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庆丰军 > 第六章 艰难行路

第六章 艰难行路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郝十三尚且空腹,等回到弟兄们烤肉的跟才发现,地下散乱的扔着带着深深咬痕的鹿骨头,整头鹿被吃个精光,幸好这帮饿鬼牙口不好,要不恐怕连骨头都不会剩下。

    已经吃的肚子饱饱涨涨的汉子们还不肯罢休,在秀才带领下,正围着篝火追着张三十一跑,张三十一手中还拿着仅剩的一条鹿腿,哀告的呼喊:“不能再吃了,这是给老大留下的!”

    众人看见郝十三,赶紧规矩起来,张三十一乖乖献媚的献上鹿肉,讨好的说:“若不是我手疾眼快,恐怕老大就没得吃了!”

    郝十三一巴掌拍在张三十一的脖颈,责备道:“不是让你给大家分肉,让大家慢点吃吗?你看看这满地造的狼狈……”

    瘦猴张三十一脸一红:“老大,弟兄们饿得太狠了,我实在约束不住了”

    郝十三指着众人的鼻子数落道:“一个个的没个个规矩,弄得满地狼藉……”

    “老大,老大,咱们吃的是鹿,哪有狼?”张三十一善意的提醒道。

    秀才卖弄道:“你懂什么?满地狼藉是成语,用来形容……”

    秀才一卖弄,祸水就引到他那了,被郝十三又一段数落:“还读书人呢,有没有点团队精神?辱没不辱没读书人的斯文,居然带头哄抢,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哥……”

    秀才受了数落不便张嘴,再没有人出来解释“团队精神”是个什么玩意了,秀才他也不知道这个“团队精神”是个什么精神,反正感觉比儒家的仁义礼智信还要高深。

    “还有你们几个”郝十三指着两个捂着肚皮就要往草丛里倒下的汉子道:“吃饱了别倒下,赶紧把火灭了,然后挖个坑,把骨头埋了,一个个的,等着拉稀吧……”

    “哎!”郝十三心中暗叹:“这帮破落户,可怎么带?亏了你们认了我这个老大,讲究团队精神,不抛弃不放弃,要不也不能被别人一板砖,拍到乱糟糟元末来。”

    ……

    荒凉的古道上,饿殍遍地,群鸦争相而食,景象好不凄惨,郝十三有心收敛一二,可惜腐尸太多,收不胜收,只好作罢,偶尔遇见两处村落,也已经是断壁残垣,满是蒿草,没个人烟,怎一个荒凉了得?

    众人行进速度非常之慢,一会“跐溜”钻草丛一个,一会那个嚷着肚子疼,闹的郝十三没有一点脾气,众人饥饿的肚肠禁不起鹿肉的油星,悉数跑肚拉稀。

    更有那少年,围着郝十三上蹿下跳,吵嚷着师父长,师父短的,拿着本破书问东问西,仿佛“七岁八岁讨狗嫌”的现象在那少年的身上延迟了,十一二岁才到来,后来干脆吵嚷着走不动了。

    幸好郝十三生在大家族中,逢年过节一大堆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围在他家,一会这个哭了,一会那个尿了的,前世的郝大宝磨出来了好脾气,要是换做别人,早一巴掌拍在少年的屁股上了。

    不是走不动了吗?好吧,郝十三仗着自己身高臂膀,索性将那少年抗在脖颈之上,虽然累点,却好过了一个孩子在眼前绊脚。

    那少年幼年丧父,非是有意烦恼郝十三,而是向来没有体味过所谓的父爱,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眼圈立马红了,越发与郝十三亲近起来了。

    天近中午,好歹远远的看见一个城池的摸样,秀才一屁股坐在地上,立马引发了连锁效应,一个个虚脱的身体都倒下。

    “起来,咱们进城,给你们请郎中”郝十三踢着秀才的屁股说。

    “老大,饶了兄弟们发,肚子疼还不说,身体虚脱的没有一点的力气!”秀才连连告饶道。

    郝十三心中暗骂:“活该,叫你们争食儿”可是却没有一点的办法。

    那妇人更是连连阻止不让进城,明明去颍州必须要路过眼前的亳州城的,可是妇人非要要求绕过去。

    不进城也可以,走点远路也无妨,只是这弟兄们不弄点草药治一治腹泻,就是他们不疼死,这路也没法走了。

    可能是郝十三没有拉肚的原因,这差不多负重一个少年行了十多里路,居然还真没有一点累的感觉,进城买办东西这事情只能落在郝十三的身上了。

    但是郝大宝毕竟第一次进所谓元代的城市,一点古代的社会常识都没有,古代城市没有多大,也不怕走丢,也不怕黑心的老板黑去一些钱财,就怕触犯了什么人家的禁忌,闹不好小命玩到这就算玩完了,最好是找个同伴,也好能提醒自己一些。

    可是无论拉猴子,踢秀才,一个个就像是一滩烂泥,动弹不得,倒是那少年与郝十三亲近,有心与郝十三同去,却被他老娘一巴掌打在脖颈上,也就此作罢了。

    难怪,认识不超过一天的陌生人,再把人家的娃给拐走了呢?

    猴子张三十一这个专门为老大持刀的卫士,从怀中掏出那把锈渍斑斑的菜刀,提醒郝十三带着菜刀,以防不测,却被秀才制止住了。

    郝十三无奈,只好留下弟兄们一个人进城了,他甩开大步,没一会就道了那个城郭之下。

    但见城墙高大巍峨,城门之上,赫然三个大字“亳州城”,字体甚是苍劲,却没有名人的题跋,不知出自何人之手。

    城门之下,一个身穿皮甲的武士带着七八个身穿铁甲蒙元军士,野蛮的检查者进出城门之人的行囊。

    对待身穿胡服和有明显异族特征的行人,态度异常恭敬,对待身穿汉服的,无论是长衫还是裋褐,态度越发蛮横,推搡谩骂习以为常,甚至不问青红皂白,劈头就是一顿皮鞭。

    更可气的是那些等待进城之人,各个表情木讷,仿佛是行尸走肉,又若是温顺的绵羊,对待同胞遭受的待遇,习以为常的选择漠视。

    被异族压迫了近百年的华夏汉人,早就习惯了这种铁蹄下的奴役,早就没有了一点血气,一个汉人的性命等同于一头驴,朝廷不惜汉人命,汉人自己得惜命,好死不如赖活着。

    郝十三强压心中怒火,好歹是挨到了进城,询问路人,终于在西市找到了一家口碑比较好的郎中,若是后世,随便吃点广谱性消炎药就可以,可是那个时候没有这些,只好和郎中说了弟兄们的症状。

    郎中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汉人,下巴一撮稀疏的山羊胡,听了郝十三的描述,递上一副干嚼的草药:“五十文钱,只收铜钱,不收交钞。”

    郝十三不知道这铜钱和交钞的概念,只好硬着头皮拿出银锭,悻悻的说:“我没有其他,只有银子!”

    山羊胡警惕的四下一扫,赶忙又袖子盖住,惊讶道:“你不要命了?敢拿银子出来交易?”

    不是?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水浒传》里面常说什么随便丢下个两三两银子,怎么到这用银子交易还要命?难道看出来我这银子来路不明?可是我已经洗白了?

    郝十三用从秀才那学到的礼节,施礼道:“我是居住在大山里的,消息比较闭塞,其中有何不妥,还请先生教我!”

    山羊胡一声叹气:“见你是懂礼节的我就告诉吧!”

    山羊胡絮絮叨叨的将元朝的货币讲了一遍。

    所谓的交钞,就是元代的纸笔,中国最早的纸笔起源于宋代的交子,忽必烈入主中原之后,一纸币为母,以铜钱为子,其中纸币有2贯文、1贯文、500文、100文、50文、30文、20文、10文共9种,为了确保纸币的发行,所以禁止一金银作为货币流通。

    起初的货币是以纱为本位的,2贯文为一锭纱,所以皇帝古籍记载都是以锭为交钞的单位,在元朝庞大的版图上,交钞起到一定的经济作用。

    但是元朝穷兵黩武,无休止的用兵,导致国库空虚,所以无休止的印刷纸币,尤其是至正中期丞相脱脱货币改革失败,交钞更是贬值等同于废纸,连朝廷自己发行的纸币,收税的时候都不肯要了,与民国时候的法币好有一比。

    虽然朝廷禁止金银作为货币,但是商人不是傻子,私下里也用这种硬通货来交易的。

    郝十三听了山羊胡的介绍,好歹有些了解,无奈道:“看来只能到当铺换了钱再来了。”

    山羊胡笑道:“当铺不敢给你当的,朝廷有令的,得去朝廷专门开设的专门部门兑换,而且只能兑换出没人要的交钞!”

    那山羊胡见郝十三犯难,他也对这种硬通货的货币感兴趣,又道:“客官若是有心想换,我可以给你换了,我可以帮你吧银子换得散一点。”

    “那敢情好,有劳了!”

    山羊胡颤巍巍的拿出一架小天平,称了郝十三的银子足五两,兑换了给郝十三四锭一两的银子,然后就是一大堆的铜钱和纸币,好歹算是把药买了。

    郝十三感觉自己进城一趟也不能白来,兄弟们的衣服都破的不行了,好歹弄了个成衣铺,给弟兄们置办了一些衣服,结果一核算,一贯。郝十三也不知道一贯钱是什么概念,付了一两银子,给店掌柜的乐的捡了两件长袍就往郝十三的包袱塞。

    碰见傻子了,这回赚大了!

    十贯交钞也换不上一两银子!(注1)

    注1:古代的货币有个通算的公式1两金=10两银=10贯铜钱=10000文,此时的元朝纸币已经贬值如同废纸,所以生意人都愿意要银子和铜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