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我有一把伞 >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起郑幼婷还真是一个悲催的姑娘,上辈子被自家哥哥为了女人推进了丧尸群,这辈子居然被新婚丈夫再次扔进了丧尸群,不过不幸中的大幸是她的运气一直够好,上辈子死了她重生了,这一次更是在危急时刻激发了异能【隐息】,用一道半透明的屏障阻隔了丧尸的感知救了自己的性命。

    郑幼婷知道自己的名声,在新婚丈夫和他的那群手下那里算是彻底坏了,而这一切都是桑可心造成的,所以她恨不得吃了桑可心,但是她并不傻,她没有资本去找桑可心的麻烦,所以只能按捺下自己,再说事实上她并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新婚丈夫和他手下的事情,所以她并不觉得他们会为了桑可心的几句话对她做什么。

    所以她安安静静的低调的做她的团长夫人,毕竟在末世里活下来就不容易了,重生一次更是侥天之大幸,生死之间虽然说不上大彻大悟,但是实在不必为了别人把自己赔进去,就算是桑可心,郑幼婷也不觉得自己会有多大的几率再次遇到。

    然而她的低调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好事,突发而来的丧尸潮让在去欣荣基地的车队疲于应付,最终在丢下一大帮普通人后众人脱离了丧尸潮,就在这时又遇到两只变异狗和一群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十几只丧尸,然后他们躲避变异狗,把她推给了丧尸阻挡丧尸的脚步。

    好在关键时刻激发了异能,虽然受了伤但好歹保住了自己,之后她遇到一个同样被丧尸抓伤自己躲起来的女孩子,没想到这个女孩子熬过了丧尸病毒还激发了异能,让她心理落差最大的事,那个女孩子的哥哥和未婚夫带着一大帮人来找她了,而她只一个人坐在角落看着那个女孩子。

    郑幼婷第一次觉得她活两辈子都是那么的失败,侥幸逃脱的庆幸瞬间消散的一干二净,她心中有一种说不清的孤寂和萧索。

    被人背叛一次或许是别人的问题,但被背叛两次要说自己没有问题都没人信,她不知道她自己哪里出了问题,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只是有那么一瞬间她会这样想,要是上辈子死了不要再活过来那该多好。

    不过这个念头只有一瞬间,这种矫情也只有一瞬间,人,还是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很自然的对于和妹妹相处了一段时间的郑幼婷,这队人都抱有一定好感,他们是来自沁阳基地的队伍,接了收集医药的任务才会跑到这里来的,郑幼婷在对方问她要不要加入的时候,稍稍犹豫了一下就点头同意了。

    郑幼婷默不作声的拿着砍刀切丧尸,虽然只有一只手,但是架不住力量变异,所以对于这样一个战斗力还挺强还很安静不拖后腿的女孩子这一队人都很和善,郑幼婷见识过这些人的相处方式后,觉得或许无论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她真的很缺运气,如果一开始就遇到他们这样的……还有什么一开始,她一开始也不是这个样子的。

    而就在他们清理了外围的丧尸准备休息一下进医院探查的时候,一个人影快速的掠过来,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郑幼婷在末世里锻炼出来的出色反应能力这回也没有躲过,桑可心的长刀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这一刻郑幼婷是恐惧的,她好不容易才在末世里感受到一点温暖,为什么桑可心又出现了,郑幼婷恐惧过后就是深沉的怨恨,但是那种恨来得很汹涌却又一瞬间退了干干净净,只剩下死寂。

    郑幼婷觉得自己好累好累,末世里也算是酸甜苦辣都尝过了,两辈子因为同一个人死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啊呸!

    “桑可心,我承认在大厦那一次我对不起你们母女,但是为了活下去再来一次我也会这么做,既然你们母女没事,为此我也付出了代价,你到底想怎么样?”郑幼婷指着自己那个空空的袖子道,“或者说我把另外一只手也赔给你们母女,你是不是愿意放过我?如果是你就砍吧!”说完抬起自己的另外一只手臂。

    桑可心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眯着眼睛打量看上去画风有些不对的郑幼婷,在环顾边上已经反应过来,神色各异,但是都摆出防御姿势的,郑幼婷的这一群眼生的小伙伴们,仔细打量了一番郑幼婷略显狼狈的衣着打扮,还有带着微微菜色的沉静面容,明显已经不是之前养尊处优的样子了。

    说好的大族小姐,团长夫人呢?怎么感觉如此的凄惨?

    桑可心心中那一瞬间的杀意反而没有了,因为郑幼婷说的不错,有些事情哪怕知道是错的也还是会去做,做了可能会赎罪,但绝对不后悔。

    就像她,虽然谴责着自己预知了末世而没有去做一些大事,只知道自私的顾着自己,但是不可否认再来一次她依旧还是会那样做,在陌生的世界,即将来到的生死灾难面前,顾着自己有什么错,她现在觉得良心不安不过是因为现在的她有这个能力,就算救助这些人也不会威胁到自己的安危,不然如果她自己都过得朝不保夕,别人再惨也不关她的事情。

    想通的桑可心觉得心境一松,物竞天择是大自然的规则,这次是灾难同时也是净化的契机!

    “你说得对,换了是我也会这么做,但是我理解不代表我就要原谅,你的一只手我收下了,但是比起我们母女两的命来说真是不值一提。”桑可心说到这里顿了顿见郑幼婷脸色发白,不由眉眼一弯转了语气,“不过呢……既然我们现在平安无事,那么我要是要了你的命似乎也说不过去,要不然用别的抵吧,比如丧尸晶核。”

    桑可心收起刀反手收回红伞里左手手腕一转,红伞已经撑开在头顶,这样一看哪里还有刚过来时那副凶神恶煞,满身杀气的样子,分明是末世前大街上头撑着遮阳伞的时尚美少女。

    这个时候辰凡也抱着孩子走了过来,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站在那里就让众人有些不敢直视。

    “你要多少。”郑幼婷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桑可心不依不饶,看她现在的速度就知道,如果她要杀她这里一群谁也拦不住,而且桑可心似乎还有同伴,抬头看过去却立刻瞪大了眼……这个人的脸她认识,他们曾经在西北基地擦肩而过过。

    当时桑可心还说这个人看着面熟,后来才知道那是西北基地当家的辰家七少,也是未来的继承人,可……可这样一个人为什么跟桑可心在一起?还抱着桑可心的孩子?

    这一世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千块一阶晶核,不二价。”桑可心见郑幼婷见鬼一样看着她和辰凡,眉梢一挑,怎么了?

    “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郑幼婷就知道桑可心不会让她好过的,如果是以后丧尸等级提上去了一千块低等级的丧尸晶核还真不算个事,用一块二阶的就可以换好几百块一阶的,可是大家普遍实力还底下的现在到哪里找一千块出来!

    “那简单,你看我们多有缘分,以后想必碰面的机会还会很多,你可以慢慢还嘛,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找到我然后还晶核,三个月后嘛,凡是多一个月我们就加原本晶核数量的一半做利息好了。”所以要么一辈子不要再见面,要么就乖乖帮她赚晶核。

    “喂,你这简直是放高利贷……”一个女孩子拦到了郑幼婷的面前,郑幼婷立刻把人拉到身后抬头对着桑可心道:“好!我答应你,三个月后我一定会找到你给你晶核的。”郑幼婷拍了拍身后虎着脸的小姑娘,只有她知道刚才桑可心是真的想要杀了她,虽然不知为何放过她,但她不想再惹这个女人起杀心,共何况桑可心身后还站着一个辰家七少。

    桑可心很满意自己的处理结果,转身往辰凡那边走,只不过没有几步就停下来又转了过来,看到郑幼婷戒备的表情笑得意味深长:“忘了说呢,我觉醒了木系异能,可以治愈的,虽然说目前有些艰难,但是等级提一提断肢重生也不是不可能办到的,如果你来的话就优惠价吧,一万块晶核。”说完不去看郑幼婷震惊后憋屈的脸色,心情愉快的跑回辰凡身边,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往医院方向而去。

    果然自己不舒服的时候,欺负人是最好的减压放松方式。

    ………………分割线………………

    仰头期盼的小伙伴们没有盼来七少和桑可心,等来的是把后面队伍吓了一跳的大猫,现在的大猫足足有一匹成年马那么大,伸展四肢比后面跟着的那些车子都要大,这怎么不让众人惊慌。

    不过猫爷没有搭理这些大惊小怪的愚蠢凡人,直接跳到了拖车的最前面,然后已经换手的文莉立刻停了下来,然后三两下就朝大猫扑了过去:“九命,九命,我好想你呐!”一边说一边就伸手扒住猫脖子,用脸直接往大猫的猫脸上蹭。

    除了原来见过大猫的小伙伴们众人都几乎不会呼吸了,不过很快他们就想起来了,这不是当初和丧尸首领战斗时桑可心的那只召唤兽么?可是好像大了很多诶!

    不过既然是桑可心的召唤兽,那么就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了,众人立刻长舒一口气,虽然一路还算平安,但他们可是一直绷着神经的,小心无大错嘛。

    苏晚夏带着众人把大猫身上的东西卸下来,然后大猫抬起一只爪子,只见爪子上绑着一个金属壶,江柳上前取下金属壶打开,发现里边居然是一封信,写的很简单,就是他们很安全,然后两个人带着孩子去l市城北的大医院一趟,很快就会追上来。

    如果是以前江柳自然是要火急火燎的带人赶过去的,不过现在么倒是不那么着急了,苏晚夏也是很淡定的样子,早说了只要七少来了,桑可心愿意在外面怎么浪都行,果然吧,不但自个儿浪,七少也没有意外得跟着一起浪了。

    鉴于这一对浪人的武力值,众人默了默之后什么也没说,该干嘛干嘛,江柳写了一封回信,然后附上新调整好的通话器,根据磁场变换的问题做了三个阶段调整,又有步容的微调,想来在天黑以前这个通话器应该是可以顺利通话的。

    大猫被文莉招待了一大锅蜜汁鱼后,心满意足的带着明安和步容合作出来的一捆新长刀就离开了车队。

    没一会儿车队就遇到了另外一个队伍,灰色的军卡样式,两辆车身后同样带着不少车子,从一个岔路拐过来,似乎和江柳他们的路线是一致的,为了避免发生什么不必要的冲突,两个车队都停了下来,江柳和苏晚夏带着后面跟着的车队的几个人一起上前。

    对方也是差不多的架势,不过领队是一个身穿迷彩服的女人,身后跟着的几个一看就是练过的,然而很突兀的是这些人身边站着一个穿着一身粉白色羽绒服围着围巾长发飘飘的女孩子,女孩子还画着精致的妆容,脚下还踩着高跟的皮靴,这幅末世前很正常的打扮,在这里真是莫名的违和。

    苏晚夏从来没想过差不多的穿着为什么换个人就那么看不顺眼呢?明明这个画风她很是熟悉,桑可心哪怕砍丧尸的时候也有种诡异的,让人心颤颤的情不自禁深陷其中的黑暗萝莉画风。但是对面这个,苏晚夏就真的觉得对方的穿着十分的不合时宜。

    不过那不关他们的事情,她奇怪的是这两位秦家小姐怎么会在这里,他们不应该好好的在京都呆这么?

    苏家有些特殊,所以哪怕同一个圈子知道有这样一家人,认识熟悉的也很少,所以秦家姐妹估计是不认识苏晚夏的,但苏晚夏认识秦家的姐妹俩。

    排行第二的长女秦淑琴,是各个方面都颇受赞誉的姑娘,学校毕业后就跟随兄长秦俊河的脚步参军了,虽然只是一个文艺兵,但也算是涉足军队了,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排行第三的幺女秦淑丽,是秦家家主秦正阳第二任妻子给他生的老来女,今年刚刚19岁,性子只有三个字可以形容【大小姐】。

    另外秦家还有第三代,秦俊河的长子秦宇飞和次子秦邵飞,秦宇飞比小姑姑秦淑丽还要大上三岁,秦邵飞倒是和小姑姑同龄,那时候婆媳同时怀孕可是大“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