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仙妻来袭,魔尊要淡定 > 第二百零九章 眼光少年爱泡妞

第二百零九章 眼光少年爱泡妞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script>离天听了绿浮星那些话,竟然乖乖的点了点头,

    “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成功的!”

    说着,竟然还抿了抿唇,暗自发狠的捏紧捏手。-乐-文-小-说-

    绿浮星扶额,这小家伙居然在下决心呢!

    纵然知道现在离天一定有问题,但是绿浮星知道自己那点儿能耐,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在这种情况下,她觉得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最要紧的。

    于是乎,绿浮星笑米米的问道:“小天儿,姐姐方才要问你的事情是,你现在法力怎么样?若是出来个几万年的妖怪,你能打败他吗?”

    听绿浮星这么问,小离天眨了眨眼睛,而后一脸豪气道:“姐姐你放心!”

    绿浮星听了这话,当即呼出一口气,还好还好!

    接着,离天的话彻底让她心情跌落到了谷底。

    “虽然我现在什么法力都没有,但是等我长大之后,一定会非常厉害的,别说几万年的妖怪,就是几十万年的妖怪,我也要捉来给姐姐打着玩!”

    看着离天满脸坚定的样子,绿浮星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拍拍他的脑袋以兹鼓励?

    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这个小离天有多大的志向,多大的报复,是她们要自保,要保命啊喂。

    “嘿嘿!你长大了捉哈?好棒好棒!”绿浮星虚伪的笑:“那个,你知不知道我们现在在哪儿?”

    离天仰起头,十分认真,十分严肃的摇了摇头:“不知道!姐姐知道吗?”

    “老娘上哪儿知道去?是你带我来的!”绿浮星简直要抓狂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魔尊离天会这么的不靠谱?

    “哦!原来是这样啊!可是我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带姐姐过来了?”

    绿浮星扁嘴:“你……唉,算了吧,跟你这个小屁孩儿说了你也不懂!”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绿浮星觉得最起码应该想办法离开这个地方才行,否则这么个荒山野岭鸟不拉屎的地方,离天又失去了他其强悍无比的战斗力,她一个弱仙子,带着一个半大的孩子,指不定会碰见什么邪门的事情呢!

    想到这里,绿浮星忍不住环顾四周,将目光落在了那做破败的回廊上,还有湖心亭处,传来的一阵阵嘶嚎的风声,如哭如泣。

    天边已经泛了鱼白肚,天将拂晓,让绿浮星心下稍安,只是这种安心还没有维持多久,就听见一道扑棱扑棱,奇怪的声音将她吓得浑身颤抖。

    “小天儿,我叫一个叔叔来接我们吧,当下你见到他要有礼貌知道吗?”

    绿浮星说着,看了看自己的手心。

    之前遇到危险,她总是想不起来向哮天犬求助,因为那个时候,她身边有离天这个强悍的家伙,是以相信自己不会轻易出事。

    可现在情况不同了,离天失去了战斗力,她只能靠哮天犬帮忙了。

    打定主意,绿浮星对着手心和气,正欲开口,忽然听见小离天惊喜的叫了一声:“鸟叔!”

    “什么鸟叔?”

    绿浮星被离天的叫喊上打断,循着离天的目光看去,但见树丫上,一只通体雪白,一脸欠扁相的八哥站在那里。

    在见了绿浮星之后,八哥眼神中满满的都是鄙视与不喜。

    “鸟尊使?”

    绿浮星忽闪忽闪着漂亮的大眼睛:“你怎么没被离天血洗?”

    鸟尊使投给绿浮星一个:“你没见识”的眼神,扑棱着翅膀飞到离天的身边。

    “尊上!”鸟尊使面容凝聚:“尊上你……”

    “鸟叔你叫谁呢?”离天笑嘻嘻的抚了抚小尊使的小脑袋瓜子。

    鸟尊使一双眸子里欲喷出火来,对上绿浮星道:“尊上怎么回事儿?”

    绿浮星无奈的怂了怂肩膀:“我也不知道,他跟树妖大战了一晚上,等打败了树妖之后,就变成这样了!”

    鸟尊使将信将疑,飞到那方树根丛废墟中转了几圈儿,又飞回来道:“好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你谁也不许告诉知道吗?”

    “你想干什么?你要杀了他回魔界谋权篡位吗?”

    绿浮星盯着鸟尊使的目光也警惕起来:“我说,你一只鸟,要那么高的地位做什么?”

    “你胡说八道什么!”鸟尊使一急,落在小离天的身前,纵然是面对缩小了的离天,他依然毕恭毕敬。

    “尊上,三天后就会恢复正常,这三天内,我会寸步不离的跟在尊上的身边!”

    此时的鸟尊使是懊恼的,若非他晚尊上一步离开魔界,而是一直跟在尊上身边的话,兴许就不会出这种事情了。

    纵然尊上没有什么大碍,可却露出了破绽,这是离天唯一的破绽。

    离天当年因为前沿看见爹娘被天界拆散,妹妹被带走,从而发誓一定要变强,就是因为这样,他当初练功十分刻苦,但是太过急功近利,最终导致了走火入魔。

    然而离天本来就是魔,这魔做火入魔,就变成负负得正,成了先这个无害的模样,并且功力全失,没有任何的攻击力。

    不过,这种情况一般只能维持三天,三天之后,离天就会恢复过来的,所以鸟尊使现在要做的就是看护好走火入魔的离天,这三天内,不能让他受一点刺激。

    绿浮星看着鸟尊使那一脸紧张兮兮的样子,不禁乍舌。

    “好啊好啊,你保护他!那我们现在该这么办?是继续赶路还是先等着,等到离天恢复了再说?”

    绿浮星的心理还是暗爽的,她虽然觉得鸟尊使一只鸟,本事不如离天,但是好歹也是个有些能耐家伙,不管怎么说,若是遇到危险,他一定会冲上前为自己跟离天抵挡一阵子的吧?这一阵子就足够绿浮星召唤哮天犬过来了,那样的话,绿浮星在这一片儿的生命又有了保证了。

    鸟尊使冷冷的看着绿浮星,而后愤然道:“看得出来尊上暂时对你有些兴趣,不然就凭你保护尊上不周这一条,本尊使就要杀了你!”

    绿浮星缩了缩脖子:“你个臭鸟口气倒是挺大的,不知道八十二尊使里面那些个被血洗的,哪一个是你鸟尊使出的力!”

    鸟尊使闻言眸光大动:“你休要胡言乱语!”

    小离天自然感觉到这边的火药味十足,当即道:“鸟叔你对姐姐客气些,天儿很喜欢姐姐,感觉姐姐是可以信任的!”

    说着离天径直走到绿浮星的身边拉了拉她的手,裂开一个幸福的笑容。

    鸟尊使见了,简直想咬掉大牙,可惜了他一个鸟是没有牙的!

    绿浮星撇了鸟尊使一眼,笑米米拍了拍离天的头:“还是小天儿乖!”

    离天笑的更加灿烂了。

    鸟尊使暴怒:“不得对尊上无礼!”

    离天横档在绿浮星身前:“鸟叔你怎么了?你那暴脾气该改改了!”

    说完,拉着绿浮星道:“姐姐咱们走吧!”

    “去哪儿?”

    这才是绿浮星一直在关注的问题。

    “当然是去……”离天说着挠了挠头,转头对鸟尊使道:“鸟叔,我们去哪儿?”

    鸟尊使低头:“咱们该去天之极!”

    “去天之极?”离天瞪大了眼睛:“我终于可以去天之极了?”

    说着,自储物空间中取出一把小巧玲珑的扇子,在上面摸了又摸。

    “姐姐你看,这是我爹娘留给我的法宝!”

    绿浮星笑米米道:“芭蕉扇?”

    “你认识?”离天举了举自己的扇子:“姐姐你真是见多识广!”

    绿浮星歪嘴:“她怎么会不认识?她以前就坐在这上面下的腿软!”

    鸟尊使是看不下去了,他最是见不得女人跟离天腻腻歪歪,正常情况下的离天性子清冷,若是有女子近身,大多不会有好下场,可如今不同了,这走火入魔的离天,俨然不是先前那个炫酷冷漠的魔界大佬了,而是一个呆萌呆萌的小正太。

    这样的小正太,落入绿浮星这个一看就没什么脑子的女人手里,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有辱尊上威严的事情。

    于是,鸟尊使摆出一副护自己黄花大闺女的态度护在离天的身前。

    “尊上,咱们启程吧!”

    离天一点也没有要反驳的意思,直接绕开鸟尊使去拉绿浮星的手:“姐姐,我们一起走吧!”

    绿浮星欣然接受,她感觉这一只肉呼呼的小手拉着自己,还是挺有爱的。

    这时候,鸟尊使可不干了:“尊上!你不可以……”

    “鸟叔!姐姐是自己人!”

    说着,离天再也不顾鸟尊使,自己拉着绿浮星径直向前走去。

    鸟尊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扇着翅膀在绿浮星与离天的头顶不住盘旋,看着那十指紧扣的两只手,鸟尊使总也控制不住想吐血的感觉。

    你说这魔尊也真是的,平日里冷酷看无情,可一走火入魔就完全变了样,你说你变成一个阳光和煦的小小少年也没什么,最关键的是,还是个喜欢泡妞的阳光少年,这就让鸟尊使十分伤脑筋了。

    七八岁的小男孩,你丫泡妞有什么用?

    等你恢复了实力,恢复了本来的岁数,又该要对女人冷漠了,这样的怪咖,真是让鸟尊使这个超级忠心护卫操碎了心!

    心塞!

    一路上绿浮星与离天有说有笑,倒也是十分的惬意,并且,绿浮星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发现,就是变小了的离天,特别的好说话,又乖又好相处。

    比方说现在,绿浮星笑米米的吃着离天命令鸟尊使给她踩来的果子,酸酸甜甜,芳香可口。

    而可爱的小离天呢?他则仰着头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抱着一大兜,说好了全是给绿浮星的,他愿意给绿浮星拿着。

    绿浮星当即就感觉自己爱上这个小家伙了,心中甚至想到,若是这家伙永远都这样子的话,自己一定会永远跟在他身边。

    这种有吃有喝有说有笑有玩有闹的日子,简直是惬意的不要不要的!

    三两口,绿浮星吃完了一个青色的果子,离天又巴巴的递上来一个红的,绿浮星吃完一个红的,离天又递上来一个黄的。

    而且,这小家伙看着绿浮星吃,竟然还笑米米的一个劲儿的说:“姐姐吃东西的样子真好看!”

    绿浮星亦是满心欢快,三两口又吞了个果子,那嘴巴张的,快要比脸都打了,那咀嚼的声音,快比打雷响了。

    鸟尊使在二者身后,忍不住用羽毛翅膀抚了抚额头。

    “额滴歌神啊!谁能告诉他,自家尊上什么时候学会瞪着眼睛说瞎话了,更是什么时候学会拍马屁了?”

    绿浮星则是美美哒。

    吃着又被夸着,越发的觉得,小离天就是她生命中独一无二的男神。

    为神马呢?

    因为绿浮星想到了先前那一段练习吃饭的日子。

    娘希匹的,吃个饭也得这样那样,真真不是人受的,不,不对,是不是仙子受的!绿浮星吃完,用那沾满果浆的手,拍了拍离天的脸颊,离天大为受用:“姐姐,你还想吃什么?”

    绿浮星闻言,眸子动了动:“有肉吗?”

    “有!姐姐想吃,当然要有!”

    离天说着,对鸟尊使道:“鸟叔,你去打一只兔子来烤!”

    鸟尊使当即摇头:“不!”

    离天做出愤然的样子:“鸟叔,你违抗我的命令?”

    鸟尊使当即感觉浑身一冷,奄奄一息的去抓兔子了。

    离天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拉着绿浮星坐在一颗大树底下乘凉,因为有了树妖那件事情的阴影,绿浮星不敢靠数那么近了。

    离天则笑道:“姐姐你放心,这树没有问题!”

    绿浮星被离天说中心事,当即有些面上难看。

    若是在以前那个冷酷的离天面前,她处处占下风也就算了,可现在明明是在这个小屁孩的跟前,怎么能显得自己很怂呢?

    想到这里,绿浮星直了直腰板:“我当然知道没为题,一棵树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着,绿浮星索性靠了上去。

    “呵呵呵!”

    一串儿笑声想起,绿浮星当即就僵住了。

    “怎么回事儿?”

    结果,她问了半天,也不见离天有反应,壮着胆子一回头,但见离天眼巴巴的看着这颗树的树冠,一脸的如沐春风相。

    绿浮星拉了拉离天:“你怎么了?”

    谁知方才对绿浮星百依百顺的离天一动不动。

    绿浮星一急,正准备要找鸟尊使过来,就听离天那小屁孩儿说话了。

    “姐姐,我才你化成人形一定很好看!”

    “呵呵呵!”

    又是一串儿笑声,紧接着一道悦耳的声音言道:“你这小家伙可真会说话,不过我是不会化成人形的,让你失望了哦!”

    离天则道:“没关系的姐姐,等我法力强大了,我助你化成人形!”

    “可是你说的哦,那我等你!”那声音带着一股愉悦的味道,嘻嘻哈哈的笑个不停。

    绿浮星看着这一幕,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儿,这小子原来是这幅德行,但凡是遇见个母的,都能说好话哄着。

    心中万般不开心,绿浮星不自觉的向后躲了躲。

    离天仍旧没有发现绿浮星的异常,正与那树精聊的很嗨。

    “小家伙,我问你,你是从哪儿来的呀?要去什么地方呀?”

    甜甜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蛊惑,自然让小离天很是受用。

    “我是从魔界来的,要去天之极!”

    如实回答了树妖的话,小离天还天真的言道:“姐姐,你能跟我一起去吗?”

    “那恐怕不行了,我的根在这里,我不能离开的!”

    “你的根在哪儿?”离天好似很好奇一般。

    “我的根……”树妖的语气突然变的怪异起来,那声音也带着一股阴谋的味道:“在这儿!”

    话音才落,离天便见一道什么东西射了过来,潇洒的一个闪身,离天堪堪躲过。

    而绿浮星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就在离天与这树妖说话的当口,她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拉住了她的脚踝,是以想要逃开,可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在她想要告诉离天的时候,那树根却突然捂住了她的嘴巴,使得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提醒离天。

    小离天见绿浮星被俘竟然没有太大的表现,而是可怜兮兮的对着那个树妖道:“姐姐,你为什么这样?”

    “小兔崽子,嘴巴倒是挺甜,但是你应高叫我奶奶!”

    树妖厉喝一声,挥舞着树根就开始翻腾起来。

    离天见势不妙,再一次利落的闪躲开来。

    “姐姐,你怎么了?”

    依旧是一副甜糯糯的样子,离天的表情好似受了天大的问去一般。

    “少装蒜!你杀了我的相公,我现在就要为他报仇!”说着,树妖越发的激动起来。

    小离天表现的很是悲伤,但是却每一次都能躲开树妖狠辣的攻击。

    离天依旧委屈失望道:“姐姐,你也是万年的树妖吗?”

    “万年?哼,虽然我的道行还不到一千年,但是我知道你现在什么法力都没有了,我已经跟了你好长时间了,知道你没有力量了,现在正是我取你性命的时候!”

    那树妖骂完,便见一条条粗长的树根自土中翻出,一根根织成网向离天罩了过来。

    离天道:“姐姐,虽然我没有法力了,但是你也不能小瞧我啊!”

    说完,离天竟然做出十分伤心的样子。

    “少废话,受死!”

    言毕,树妖准备发出绝招进攻。

    “呼呼呼!”

    一道风声呼啸的声音,那树妖傲慢的抬起自己的根茎,就在准备要了离天的性命的当口,却突然变故横生。

    “该死的是你!”

    离天依旧是很舍不得很为难的样子。

    “你……你!”

    树妖不可置信的叫嚷着,此刻,她不敢相信,本来能够随意动弹的树根,竟然全都被冻住了。

    不错,是冻住了,她能清楚的看见一道道寒冰,将她的每一条根茎都被封在寒冰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儿?”

    树妖试着调动自己的根,却发现完全没有知觉。

    “姐姐,你该死!”

    离天突然换回冷酷的表情,走到绿浮星的身边,用手一巴掌将缠住绿浮星的那一小段根茎给打碎。

    “唔!”

    树妖闷哼一声。

    离天则拉住绿浮星的手,对树妖道:“你跟了我们很久,我早就知道了!现在是你的死期到了!”

    说完,淡定的带着绿浮星走到一边。

    于此同时,这一方“轰”的一声,毫无预兆的着起火来。

    这个树妖不必先前那个万年的树妖,所以解决起来毫不费力,就听着一阵阵的哀嚎,那树妖很快就被大火给包围了。

    而她的根茎呢?

    现实被寒冰包裹住,变得十分脆弱,在被大火一烤,全都一寸寸的断裂开来。

    离天拉着绿浮星在一旁看着,怒着鼻子气哼哼道:“这个树妖真是可恶,竟然勒住姐姐你的脖子,姐姐你疼不疼?我给你看看!”

    说着,离天竟然想去解绿浮星的衣服。

    绿浮星则一把拍掉他的手:“去去去,小屁孩儿一边儿去!”

    离天当即就觉得自己很委屈|:“姐姐是在生天儿的气吗?天儿方才不跟姐姐说话,跟那么臭树妖说话,完全是为了迷惑她,好让咱们有机可乘!”

    “哼!真是有机可乘了,那树妖有机会勒住我了!”

    绿浮星还在别别扭扭。

    这时候,鸟尊使从火堆中飞了出来,爪子上还抓着一个兔子。

    见这两个闹别扭,当即就觉得头大。

    他一只鸟儿容易吗他?方才他不但要忙着捉兔子,还要忙着收拾这只树妖,好吧!事实上,方才无论是寒冰还是这把火,都是鸟尊使放的,待放完了火,还得去捉兔子,他堂堂魔界的鸟尊使,在此沦落为打杂的已经够憋屈的了,关键那两个现在又是个什么意思?

    但见离天一把从鸟尊使爪子里夺过了死兔子,递到绿浮星的跟前:“姐姐你吃!”

    绿浮星气呼呼将兔子扔开:“我不吃!”

    小离天在屁颠屁颠儿的过去捡起来,再送到绿浮星的手里:“姐姐你吃嘛!”

    绿浮星再扔:“我不吃!”

    ……

    如此周而复始几次之后,绿浮星怒了:“你个笨蛋,要吃也得剥了皮,收拾干净,再烤熟了才能吃啊!”

    小离天则米米一笑:“姐姐你跟我说话了呀?”

    绿浮星皱眉:“其实不想跟你说话的,不过是我吃的开心了,就原谅你!”

    离天当即一喜:“鸟叔,你把兔子收拾了,靠好给姐姐!”

    鸟尊使……

    娘了个希匹的!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