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庆丰军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清新脱俗

第三百五十九章 清新脱俗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湖口郝仁中军大营,一应将领们早就被陈友谅的辱骂激怒,捶胸跺足,义愤填膺,长刀在手,请缨出战。

    “陛下!”江防军都督吴六奇横眉立目:“我军战舰虽然少于对方,将士们拼死效力,全力一击,未必全无胜算!”

    水军都督俞通海也道:“用成吉思汗的掏心战法,我海军猛攻陈贼两翼,待中路空虚时,江防军的轻舟可直取陈贼中军,贼人必乱,一战可破敌也!”

    骑兵总管俞通河也道:“敌船虽然高大,只要将船靠到敌船一丈内,我打战马就能奔上敌人的船头!”

    宿卫总管也道:“只要将船停靠近道七十步内,我的火枪军就能将敌船打的千疮百孔!”

    安庆军总管张破虏道:“与敌人接舷进战,我的梨花枪定然能够焚毁敌船!”

    施耐庵随军出征,也翘着花白胡须道:“臣虽老迈,愿意与诸位将领们一道出战,就是不能甩手给陈友谅那厮两个打耳光,老臣也要抹他一身大鼻涕!”

    ……

    大宋军战将们群情激奋,纷纷表示要发挥所部兵马的长处,与陈友谅一决雌雄。

    孙子曰: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愠而致战。

    郝仁知道,此时是将领们被陈友谅骂的恼怒了,而他更明白,越是愤怒之时,越应该保持冷静的头脑,此时已经将敌人引入有利于己方的地形之内,必须温火慢炖,没有绝对把握时,绝对不能轻易决战。

    “诸位大人!诸位大人!”御史刘伯温摇着羽扇道:“如今陛下将陈友谅主力牢牢吸纳在湖口,正可为南北两军争取攻城略地的时间,不能因为陈友谅的几句轻慢之词,而让大军身陷险境。”

    “为两路的大军争取时间,我等要受陈友谅的辱骂几时?陈友谅这个狗娘养的,居然连俺老娘也骂,俺老娘招他惹他了?”马军总管胡大海义愤填膺道。

    “等天时、地利、人和三方占齐了,便是我军破陈友谅之时!”刘伯温道。

    “刘大人说的倒轻巧,你老娘被人家骂,你心里舒坦啊?”溪兵万户杨虎道。

    “他们不嫌累就让他们骂呗?我也听到他们问候我老娘了,可那又怎样?伯温博览群书,还未听说谁被骂死的呢!”刘伯温摇着羽扇,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

    施耐庵虽然文人,却十足的鹰派,他怒道:“还真有,据我了解,周瑜就是被骂死的!”

    “施大人那是戏曲中听来的,《三国志》中可没这记载!”刘伯温反驳道。

    ……

    郝仁见众位将领的注意力,成功的被刘伯温吸引过去,才双手虚按,止住众人的喧嚣道:“诸位大人莫急,刘大人所言不虚,我等在此处拖住陈友谅的大军,必然能为南北两军缓解压力,我已经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定能破陈友谅的大军,只是需要假以时日罢了。我与诸位大人许久未曾饮酒,今日就摆开宴席,我且与诸位大人饮上几杯!”

    敌人在营外编排出一套不堪入目的话语,轮流套上大宋君臣的名字,一轮赛过一轮,郝仁有闲情逸致喝酒,诸位将领多数高堂尚在,他们可没有这个喝酒的心情。

    片刻功夫,酒席已经摆在郝仁的中军大帐,各军除了当值的总管,诸位文武大人迫于无奈,纷纷落座。

    酒没喝上两杯,施耐庵这个庆丰军中最好酒的文人,也是脾气最暴躁的文人。他酒杯一摔,怒道:“陛下,老臣不似陛下如此宽心,在敌人的辱骂声中还有心情饮酒,凭什么他们骂我们,我们要听着?请陛下降旨,老臣也能编排出骂人的话语,骂死那把搓鸟。”

    “那就劳烦施大人,用你们的骂声,盖住敌人的骂声,让我与诸位大人有一个安生的耳根,好好喝上几杯!”郝仁道。

    施耐庵,虽然此事尚未著书《水浒传》,放在元末,也要算是著名的段子手,他出营片刻,大宋军营的的士兵,便开始齐声回骂敌军。

    刘伯温举杯,谈笑风声道:“施耐庵确实不简单,连一句‘操陈友谅他娘’,都能骂的如此清新脱俗,不同凡响,实在让人佩服!佩服啊!”

    施耐庵解气的叫骂,仿佛是为被问候老娘的将领们,出了十足的恶气,刘伯温一句俏皮话,惹的众人哄堂大笑。

    廖永忠新近归来,虽然早就暗中追随郝仁,却没有显赫的战功,此时急于立功,在大宋军中为自己争方寸之地,他将酒杯推到一旁,起身抱拳请命道:“敌人是不会因为挨骂而死亡的。臣愿意立下军令状,帅军出战,臣若不胜,愿意受军法处置!”

    “恩!”郝仁抿了一口酒,点头道:“也是该派出战舰对陈友谅大军进行袭扰,若不如此,陈友谅还真当我怕了他呢!那就请廖将军率十艘艨艟,出去袭扰一下敌军,切记,不可恋战深入!”

    “末将领命!”廖永忠一撩起战袍,跨刀昂首而去。

    酒饮不到五杯,廖永忠灰头土脸的回来,无奈的单膝跪地抱拳道:“末将出战不利,请陛下治罪!”

    郝仁此时似乎已经有七分醉意,颇为随意的问道:“廖将军击沉敌船几艘啊?”

    “击伤敌大楼船七艘,却并未击沉一艘!”廖永忠无奈道。

    “打破一角也算击伤,伤养好了可以再战!那我军战损又如何啊?”

    廖永忠摇头叹息道:“十艘艨艟……全部沉没,士兵半数游回!”

    “嗨!”吴六奇损失了自己的战船,心疼的肉疼肝疼:“廖将军,你这仗是怎么打的?”

    “拉出去!军棍伺候!”郝仁站起来时,身体已经有些摇晃,一挥手,让宿卫将廖永忠脱了出去打,满座群臣,无不骇然。

    未己,木棍捶肉的闷响生,从军帐外传来,没片刻功夫,声音中便已经带着液体的粘稠声。

    郝仁却神态自若,频频与群臣劝酒,仿佛是没事人一般。

    起初,廖永忠颇为硬气,并未发出一声,打的狠了时,便开始反击:“我虽战败,却也是忠心,打几下也就算了,还真下重手打了……哎呦——陛下轻慢我是后来之人,先数日,福童将军战损大于末将,也未见陛下责罚……哎呦——”

    “还敢狡辩?给我往死里打!”郝仁愤怒道。

    “陛下!陛下!”刘伯温见郝仁动怒,小心试探着道:“如今廖永安在都城主政,廖永忠乃是他的胞弟,倘若真的打死,伤了廖永安的心……”

    郝仁本能的打了一个寒战,赶紧命令道:“切住了板子,留他一条性命,待我破了陈友谅大军,料理了廖永安,再拿他问罪!”

    郝仁真的醉了?还是玩什么阴谋?廖家兄弟并无大罪过,何故下如此重手呢?群臣们颇为不解。

    “陛下醉了!今日宴席就到这吧,各位将军且先回营休息,谁也不许将陛下之言说将出去!”刘伯温起身宣布宴席结束,诸位将领们都起身告退,刘伯温才摇了摇趴在桌上的郝仁,轻声道:“陛下,将领们都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