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仙妻来袭,魔尊要淡定 > 第二百九十五章 闯阵法1

第二百九十五章 闯阵法1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若是斓姑是当年的鸟儿,那么当初那些布阵之术,她已经学了个大概,再加上十万年的沉淀,只怕其杀伤力已经不容小觑了。

    感受到周围异动,离天心下暗叫“不妙!”

    只一瞬间的功夫,周身已经被杀气笼罩,看来是阵法已经成型了!

    离天定定看着斓姑,嘴角扯出一个残忍的弧度。

    “儒偌尔等不要命,大可以试试!”

    斓姑自然是淡然一队,虽然她即将启动的阵法,而且是这阵法生成一来第一次启动,但是斓姑还是很有信心的。

    此阵法声势浩大,离天与鸟尊使深陷其中,自然能感觉到其中的肃杀之气。

    “尊上!”

    鸟尊使浑身肌肉紧绷,有些担忧的看了看离天。

    离天面色不动,心下却也觉得棘手。

    对于奇门遁甲之术,他是不了解的,先前闯那四重境界之所以会那么轻松,完全是依靠那些有关于离天的境界,但是现在真正的与杀阵对上,他却是没有十足的把握的。

    离天的目的本来是速战速决,然而现在看起来,果然是遇到较大的阻碍了。

    “离天,我最后奉劝你一句,放过我们公主,请你离开,否则大阵一旦启动,必有一方损伤,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无论如何,你都是讨不到好处的!”

    面对斓姑的劝阻,离天傲然的抬起下巴。

    “本尊要做的事情,谁挡得了?”

    一句话,极致的狂傲,又极致的坚定。

    “既然你执迷不悟,怪不得我!”

    斓姑眸子一暗,身影已经消失于无形。

    耳边疾风呼啸,一声声凄惨夹杂着隐约的哭丧,扰的离天心烦气乱。

    眼前景物早已经变换,此时他看见的再不是花鸟鱼种笨拙的移动,而是黑暗之中,一个个红色的棍子,扬起惨白色的追魂幡。

    呼呼……嗷嗷……

    一声赛过一声的凄厉,使得离天一阵头皮发麻。

    本来离天也算是见多识广了,面对此等场景,本也寻常,可那股打心底里生出来的寒意,竟然是怎么驱赶都驱赶不散了。

    “这阵法倒是有意思!”

    心下戒备,面上去依旧云淡风轻。

    鸟尊使警惕的观察四周,在离天耳边道:“这阵不好破!”

    “那领头的鸟儿道行不浅,若是这阵法轻易被破了,只怕也对不起她那一大把年纪!”

    离天话落,面带嘲讽。

    站在阵外正梳理自己美丽羽毛的斓姑听了这话,当即拉下脸。

    “看来得提早开启大阵才行,速战速决!”

    斓姑毕竟是有了十万年的道行,性格越越发的与人类相似,方才离天说她一大把年纪,那可真的是触了逆鳞了!

    话落,斓姑闭上眼睛,口中默默念决,身处在大阵之中的离天,感觉当即不好了起来。

    “来了!”

    大喝一声,离天忙运功稳定心神。

    这会儿的哭丧之生越来越大,一声声仿佛敲击在了心上,只第一声入耳,离天便猜测出来,这是通过声音进行的精神攻击。

    是以稳定心神才是关键。

    鸟尊使第一时间发现了离天的动作,自然照仿,然而还没来得及收敛心神,便见眼前场景又是一变,那些原本胡乱飞散的追魂幡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拧成一条线,直朝着离天的面皮甩了过来。

    鸟尊使一阵心惊,想也不想,直接纵身而起,挡在了离天的身前。

    呼!

    轰!

    电光石闪之间,鸟尊使吐出汹汹烈火,扑到追魂幡上。

    此时离天也睁开眼睛,很快却又眯了下去。

    这等雕虫小技自然是不会难倒离天与鸟尊使,是以这二人更加警惕起来。

    忽然,鸟尊使一阵恍惚,竟然纵身向自己方才吐出来的火焰跳了过去,还好离天眼疾手快拉了它一把,才免于它受烈火焚烧之苦。

    “尊上?”

    鸟尊使愣愣的看了看离天,又忙转过头去看那丛火焰,言道:“方才我见尊上您在火焰中燃烧!”

    “本尊明白!”

    离天的眸子也深邃起来,因为此时他正看着那一丛火焰,然而他看见的,却是绿浮星在火焰中苦苦挣扎,样子极为惨烈。

    “这阵法果然是攻心为上!”

    离天说了一句,便转过头去,心下一阵阵的紧缩。

    纵然知道是幻觉,可眼睁睁的看着绿浮星受苦,他还是受到了影响。

    不看,想来总会好些!

    然而就在离天转头的那一刹那,火焰猛的向上一窜,火势迅猛,朝着离天的后背攻了过来。

    “尊上!”

    鸟尊使一阵心惊,作势就要吐出水来解救,而离天已经先行一步,猛然转身,一掌拍了过去。

    “呼……”

    火势被逼退,离天却脸色惨白。

    方才转身那一刻,他看见的分明是绿浮星张开双臂向他扑来,若非是心中清明,只怕是已经中招了。

    “尊上!”

    鸟尊使有些担心的凑到离天跟前。

    “无妨!”

    摆了摆手,将心头异样赶走,神色越发的凝重起来。

    这阵法果然不一般,若是普通的艰难险恶,离天自诩凭着自己的本事与鉴定,纵然凶险也能扛过去,但若是这个法子,倒确实是给离天增加了阻碍了。

    每每看见自己心爱之人在自己的手底下受伤难受,离天心神便会受到影响,而越是受到影响,看见的幻觉便越发的真实,如此一来,离天一时间处境艰难起来。

    鸟尊使也是费力的晃了晃脑袋,只觉得是头重脚轻,迷糊之中,仿佛看见了铁扇公主的影子,接下来便是越来越清晰,一片豺狼中间,铁扇公主被围攻,满脸焦急戒备,看上去似乎是陷入了绝境。

    鸟尊使浑身的气势当即就变了,现在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冲过去,去救她,保护她!”

    一时间,因为阵法的关系,鸟尊使早已经忘了身处的环境,满心满眼,只有铁扇公主一个,他只看见铁扇公主有可能受伤,他必须要冲过去,必须过去!

    心底最原始的感情被激起,仿佛回到了当初,年轻气盛时,最铁血激情的自己。

    见鸟尊使状态不对,离天当即警觉起来。

    只因为鸟尊使这会儿眼睛盯着的地方,竟然是前往所形成的怪阵。

    这怪阵出现的毫无正好,再离天的角度看来,就是无数追魂幡所结成的网,网中黑色漩涡旋转,看上去狰狞可怖。

    离天自然能判断出来,一切问题都处在那网上,见鸟尊使一副不顾一切要冲过去的样子,离天一把将它抓住捏在手里。

    “鸟叔叔,你看清楚,这是迷阵,是迷阵!”

    一时间也不管其他,只顾着想要将鸟尊使叫回来。

    然而,鸟尊使双目通红,对于离天的阻拦,竟然是半点感觉都没有。

    见他这样,离天也是心中你切,大声喊道:“鸟叔叔,你清醒一下,是看见了什么?那都是假的,是假的!”

    对于离天来说,鸟尊使虽为属下,却是他自己要求的,而他则是当他是自己的亲人。

    如今这情况,离天心中没谱,主要是找不到破阵的关键,也只能硬闯,又是迷了心智的阵法,使得他越发的缩手缩脚。

    鸟尊使还是不顾一切的想要冲出离天的钳制,离天则是越发的吃力。

    因为鸟尊使一只盯着那漩涡的缘故,离天便也特意的注意了那边。

    渐渐的,离天眼前也看是迷糊起来。

    只见那深邃的漩涡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突然,漆黑之中一抹白色身影渐渐显现出来,那是……

    竟然是绿浮星,她快要被漩涡吞噬了。

    不行,去救她……

    不行,这是幻觉,是幻觉,明明是迷幻阵,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一遍遍告诉自己,离天忍不住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头。

    只是还来不及清醒,鸟尊使因为失去了牵制,已经从离天的手中跳脱了出来。

    “鸟叔叔!”

    回过神来,离天一不顾一切去阻止鸟尊使扑过去。

    很明显这大阵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他们过去,那漩涡肯定暗藏玄机,若是鸟尊使过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放开我!”

    鸟尊使显然已经红了眼睛,早已经失去所有的理智了,只感觉到有东西一直拉扯他,一会儿头,便看见竟然是一条凶恶的黑狼。

    “你这畜生!”

    鸟尊使口不择言,大骂一声,直接吐火对着离天的眼睛喷去。

    因为距离之近,离天若是出手对抗,定然会伤了鸟尊使,所以只能躲避。

    这一躲就给了鸟尊使机会,直接从离天的手中这拖出来,朝着那黑色的漩涡而去。

    然后……

    鸟尊使的身躯就能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一点点放大,一点点变得漆黑。最后呈现出来的是一个身披黑色的斗篷,蒙着黑色面纱的男子,也是浑身黑色,几乎与这里的黑暗融为一体。

    这人分明就是祭司!

    离天并未有任何震惊的样子,而是更加的焦急,显然鸟尊使就是祭司的事情,他早就已经知道。

    鸟尊使当年受到诅咒,化成鸟形,但也不是不能化作人性,只是需要更多的力量,而且就算是化作人性,也只是一个骨架。

    不错,这祭司一身黑衣之下,没有一丝皮肉,除了面部,其他的地方全都是白色的骨头。

    所以他只能将自己藏在黑袍之内。

    祭司不顾一切的朝着那黑色的漩涡冲过去,本来离天还想阻止,然而脚步却是不敢动一下了。

    漩涡之中的绿浮星嘶嚎的越发的凄楚,好似没入漩涡下的一半身子正遭受着什么酷刑。

    离天紧紧的攥紧双手,不停的在心中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假的是虚幻的,可是耳边的哭声却越来越急切,呼救之声越来越惨烈。

    “相公救我啊……救命啊!我快要死了,快要死了啊!”

    “你就忍心看着我被杀死吗?就我啊!相公救我啊!”

    “离天,你这个懦夫,这点危险你就不敢靠近了吗?你无能,你不配为我绿浮星的夫君!”

    一声声控诉,搅得离天头痛欲裂。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离天开始承受不住,一步步向后退去。

    大阵之外,斓姑紧紧盯着离天,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总是这样,冷静自持,何时为了我们公主昏过头?太过冷静,往往意味着冷血,他说他用情至深,可却总能把持的住,这样的男子,终究还是不能给我们公主幸福的!”

    斓姑说着,失望的摇了摇头。

    尽管她表面上坚持不许离天通过,但是心底还是有那么一丝盼望的,盼望她的公主能得幸福,与真正相爱的人相守。

    斓姑已经明确了自己的态度,所以再次默默念诀,打算速战速决。

    斓姑这一发力,离天直接受到了影响。

    当然,同时受到影响的还有祭司。

    但见他以最快的速度向漩涡奔去,眼见着就要接触到那些追魂幡结成的网时,忽然又被弹了回来。

    这一场景让离天神色为止一边,本来以为鸟尊使已经无法得救了不曾想却突然生出了变故。

    被弹飞的祭司重新站了起来,再次朝着那漩涡冲了过去,一次次重新站起来,一次次被弹飞。

    这祭司好似不知疲倦一般,一次又一次的重复。

    离天看的目眦欲裂,最重要的是,漩涡之内的绿浮星已经只剩下一个头露在外面了。

    这一刻他的心神再也不受控制,脚步开始移动,一步两步三步,他要冲过去救她!

    救她,他的魔后!

    脚步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牵引,离天的眼眶也红了起来。

    这一刻他完全失去了理智,再也不是冷静自持的那个魔界魔尊,而是离天,绿浮星的相公。

    这变化来的突然。源自于绿浮星即将沉默时流出的那一滴泪。

    幻觉也会流泪吗?

    离天心中悸动,他发现自己竟然受不了绿浮星的眼泪。

    回想起来,那一滴泪,饱含着绝望与凄苦,离天十分自责,自己竟然没有能力守护她,就算真的是陷阱又能如何?他决定拼了,寻心而动!

    所以,离天义无反顾的朝着漩涡走了过去。

    天之极内有禁制,离天不能飞,所以他就算是接近漩涡,也不能直接将绿浮星从里面捞出来。

    大不了配她一同跳进去,有什么的大不了的。

    离天已经打定了注意,所以目光坚定。

    大阵外面,斓姑惊奇:“他竟然动了?莫非是良心发现了?呵……讽刺,真的是讽刺!”

    很显然,斓姑还是不相信离天的。

    就在她目光含恨盯着离天的一举一动的时候,突然一只五彩鸟儿过来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什么?已经多久了?”斓姑的心当即悬了起来,这鸟儿来报,竟然是她的公主同那个男子进入圣殿正正七日了?

    生怕绿浮星会遭受意外,斓姑也是急了。

    “你们在这人盯着,我去看看!”

    匆匆留下一句,斓姑朝着天池圣殿的方向飞了过去。

    斓姑一走,大阵便失去控制,然而斓姑以为,自己的大阵规模巨大,对付离天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多加费心了。

    而大阵内的离天,这个时候却是真正准备法力的时候。

    大踏步走到弹飞祭司的无形屏障之前,离天伸手触碰,只感觉到很大的弹力,差点将自己弹飞。

    只是那么一下的触碰,离天就已经能够判断出,这不过是一道普通的结界而已,祭司之所以会锲而不舍的屡战屡败,那都是因为心神被控制,失去了冷静的原因。

    离天是冷静的,他的思维是自己的,可以独立思考,他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

    所以,这区区一个结界,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在话下。

    手腕一翻,一柄犀利的小刀已经拿在手中,将灵力注入其中,在那弹力结界上一割,只听见“噗”的一声,如皮球泄气一般,眼前的结界短时委顿下来。

    离天还未来的几走过去,祭司已经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然而眼见着就要碰到漩涡的当口,一堵刀墙赫然立在了祭司的面前。

    祭司还是不顾一切的往前冲去,然后又很华丽的被钉在那堵墙上。

    离天远远的看着这一切,脸色略显凝重。

    走到跟前,见祭司费力的扭动身子,企图挣脱那刀墙,却是被越钉越紧。

    离天蹙眉,手指划过刀刃,一时间也陷入凝思。

    这一堵刀墙该如何通过?

    正疑惑间,却见祭司的深思越陷越深,越陷越深,他口中发出一声声嘶吼,仿佛痛入骨髓,却没有任何放弃的迹象,依然是一鼓作气的向前冲着。

    然后,只听见嘭的一声,祭司的身影湮没。

    莫非,这刀枪的破解之法竟然是任由这上边的刀刺在自己的身上?

    看来是的,离天不再犹豫,猛的向前,任由锋利的刀子刺入自己的胸膛,腿上,手臂上。

    尖锐的疼痛立即传遍全身,离天面不改色,向里面又挪了寸许。

    这个时候他才知道方才祭司能够挤进入是有多困难。

    一股强大的推力不住的将自己往外推,而他的目的却是要往里面去,如此一来若是不用尽全力,很有可能会被那股力气给反推出来。

    好在这点推力对离天来说不算什么,很快便英过去。

    只是当他的脸触碰到冰冷的刀子的墙面时,一股窒息的感觉向他袭来。

    “唔……”

    又用了一把力气,离天的身子好似没入墙中存续。

    “唰!”

    就在离天以为马上就要大功告成的时候,迎面又是即把锋利的刀子冲了出来。

    这些刀子是直奔他的眼睛鼻子而来,若是被刺中,后果可想而知。

    然而,却又不能闪躲,一旦闪躲,那很有可能被推力反弹,必然前功尽弃。

    这一瞬间,生死抉择。

    离天目光一凛,心中却是没有半点闪躲的意思,将头猛的向上一砸,直接砸在了刀子上面。

    “轰!”

    刀子没入自己的脑袋,离天无法形容那感觉。

    清醒的忍受着疼痛,没有半点闪躲的余地!

    疼痛终究是短暂的,当离天挺过那一阵窒息的疼痛时,忽然觉得身子一清,睁开眼睛,却见自己竟然在坠落。

    还好,万幸,方才那刀子竟然是幻化出来的,没入他眼睛内的刀子虽然痛感强烈,但是过后却没有半点的影响。

    嘭!

    离天落地,纵然是不能飞行,也可以控制自己的身形,在跌落的之后,也能稳稳的站在地面上。

    本来以为自己突破了那堵墙,就应该是破阵了。却万万没有想到,方才仅仅是一个开始。

    眼睁睁的看着面前不演出被绑的结结实实的绿浮星,离天再一次陷入沉默。

    此时的绿浮星被绑在一根柱子上,拼命的挣扎,拼命的挣扎,周围燃烧着熊熊大火,冒着滚滚浓烟。

    火焰马上就要将绿浮星湮没。

    离天四下望去,却不见祭司的影子,纵然心中急切,也没有办法,为今之计,也之后先冲上去救绿浮星了。

    究竟是不是幻觉,离天已经完全搞不清楚了。

    眼前的绿浮星哭得撕心裂肺,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失去性命。

    离天再也顾不上其他,猛的冲进火场,滚滚浓烟眯的得他睁不开眼睛,周围灼热的温度,亦是烧得他寸步难行。

    然而,心中强大的信念支撑着他,一定要救出绿浮星一定要。

    一步步上前,原本也就巴掌大小的一个火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变得宽阔起来。

    离天强迫自己睁开眼睛,入眼所见之初,也仅仅是一片火红与浓黑交织罢了。

    离天心下奇怪,方才明明是一堆干柴引燃的火场,到了这里面怎么回事这般光景?

    正犹豫见,耳边忽然传来绿浮星的呼喊声“啊……救命啊!”

    离天心下一凛,在不顾其他,循着这呼喊声就往身处走了过去。

    行了许久,也未曾见到绿浮星的影子,离天生怕会出现意外,忍不住呼喊起来,这一呼喊便吸入了浓烟,呛得他咳嗦不断。

    “救命啊!救命啊!”

    一声声急切的呼救声仿佛就在耳边,又仿佛远在天边,这使得离天越发的难以抉择,最终只能选择埋头前进。

    如此行行复行行,每当绝望的时候,绿浮星的声音就会适时想起,支撑着他一步步向前。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