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王妃反穿记 > 第三百二十九章、不该来的都来了

第三百二十九章、不该来的都来了

作者:千年书一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原来李睿钟也是从网上知道了黎想住院的消息,他是以公司老板的身份来看望生病的员工,因为他给黎想新接了两个广告,现在正在做广告的文案策划,他是来问黎想有什么好的创意以及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开工的。

    由于门是虚掩的,他刚要敲门便听见了金珠的这番话,从金珠的话里他听出黎想是被人气病的,这倒是令他有点意外,能把黎想气得住院的肯定不是什么小事,可金珠却说是什么不相干的人。

    不相干的人说明不是自己的家人或亲人,不相干的人能做出什么大事来把黎想气到住院?

    李睿钟正想听听黎想到底是被谁气病的,可巧护士端着托盘过来了,他只好让开了地方,让护士先推门进去,这秘密自然也就听不到了。

    待护士给黎想量完体温出去后,李睿钟这才说明了来意。

    “正好,利用这几天住院的时间,你好好想想这两个广告的策划书,如果这次拍摄选上了你的策划案,我依旧单给你算一份版权费,保证不低于六位数。”李睿钟说。

    金珠虽不太愿意黎想这个时候被打扰,可也没法责怪李睿钟什么,毕竟他也是一番好意,想让黎想在退出娱乐圈之前多挣点钱,以后的事情谁也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钱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才是自己的钱。

    而对明星们来说,来钱最快的莫过于广告了,尤其是那些大牌明星,广告的曝光率高不说,酬劳也高,此外,广告的拍摄期短,一般拍摄顺利的话有个一天就差不多了,再不济有个两三天也够了。

    所以明星们一般都愿意接代言,几天的时间便能挣到上百万甚至上千万。谁会拒绝?

    而李睿钟之所以这么照顾黎想,是因为他已经从康馨的嘴里知道黎想把自己的身家都送给了金珠,上次为了金杨三个迁户口特地买的房子就是写的金珠的名字,好像金珠最近又打算投资什么铺面。可是手里的钱不够,李睿钟自然要帮一把了。

    再说了,他知道黎想退出娱乐圈之后肯定是要出国留学,既然是留学,手里肯定也得有钱。不光是他要有钱,还得给金珠几个留下足够养家的费用他才会安心地离开,所以为了让黎想痛快地出国,他也得帮一把。

    可黎想却不愿意领这份情,尤其是在这个敏感脆弱的时期,他讨厌李家人,自然也讨厌李睿钟。

    如果不是合约没到期,黎想是真不想跟李睿钟打交道了,只要一想到他挣的那些钱绝大部分是拜李睿钟所赐,他心里就呕得很。【愛↑去△小↓說△網w  qu 】

    其实。黎想也是钻牛角尖了,忘了他有今天根本不是李睿钟捧红的,而是张导,是张导提携了他,让他站在了gn电影节的领奖台上,他才有今天的风光,尽管这种风光不是他想追求的。

    如果不是李睿钟以金珠来逼着黎想签约了,凭黎想影帝的头衔,有的是导演和经纪公司找他,他完全没有必要屈就在李睿钟手下。

    因着这层原因。他就更讨厌李睿钟了,却忘了这一年李睿钟虽说帮他挣了不少钱,但相对的他也帮李睿钟挣了不少钱。

    这种情形下,黎想自然没有好心情好脸色了。“李总,医院不是一个适合谈公事的地方,等我出院后会去公司找您。”

    李睿钟一看黎想不但不感激他反而一副拒人千里的神情,哪里还忍得住?

    “喂,小子,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忘恩负义。这叫过河拆桥,我李睿钟最近可没有得罪你吧,你还敢跟我撂脸子?你以为你是谁?”李睿钟指着黎想骂道。

    一向只有他骂人的份,一向只有他给别人脸色看的份,他怎么会容忍黎想在他面前摆脸色?

    更何况,打那一天他就没瞅黎想顺眼过,更别说他刚进来时看见金珠这么细心地照顾他,不但喂他吃苹果,还给他擦拭嘴角,他心里早就酸得不行了,早就有一股小火苗在乱窜了。

    凭什么呀?他为杨金珠做了这么多,可杨金珠什么时候给过他一个温柔的眼神?

    “李总,话不能这么说,什么叫忘恩负义?你对我家阿想有什么恩有什么义?当初那个合同是你逼着他签下的,不是我们求着你签的,签那个合同之前我家阿想已经在张导的电影里担任主角了,也是那部电影让他站到了gn电影节的舞台,他的走红跟你貌似没有什么关系吧?还有,签下那个合同后,我们阿想是不是一直规规矩矩地听从公司的安排?别说你对他没有恩,就算是有,他家阿想也对公司也尽心尽力了。是,这一年他是从你公司挣了不少钱,可他也替你公司挣了不少钱吧?”金珠开口了。

    她知道黎想本来就堵着一口气才病倒的,这会被李睿钟一排揎,这口气更出不来了,所以她才会冒着得罪李睿钟的风险为黎想辩驳,因为这个时候她必须维护黎想。

    再说她说的也是事实,凭什么让李睿钟在他们面前滥发淫威?好像他给了黎想多大恩赐似的。

    “珠珠,算了,李总他怎么会看上我为公司挣的那点小钱?我们这种身份的人没得辱没了人家。”黎想虚弱地扯了扯自己的嘴角,“李总,你走吧,放心,等我出院后肯定会去公司找您,我欠公司的合约肯定会补齐。”

    李睿钟听了这话更是着恼,正要开口,房门再次推开了,李老来了。

    李老是在司机的陪同下来的。

    他倒不是从网上知道这个消息的,而是听家里的小保姆说的,小保姆自从上次在李家见到了黎想和金珠就成了黎想的铁杆粉丝,经常会从网上搜集点黎想的八卦新闻,而她也知道老爷子爱听黎想的八卦消息,看到什么便会跟老爷子念叨念叨。

    李睿钟是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自己的爷爷,这老爷子是有多喜欢这徒孙啊,竟然跑到医院来探病?

    “爷爷,您这么大的岁数怎么也跑到医院来了?有什么事打个电话不就行了?”李睿钟黑着脸上前扶住了老爷子。

    他刚才的那口气还没出呢。

    可是当着老爷子的面,他也不好跟黎想翻脸。

    “是啊,师公,医院的病毒多。您还是早点离开吧,您要被传染了可就是我们的罪过了。”金珠也借机撵人。

    真不愧是一家人,这探病的速度也太快了些。

    只是该来的却没有来,不该来的全都来了。

    李老并没有接过金珠的话头。而是坐在了床头,拿起黎想的手腕平放在床上,开始给他诊脉。

    诊完右手又开始换了左手,李睿钟的脸更黑了,脸上的怒气似乎一点就着。这老爷子对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徒孙是不是太好了些?

    要知道这些年除了家人和康馨,老爷子几乎从不给外人诊脉,一是李家来往的人都是一个圈子里的,这个圈子的人基本都有专门的保健医生,用不上老爷子;二是老爷子这么多年也不行医,用他自己的话说业务也生疏了,也就给自己家人马马虎虎地看点头疼脑热的小病还行,大病肯定不行。

    可这会老爷子进门二话不说,居然先替黎想诊脉了,这让李睿钟还怎么出这口气?

    “年纪轻轻的。怎么搞出这么多火来?心火肺火肝火都旺,有什么想不开的?对了,我进门的时候好像听你们在争执什么,小钟,你跟阿想也认识?”李老腾出空来问话。

    “呃,爷爷,他是我公司旗下的艺人。”

    李老听了这话眉头打了个结,他知道黎想是个明星,拍了部电影,也拍了不少广告。后来又去横店拍什么电视剧,可他一直以为黎想是个学生,又自己开了家建筑设计公司,所以以为他只是玩票似的想挣点钱。并不是专职的艺人,所以听到他是自家孙子公司旗下的艺人确实有些惊讶,也有点不喜。

    金珠自然看出李老的不喜,想了想,开口说道:“师公,阿想当时跟李总签的合同也不长。明年五月份就到期了,不过在那之前阿想还有两部电影的片约,拍完那两部电影,阿想就可以继续从事他自己的学业和事业。说起来我们确实应该感谢李总的关照,这一年要不是李总的公司签下阿想,我们在帝都也不能买下那套房子。李总,都说饮水思源,我们两人有今天的确离不开李总的照拂,今天当着师公的面,我们正式向你说声谢谢。”

    因为金珠不光看出李老的不喜,更看出了李睿钟的恼怒,所以当着李老的面说了李睿钟的几句好话,希望他能看在李老的面上别秋后算账。

    金珠的这点小心眼自然瞒不过李睿钟和李老,虽说明知道金珠这话是说给李老听的,未必有多真诚,可李睿钟也承认金珠这几句话很得体,至少是给他台阶下了。

    可李睿钟是谁?他是需要台阶下的人吗?

    故而,没等李老开口,李睿钟抢着说:“明白就好,就怕有的人揣着明白装糊涂,或者干脆就是一个糊涂人,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到时只怕怎么死的都不清楚,不光害了自己还连累了旁人。”

    金珠听得这话似有所指,不禁抬头看向了李睿钟,李睿钟脸上的怒气犹在,黑着脸,不再看向黎想或者是金珠,打算搀着李老要离开。

    这时,又响起了敲门声。

    金珠刚走到门口,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康学熙和唐紫妍。

    “我从网上看到你家黎想生病的消息,正好跟学熙在附近逛,便过来看看。”唐紫妍把手里的果篮递给了金珠。

    “谢谢了,其实也没什么大病,没想到惊动了二位,实在是麻烦了。”金珠接过篮子说了句客套话。

    一旁的康学熙倒是没有开口,他的眼睛落在了李老身上,心下也是一惊,先跟李老打了个招呼,然后看向了李睿钟。

    李睿钟摊开了双手,回复了一个他什么也不知道的表情。

    康学熙见从李睿钟这问不出答案,便自己思索起这件事来。

    如果没有听错的话,他刚刚站在门口听见了李睿钟指责黎想是一个糊涂人,不光会害了自己还会连累他人,这话是什么意思?是针对谁说的?

    还有,李睿钟这番明是贬义实则是提醒的话暗含了他对黎想的关切,这怎么可能?

    李睿钟什么时候跟黎想这么好了?

    还有,李老爷子亲自来探视黎想,似乎不仅仅是师公和徒孙的关系这么简单吧?莫非这李家和黎想有什么亲属关系?他怎么从没有听李睿钟提过?

    屋子里的人各怀心思,气氛一度很沉闷。

    “黎想,你到底是生什么病了,严重吗?”唐紫妍打破了这沉闷。

    怎么说他们也是来探病的,肯定是要问候一声,康学熙不开口,只能是她开口了,再说也确实是她拉着康学熙来的。

    “肺炎,谢谢了。”黎想勉强吐出了几个字。

    他本来就是一个病人,昨晚烧了一个晚上没睡觉,今天到医院来本想休息的,谁知接二连三地来了这么多不想看到的人,再加上刚被李睿钟排揎了一顿,心里堵着一口气,更不想说话了。

    “这个季节是容易感冒,平时要多注意些保暖,尤其是在来暖气之前。还有,北方的气候比较干燥,平时也要注意多喝点水,多吃点水果。”唐紫妍看出黎想的虚弱来,转身拉着康学熙要告辞。

    “爷爷,我们也走吧。”李睿钟也不想留下来看黎想的脸色,他还想回家问问老爷子,这黎想到底因为什么入了他的眼。

    “阿想,师公先回家了,你自己好好养病,这病啊是三分治七分养。”李老本想留下来再陪陪黎想,可有李睿钟在,是不可能让他一个人留下来的。

    再说即便他留下来,他也不知该怎么面对黎想。

    其实,在他放弃dna鉴定的时候原本是拿定了主意,把两人的关系定位在师公和徒孙上,尽自己的能力提携一下这个后辈,别的就不考虑了。

    可一知道他生病的消息,李老还是赶来了,他到底还是放不下他。(未完待续。)

    ps:  谢谢我已走不出这个世界、平淡是福666、珍珠2880105、81332269几位亲的打赏,也谢谢辞忆卿年、qiqi222、fanyin612等几位的月票支持,以及花环888的更新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