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仙妻来袭,魔尊要淡定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天之极,太真心境

第二百八十九章 天之极,太真心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曼陀公主怔怔的看着离天,一瞬间心如死灰。

    离天也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些过火,便平静下来,对曼陀公主:“你若是真的过不去这个坎儿,不如先冷静一下,过一段时间我再来接你!”

    说罢转身,留给曼陀公主一个落寞的背影。

    曼陀公主愣愣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一滴硕大的泪珠滚落下来。

    “你这次走了,咱们便再没有相见的可能。”

    眼前的场景越来越迷糊,离天久久不能回神。

    鸟尊使呆呆的立在离天的肩头,浑浑噩噩。

    那迷幻的场景已经消失,魔神离天与曼陀公主的故事也已经消散。

    面前是一个高高盘起的的大蟒蛇,一切如初。

    “本尊的前世是魔神离天?”离天眉毛蹙起,一时间心中五味陈杂,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

    想来魔神离天与曼陀公主的矛盾是就此产生的,他倒是不想评价个谁对谁错,在感情的世界里,从来都是没有对错可分的,凡是能冷静面对的,大抵是未曾动情的旁观者。

    大蟒蛇那人性化的姿态越的倨傲。

    “如今你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我也能好好的跟你谈谈,请你不要在伤害我们的公主!”

    大蟒蛇并不知道离天看见了什么,她只是有能力开启离天前世的记忆,却不能控制离天记起来的内容。

    “在本尊看来,本尊的前世并没有伤害曼陀公主,反而对她用情之深,一如今生今世,本尊亦会那般!”

    离天话说的坚定,大蟒蛇则怒瞪着眼睛:“你这辈子还想那么对待公主?真是不知死活,我不管,无论如何你也不能再打公主的主意没快滚快滚!啊……”

    说着,大蟒蛇就出一阵难听的声音,一时间地动山摇,这天之极的大阵怕是开启了。

    离天嘴角轻笑,若是大蟒蛇未曾让他记起先前的记忆,那么对着天之极的阵法,他还真是两眼摸黑,可如今既然让他回忆起了前世的事情,倒也算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要知道,这天之极所有的阵法,都是当年的魔神离天与曼陀公主一起布置下来的。

    离天摇头,转瞬间的功夫,已经跟着鸟尊使置身与一个迷宫之中。

    离天道:“这阵法布置的精妙,若是本尊不明所以的乱闯,然而有可能触动机关,行走起来越的艰难,可是纵然突破重重危险,最终的目的地还是这里,根本就走不出去!”

    离天说完露出一个笑容。

    鸟尊使好似刚刚回神,听了离天的话当即道:“既然如此,那岂不是被困在其中不能出去了?哼,果然阴险,由此可见这天之极的主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鸟尊使不知道离天与曼陀公主的故事,更不知道曼陀公主就是绿浮星,所以说起话来每个顾忌。

    只是这番话还是惹恼了离天的。

    但见离天神色突然冰冷,不咸不淡的对鸟尊使道:“这机关曾经是本尊布下的!”

    鸟尊使:“……”

    “果然是鬼斧神工,智慧过人!”

    这马屁拍的,鸟尊使只觉得自己差点闪了舌头。

    离天便不再理会它,自顾的往一堵墙上撞了过去。

    “尊上慢着!”

    鸟尊使眼见离天撞过去的墙猛然凸出一片尖刺刺的刺刀来,当即急的不像样子。

    “尊上小心!前面有机关!”鸟尊使大声疾呼,用自己没有羽毛的翅膀在离天的肩上上扑煽了几下。

    然而,离天就好像跟本没有听见一般,直接朝着那一片密密麻麻的,闪着寒光的机关上撞了过去。

    鸟尊使见状,只以为离天是受了什么魔障了,更是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尊上!尊上!”

    连着叫了几声,也不见离天有反应,鸟尊使也是每个没了主意,心道若是离天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自己也不能活着,倒不如自己先去送命,没准儿尊上见了能回过神来。

    心下打定主意,鸟尊使当即不顾其他,就在离天即将接触到墙壁之前,自己先扑了过去。

    “嗷!”

    一声凄厉的叫喊,鸟尊使用肉呼呼的翅膀捂着自己的眼前,因为它不想看见自己流出来的血,一头撞向那墙壁,鸟尊使觉得自己浑身轻飘飘的。

    快死了吧,这里是屏蔽法术的,尊上就算是醒悟过来也无法救自己了吧?

    想到这里,鸟尊使心中升起一片悲凉,他还没见到尊上的大事完成呢,还有有关尊上劫难一说,也未曾解决,就这么死了也确实不甘心。

    越是想着,越是难过,待反应过来,忽然现时间已经过去许久许久了。

    鸟尊使当即惊吓了,不可置信的睁开眼睛,眼前依旧漆黑一片。

    恩?怎么回事儿?

    哦!翅膀还捂在眼前呢,于是鸟尊使就将翅膀一点点的移开,本以为看见的景象定然森然,然而眼前的事务,再次让他惊吓。

    这惊吓并非是所见之景有多坏,相反,此时它所看见的景色,简直是祥和优美的不像样子。

    鸟尊使揉了揉眼睛,但见眼前场景依旧,确定自己不再梦中。

    对了,尊上!

    纵然知道自己逃过一死,却还是不放心离天,一转身,却见离天一脸倨傲的站着,用眼角余光正扫视着鸟尊使。

    额,它倒是忘了,方才尊上说过,这天之极里的机关乃是他布置下来,想来方才那破解迷宫的关键,就在那一堵布满了尖刀的墙上了,具体究竟怎么样,鸟尊使是不知道,不过好在自己与尊上都好好,而且尊上对天之极的机关了如指掌,那么这就说明尊上在这天之极应该可以如鱼得水了。

    经过方才的事情,鸟尊使对离天是彻底的信任了,任由离天将自己捧起来至于肩膀上,再不多说一句话。

    方才鸟尊使自己先扑向刀墙,也是让离天惊了一下的,说起来若非是他手快,这会儿鸟尊使定然是被钉在刀墙上的烤乳鸽,绝对不会像如今这样活蹦乱跳。

    那刀墙是破解机关的所在不错,但绝对不是随便一扑就更过来的,必须得先触摸到最中心的那个刀尖,并且得划破手指,让血液浸透到刀尖的里面才行。

    鸟尊使不知道这一层,所以它扑过去的样子毫无章法,真真是险之又险。

    不过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他俩算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鸟尊使看着眼前场景,对离天道:“尊上您看,这是怎么回事儿?前方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好生热闹,竟然像极了人间的集市,而那边竟然清冷无人,透着分外的萧条意味。

    离天正了正神色,伸手向上指了指,鸟尊使循着离天的手指看过去,但见虚空之中,云彩画着几个大字,竟然是:“天之极,第一重太真心境!”

    “心境?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心境?”

    鸟尊使蹙了蹙眉:“据说天之极四重境界,皆凶险异常,也不知道这心境到底有什么心机!”

    鸟尊使说着,一脸担忧的看着离天。

    但见离天神色轻松,并没有半点的为难。

    “莫非,这四重境界也是尊上您设置的?”

    鸟尊使试探的问了一句。

    “当年的本尊,确实精通奇门遁甲,只可惜如今转世了,那些厉害的本事,居然已经完了个全!”

    果然是离天所设,鸟尊使放下心来,再看离天的时候,眼中充满了崇拜。

    “虽然是本尊所设,但是这一重境界并不好过,最重要的是能够过自己的那一关。”

    离天静静的看着鸟尊使,神色见好似带有这一丝担忧。

    “尊上此话怎讲?您将这机关说明白了,等一下有什么险处我也可以避开!”

    鸟尊使问了一句,看上去并未将这一重境界当回事儿。

    离天犹豫一下,终于做了决定:“本尊想让你闯一次!”

    “尊上此举何意?”

    鸟尊使有些弄不明白了,明明有快过关的法子,为什么离天还要为难自己让自己闯关?

    “鸟叔叔您停留在现在的境界应经许久了吧?”离天略有深意道。

    鸟尊使果然愣住。

    不错,距离上一次修为突破,已经过了三千年了,这三千内,无论鸟尊使怎么努力,总是无法更上一层。

    其实说到底,鸟尊使还是明白什么原因的,只是那件事情,他只能放在心里,根本无法说出来。

    “鸟叔叔您借此契机突破吧!”

    离天说了一句,径直往一旁萧条凄冷的方向走去。

    鸟尊使知道离天的意思是让他们分开走。可是……

    说到底鸟尊使还是不放心。

    离天道“毕竟在这地方,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生,若是鸟叔叔真的担心本尊,就快些突破心中的魔障!”

    鸟尊使一愣,随后心中升起一份情感,久久不能平静。

    尊上竟然称自己为“鸟叔叔”了,这是多少年之前的称呼,自从尊上统领魔界,就基本上再没有这么称呼过,看来如今此举,是不得不行了。

    鸟尊使深吸一口气,一步踏上了通往热闹集市的路去。

    这天之极内幻化出来的集市,与人族的集市一般无二,鸟尊使置身其中,竟然觉得分外的真实。

    只是心中明白这分明是机关,是尊上设置出来的阵法,所以鸟尊使便并没有逛集市的兴奋了。

    果然,这想法一出,鸟尊使现周围里一切都越的虚假起来。

    行人之顾低头赶路,从这头走到那头,然后再转过身来走回去,而沿街的小贩叫卖的起劲儿,却没有一个客人。

    再仔细一看,鸟尊使现这里的人们竟然是没有脸的。

    圆乎乎的脑袋上,竟然看不见五官。

    这场景一出现,鸟尊使就惊出来了一身的冷汗。

    不过很快,他就开始安慰自己,无妨无妨,是阵法,既然是幻化出来的东西,自然是不能面面俱到的,想来是尊上当初设置阵法的时候,忘了给幻化出来的人儿画五官了。

    这么一想,当即释然。

    鸟尊使忽然觉得,其实这心境也不是那么难闯了,只要自己时时刻刻谨记着。这是尊上幻化出来的阵法就好了。

    这么想着,鸟尊使信步走去,心中还忍不住雀跃,若是尊上看见自己这么快就出了“心境”会不会惊得掉了下巴?

    想到这里,鸟尊使瞬间觉得心情大好,走路的步伐都轻快了起来。

    可是行了一会,鸟尊使的心情就没有先前那么美丽了,这一条路看着明明很短,可走起来竟然像是没有尽头一般,就是无法到达路的尽头。

    鸟尊使心道兴许是自己的度还不够快,于是加快脚步行进,到最后简直都开始奔跑起来,跑着跑着,鸟尊使惊讶的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已经化作了人身了。

    不,不可能啊,自己当年被下了咒语,怎么可能会轻易的解了呢?

    鸟尊使拼命的摇头,不断的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一定是幻觉,是幻觉,此处本就是尊上布置的阵法,既然是阵法就一定是加的。

    如此想着,鸟尊使奔跑的度逐渐加快,不多时已经将自己累得气喘吁吁了。

    纵然身体十分的疲累,鸟尊使心里有一个声音还是挥之不去,那声音不断的在提醒鸟尊使:“你是人,是仙人,是曾经风流倜傥的凤凰幻化的男子,风度翩翩,引无数少女侧目!”

    这声音越来越急促,使得鸟尊使脑子简直快要炸掉了。

    “啊……”嘶吼一声,鸟尊使蹲在了地上。

    太难受了,越是想要与那道声音抗争,鸟尊使就越觉得难受,正巧耳边传来吆喝声:“镜子,镜子,又大又圆的镜子!”

    试问卖镜子的有这么吆喝的吗?

    只是到了这个地步,鸟尊使已经来不及思考这么多,径直奔向了那个买镜子的摊前,诺大的摊位上,摆放着形形色色的镜子,鸟尊使随意选了一个,拿在手里。

    镜子一入手,镜中便显现出来一个白衣男子的形象。

    这男子生的浓眉凤眼,皮肤白希,五官精致,绝对不逊色于离天与魅蒲这两个当中的任何一个。

    鸟尊使忍不住用手去抚自己的脸颊。

    这曾经风华绝代的样子,是也是三千年前的事情了。

    当年的往日渐渐浮现,鸟尊使一时间不能自己。

    就在这时,身后一道清丽的声响让他浑身一个激灵。

    “相公你看,这件小衣服做工精致,我们先备着,待到天儿出世,正好可以穿上。”

    这是一道女子的声音,如一记重锤,锤在鸟尊使的心上。

    “铁扇?是铁扇?”

    鸟尊使慌忙回头,就看见铁扇公主与另外一个年轻精壮的男子相携走来,说说笑笑,竟然显得那般的甜蜜。

    “铁扇!”鸟尊使急切的叫了一声,已经完全忘了什么阵法幻觉之类,只遵循着自己的内心,对着来人叫了一句。

    对面的铁扇公主也抬起头来,见了他当即欢喜:“凤雏,竟然是你?你怎么来了?”

    见铁扇公主欢欢喜喜的样子,鸟尊使并没有开心的感觉,反而心中越的不安。

    “铁扇,这位是……”

    说着,指了指站在铁扇公主身边的男子。

    那男子一副守护的样子待在铁扇公主的身边,这让鸟尊使觉得十分的刺眼。

    铁扇却不以为然:“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他是我现在的夫君!”

    “可是铁扇,我看得出来……”

    “你看得出来她是魔对不对?不错,他就是魔,就是牛魔王迦叶!”

    铁扇公主说着,脸上露出一副桀骜不驯的表情:“我铁扇公主嫁给迦叶为妻了!”

    说完了这一句,铁扇公主又恢复以往的天真表情,对鸟尊使道:“你来的真是时候,过不了几天我就要生宝宝了,你马上就要当舅舅了!”

    说着,铁扇公主一脸幸福的抚摸上自己的小腹。

    鸟尊使的视线下移,将目光落在铁扇公主的肚子上,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倒是铁扇公主很坦然:“你怎么来了?实际父皇给你派什么任务了吗?”

    “不!我是来找你的!”鸟尊使回答的坚决。

    铁扇公主则笑道:“来找我吗?欢迎欢迎,你随我去魔界吧,让我们夫妻两个好好招待你!”

    说着,铁扇公主对身边的牛魔王迦叶道:“凤雏可是我父皇身边的得意助手,在天界的地位不同凡响呢,而且很有本事的哦!”

    听铁扇公主这么说,牛魔王只是宠溺的笑笑:“既然是夫人叫我招待的客人,为夫自然好好招待,只是听夫人言语,这位凤雏兄弟,与夫人关系不错?”

    “呵呵,就你想得多,我与凤雏乃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算起来也有两万年的交情了,是亲如姐弟!”

    铁扇公主说着,看着鸟尊使的眼神越的清澈。

    鸟尊使心中阴郁,但还是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对牛魔王施了一礼,牛魔王当即还礼。

    一时间气氛倒也融洽。

    但是心中那份疼痛与不快,还是存在的,只不过是被自己强行压下不敢表现出来罢了。

    不……

    鸟尊使突然心中一疼,突然又清明起来。

    这分明是当年的场景重现,当年他从天界下来,就是为了寻找铁扇公主,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向她表明心迹,然后带她回天界去的。

    可是自从看见铁扇公主与牛魔王恩爱的场景之后,他以为害怕遭到拒绝,而选择了将自己的感情深埋。

    他曾经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成全了,铁扇公主就可以幸福下去,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整个魔界覆灭,铁扇公主被压在火焰山下。

    想到这些年,铁扇公主所受的苦,还有离天这孩子所受的罪,鸟尊使就心如刀绞。

    若是当年初见,自己勇敢一点,向铁扇表明心迹,那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呢?

    这遗憾早已经伴随了鸟尊使三千年了。

    若是一切都能重来,他誓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将铁扇公主带走。

    这想法一出,鸟尊使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卖镜子的摊前,正端着镜子端详自己俊美的脸庞,突然,耳边响起一道清丽的说话声。

    “相公你看,这件小衣服做工精致,我们先备着,待到天儿出世,正好可以穿上。”

    铁扇,是铁扇?

    鸟尊使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迷失了,如今心心念念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将铁扇公主带走,带走!

    转过头来,就看见铁扇公主与另外一个年轻精壮的男子相携走来,说说笑笑,竟然显得那般的甜蜜。

    “铁扇!”鸟尊使急切的叫了一声,他已经打定主意了!

    对面的铁扇公主也抬起头来,见了他当即欢喜:“凤雏,竟然是你?你怎么来了?”

    铁扇公主依旧是欢欢喜喜的样子。

    “铁扇,他是谁?”

    鸟尊使一刻也不想耽误,直接上前拉过铁扇公主的手,与你魔王对上!

    “我看得出来,你是魔,你不可能给铁扇幸福的!”

    说完,鸟尊使长长的吁出一口气。

    “凤雏,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大的火气?我来想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夫君,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牛魔王,我铁扇公主要嫁给牛魔王迦叶为妻了!”

    铁扇公主竟然是一脸的自豪,好似嫁给牛魔王是时间最荣耀的事情一般。

    可是……

    她本身是天界的公主,最美丽的公主啊!何须以区区一个魔头为荣?

    鸟尊使越的受不了,直接道:“铁扇你听说我,这个魔头不适合,你们还是趁早分开的好!而且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带你回天界的。”

    鸟尊使一口气说完,等着铁扇公主答应着自己离开回天界。

    然而……

    结果却恰恰与他设想的相反,铁扇公主瞬间沉下了脸。

    “凤雏,你是怎么了?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知道你是一时心急对不对?没关系的,我可以原谅你方才的失语,但是以后不许这么说了!而且我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快要当舅舅了,我的宝宝马上就要出生了!”

    “我不要做什么舅舅,铁扇你听我说,你跟他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你们会被玉帝王母拆散,若是你执迷不悔的话,还会被押在火焰山下,成千上万年不能出来,而且你的一双儿女也不会幸福!”

    “啪!”

    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铁扇公主与牛魔王迦叶的脸渐渐的模糊。

    鸟尊使再一次清醒过来,嘴角挂上意思苦笑!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