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庆丰军 >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与君饮别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与君饮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张家兄弟,多喝几杯,此次一别,不知何日才能相见!”

    庆丰军的船队从长崎港口出发,向南航行了大半日,黄昏时分,停靠在扶桑九州岛南端张士诚的地盘上,约张士诚兄弟前来叙旧,酒宴就摆在郝仁旗舰的甲板上。

    张士诚、张士德坐在客宾席位上,失魂落魄,只是默默的陪郝仁喝酒。

    “诚王,我们分别已有半年之久,为何这般模样?”郝仁见张士诚落魄,不禁问道。

    “哎!”张士诚一声叹息道:“或许随你渡海,本来就是一个错误!”

    “此话从何说起呢?”郝仁以为张士诚识破了自己的伎俩,故作惊讶的问道。

    “或许贤弟还不知道,我的中土地盘,尽被他人所有了!”张士诚无奈道。

    郝仁临别前,只是告诫镇守扬州的付友德,相机而动,却没有让付友德立即吞并张士诚的地盘,倘若付友德真的率先发难,张士诚又从何处得来的消息呢?

    “诚王从何得来的消息?我尚有大军留在中土,去能坐看我的盟友于成败?这到底是谁干的?”郝仁佯作大怒道。

    “还能有谁?”张士诚咬牙道:“是朱重八那个王八羔操的!”

    张士诚自与方国珍、郝仁分兵后,颇觉兵力不足,于是派舰队西归,想从自己的地盘添兵,奈何造船东渡之时,耗费巨大,激起民怨,张士诚的地盘在朱重八强大的军队打击下,城池尽失,张家舰队,索性将中土的残存的兵马、家眷,悉数装船渡海,干脆放弃了在中土的地盘。

    ‘朱重八确实命硬,和打不死的小强和有一比,想不到,这么短是时间,居然东山再起了!’

    打虎不死,后患无穷。

    郝仁渡海西归,就是怕中土的诸位诸侯崛起,想不到,这个朱重八,还真的东山再起了,如今并了张士诚之地,恐怕大军,就要达到郝仁的边境了。

    “诚王,区区朱重八何足道也?莫不如诚王与小弟一同渡海西归,我一定帮诚王收复中土的地盘,将那朱重八碎尸万段!”郝仁又想拉盟友一同作战,豪言壮语道。

    “算了!”张士诚一声叹息道:“就算是打败朱重八又能怎样?天无二日,中土又岂能容纳下两个王!”

    “诚王这是……”

    张士诚感慨道:“我这人,过惯了无拘无束的日子,不想被别人压制,我为何随贤弟渡海东来?我早已经料到,在中土的群雄夹缝之中,已经没有老张的立锥之地,希求在海外开疆拓土,如今既然中土之地尽失,索性就在扶桑之地,裂地为王,再不回归中土,也乐得逍遥快和。”

    “呵呵!”张士诚说罢,自我解嘲的又道:“幸甚,东土的女人还是不错的,或许老张我醉倒在女人的两腿间,就能忘却故乡!”

    张士诚乃元末一代枭雄,过早的退出中土群雄争霸的舞台,全是拜郝仁所赐。郝仁活生生的用软刀子,将一代枭雄张士诚,阉/割到奄奄一息。

    “有方大帅的消息吗?”

    “方国珍?”张士诚摇头道:“自从三家分兵之后,老方未曾占据尺寸之地,倒是人尽其用,发了疯一般的搞他的海盗行径,登岸时,只是疯抢,抢完登船就走,此刻不知道老方躲在哪个海岛上,纵情的享受自己的掳掠所得呢,我也许久没有得到他的消息了!”

    “我这已经和扶桑人暂时和解,肥前之地,尽为我所有,恐怕诚王孤军作战,独木难支,倘若两位大帅有马高镫短之时,长崎就是两位大帅的永久庇护场所!”

    虽然中土群雄争霸,各怀鬼胎,如今人在异乡,就算是昔日的敌人,也要有三分的亲近,何况是昔日共破强敌的并肩盟友。

    “多谢贤弟一番美意!”张士诚举杯道:“老张过惯了逍遥自在的日子,又岂能寄人篱下?贤弟就要西归中土,今借你的美酒,为贤弟践行。”张士诚倒也是豁达之人,希求今朝有酒今朝醉。

    “不管诚王是否愿意,长崎的大门,永远为诚王敞开着!”郝仁举杯道:“我已在长崎城建造了将作坊,规模虽然小,尚可为诚王提供些许的兵器、辎重供应,请诚王务必保证海路的畅通,宁可少占土地,也要保证强大的海军存在,这是你我扶桑之地链接的纽带,也为自己留一条稳妥的后路。”

    “呵呵!”张士诚豁达的笑道:“恐怕贤弟不会将宝贵的东西,白白送与老哥吧?”

    郝仁此时倒是真想接济张士诚这个落魄的枭雄,不过以张士诚的要强,宁可绝食饿死也不吃朱重八的连死,他绝对不可能手心向上,白要郝仁的东西,郝仁又不能白白看着自己拖下水的张士诚,被扶桑土著击败,他还想让张士诚牵制自己的敌人呢。

    “诚王若是有心,战场的缴获,切分一些与贤弟也无妨!”

    “哈哈”张士诚此时远离后方,没有建立起来的稳固的后援基地,兵器、铠甲,及其缺乏,乐得能在郝仁处买来武器装备,用扶桑掳掠来的白银交换。张士诚扬天大笑道:“这倒是一笔不错的买卖,我切以中土之事谈妥的价格与你交换了,贤弟可不要坐地起价啊!”

    “诚王也是守信用的好客户,合作向来愉快,所有提供的军需产品,一概按照中土的八成计算!”

    “痛快!”

    “哈哈!”

    说罢,二人会心的一同放声大笑,将酒碗中的酒,一饮而尽。

    三五碗酒下肚,两人抛开心中的诸多不快,又开始称兄道弟,只想一醉方休了。

    郝仁不想让张士诚过早落败,让扶桑人有更多的时间和经历来对付自己在扶桑占据的土地,开始为张士诚出谋划策,并且肝胆相照的保证,自己留在扶桑的海军,保证不让扶桑人的舰队通过,并建议张士诚稳扎稳打,暂时吃掉九州岛南边的土地云云。

    “明日我就要回中土了,诚王可有什么东东西需要我往来传带吗?”郝仁见张士诚已经有了七分醉意,赶紧追问道。

    “没有了!”张士诚摇头,忽有想起来什么一般,煞有介事道:“贤弟这回会中土,千万不要对朱重八这这厮客气,往死里弄他,这是老哥哥我,唯一对贤弟的要求了!”

    “诚王放心,我这次回归中土,必然取朱重八项上首级为大哥解恨!”郝仁坚定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