雪嘴上说着不害怕,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纤纤玉手将青云剑握得紧紧的。

    苏毅也看得出沈柔雪的紧张,于是只能不停地陪沈柔雪说话,借此来分散沈柔雪的精力,同时他也在留意着四周的一举一动。

    一人一剑在墓穴中摸索了大半天,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危险出现,渐渐地,他们也都松懈了下来。

    “我怀疑这个地方已经有人来过了。”苏毅忽然蹦出来这么一句话。

    沈柔雪蹙起眉头,又看了看墙上留下的很明显的划痕,赞同无比地说道:“确实有人来过,而且可能还不止一个,似乎还都是强者,但愿我们在这里不要碰上他们。”

    “能够吸引强者前来的估计就是剑王冢了,我说南屿剑王在设计自己墓地的时候怎么可能还在外面留一个通道,这不是等着别人来挖他的墓穴么?”苏毅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

    “那个通道应该不是南屿剑王留下的,反倒很可能是在我们之前进来的强者挖出来的。”沈柔雪轻轻摇头。

    好一会儿,沈柔雪带着青云剑走到甬道尽头,很是轻易地进入墓室之中。

    墓室内摆放着一口棺材,只是此刻那口棺材已经被打开,整个墓室烛火通明,却透着一股无比诡异的感觉。

    更让人觉得诡异的是,墓室中还坐着三个人,三人全都盘膝而坐,背对着沈柔雪,身上一点气息泄露的痕迹都没有,活脱脱像极了三个死人。

    “这是什么情况?莫非那三个人就是先我们一步进来的强者?看他们的样子,不会已经死了吧?”苏毅有些不解地说道。

    沈柔雪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而是壮着胆子走到那口棺材边,朝里面看了一眼,发现棺材里面竟空空如也。

    “怎么会没人呢?莫非这里根本就不是剑王冢?”沈柔雪满脸疑惑地自言自语了一句。

    “这里确实是剑王冢,不过南屿剑王并没有死,在坐化之前他成功突破到长生秘境之上的境界,然后离开了西州,这件事情此前根本没人知道。”一道苍老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沈柔雪吓了一大跳,知道声音是从那坐在地上的其中一个人口中发出来的,却愣是没胆量走过去,甚至还在想着要不要马上逃走。

    很快,一道浩瀚如海的强大神识落在她的身上,还没等她惊呼一声,那道神识却又忽然退去,接着便是一道中性饱满的声音说道:“好剑!虽然修为如蝼蚁一般低微,不过你有资格和我们一起参悟南屿剑王留下来的无上剑意。”

    “你才好贱!你全家都好贱!”苏毅忍不住暗暗腹诽了一句。

    “无上剑意?”沈柔雪顿时疑惑不已,看向那三人所面对的墙壁,才发现那墙上留有一幅幅壁画,只是那些壁画似乎被一股玄奥无比的力量隔绝了起来,以至于肉眼看起来模糊一片。

    很快又是一道声音响了起来:“老剑头,娘娘剑,你们竟然有空搭理那小女娃,小心我第一个领悟到无上剑意,到时候你们都得乖乖臣服于我。”

    “噗老剑头?娘娘剑?这绰号也是绝了!”苏毅顿时笑喷,就连沈柔雪也憋得难受,要不是害怕得罪那两名强者,恐怕现在她早就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

    老剑头正是第一个说话的人,而娘娘剑则是第二个说话的人,在一个后辈面前被这样称呼,两人都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急忙异口同声地说道:“你这无耻剑不要说话!”

    “老剑头,娘娘剑,无耻剑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三贱客?厉害厉害!”苏毅有些古怪地想着。

    沈柔雪也是哭笑不得,看这三个人明显都有些年纪,奈何竟是三个老逗比!

    不过她也看得出这三个人没有仗着修为强大就欺负她一个后辈晚生的意思,于是原本有些忐忑的心也稍稍放松下来。

    “打搅三位前辈了。”沈柔雪说完,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将平常修炼打坐用的蒲团取出来,在三人身后不远处放下,随即盘膝坐上去,手握青云剑,观察起前方那些玄奥晦涩的壁画。

    “咦,你这小女娃倒是挺懂规矩的。”见沈柔雪不是和三人坐在同一条直线上,而是往后方坐,那被称作无耻剑的人忍不住惊咦一声。

    “前辈过誉了。”沈柔雪急忙谦逊道。

    “也罢。”那人又道,“既然都是参悟无上剑意之人,我们三人的比试对你同样适用。”

    “比试?”沈柔雪顿时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