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庆丰军 > 第二百零五章 铁马出击

第二百零五章 铁马出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压右哨的骑兵万户胡大海,从帅旗的旗语中,得到进攻步兵的消息,他腾出一只手,左手拎着长柄斧,右手操起来挂在马鞍上的上弦的手弩,对着手下两千骑兵高声喊道:“孩儿们,让他们尝尝我们庆丰军骑兵的厉害吧!”

    说罢,胡大海一马当先,率先发难,身后的两千骑兵,卷起一线尘土,紧紧跟随。队形划出一条弧线,绕过敌兵疏阵的骑兵,径直打击跟随在后面的步兵。

    敌人冲锋在前面的骑兵,列的疏阵,队形太过于松散,根本不能抵挡住密集阵型骑兵的冲击,而且胡大海也不与骑兵纠缠,专门打击跟随在后面的步兵!

    尤其是,胡大海太过于骁勇,他一弩箭将敌兵的一个十夫长射倒,挂了手弩,双手操着大斧,人借马力,马借人力,踏破敌人的盾墙,径直冲入步兵的军阵,一条长柄大斧,左劈右砍,排山倒海一般,如入无人之境。

    胡大海是力量型武将,用的也是重量大的大斧,单是一个斧头,就有数十斤之重,战斧的斧柄又是加长的,作战半径长,他一斧下去,血花飞溅,砍倒一片。

    战马不停的向前驱驰,他手中不停,左一斧头,右一斧,前一斧,后一斧,一斧连着一斧,杀的兴致盎然,心情畅快!

    这就是骑兵对步兵的优势!

    胡大海身后的两千骑兵,不知道有没有信仰,不过从战斗表现上来看,绝对没有吃素的!

    前排的骑兵,挂了手弩,操起长短兵器,紧紧跟随主将胡大海,左冲右杀,冲到哪里,哪里浮尸一片!

    后排的骑兵,长短兵器,根本上去去手,只能操着手弩,站在马镫上,找准缝隙,或是瞄准平射,或是仰角抛射,只顾着将弩箭向敌阵招呼,争着抢着杀人‘抢人头!’,弩箭指向哪里,哪里就是一声惨叫。

    两千步兵,显然有点太过于薄弱,庆丰军的轻骑兵,只是一个交锋的功夫,两千步兵,如同潮水一般的退却下来!

    蛮子海牙此时颇为恼怒,前面的骑兵已经与庆丰军接仗,后面的步兵反而跟进不上了,胡大海挡在中间,冲上去的两千骑兵,可就回不来了!

    庆丰军的火炮分为四个阵地,分列在左、右军阵,及左右压哨骑兵前,唯独中间没有火炮。

    蛮子海牙的两次冲锋,一是为了试探郝仁的军队的虚实,二是为了打掉郝仁中军左右两侧的火炮,为总体冲锋扫清障碍。

    胡大海的骑兵出击,虽然给敌人步兵带来巨大的杀伤,但是,有己方的军队在前面厮杀,右军的火炮为了避免误伤胡大海的骑兵,已经住了火炮,李宗可的步兵只能依靠梨花枪盾牌阵,配合这弓弩震天雷,于阵前搏杀敌人冲过来骑兵。

    庆丰军还有什么?所仰仗的无非就是火炮罢了,如今右军的号炮已经哑火,郝仁还有什么?

    庆丰军右军的两个军阵动了,据蛮子海牙猜测,左军的军阵大抵和右军的部署相当,那么中军郝仁到底布置了什么?连压阵的火炮都没有!

    蛮子海牙眉头紧锁,对下一步的部署颇为踌躇,还没有我安全明白郝仁的虚实呢!

    “大人,再不下命令,恐怕两千骑兵就要回不来了!”幕僚赵不识焦急的提醒道。

    “全力出击,打他中军!”

    中军,应该也和右军有个模样,友军没有火炮,那就打他右军!

    蛮子海牙果断了下了与郝仁决战的命令!

    “咚——咚——咚——”

    蒙元的军阵中三声号炮响,号角呜咽,战鼓齐鸣,蒙元数万大军,发生呐喊,骑兵在前,步兵在后,整个军阵如同巨大的箭头,俗称楔形军阵,军阵的军锋,直指郝仁的中军帅旗。

    数万人的军阵,排山倒海,大地为止颤抖,山河为之摇曳,气势之宏大,空前绝后,仿佛那个军阵形成巨大的箭头,一下便能将庆丰军的军阵,撕裂的粉碎!

    孙子曰:激水之疾,至于飘石者,势也!

    郝仁站在高高的指挥台上,知道敌人已经开始全面进攻,不能让敌人的攻势形成,这样的冲击力,对军阵破坏太大,尤其是中军,没有火器可以阻击敌人,很容易让敌人将中军冲破。

    “让徒单钧的拐子马出击!”郝仁冷冷的下了命令,吴六玖领命,中军号角呜咽,蓝旗摇动!

    徒单钧掏出望眼镜,再次确定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没有出现幻觉,心中颇为兴奋,心道:“终于到了我们这支老牌队伍表现的时候了!”

    “拐子马准备!“

    徒单钧一声令下,遮挡在前面的两千步兵,如同快速拉开的开场剧幕,快速的向两边移动,以闪出拐子马冲锋的路线!

    徒单钧操着一根长柄狼牙棒,骑着一匹黑色烈马,从拐子马的前边跑过,不停的鼓舞士气:“尔等本来犯的都是死罪,奈何咱家主公仁慈,饶恕你们的罪过,这是为主公冲的第二阵,你们的罪孽马上就要赎请,加官进爵就在身后,孩儿们,用敌人的鲜血,洗刷你们战败的耻辱吧!”

    “出击!”徒单钧的吗,从拐子马的军阵左侧跑到右侧,他一声令下,三千拐子马,齐步向前,走出军阵!

    三千人,此时看不出来气势,无非是人披重甲,只漏鼻孔和眼睛,马披马甲,连马眼睛也被黑布蒙住了!骑手中长枪、身上的衣甲、腰中刀鞘、马鞍上的长弓、长枪的枪樱,清一色的黑色,颜色倒是整齐划一,远远望去,如何如荼,颇为壮观!

    三千拐子连环马齐步走出军阵,战马速度由缓到快,由快走到奔腾,渐渐的显现出拐子连环马的军阵。

    这都是徒单钧这个屠夫,用战俘训练出来的奇兵,平素训练,徒单钧毫不手软,人犯错杀人,马犯错杀马,要的就是整个军阵,不掉整齐划一!

    每个人一匹马,人被铁链锁在马鞍上,马不倒,骑手就不会掉落,而且没三十匹马,中间用铁链链接,称为一连,铁链上又坠有喂过低腰的狼牙棒,可谓是见血封红。

    一百连的拐子马,列出前后三排的疏阵,直接冲向敌人的楔形军阵的顶端。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