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渔娘 > 351 造反(九)

351 造反(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351

    说完还不忘拿出一包东西给自己和身边的护卫和宫女涂在身上。【愛↑去△小↓說△網w  qu 】

    月儿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应该是有人在吹笛子,但是那声音跟她吹出来的不太一样,怎么说呢,那声音有些怪异。

    转头四处搜寻这声音的来源,洛博暄他们也是,黑暗中,看不到那个吹笛子的人,相反他们听到了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沙沙声。

    月儿耳力也不差,她也听到了这种奇怪的声音,顿时心头一凛,对自己这个本事她心里明白,也清楚这沙沙声音是怎么回事。

    赶紧拿出自己的笛子高喊道“博暄,高将军,赶紧的让咱们的人都靠近我这边,让人掩住耳朵——”

    随即就拿起笛子也开始高声的吹奏起来,她的笛声跟对方的笛声互相交织在一起。

    外人或许没感觉出来有什么,可是月儿心里明白,曹家找来的这个人应该也是个御兽的高手,之前她还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人物存在,还以为她是个个例,没想到世间还有人会这种技艺。

    高忠堂他们赶紧的招呼人马往这边靠近,尽量往月儿的身边围拢,大家甚至是把她给围了起来,虽然一个个觉得莫名其妙,可是也都听吩咐的把身边人递过来的棉球甚至是布条都塞到耳朵了,反正不影响他们观看,要是敌人来了,他们也能迎战。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傻眼了,四周都密密麻麻的爬满了各种东西,还有成群结队的蛇,一个个高昂着头吐着蛇信子,不说别的就是看一眼都是浑身起鸡皮疙瘩,有些人认识这东西。

    “毒蛇,毒虫?”

    明白的人吓的握紧了手里的武器,一旦这东西靠近他们,可以随时进行反击和自卫。

    看着这东西越来越近,就算不知道这些是有毒的人此刻也害怕了,这东西要是平时单个看见他们未必能怕,可是这样密密麻麻的出现,谁见了都觉得浑身发麻。

    不说月儿他们这帮人了,叛军那边也是同样的情况,不过他们比这边更糟糕,因为听到笛子的声音,所有的人都慢慢的开始浑身不舒服,恶心头疼,更有甚者已经倒地不起。

    这边好在都堵住了耳朵,虽然听不进去多少,可是大家多少也能感觉血气上涌,那滋味不太好受。

    洛博暄他们紧张的盯着月儿,再转眼竟然发现一个男人就在曹国舅身边,边用力吹着笛子边狠狠的瞪着月儿。

    月儿很是悠哉的吹着自己的笛子,好像陶醉在自己所吹奏的音乐里,根本就觉察不出外面的情况似的。

    反观对方的表现,脸色很难看,好像是跟谁斗气似的,毒蛇毒虫在靠近月儿他们的边上就走不动了。

    欧阳奕铭有些不可置信的盯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眼睛瞪得大大的,这是什么功夫,竟然可以让虫子和蛇随意攻击人?

    洛博暄想起来一件事,拉出塞在二皇子耳边的堵塞物,低声的跟他耳语了一阵之后,欧阳奕铭让自己的护卫悄悄的离开。

    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关注眼前的局势,也没人会关注这其中会有人悄悄离开,虫子和毒蛇现在开始躁动不安了,一个个开始慢慢的调转身子,然后慢慢往叛军那个方向爬去。

    月儿嘴角噙了一抹子冷笑,笛声随即一转,高亢而有力的音调响彻了整个皇宫上方,蛇虫们现在已经不听对方的摆弄,如今已经成为月儿的有力帮手,齐刷刷的攻击起叛军这边。

    这么多的蛇虫,就算是叛军他们自己也害怕啊,一个个根本就什么都顾不上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的逃。

    任曹国舅他们在身旁喊破了喉咙也没人听他的话,不过即便这些人想逃,两条腿的怎么可能跑得过人家毒蛇呢,而且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更多的东西,蛇虫鼠蚁,甚至是山上的狼和老虎以及其他的东西,在听到月儿的笛声召唤,一个个飞奔下山。

    这样就更加的让叛军害怕,现场的情况就更加的混乱,别说是普通的人了,就连那个控制蛇的人都跟着乱了节奏,他以为自己是天下唯一一个能控制这些东西的人呢,谁能想到竟然还有一个比他厉害的人。

    在他的节奏一乱的时候,一头狼就冲了过去咬住了他的脖子,那些不受他控制的东西也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皇后刚开始还挺得意的,不是敢明目张胆的跟她对着干吗,一个乡下来的无知的野丫头这次也让她尝尝什么叫厉害什么叫害怕,最好以后能让她永久的闭上那张臭嘴,可惜得意过后,竟然是她意想不到的后果。

    尤其是从四处奔跑而来的老鼠钻到她的裙子底下,顺着她的腿钻到她的身上,吓的她嗷的一声,人直接就昏过去了。【愛↑去△小↓說△網w  qu 】

    而此刻围在皇后身边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都自顾不暇,护卫的还好一些,可以拿武器来反抗,至少还不至于一下子被这些东西给控制住,不过也仅此而已,别的他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忙活自己身上的东西。

    宫女和太监,那就更不用说了,跟皇后都一个德行,要不昏倒,要不被咬的跳脚叫唤。

    高忠堂和洛博暄他们已经看出门道来了,一个个大手一挥,都不用喊,直接打手势,手下的人也清楚这是要干什么。

    洛博暄一马当先的冲皇后的侍卫开弓,这一下都不用费多少力气,一箭一个准,而曹国舅那边就更难受了,控制蛇虫的人死了,那些东西他没办法控制,抹在身上的蛇药虽然能抵挡住蛇虫的攻击,可是抵抗不了老鼠和野兽的冲击。

    外加上月儿这笛子声,让在场的人多多少少的都受到了影响,这些人即便是逃出去了,可是根本就没多少力气跑远了,他们只能沦为这些爬虫们的口中餐和攻击对象。

    那些被曹家胁迫的官员属下听说宫门那边是这种情况,谁还敢过去?那不是拿小命去开玩笑吗,所以半路上人就跑光了。

    更有甚者,连鸟儿都被月儿的笛声调动起来,就在空中趁机就啄下面的叛军,而且像人似的,知道什么人是坏人,什么人是好人。

    月儿这边一发动攻击,高忠堂他们就得到了月儿的眼神让他们快速的反击,本来还想逃走的曹国舅和皇后娘娘,这一次真的就成了被丢弃的那个,那些护卫连自己都顾不上了就别说他们的主子了。

    有了这俩个人在手上,其他的人就更好说了,现在的局面瞬间改变,谁也没想到本来是曹家妥妥赢的事情如今会出现这么一个变数。就因为一个小丫头的笛声就彻底的改变了。

    洛博暄满脸担忧的看着月儿,他清楚这东西是耗费内力的,一直这么吹下去,月儿肯定会出现大问题。

    “月儿,月儿,敌人已经被打败了,你快休息一下。”

    月儿摇摇头,慢慢的将音调收缓,然后才收了笛子。

    “我的时间不太多,赶紧的弄马车载我到城门口,我要把这些毒虫都引到城门那边攻击叛军。”

    洛博暄急切的问道“那你身体怎么样,能承受得了不,那些毒虫你就别管了——”

    月儿摇摇头“正好这也是个机会,原以为山上没那么多的东西,就算召唤出来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没想到曹家竟然会玩这个,正好他们送上门来了,我要是不好好的加以利用就有些对不起他们这份孝心了——”

    说完又拿了一个鸡蛋剥开两口就吃完,再喝些水,马车就过来了,月儿冲洛博暄还有欧阳奕铭点点头“我先驱使那些毒虫过去,你们做好准备……”

    洛博暄不放心月儿自己做马车里,随即拉着自家大哥也坐上了马车,不等月儿开口,他先发话了。

    “我跟大哥给你护法,有什么事有我们俩个人挡着,你专心吹笛子就好——”

    随着马车的启动,笛声也轻缓的从马车里传了出来,本来还在地上转圈的毒虫又再一次重新出发了。

    欧阳奕铭一直目送大家远去直到看不到影子这才回宫里处理后续的事情。

    京城里此刻正经历一番劫难,本来听外面的喊杀声,老百姓们吓的都不敢出门,尤其是听说曹家造反了,外面到处都在杀人,就更没人敢出去看热闹了。

    看外面没有其他的动静了,有胆子大的人就想出去偷偷的瞧一眼,也不知道曹家赢了还是皇上赢了,不管谁坐上那个位置对他们的生活其实没多大的影响。

    可是在大家的私心里,还是觉得曹家更不人道,做了那么多的坏事,要是让曹家的人把控朝政,以后大家的日子照样难过。

    虽然现在的皇上也糊涂,做的事让大家都有些不齿,可是跟曹家比起来,这位毕竟名正言顺,再说这段日子二皇子协助处理朝政,一系列的举措非常合人心。

    所以即便是出来想看热闹的人也奔着欧阳胜天他们能压制住叛军,这以后的日子该咋过还咋过,就别再出现动荡就行。

    不过一开门缝,就把看热闹的人给吓了一跳,都差点要跪了,外面是什么情况,这虫子老鼠和蛇什么时候都成群结队的上街溜达了?

    而且他们都是彼此的克星,可是看外面这情况好像根本就没那么回事,这些密密麻麻的东西直接往前冲,根本就不往屋里这边来。

    吓的快尿了的众人赶紧的关紧门户,心里一个劲的祈祷刚才是他们看错了,要不然没法解释这大道上怎么会出现那么诡异的一幕。

    月儿是不知道,这一夜注定了很多家没法入眠,他们都在私下里讨论她驱使的那些蛇虫鼠蚁,老百姓都在怀疑这天是不是要变了,这些东西都明目张胆的在大街上出现,还是成群结队的,难不成要地龙翻身了?

    月儿可顾不上这个,既然有这些东西帮忙,不如就让它们帮忙到底,城外的叛军早晚也是个问题,她现在主要的精力就是对付这些人,至于曹家,相信依照二皇子的能力,肯定能对付了这个老狐狸的。

    城门这边在看到满街黑压压的东西的要过来的时候,老早就有人过去打开城门,他们已经得到通知,就等着这些东西来了才开门,怕开门早了叛军会进入到城里,目前他们已经很难再坚持了。

    月儿驱使着蛇虫鼠蚁出去,她自己个就上了城楼,就坐在城楼上面边看下面的情况边吹着笛子。

    城外的人不了解情况啊,在城门刚打开的时候,他们心里还好一阵的窃喜,想必城里那边已经成事了,这是打算开城门让他们进去呢。

    可是谁知道刚走到门口就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幕给吓到了,不仅是人,就连马都没见过这样的阵势,所以马儿都被吓到了,直接倒霉的就是马上的人,被马甩到地上不说,由于人多马多,这一慌乱,还没等那些毒虫攻击,他们自己就伤亡了不少。

    洛博暄和洛博辰哥俩个就像是两尊大佛似的,老实的站在月儿的身后,眼睛四处的搜寻着,生怕有什么不利的东西对月儿造成影响。

    只是现在这些叛军已经被毒虫蛇蚁攻击哪里还有那个精神头去关注月儿,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这东西会是月儿弄来的,只是在逃跑或者死亡的时候,听到迷人的乐曲,心里还纳闷,这是谁这么有闲情吹笛子,还不赶紧跑啊。

    外面本来还挺正规的军队此刻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往哪里跑都不对,到处都有这些奇怪的东西,有一个地方倒是可以跑,可是那边已经站满了军队,过去无疑就是送死。

    不过他们也寻思了,与其那样死不如直接投降,或许还能获得一线生机,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放下武器奔向了朝廷的军队。

    狗剩他们在接收叛军的时候还不忘感叹“我说月儿以前打猎咋那么厉害,感情她连这个东西都能召唤啊,这不是神仙吗?

    唉,早知道这样,我小时候干嘛还欺负人家,还是月儿心善不跟我们计较,要不然我这条小命都够死八百回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