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庆丰军 > 第二百九十三章 虎狼袭来

第二百九十三章 虎狼袭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宣州兴办学堂十六所!”

    “扬州商贾云集,运河通畅!”

    “安庆天下太平,战兵扩充为两万!”

    “处州金矿,已经开采!”

    “寿州有三做城池归顺!”

    ……

    各路、州主官,纷纷汇报上一年的工作成绩,郝仁并不是一味的治听取汇报,同时也会提出很多询问,总算是各处并无大事,有功劳着赏赐,无功者督促,有过这处罚,云云。

    “如今内外府库丰盈,我欲于治下百姓,一年免税,不知各位文武大渊、参军幕僚,有何意见?”

    郝仁此时已经做好远征扶桑准备,为了避免自己的治下出乱子,又因穆有才积聚的财富,实在惊人,郝仁才提出这样的想法。

    余阙道:“赦免赋税,百年之内,因战乱、灾荒,局部时常有之,倘若府库丰盈,以天下全境,全部免税,此乃于民休息的利好,余某因为,此事甚好!”

    穆有才正在会议的当场,一笔一笔的核算郝仁开年大赏赐的开支,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待余阙说完,才完全反应过来,他第一个提出了反对意见。

    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财富,岂能这般的挥霍?

    连忙惊呼:“老大……”却见郝仁凶巴巴的望着他,才知道自己情急之下口误,慌忙改口道:“不是,大元帅,财富积累,着实不易,如此这般,恐怕一年下来,明年又要从零起步!”

    各参军文武,纷纷提出自己的意见,闹吵吵的论了半天,郝仁料定,自己用不上半年,就能从扶桑返回,最终决定,减免治下夏赋,也算是减免百姓的半年赋税。

    ……

    各处政务,经过五日,方才完成年度总结和工作部署,郝仁在杭州大宴文武群臣。郝仁任命施耐庵以安庆太守身份,待自己监管江北一切政务,所有政务事情,不必半年内,不必再向元帅府汇报。

    “施耐庵大人,六个月内,你总督江北一切政务,但凡我认识的县级以上主官,但凡犯了错误,你可以锊夺他们的官职,也可以关押他们,但不可以擅开杀戮,搜集其足够证据,等我回来定夺,但凡县级以下的主官,我不认识的,你可以自信处置!”郝仁在三叮嘱施耐道。

    “余阙大人,与天完政权开战还没有准备好,收降他们车城池,还请余大人暂时忍耐,待半年后,你可放开手脚,大展身手,你作为施耐庵的副手,一定要及时提醒他,不可睡的太死,不能因酒误事!”

    郝仁再三叮嘱江北的正、副总督,才将江北政务主官,全部放回。【愛↑去△小↓說△網w  qu 】

    又任命廖永安坐镇平江,节制太湖以北的一切军务、政务,俞通源坐镇杭州,节制杭州太湖以南一切政务。

    一切政务完成,将各地文官,全部放归,正是召开开年的军事部署大会。

    ……

    “你可看的真切?”

    朱重八眼中冒着绿光,恶狠狠的拉着杭州回来的哨探问道。

    哨探早已经被朱重八的丑陋与凶狠所惊吓,战战兢兢的说:“徐达大人说的千真万确,郝贼十三,汇集海船二百艘,出海远征扶桑,属下亲眼看见,他连同徐达大人,一同登船出海!”

    “哈哈--”朱重八一把将哨探丢在地上,扬天狂笑不止。

    “昔日郝十三与张九四(张士诚)、方谷真(方国珍)会盟于婺州,我深深忧虑,倘若其合三家之力西下攻我,再以安庆的走狗张三十一(张破虏)渡江击我,料我歙州之地,旦夕间化为乌有!”

    “哈哈——哈哈——”

    “熟料,郝贼十三,好大喜功,以徐达扣为人质便有恃无恐,料定我不能出兵袭他,居然合三家之力远征连忽必烈都不能平靖的扶桑。其有去无回也。”

    “其仰仗着,不过走狗刘伯温也,倘若其留刘伯温坐镇江东,我尚且畏惧一下,如今两人闹得分道扬镳,刘伯温挂印封金,郝贼十三,气数已尽也!传令大军,下山先并有其江南之地,然后再渡江,并吞了其江北之地!”

    “哈哈——哈哈——”

    “庆丰军的地盘、百姓、先进的军工科技,尽入我朱重八的手掌也,试看天下,岂不是我朱家的天下?”

    “哈哈——哈哈——”

    “主公!主公!”郭英仗着自己的妹妹嫁给朱重八,才敢开言提醒道:“倘若郝十三真的征服扶桑,帅大军回来怎么办?”

    “嗯……”

    狂啸的朱重八终于被郭英的一番话,镇定下来。

    “哈哈——”朱重八又狂啸道:“往返扶桑,没有三两个月,也不能返回,介时,我已经尽数兼并其地盘!他的海船运载能力有限,算其征服扶桑,毫无战损,返回时也不过四五万人马,他的火器已经尽数为我所有,他有岂能是我的对手?”

    朱重八得到徐达的提醒,又有哨探,亲眼看见大军出海,朱重八料定,郝仁确实已经渡江东去了!郝仁如同拐杖一般的参军刘伯温,又与郝仁闹掰了,郝仁做出好大喜功的举动,丝毫不足为奇。

    “主公,郝十三并不是没有准备,在建德、宣州,还分别留有邓愈、杨通知两支大军呢,常遇春虽然远在绍兴,却骁勇异常,徒单钧镇守建康,其治下的三千拐子连环马,从无败绩,吴六奇的水军兵威出海,随时都可能从长江逆流而上,渡安庆的张破虏渡江,威胁我军腹地洞庭湖平原啊,主公尚需谨慎从事啊!”发小汤和,也善意的提醒道。

    “老汤,你是咒我兵败吗?”朱重八晴空万里的鞋拔子脸儿,忽然阴云密布:“来呀,将汤和给我拉下去,与朱朱文正关押一处!”

    究竟是朱重八好大喜功,还是郝十三好大喜功?

    “郝十三向来狡诈,主公,三思啊!不要着了他的道啊——主公——主公——”

    汤和并没有反抗,只是被侍卫拖着渐行渐远,却依旧大呼不止,希求自己的少年好友,能够回心转意,再谨慎思考一下,再多派些哨探在侦查一下,甚至哪怕在等个三天五天进兵,也可以。

    朱重八与郝仁在元末龌龊不断,毫不容易逮着郝仁漏出如此大的破绽,必然要置庆丰军死而后快。

    “传令三军,连夜进军,本大人要亲自攻开化,先剥了谢再兴这个叛贼的皮!”朱重八命令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