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仙妻来袭,魔尊要淡定 > 第三百零二章 确认身份

第三百零二章 确认身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离天这一次来天之极的目的是为了淬炼芭蕉扇的扇魂,此前出现的种种问题,皆是因为淬炼扇魂出现了阻碍,可现在若是放弃淬炼,转而让这孩子的灵魂与芭蕉扇融合呢?

    离天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目光再次落到那四肢僵硬却笑容灿烂的小孩儿身上,离天突然觉得胸口被什么堵住,竟然一时间难以开口。

    那小孩子何其聪明,早已经从离天的动作中猜出了离天的想法。

    “爹爹是想让我进入那个扇子里面吗?”

    眼见着小孩子天真的眨巴着眼睛,离天又是一时语塞。

    小孩子则无所谓的再次眨巴了一下眼睛。

    “爹爹怎么不说话了呢?对了爹爹,你不是说好了再回来就给我取个名字吗?爹爹可千万不要赖账哦!”

    是了,这孩子到现在连个名字都没有,倒不是当年的离天不爱他所以忽视了他,相反正是因为太爱,所以总觉得叫什么都不好,于是整日只是孩子孩子的叫着。

    直到上一世最后一刻,魔神离天都没有想好自己的孩子应该叫什么名字,可见魔神离天是个优柔寡断的!

    真的是优柔寡断吗?

    不是,只有在遇见曼陀公主和孩子的事情上才会优柔寡断,这一点跟离天比起来,可就差的远了。

    所以,离天觉得自己比之当年的魔神离天更有魄力,往后的成就也更会比魔神离天更加厉害的。

    心下得意了一下,离天看着孩子的眼睛,很随意道:“你往后就叫小宝,爹爹和娘亲的小宝!”

    “哇哦!”

    对于这样的一个称呼,小孩子那都是十分乐意接受的。

    解决了名字的问题,接下来便是怎样将小宝送进芭蕉扇了。

    离天并不打算祭炼小宝的魂魄,尽管祭炼扇魂的话,小宝显然是最好的选择,比之绿浮星的情丝与自己的一缕魂魄更加的合适,可是……

    眼前这个孩子是自己的儿子啊!

    魔神离天与魔尊离天,这两个身份之间的转换还让离天无所适从,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小宝的父爱蔓延。

    看了看芭蕉扇,离天从魔神离天的记忆中狠命的搜索关于小宝体内毒素的记忆,然后根据这些记忆来调整方案,可是思索了很久,最终的结果还是没有结果。

    如此一来,离天瞬间就觉得郁闷了。

    要说起来结果,倒也不是完全没有,那就是两芭蕉扇练成小孩子的身体,然后将小宝的灵魂引过来,这是对小宝最好的办法,相比之下也是最安全的。

    可是一旦那样,芭蕉扇并无法使用,他就无法利用芭蕉扇灭了火焰山的大火。

    可若是将灭了火焰山大火之后再来救小宝的话,因为芭蕉扇已经有了扇魂,就无法炼成小孩子的肉身,如此一来就救不了小宝。

    又是一个两难的选择,离天为此感觉十分的苦恼。

    “爹爹?”

    眼见着离天想事情出神,小宝忍不住呼唤了一声。

    “小宝?”

    离天勉强笑着去看小孩儿。

    小宝则面上已经没有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抹令人心疼的苍白:“是不是带小宝出去让爹爹很为难的呢?要是这样的话,小宝就不出去了!”

    听了这话,离天的心头一疼,这孩子懂事儿的让人难受。

    “你放心,爹爹一定带你出去!我们不仅出去,还要去见娘亲!”

    离天说着,笑着抚摸了一下冰面。

    小孩子当即目光徐徐生辉。

    “爹爹太好了,爹爹真棒!”

    听着小孩子由衷的话语,离天更是觉得干劲十足了。

    既然不能有十足的把握,那倒不如折中,先想办法将小宝的魂魄引到芭蕉扇中来,以后的事情再想想办法。

    他实在是不愿意看到小宝失望的眼神,更无法再留小宝一个在这冰冷彻骨的地方。

    他只是一个孩子,独自在这里经历了十万年的寂寞岁月,何其残忍。

    “待会儿你听爹爹的闭上眼睛,无论如何也不要睁开眼睛来看,爹爹将你装进这个扇子里面然后离开好不好?”

    离天柔声说着,心下却无比的忐忑。

    毕竟小宝的体质特殊,他甚至不敢想象可能会出现意外。

    命运不愿再对这样一个孩子残忍了。

    离天想着,手上的动作已经开始了。

    小宝已经乖乖的闭上眼睛,离天手中掐诀口中念咒,不多时小宝就已经呼吸均匀的沉睡过去。

    接下来就是要将小宝的魂魄引出了。

    “你要干什么?”

    就在离天即将动手的时候,一道声音出现在脑海里,是那样的暴怒,仿佛即将从哪里冲出来要与离天对峙一般。

    “谁?”

    离天身形未动,眸子忍不住微微眯起。

    危险!

    他能感觉到发出这道声音的主人是何其的危险。

    只是让他感到惊奇的是,他可以确定,这里除了自己与小宝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存在,而那道声音却又是确确实实出现在脑海中的,绝对不是假的。

    又是这样的感觉,离天忍不住想要骂娘!

    这可不是一种多好的体验啊喂。

    “是本尊!”

    声音再次响起,语气带着倨傲与冷漠。

    “魔神离天?”

    离天忍不住哼出声来。

    “你果然聪明,竟然能这么快就猜出本尊的存在?”

    魔神离天冷哼一声,态度依然不友好。

    “你出来做什么?莫非是想要控制本尊的意识吗?听着,本尊是本尊,是牛魔王的儿子离天,而并非是你魔神离天,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不是出面指手画脚,而是乖乖的退居到记忆当中去,不要打扰了本尊行事!”

    “你住口!你竟然敢这么跟本尊说话?是谁给你的勇气?”

    魔神离天愤然,好像已经盛怒了。

    离天冷哼:“本尊行事,何须谁跟本尊勇气?”

    同样是狂傲的不可一世,与魔神离天的气焰不相上下。

    “哈哈……好!”

    魔神离天放肆狂笑两声,然后喝出一个好字。

    离天则是轻蹙眉头:“本尊并不打算跟你争辩好与不好,更希望你不要耽误本尊行事!”

    “行事?你想对本尊的儿子做什么?”

    魔神离天怒吼一声,紧接着离天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头晕眩的厉害,最后索性脑子一沉,失去了意识。

    当他再次回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处火山前,一个红衣男子正背对着他。

    “魔神离天?”

    离天在第一时间就猜测出了对方的身份。

    “不错,果然聪明,不愧是本尊的转世之人,只是现在本尊向你宣布,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可以消失了!”

    说完,魔神离天猛的一个转身,披头就是一掌砸了过来。

    离天见势不妙,急忙闪躲,魔神离天的攻势急速又凌厉,显然是抱着一击即中的态度,足见他的狠辣。

    好在离天的功夫亦是不俗,在察觉到危险之后第一时间便采取了措施,但见离天也猛的发出一掌,这一掌却不是与魔神离天对掌,而是重重砸向了自己的身边,借着掌风带起反冲力量,离天飞身而起,躲过了魔神离天的进攻。

    魔神离天见一击不中,自然愤怒,但见他怒极反笑,竟然忍不住拍起了巴掌:“好好好,不错不错,反应倒是灵敏,如此一来让本尊对消灭你更加感兴趣了!”

    “魔神离天,你以为你是魔神离天吗?不,不是,你不过是当年的魔神离天留下的一缕执念,就凭你的偏执,便注定了被消灭的是你!”

    离天昂着头傲然睥睨这魔神离天,这一刻他周身所散发的气势并不比魔神离天要小。

    “呵呵!你还真够自以为是的!”

    魔神离天不耐烦的蹙了蹙眉头“自作聪明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既然说不通,那就看看究竟你我是谁消灭谁!”

    离天厉喝一声,话音未落,就已经出手与魔神离天对上。

    魔神则身形未动,任由离天的攻击打在自己的身上,然后离天便亲眼看见自己的攻击飞射过去,然后穿过魔神的身体,砸在地面上。

    “看见了吧?没有用的,你对付不了本尊!”

    魔神离天兴奋的笑着,显得越发的得意。

    “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你以为你就能对付得了本尊吗?”

    离天丝毫不服气的反唇相讥。

    两个长相一模一样,说话的口气一模一样,甚至于眼神气势都一模一样的家伙对峙,画面也是相当的诡异的,只可惜二者现在存在于离天的意识之内,外界任何人都感知不到。

    “既然你这么自信,你我不放赌一赌,输的退下,从此消失!”

    魔神离天傲然的扬起下巴,显得志在必得。

    而离天自然也不会不接受挑战,毕竟将这个家伙从自己的意识之内赶走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否则有这么个危险的家伙存留在脑海当中,就等于存了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了,导致自己出现个很么意外,从而经历一次惨痛的失败教训。

    “怎么个赌法?”

    离天显得漫不经心,实际上也不过是想要让魔神离天以为自己根本就没有将他当回事儿罢了。

    魔神离天轻嗤一声。他俩本来就是同一个人,连说话的口气都一样,那么魔神离天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离天的真是心思呢?

    自己对自己的伪装欺骗,最终骗的也就只能是自己,这就叫自欺欺人!

    不过不管这么说,魔神离天对于离天能够接受挑战这件事情还是很满意的。

    但见魔神离天态度比之前缓和了些,然后以一种诱导的口气道:“你我从各个角度去攻击,直到你我当中有一方认输为止!”

    “好奇特的赌法,只是无论如何本尊都不会认输的!”

    离天咬了咬牙关,眸子越发的坚定。

    “这可就由不得你了!”

    魔神离天猛的出手,但见一条捆仙绳已经被投了过来……

    ******

    被关押的绿浮星渐渐苏醒过来,却发现自己竟然被关进以个铁笼之内!

    呵呵!

    心下出了冷笑,再无其他的情绪。

    不曾想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被他这样对待。

    这样的笼子,关押的是什么?

    高贵的曼陀公主是根本就无法接受这些的。

    环顾四周,之间天天池圣域内的大部分灵物都被关在这里,而且皆是萎靡不振的形态。

    绿浮星动了动身子,除了觉得有些疲累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感觉。

    笼子外面并没有守卫,难不成魔界的魔兵们就这么放松警惕吗?

    管他呢!只要是对自己有利就好。

    绿浮星自然不会选择坐以待毙,她要想办法救出这些灵物,她要与离天抗争,尽管这是一条十分艰难的道路。

    就在绿浮星正在思考着如何下手的时候,却听见有脚步声由远及近。

    祭司缓缓走入了绿浮星的视线。

    “曼陀公主别来无恙?”

    一句话透着无限的冷漠与阴寒。

    “你……”

    不知道为什么,绿浮星觉得眼前这个奇怪的家伙给她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是曼陀公主还是仙子绿浮星?”

    一句话,倒是真的将绿浮星给问住了。

    这家伙是祭司啊!

    绿浮星是认识的,可方才那怪异的感觉又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会脱口而出的问出那句话来?

    这其中莫非是隐藏着什么她不知道的吗?

    绿浮星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不是很够用了!

    得了情丝之后的绿浮星确实感觉自己跟曼陀公主有很大的渊源。

    她的记忆力出了自己身为绿浮星时候的记忆,更多的则是曼陀公主的记忆,从出声就在天池圣域内每日等待着父皇的到来,再到进入天界成为公主,然后就是认识离天的重重,再后来伤心欲绝离开离天,最后将情丝拔出,可不曾想最后却以为不愿意配合王母娘娘的计划而被逼转世……

    凡此种种,让绿浮星有一种与曼陀公主同仇敌忾的感觉,于是她也就开始怨怼起离天来了。

    这怨恨的感觉也是好奇怪的,就是那种明明我恨你,还希望你能注意我,最好是过来安慰我的感觉。

    或许,绿浮星觉得自己想要的无非是离天的一句道歉,一个认错的举动!

    什么嘛!

    怎么就有这么别扭的感觉?

    绿浮星觉得自己二了!

    想她绿浮星这么聪明的仙子会犯二,也是很重要的一件大事件哦。

    见绿浮星就在那里发愣,并没有回答自己的话的意思,祭司则眯起了眼睛。

    看来有些事情还是可以通过循循善诱而非武力解决呢!

    对于祭司来说,现在最当务之急的事情是找到最适合祭炼芭蕉扇的材料,然后淬炼扇魂,救出铁扇公主,至于其他的所有事情,根本就不重要好吗?包括他的人格!

    “想清楚了吗?你究竟是谁?”

    祭司从绿浮星的神态当中判断出她此时此刻有点儿迷糊,如此,甚好!

    祭司对绿浮星的表现很满意,如此一来,他就可以很好的操控她了!

    说实话,绿浮星对祭司还真的是没有过多的防备,因为不论是绿浮星还是曼陀公主,都是那种不讳世事的傻甜白,所以两世的记忆加起来,也根本就玩不过祭司一个,最终的结果是可想而知了。

    “你是怎么知道我有可能是曼陀公主又有可能是绿浮星的?”

    绿浮星毫无防备的问出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祭司则只是轻笑:“您的事情,属下一直在关心您!”

    祭司的话说完,头便低了下去,随后眼神也发生了变化,有了一丝即将得逞的快意。

    其实对于离天先前的做法,祭司又如何会察觉不到呢?

    一开始还紧张的要命,突然就变得冷漠又疯狂了,看似在配合自己的计划,而实际上也无非是为了让绿浮星或者曼陀公主对他死心。

    一根不爱离天的情丝,对于淬炼芭蕉扇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尊上!糊涂!

    祭司对离天的做法,那是非常的恨铁不成钢,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让苦心计划了三千年的大计险些附注中流。

    祭司生气,又不能明说,最终选择从绿浮星的身上入手,循循善诱,相信以曼陀公主对魔神离天的感情,还有仙子绿浮星身为魔后时与尊上的相处,想让她承认爱上离天根本就不是难事儿的。

    打定了这个主意,祭司便命人悄悄给绿浮星喂了点儿解药,这也是我为什么她能够清醒过来,而其他的灵物都萎靡不振的原因。

    “你是关心我的吗?好好的你关心我做什么?莫非是离天让你关心的?”

    绿浮星毫无心机的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这一句话再一次正合祭司的意啊!

    她提离天,说明了什么?她在乎离天!

    见她傻乎乎的样子,祭司便已经判断出来现在绿浮星的身体里,占据上风的性格乃是绿浮星的。

    曼陀公主与绿浮星两种性格,祭司了解的不是很清楚,但是知道当年的曼陀公主倔强是出了名的,所以一定不好控制,既然如此,倒不如让曼陀公主的性子彻底消失,而让仙子绿浮星留存在世上。

    想到这里,祭司的脸上划过一丝得意的光芒。

    “魔后您说的对,是尊上要属下关注您的!”

    “什么嘛!你骗人,离天他就是个特级负心汉,他是坏蛋,他想要害我,当年他就对我不忠,伤我入骨,如今又来伤害我!我恨他的,你说清楚你究竟是来干什么的?又想要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

    绿浮星的态度猛然发生变化,倒是让祭司下了一跳。

    不对啊!

    傻甜白发起飙来怎么还有杀伤力了?

    见绿浮星被气的鼓鼓的,祭司也只是稍微怔愣一下,然后露出十分悲痛的神色。

    “魔后你糊涂了吗?尽管您的前世是曼陀公主,看您并非是曼陀公主啊,您究竟是谁,您自己可还能分辨的清楚吗?”

    一句话再次将绿浮星给问住!

    是啊,她现在究竟是曼陀公主还是绿浮星呢?

    见绿浮星再次愣住,祭司赶忙道“我来就是为了让魔后您想清楚这件事情,免得误入了歧途,您想想,您继承了曼陀公主的记忆,然后就以为自己是曼陀公主了是不是?”

    一句话,让;绿浮星呐呐的抬起头来:“难道不是吗?我不是曼陀公主吗?我就是!”

    绿浮星咬了咬下唇,讲真,能够成为玉帝的女儿,真的是一件非常拉风的事情啊!

    想不到自己竟然有这么身后的背景,她好舍不得就这样放弃呢!

    见绿浮星面露沮丧,祭司便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起了作用了。

    “魔后您听我说,您不是曼陀公主,您只是有了曼陀公主的记忆,您还是您自己,您是尊上的魔后,只不过是多了您与尊上前世相处的记忆罢了,而且您想想抛去前世的记忆不说,单说这一世,尊上对您如何?”

    一句话再次将绿浮星给问住。

    心底有一股荒凉之感油然而生,似乎有一个女子一声又一声的叹息。

    绿浮星将意识沉浸在心海里,果然看见一个貌美的如自己一样的高贵女子站在那里独自伤神。

    “你是……”

    绿浮星愣住,她觉得自己跟眼前的女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同时她也知道她的身份。

    忽然觉得多说什么都是无意的,自己区区一个银河边长出来的野草,怎么可能会是拥有高贵身份的公主呢?

    果然自己与曼陀公主是分开的不是一体的啊!

    见绿浮星神情低落,曼陀公主转过身来,轻柔的笑着“我是谁你应该知道的,我是你的前世,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好深奥哦!”

    绿浮星完全搞不懂。

    曼陀公主则道:“你我经历不同,性子便有些许不同,但是说到底你我还是一体的,我是十万年前的你,你是如今的我,仅此而已!”

    “那祭司的意思是什么意思呢?”

    绿浮星觉得十分的疑惑,索性也不隐瞒,直接询问道。

    “他总归不会是与你我一心的,依我看他是有自己的目的的,所以不能轻信!”

    “你说的也对!”

    绿浮星点了点头。

    曼陀公主又是一笑:“不过,这一世他对你很好,真的很好,我看着便觉得无限满足,他是真的爱你的!”

    “啊?”

    绿浮星又是一愣:“爱是个怎么回事儿?”

    “你试着感受一下就知道了!”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