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庆丰军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亲自操刀

第三百六十九章 亲自操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溪兵万户杨虎被挑落水中,溪兵一阵大乱,纷纷下水救援主将,哪里还顾得上追击张定边?

    待杨虎被从水底捞出,虽受重伤,却不至于要命,赶紧都率兵马,再来追击张定边,正是这片刻的功夫,便为张定边制造攻击郝仁的可乘之机。

    张定边丢下全军,只带二三十条小船,径直来杀向郝仁所在的中军。

    宿卫总管陈达见大事不妙,赶紧都率兵马回救中军,而张定边的两个偏将,似乎也看出张定边的用意,冒着陈达火枪带来的巨大伤亡,只顾着将陈达围住,死战不退。

    杨虎军离中军最近,见张定边玩命之时候,杨虎大惊,赶紧都率兵马,前来救援中军,可是,杨虎已然重伤在身,又被张定边丢下的十条小船拦住,溪兵救援之路,也被切断。

    张定边都率十数条小船,径直杀向大宋军的中军。

    “护驾!护驾!”刑部尚书施耐庵‘刷拉’一声抽出腰间宝剑,指挥者宿卫们护驾。

    十数艘小船径直从中军的大船后侧划出来,遮挡住了张定边前进的路线。

    一夫拼命,十夫莫敌。

    张定边本就武艺高强,在老家时,曾经与陈友谅家一样,都是打鱼出身,而打鱼操控木筏需要用竹篙,而今他站在小船上挥动长枪,似乎昔日的少年经历,给他的枪术大加增益。

    而大宋军的宿卫,虽然骁勇,却都是步兵出身,与渔夫出身的武将在水上打仗,显然落了下风,何况,张定边本就做鱼死网破,不要命的一心要斩杀郝仁。

    张定边一条长枪,居然打翻面前的一船宿卫,余下船只,接住郝仁的其他宿卫,张定边竟然独自操了一条小船,以长枪为篙,突破宿卫防线,竟然单人、孤舟来杀郝仁。

    眨眼间,张定边的孤舟已经到了郝仁的大船前(敞篷寻常大船,并非旗舰楼船),长枪只在小船上一点,整个人便径直飞落在甲板上。这一切动作太快,简直是在兔起鹘落间完成。

    郝仁一见张定边来了,自持武功尚可,又颇得师父周颠的真传,心中兴奋异常。

    郝仁元末统兵之初,因为自己手下将领匮乏,每每都是亲自操刀上阵,斩杀敌人不计其数,若说成名武将,还从未有一人。

    若要论起与元末重要将领,莫过于与未成名前的常遇春,做个一次‘拔河比赛’。

    当初郝仁以护送余阙家眷为名,离间余阙君臣顺道查看沿途敌情,不曾想遭遇尚未成名的常遇春拦路剪径,常遇春一流星锤打来,被郝仁借助,二人为争夺流星锤,而展开力量的较量。

    当时,常遇春骑的是骡子,郝仁骑的是战马,郝仁有战马的优势,暂时与常遇春力量持平,若不是刘破国以梨花枪烧了常遇春的头发和胡须,最终胜负未可知。

    张定边勇冠元末,郝仁终于遇见一次真正高手过招的机会,斩杀名将而扬名的机会,是每个热血男儿都向往的,郝仁正值年轻力壮,也正是热血沸腾的年岁。

    郝仁也不待众人反应过来,握着刀柄,便想上前去和张定边一较高下,可是,不曾提防,一只大手揉在他的脸上,将他推了一个咧据。

    施耐庵一把推开郝仁,大呼:“护驾!”,紧急时刻,他也顾不得自己的老迈,挥舞着宝剑,径直来斗张定边。

    张定边落在甲板上,寻找郝仁时,有一瞬间的迟疑,待他看见郝仁被推到身后,想上前刺杀时,一个瘦小的老头来斗自己,真不知道他心中是个什么滋味。

    郝仁正值年富力强,自持武功不若,本想斗一斗张定边,不曾想,居然让一个快七十岁的老头,当老母鸡胡鸡雏一样的护在身后,郝仁心中别提不是滋味,待想上前时,却已经被宿卫们密密匝匝挤住,居然不能上前一步。

    纵然施耐庵年轻时候逞凶斗狠,乃是亡命之徒,数年前,也曾将自持骁勇的徒单钧按在地上打耳光,而今,他已年近七十,张定边似乎没有醉酒,他又岂能是张定边的对手?

    张定边的目标明确,只想杀郝仁,斗不三回合,施耐庵面部一阵扭曲,腮边早已挨了一击老拳,可怜干瘦的老头,腾空飞起,‘扑通’一声,跌落水中。

    郝仁看见时,不由得下意识直皱眉——日,张定边差点给老子的刑部尚书给打零碎了。

    郝仁正迟疑间,蓦地感觉前胸一阵轻松,挡在前面的宿卫们,‘啊呀’一声呐喊,一起上前去斗张定边。

    并非郝仁的宿卫无用,而是船体上的空间实在太小,长短兵器轮圆时,很容易造成己方自伤,宿卫出手时,都留有余地。而张定边孤身一人,拼命而来,大砍打杀,毫无顾忌,十数名宿卫,竟然不能抵挡住一个张定边,没片刻功夫,冲出去的十数名宿卫,竟然全被张定边扫落水中。

    “陛下——”刘伯温见前面的宿卫全被打翻,自己一介书生,无计可施,只是眼睛瞪得如同牛玲一般,下意识的喊出这两个字。

    “嘿嘿!”郝仁终于有出手的机会,甚是得意的笑道:“刘大人莫慌,我来保护你!”说罢,面部表情勃然严肃,碎步上前,一记‘力劈华山’,轮刀便跺。

    张定边本见郝仁嬉笑,本以为郝仁要用语言搪塞免死,而自己也想出言羞辱郝仁几句,却不曾想,郝仁突然大进杀招,慌乱之下,不及进招,只是双手横枪,一记‘霸王举鼎’,硬生生的接住郝仁这一刀。

    “当——”一声脆响,二人都觉得自己的手心发热,对方力气不若,刀来枪迎间,二人战做一团。

    武谚云:‘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并非是说长兵器占尽优势,而短兵器占足劣势。长兵器利于远战,而短兵器利于近战,越是短的兵器,越能近身给敌人造成危险。

    郝仁一刀砍过,身子一侧,紧接着一刀,便又砍去,丝毫不给张定边留还手的余地。

    船上的空间狭小,船舷两侧,立着盾牌、兵器,严重的阻挡了张定边的长枪发挥,而郝仁则占足了短兵器的优势,一刀紧过一刀,竟然将张定边逼到了船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