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庆丰军 > 第二百九十九章 登陆扶桑

第二百九十九章 登陆扶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庆丰军联军舰队,在漫无边际的大海上,足足飘荡了一月之久。【愛↑去△小↓說△網w  qu 】

    一个月的时间,经历海风的风吹日晒,狂风暴雨,总算有俞通海、胡伯颜、沈旺等人,航海经验丰富,没有形成毁灭性灾难,饶是如此,庆丰军的两艘海船搭载一千名甲士的战船,在风暴中神秘消失,一千人,就此列入失踪人口。

    一个月的时间,如同几个世纪一般的漫长,郝仁心中不托底,总感觉自己的舰队偏离的航向,错过了扶桑四岛方向,舰队正在横穿太平洋,驶向哥伦布尚未发现的美洲大陆。

    郝仁最多的时间,都是站在甲板上,罗盘指北针随时在手,白天看台上的太阳,夜里看天上的北斗,望眼镜也成为郝仁不离手的法宝,他长久的用望远镜搜寻这陆地,一次次兴致盎然,又一次次的近乎绝望,天地间,只有一望无际的茫茫大海。

    一个月的风吹日晒,郝仁本来还算白皙的皮肤,被海风生生的吹成了古铜色,海风吹着他的白色披风咧咧作响,他望着漫无边际的大海,怀着对海外世界无尽的新鲜感,陷入长久的沉思。

    ‘五百年前,扶桑因为与大唐争夺高丽半岛,在白江口被大唐打的惨败,扶桑人恐怕大唐强大的水军趁机攻入本土,耗费巨资,修筑了沿海海防,五百年后的今天,是否能够成为庆丰联军登陆的屏障?’

    ‘用征服海外的土地,转嫁国内争霸的矛盾,这个道理,是不是对扶桑的百姓太过于残忍呢?’

    ‘谁让扶桑的政治骗子陈思宋诱骗,造谣华夏延续上千年的传国玉玺,流落海东呢?’

    ‘对不起,要怪,就要怪陈思宋了。’

    ‘落后就要挨打,这个亘古不变的真理!’

    ‘谁让你扶桑内部分裂,给联军造成了胜利的希望?’

    ‘谁让你内政不稳,海盗横行,我庆丰军治下的商船,已经不能在扶桑的土地上登陆,劫掠杀死沈家不少船员。’

    ‘倭寇在几十年后,就要祸害华夏华夏城市,对华夏百信,造成无尽的伤害,一击就能解决数十年后的祸患!’

    ‘此乃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郝仁的威名恐怕就要在华夏万古流传了。’

    ‘是将扶桑之地,分由张士诚、方国珍裂地为王,还是将扶桑之地,永久的并入庆丰军的固有领土呢?’

    郝仁驻立在甲板上,久久凝望,陷入无尽的深思。

    “老爷!”一个柔若的女子的声音,打断了郝仁的沉思。

    郝仁回头看时,一个身穿和服的女子,谨慎儿小心的道:“老爷,你真的要送我回家吗?”

    郝仁在攻占寿州的时候,先有寿州达鲁花赤阿速那彦,网罗天下美女在自己府中,郝仁破寿州而尽被郝仁收入自己府中,眼前的这名名叫楠木代子的东瀛少女,就是阿速那彦的众多妻妾之一。

    当时郝仁尚未娶妻,又恐怕阿速那彦有遗腹子残留而遗祸无穷,没有急于一一临幸。

    郝仁确实随口说过,要送一应女子回家。不过,自从郝仁迎娶王梦晨后,将一应女子,全部作为王梦晨的陪嫁丫头,郝仁此次出海,所有的家眷都送归寿州,唯独带了楠木代子一人,郝仁恐怕言语不通,想带着她做身边的翻译。

    “呵呵!”郝仁笑道:“本帅是最疼你的,此次出海,唯独带了你一人,自然说话算数了!”

    郝仁知道,若是船队能到达东瀛,楠木代子将是郝仁重要的仰仗之一,他想用床榻之欢,换取楠木代子对自己的绝对忠诚,一月多的房事不断,反而让自己有一种卖/的感觉。

    “老爷!”楠木代子幽怨的说:“我痛恨这片土地,代子已经无家可归,我的父亲、叔叔,都是死在背叛天皇的足利尊氏,代子一介女子,全仰仗老爷为我父兄复仇了!”

    “你父亲是楠木……?”

    郝仁尚未解开楠木代子煊赫的身世背景,却听得瞭望塔的士兵惊呼:“大元帅,陆地!前面有陆地!”

    “陆地?”郝仁丢下代子,兴奋的攀上船头,只顾着用单筒望远镜搜寻。

    果不其然,一片一望无际的海滩,就出现在前方,海滩的南端三面环水,陆地向北,绵延不知多远。

    “哈哈!我们终于到了!我们终于到了!”郝仁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大声惊呼,整个庆丰军的旗舰上的士兵,都受了郝仁的感染,相互拥抱的有之,将头盔高高抛上的天空。

    一船感染十船,十船感染千船,庆丰联合舰队,陷入发现新大陆的无尽欢呼之中。

    “沈参军,此为何处?”郝仁兴奋之余,禁不住的问参军沈旺道。

    “属下若没记错,此处应该是扶桑的萨摩蕃,属于扶桑四岛的最南端了!”沈旺面带微笑的说。

    郝仁不由得额头泛起一层冷汗,倘若舰队的航向在向南偏向几度,恐怕就要错过扶桑四岛,真的就要穿越浩瀚的太平洋,驶向美洲新大陆了。

    “萨摩?”郝仁玩味这这个名字,想了半晌,也没有想到和自己文化接洽的地方,根本没有想到后世扶桑的海军军魂的东乡平八郎,明治维新三杰的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等名人,就是出自萨摩藩,郝仁反而很自然的联想到萨摩犬,似乎只有萨摩犬,才能让郝仁对这个萨摩藩产生联系。

    郝仁经过一个月的漫长航行,好不容易的找到目标,真的怕再来一场飓风,遭遇忽必烈两次征讨扶桑的惨败,让郝仁辛辛苦苦的筹划付诸东流。

    “前军,抢占有利地形,后队跟进,本帅要请你们吃狗肉哩!”郝仁兴奋的惊呼。

    “呜呜——”

    呜咽的号角,从中军蔓延开来,慷慨激昂的战鼓,此起彼伏,旌旗挥动间,千舟竞发,浆手猛鼓足十二分的力气,全速冲向海滩。

    当先的一艘战舰,船头上站满了密密匝匝的甲士,还谁尚且没过胸膛,甲士们等不及小船放下来摆渡,“普通,普通!”的跳入水中,手脚并用,拼命的划水,游向岸边。

    郝仁则带乘着一叶扁舟,在宿卫陈达、斐冠军的宿卫下,径直驶向扶桑的土地,开始了征服扶桑之旅。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