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嘉靖攻略 > 二百一十九 状元公回来啦

二百一十九 状元公回来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陪郑光走向苏州城门前,郑江看到了城门口的卫兵正在收取进城门的人头税,便对郑光说道:“光儿,你把你的官凭拿来,有了官凭,咱们也不用缴那劳什子的人头税了。”

    郑光看了看前面,便从怀里把官凭拿出来递给了郑江,郑江接过官凭是看了又看,不由得赞叹道:“哎呀,做了官就是好,干什么都方便,也不用交这个什么人头税了,你可不知道刚到北京城的时候,可给那些可恨的贼配军坑惨了!不过光儿啊,你完全可以给你老师去个信,这样的话,他至少也会派人来迎接你啊!而且你可是咱们苏州城的状元!这状元回乡怎么着也要操办一下吧?你不操办就算了,总要让人家知道吧?”

    郑光无奈的笑道:“三叔,乡里乡亲的,就不要劳烦人家了,大家过日子都不容易,还要人家劳民伤财的,不值得。”

    郑江就不认同了:“这话就不对了啊!光儿,咱们苏州虽然号称状元之乡,也出过不少状元,但是这状元从来都不是便宜货,那可稀罕着,三年出一个,大明多少子民啊,就一个,三年就一个,自打前隋开科取士以来,到现在为止,也不过数百,你就是其中一个啊!这是多大的面子啊!全大明都要羡慕咱们苏州!

    你想想啊,之前哪一次科举咱们苏州中了没有大操大办的?大家是穷,日子是不好过,但是这种事情,是排除在外的,你弄得越多,咱们越高兴,这就不带什么劳民伤财的,你一个状元郎回乡,多少人都想看啊,都想沾沾你的文气啊,咱们苏州多少士子,都眼巴巴的指着你回乡呢!”

    郑光尴尬的笑了笑:“不至于吧,也就考个状元,也没干什么大事……”

    “也就考个状元?”郑江一脸你装逼过度的样子说道:“光儿啊,这话在三叔面前说说就算了,可别在外面乱说,被人听到了是要打你的,不管你是不是状元,刚才三叔说的不明白吗?自打前隋以来啊,多少年了?快八百年了,才出几百个?万里挑一的文曲星就在面前,你说大家伙儿激不激动,高不高兴?!”

    郑光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笑道:“要是两个月前我肯定是深深赞同你的,三叔,但是现在,我是满心的无奈和惆怅,累死累活考个状元,接下来世数十年如一日的加倍的累死累活,还动不动就有性命之危,每每念及此,我都想着但凡有别的路可走,都不要走这条路,可没办法啊,大明的读书人没别的路可走了……

    肩不能扛,手不能提,除了读书,就是读书,要么就是做八股文,或者做个私塾先生,继续误人子弟,三叔,你是看着我一路走来太顺利了,你才没感觉,你要想想啊,大明朝多少读书人,多少进士,除了那些进士之外的读书人,这一条道走到黑,可怎么过活啊!”

    郑江脸上露出了不敢想象的表情:“你这一说也是啊,幸亏我家光儿天赋异禀,要是混成对面街上老李头那样,咱家真的没希望了,都七十了还是童生,儿子都被他熬死了他还没入土,哎呀,这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啊……”

    郑光摇摇头,走向了城门处,城门口,不少人也在排队等着入城,郑光也不声张,就这么排队等着,那些卫兵收钱的速度也挺快,一看就是练过的,手脚麻利的很,很快就到郑光了,郑江上前把官凭递了过去,谁知那坐着收钱的卫兵一脸不爽的站起来大声道:“这里是交钱的地方,你给张纸是什么意思啊?”

    郑江一脸懵逼,郑光也有些奇怪,过了一会儿,反应过来的郑江才拿起官凭诧异的说道:“你这人,不知道这是什么?不识得上面的字吗?”

    那卫兵一脸嘲讽的看着郑江道:“得了吧你,老子就认的三个字,自己的名字,甭管你谁,快交钱,不交钱就滚,后面还有人等着呢!”

    后面人们埋怨的声音响了起来,郑江顿时就愣住了,刚想说些什么,郑光把他拉住了,径直走到那卫兵面前,开口道:“不好意思,家里人不懂事,我给补上。”说完,郑光掏出几文钱放在了桌上,回头朝郑江摇摇头,径直往前走了。

    那卫兵收了钱还在骂骂咧咧的,却猛然觉得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一回头,已经看不到方才那人的身影,身边同伙好奇道:“怎么的?哪里有漂亮姑娘?”

    卫兵白了同伙一眼,疑惑道:“我怎么觉得我好像听到了郑家小相公的声音?”

    同伙笑道:“你耳朵有病了吧?还郑家小相公,人家现在是状元公了!考上进士在北京做大官呢!怎么会在这里?!收钱吧你!”

    卫兵抠了抠自己的耳朵,摇摇头,继续收钱了。

    郑江走入城中,追上郑光,不满道:“光儿,你干什么给他钱?还跟他那么客气,那贼配军如此无礼,你把你的身份亮出来!这贼配军还敢对你动手不成?他不要命了?!随便一个衙役都能收拾他!让他得瑟的!”

    郑光摇摇头,笑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何必与他一般见识呢?三叔,今后你外出办事,也是一样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人家不来招惹咱们,不管咱们能不能招惹得起的,都不要去招惹,与人为善,对咱们没有害处,我在外地为官,如果家里出了事,我不能及时知道,这就很危险。”

    郑江愣了一会儿,叹口气,把官凭递回给郑光,说道:“光儿,你也太实诚了,人家都欺负到跟前了,你还……你这孩子就是这点不好,一点没有官威,你是官,那些贼配军怎么能和你比?拿出点当官的气势出来!好好儿的让人家悄悄咱们郑氏终于出了个有出息的了!”

    听着这完完全全的大明正统思想,郑光不由得苦笑道:“三叔,都是乡里乡亲的,就算我做了官,我还是郑光,我还是他们眼里的郑家小相公,再怎么耍威风也不能在自己家乡人面前耍,那是要给人家戳脊梁骨的,咱们现在的地位越是高,就越要谦和,越要温润,对旁人就要更加有礼,这才是立身之道,咱们家读书最多的是我,做官最大的也是我,就听我一句好不好?”

    郑江叹口气,无奈地笑笑:“行!你说的对,你是家里的主人,家里绝对不给你添麻烦,你放心,三叔给看着!”

    郑光这才笑笑,往家里走去。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房屋,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阳光,熟悉的一切,站在许久没有回来的家门前,郑光的激动是难以言表的,在这里生活了十数年,猛然间离开,去到一个纯粹的陌生之地,没有熟悉的家人陪伴,没有熟悉的问候,熟悉的话语,熟悉的人,熟悉的生活习惯,整个人会变得茫然无措,会变得惊慌失措。

    郑光到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并不是太难受,很快就拾掇拾掇自己的心情,在北京重新营造了自己习惯的生活习惯,但是在怎么营造,还是比不上原版,离开家去外面闯荡的游子们都清楚,无论外面多好,多繁华富裕,始终感觉不是属于自己的,大城市里的一套豪宅,也比不上家乡的一间小屋,一间自己从小待到大的小屋。

    它不大,不奢华,不美丽,不典雅,但就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替代它。

    郑江拍了拍郑光的肩膀,朝他笑笑,郑光也笑笑,深吸一口气,刚要迈步进去,便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光小子?”

    郑江下意识地转过头,便看到了住在对面街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张老叔,张老叔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郑光,等郑光回过头,确认之后,便换上了一幅极其惊喜的模样,激动的腿也不抖了说话也不停顿了,好像重新焕发了第二春:“光小子回来啦!光……不……状元公回来了!状元公回来啦!老婆子!二狗子!快出来!郑家状元公回来啦!哈哈哈哈!”

    说完,一下子冲到郑光面前,刚想伸出手像小时候那样摸摸郑光的头,却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伸出的手僵在了那里,脸上喜悦的表情表的局促不安起来,颤抖着要缩回自己的手,哆哆嗦嗦的说着什么“忘了忘了不能摸”之类的话,看得郑光一阵心酸,一把抓住了张老叔快要缩回的干枯的双手,紧紧握住,低声道:“张老叔,怕什么,我就是光小子!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光小子!”

    张老叔的眼圈儿一下子就红了,看着郑光,嘴唇哆嗦着什么也说不出来,张老叔身后,无数从郑光小时候就一直相处到现在的街坊邻居一起涌出来,看见了郑光站在郑府门前,握着张老叔的手说着什么,顿时,大家一下子都喊开了……

    “状元公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