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庆丰军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大战揭幕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大战揭幕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连绵的大雨终于到了尽头,云销雨霁,彩彻区明。【愛↑去△小↓說△網w  qu 】

    杨通贯连日引庆丰军出战斗,却早已经做足了抵抗庆丰军的准备,先一步,在战场前挖下了重重的陷阱,郝仁等待援兵,又遭遇暴雨,不肯决战,如今,连日暴雨,将隐藏的陷阱冲毁暴露。

    郝仁端着望远镜,看着战场前暴露出的陷阱痕迹,不禁哈哈大笑。

    好一个杨通贯,事先在战场前布置了陷阱,引庆丰军的兵马出战,想用陷阱伏击庆丰军,又用水攻之法,想破郝仁的军营。

    如今,两招都被郝仁及时破解,恐怕杨通贯也已经黔驴技穷了。

    一连三日大晴,庆丰军的火药已经晾晒干,弓弦重新安装上,苕溪河水汹涌过后,恢复平静,河水重新回归河道,庆丰军水军的战船,从高处回到水中,重新掌控治河权。

    邵荣、赵继祖、李宗可、陈也先四军,已经攻克嘉兴,都帅大军,前来与郝仁汇合,郝仁的八万兵马集结完毕,一切准备就绪!

    “杨通贯,舅哥呀,该是说再见的时候了!”郝仁嘿然冷笑,自语道。

    午后,日头偏西,庆丰军背靠苕溪河,列下严整的军阵。

    陆军在岸上列出巨大的倒雁翎阵,宏观上如同一个巨大的箭头,尖峰直指对方的军阵,仿佛是蓄势待发的弓箭,一下就可以突破前方的敌阵,碾压天下群雄。

    楔形军阵的阵头,列着郝仁手下最骁勇的悍将常遇春军,其他各步兵军阵,分列左右,郝仁的中军,就设置在常遇春的军阵后侧,高高的指挥台上,五色军旗簇拥着‘庆丰’军旗,被微风吹的咧咧作响,军旗下,刘伯温、廖永安、姚广孝、俞通源、马铁等参军,端着单筒望远镜,瞭望者对方的军阵。

    指挥台下,两支中军千人宿卫队,列出方形军阵,簇拥中军。

    中军后侧,分列胡大海、耿再成、徒单斛、俞通河四支精锐骑兵,如同支撑着楔形军阵的四条雄壮的大腿。

    吴六奇、福童两支水军,战舰横在水中,列出一字长蛇阵,将庆丰军军阵的后翼护卫得严实。

    “庆丰军的勇士们!”

    郝仁握着腰刀,骑着战马,在中军宿卫陈达、斐冠军的宿卫下,从军阵左侧缓缓的走来,他挥舞着左手,向士兵发起战前的动员准备!

    郝仁有过很多次大战的经历,他每次都是站在指挥台上指挥,由各军的总管在阵前鼓舞士气,郝仁这次亲自来,是因为这次决战的意义重大,乃是决定庆丰军生死的一场大战。

    而且庆丰军面对的对手,是骁勇的杨通贯的二十万兵马,这,必将是一场空前惨烈的大战,郝仁不敢怠慢,破天荒的亲临前线动员。

    “庆丰军威震华夏,兵锋所指,无有不克,天下群雄,闻听你们的威名,无不瑟瑟发抖,就让杨通贯试一试你们的刀锋吧!”

    郝仁慷慨激昂陈词,他只是略微停顿一下,列在最左边的赵继祖军,却已经欢声灵动,士兵们敲击着盾牌,有节奏齐声高呼:“必胜!必胜!”声音微微壮观。

    郝仁见自己的声音,已经被赵继祖军的欢呼声盖住,打马走向李宗可的军前,挥手朗声道:“庆丰军是由安庆军和安丰军的合称,安庆是你们的籍贯地,是你们铸就了庆丰军的辉煌,每战必奋勇争先,今日,请再将敌人的尸体踩在脚下,再塑庆丰军的辉煌!”

    “杀敌!杀敌!”李宗可军淹没在呼喊之中。

    “庆丰军的骑兵,天下无敌,常遇春,天下无敌,你们就是华夏的无敌雄兵,跟紧我们的常无敌将军,用敌人的鲜血,喂饱饥渴难耐的冰刃吧!”常遇春军阵前,郝仁再次煽动道。

    “无敌!无敌!”常遇春军,齐声高呼着。

    ……

    郝仁从左到右,在军阵前走了一遭,各军阵,无不欢呼雀跃,群情激奋,士气高扬。他再次重新回归指挥台,军阵内的士兵,尚且欢呼不断,杨通贯却已经列着军阵,从营寨内列出鱼贯而出,遮天蔽日一般,向庆丰军漫压过来。

    “各军肃静,准备作战!”郝仁冷冷的下达命令。

    一时间,号角呜咽,战鼓激昂,庆丰军整个军阵,立马肃穆,士兵们严阵以待,只有士兵起伏的胸膛,证明他们不是雕塑,还有风中摇曳的军旗,证明这画面不是一个静止的图片。

    杨通贯的二十万大军,衣甲各异,掺杂着各色军旗,杨通贯在八边太阳旗的簇拥下,稳居中军,二十万大军,遮天蔽日,列出长方形军阵,纵深三里,左右宽不知多少里。

    蒙元联军刚刚扎住阵脚,也不派人掠阵,便急不可耐的开始试探性进攻。

    杨通贯中军中门户大开,一支精锐的汉家骑兵,呐喊着冲将出来,直奔郝仁的中军,杀向常遇春的中军军阵。

    敌我两军,近三十万兵马对战,不似两人街头打架,一言不合,甩来膀子就开打,输赢全靠个人身体素质。

    这是战争,是大军团作战,决定胜败的不仅仅是武器和意志,一个小小的细微因素,就能决定战争的成败,不可能刚一开头,就将兵马全部压上,一旦出现颓势,再无翻盘余地。

    两队对战,双方都要互派几波兵马,互打几次,待找到对方可乘之机,才能发起最后的决战。

    所以,古代历史上的战争,动不动就双方大战三天三夜的,郝仁与杨通贯决战,也不知道要打上几天,才能找到最合适的时机决战呢。

    郝仁虽然不是第一次与杨通贯交手,攻湖州、守嘉定、烧伏兵,却是第一次与杨通贯列阵作战,他也不了解对方的套路,也不知道军阵内虚实,就算杨通贯不派兵先来,郝仁也要派几波兵马试探性进攻的,找到敌人薄弱环节,然后给敌人的致命一击。

    既然敌人先出招,那就接招吧!

    “让俞通河去抵挡住他们!”

    郝仁见敌人出动的兵马并不算是精锐,人头目测也就三千人,他也不想一下子就暴露自己的全部底牌,所以命令俞通河的一支骑兵,先行与敌人打上一阵。

    “呜——呜呜——”

    庆丰军军中的号角呜咽,旌旗摇动,常遇春开了军阵门户,俞通河都帅两千骑兵,呐喊着冲杀出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