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庆丰军 > 第二十七章 保卫寿州(二)

第二十七章 保卫寿州(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难道就你们有弓箭手吗?”

    “难道寿州红巾军的弓箭都是摆设吗?”

    “让蒙元的赤马探军也尝试一下寿州红巾军弓箭手的厉害……”

    城墙上的弓箭手射出的羽箭如同一簇巴掌大乌云,“嗖嗖嗖”飞向城外的敌军军阵,

    是时候给敌人还以颜色了。郝十三迫不及待的将脑袋探出城墙的垛口,可是,弓箭还击的实际效果却让人大跌眼镜。

    城内红巾军发出来的羽箭,稀疏落在落在城外骑兵的军阵前,只有极个别的几支箭羽射进敌阵,已经没有杀伤力,早被赤马探军的圆盾和刀剑隔开,根本没有对敌人造成任何的威胁。

    怎么会这样?明明吃多少天的饱饭了,怎么还跟没吃饱饭似得!

    郝十三彻底失望了!

    这就是农耕民族和马背上的民族在战争上的差别,开弓的臂力不是吃几次饱饭,吃几次牛羊肉就能赶得上的。

    敌我双方用的羽箭本就存在差异。

    赤马探军用的是破甲箭重箭,其重量要被比红巾军用的普通羽箭要重很多。弓箭远距离射击,杀伤了靠的就是箭的自重,在空中自由落体时候的重力加速度。

    弓也不是一样的弓!

    红巾军的弓是普通的木胎弓,拉力绵软无力,满弦的拉力只能将弓箭射的那么远了。而赤马探军用的是牛筋夹杂铁胎的复合弓,其弓的拉力,要远远的高处木胎弓的力量。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弓箭的射程没有人家的长,只能被动挨打,没有有效的还击能力。

    这,给整个寿州城上的红巾军形成了莫大的压力。

    城外的赤马探军又一轮的羽箭飞来,紧接着又是一轮,两轮,不少来不及躲避的红巾军弓箭手,中箭,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畏敌悲观情绪开始在军中蔓延。

    “大家不要怕,护城河足有两丈多宽,他们的骑兵过不了我们的护城河!”郝十三大声的吆喝着,给身边的红巾军打气,更是给自己打气。

    在这样无力还击的绝对压迫下,城墙上红巾军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逃溃,这源于吴六奇汉军的作战经验,一旦畏死逃亡,会把后背没遮没拦的让给敌人,在这样密集的箭雨下,只有被羽箭击中。

    而红巾军只顾躲在城墙垛口下,举着盾牌默默祈祷,对郝十三的鼓舞丝毫不理会,生死,全屏上天定夺。

    大地一阵的颤抖,郝十三感觉自己脸上的肉,被大地的颤抖连带着微微的颤抖,也不知道是大地抖得厉害,还是源自内心的恐慌。

    赤马探军开始进攻了!

    城外的三分之二的赤马探军,分成条理分明的四队,纵马向护城河驰骋而来,大地的颤抖,正是源自这浩大的骑兵马蹄带来的共振。

    赤马探军的马并没有长翅膀,也速台万户也没有想让用人来填平沟壑。

    每名冲锋的骑兵手中都拎着半袋子的土。

    “弓箭手,放箭,朝着他们冲过来的马队放——盾牌手,保护弓箭手!”郝十三大声的吆喝着。

    赤马探军骑兵手持着圆盾遮挡箭雨,冲到护城河前,也不纠缠,只是将布袋中的土,倒入护城河中,转身就打马往回跑。

    吴六奇左军千户有一百弓箭手,可是城外骑兵分四队填河,城上的红巾军弓箭手,必然要分四队去还击,郝十三不得不忍痛将自己中军的一百弓箭手调拨上城头,就是这样,弓箭手还是明显不足,弓箭手数量对比200:1000。

    填河的赤马探军,到了红巾军弓箭手的射程之内,就算是马的移动速度快,就算是有盾牌遮挡,终于陆续有赤马探军的骑兵中箭落马。

    虽然,落马者聊聊,却大大的提升了城头上红巾军的士气。赤马探也不是钢筋铁骨,羽箭也不是一无是处,也能在他的皮甲上,穿一个窟窿。

    赤马探军有一千弓箭手压在后方,并没有参与填河,只是用弓箭压制着城上的弓箭手,尽量多的给填河的马队形成保护。

    红巾军弓箭手在盾牌手的保护下,中箭受伤的人,也没有先前那么多了,寿州的红巾军经过战争的磨砺,也逐渐适应起来,一旦有弓箭手受伤倒地,马上又附近的士兵捡起来继续放箭。

    蒙元压阵的骑弓兵采取的是齐射的方式,射击是有一定的间隔的,城头上的红巾军新军,也逐渐学会了躲避蒙元骑弓兵的齐射。

    但是,红巾军的弓箭手数量不多,两轮弓箭射击中间要有间隔,赤马探军的骑兵速度太快,这么稀疏的弓箭,根本不能阻止填河骑兵的行动,护城河的宽度在逐渐的缩短。

    敌人冒着箭雨进行填河,对于寿州城池志在必得。

    敌人的填河是无法阻止了,弓箭手只能稍微迟滞敌人的进展速度,填平护城河只是时间问题。

    可是,他们没有攻城器械,他们怎么登上城墙呢?难道他们还有什么秘密的武器没有用出来?还是在为后续的步兵开道吗??

    郝十三总感觉敌人存在着阴谋,可是又看不透,毕竟这是他经历的第一场血战,除了看过几部古代战争的电影外,没有一点的经验可言,他心中总是一把冷汗,却想不到克敌制胜的方法。

    一切阴谋,到该揭晓的时候必然会揭晓。郝十三此时全无把握,只能撞大运。

    该是河里死的,井里死不了,该是井里死的,河里死不了。

    早知道有穿越到古代这一天,何必痴迷如手撕鬼子,迫击炮打飞机的神剧,还不如提前好好的看看那些经典的古代战争电影了,至少能学到一些东西,了解一下古代的战争。

    抱怨也是没有用了!

    郝十三只能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在摸索中逐渐的成长。

    脑袋掉了,不过是碗大个疤,郝十三不怕死!顶多就是人死球朝上。

    可是,郝十三手下还有数千拼凑的红巾军新军,还有这寿州城的一城百姓。

    红巾军破城的时候,不少城中百姓都给与红巾军莫大的支持,自发的拿起勾杆铁齿,击杀朝廷逃散的士兵,一旦城破,寿州六七万的百姓,难逃屠杀命运。

    这是蒙元军队对待敌人的一贯做法,也速台刚才冷酷的威胁,想起来还让人寒战。

    不少赤马探军中箭倒下,地上多了上百具的蒙元士兵尸体,可是眼看着护城河一寸一寸的被填平,郝十三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用拳击打自己的手掌。

    正踌躇间,忽然猴子张三十一上前耳语郝十三道:“匠户营焦玉、焦禄兄弟求见!”

    郝十三拍腿大喜,“快带我去见他们,肯定是我要求的火炮造出来了!”

    “匠户营百夫长(副百夫长)焦玉(焦禄)叩见总管大人。”

    前几日刚刚被郝十三提拔为百夫长的焦玉,又任命了自己的弟弟焦玉做副百夫长,二人见到郝十三,齐刷刷的叩拜道。

    郝十三赶忙上前拉起二位兄弟,此时情急,也顾不得自己嫉恨的跪拜礼节,忙上前拉起二位,焦急的问道:“二位兄弟今日来,是不是要告诉我,我们的火炮造出来了。”

    焦玉面有难色的搓手道:“造炮需要大量的生铜,铜是用来铸造钱币的,铜就是钱,钱就是铜。寿州城内没有那么多的生铜。”

    闹了半天,还是差钱,说白了,炮还是没有造出来。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差钱无论多少,你就去文我的管家穆有才要吗?”郝十三心中好不焦急。

    “铜是官营的,寿州附近没有铜矿,去庐州采办生铜的兄弟已经出发了,能否通过关系买的生铜还难说……不过,总管所说的梨花枪的枪筒,属下却是做了有几百支!”焦玉拿出来一个二尺长,带着引信的铁桶道。

    郝十三铁锅铁桶看了看,二尺余长,前端一个两寸长的引信,铁桶上有两个夹子,可以快速的夹在长枪杆上,做工却是考究细致。

    可是,眼下这近战武器郝十三还不需要,眼见着被也速台万户优势的弓箭手压制着,寿州的红巾军此时迫切的需要远距离攻击的火器,要比蒙元弓箭手射程要远的火器,这个梨花枪,眼下却是用不上。

    郝十三也没有责备新任命的两个工匠营百夫长,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哪能指望民间的匠户在短时间内制作出大杀器?

    他安慰道:“二位兄弟辛苦,将梨花枪筒交给防守城门的李大通百夫长吧……”

    还未等郝十三吩咐完毕,忽然听见城墙外一阵喧嚣,城墙上的卫队长张三十一大声吆喝道:“老大,不好了,敌人已经过了护城河了?”

    “二位兄弟,注意安全!”郝十三嘱咐一声,丢下两位木讷的百夫长,飞奔上城头。

    敌人的骑兵到底要做什么?难道赤马探军的骑兵长了翅膀?能飞上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