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仙妻来袭,魔尊要淡定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仙仙公主

第一百八十六章 仙仙公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魅蒲始终是眯缝着眼睛,对于玉女的话,像是听见了又像是没听见,那悠然自得的懒散样子,让人很想上去踹两脚。

    “报……”

    洞口突然传来一道通报声。

    魅蒲爱答不理:“说!”

    “魔界离天不日将要大婚了!”那进来通报的是个朱雀精,小巧的身子盘旋在山洞顶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飞进来的。

    “恩?”

    原本还天塌下来也不管的魅蒲突然坐直了身子。

    “定下了?”

    “是的,现在魔界的离天已经带着咱家奶奶到了魔界门口,正扛着咱家奶奶往回走!”朱雀精的语速飞快,蒙着头团团转,就好像尿急了找不到地方方便。

    “他竟敢扛着咱家奶奶?”魅蒲猛然瞪大了眼睛:“召集妖界大军,咱们杀到魔界去强人!”

    魅蒲豪气的大吼一声,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可偏偏眼前这个半仙半人的女人拦着,硬生生害的自己什么也办不成。

    “是!”朱雀精得了命令,一溜烟就要飞出去。

    “站住!”玉女一声厉喝,那小朱雀精就从半空中掉了下来,脑袋上被方才横空出现的石子儿给打了个大包。

    “你这坏女人打老子做什么?”朱雀精凶神恶煞,正准备跟玉女大吵一架,可当它抬起头对上玉女那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时,不知为什么脚一软,就匍匐了下去。

    “玉……玉奶奶!”

    “你拦本座的人?”魅蒲的语气里充满了警告。

    小朱雀精感觉有天妖给自己撑腰了,又不自觉的挺起了胸脯。

    “我有一妙计可以拖延他们的婚期,比你举着妖兵杀过去要好的多了!”玉女定定的看着魅蒲,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自信。

    “又是妙计,你给女人心眼儿真多,一条妙计接着一条的,却没有一个比我举兵杀过去爽快的!”魅蒲不满的撇嘴儿。

    “凡是总得讲究个策略,明明用脑袋能解决的,被总想着用蛮力,莫非天妖大人登上今日这个位置,全都是靠打出来的?”

    玉女心里已经充满了鄙视,别看这个天妖长的让人神魂颠倒的,名字里也带着一个“魅”字,实际上就是一届武夫,成天想着举兵去打,打,打!

    不过,他这冲动的个性,反倒是玉女所需要的。

    “你以为本座的位置不是打出来的?”魅蒲没好气道:“又有了什么花花肠子只管说,若是有用了,本座重重赏你!”

    “谁要你赏赐?以后你少说话就是了!”玉女对魅蒲的臭嘴巴是彻底的领略了,是以最烦他开口说话。

    分明长着一张花好月圆的脸,偏偏说着恶毒阴损的话,这违和感大强烈,她脑仁儿受不了。

    “我听说妖王大人的二公主已经到了可以议婚的年龄?”

    玉女笑米米的问道。

    “你竟敢提那臭丫头?”魅蒲一听就气哼哼:“长得丑也就罢了,还半夜爬本座的睡榻,谁知道怕错了房,进了你哥哥的被窝!”

    “诶!”玉女当即脸红:“我不与你说这些!”

    “那你说什么?好端端的提那么倒胃口的笨丫头!”魅蒲还在嘟嘟囔囔。

    玉女忍不住腹诽,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一统妖界,凌驾在妖王之上的?难不成真如他所说,是打趴了妖王的大军,然后就成了祖爷爷?

    说实在的,自从见识了这位妖界的传奇之后,玉女开始对整个妖界的智商都保持怀疑的态度了,尤其是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不过是去人界收集个信仰,最后竟然被人连窝都给端了。

    不错,收集信仰之力增加修为的办法是玉女提供给妖界的,并且教他们与人界的门派合作,名正言顺的被供于庙堂之上,轻松收集信仰。

    而且,还是与最有名的门派合作,可这才一年不到的功夫,就落得死无全尸的下场,玉女自此,对妖族也是彻底的服了。

    他们就是一群二百五!

    面对这些二百五,她瞧不起归瞧不起,可该做的事情还得做得:“我早跟你说商量对策你不听,一听见什么动静就准备举兵去打,我且问你,若是你打了过去,魔界早有防备,设下陷阱怎么办?”

    “我妖族兵精马肥!”

    “人家魔界也不弱,何况还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再说你已经让那离天知道了你得存在,他必然对你有防备的,现在的魔界一定是守卫森严,就算飞进去一只鸟儿,也得搞清楚公母才会让进去!”玉女头头是道的言道。

    还不等魅蒲开口,那可怜的朱雀精先说话了:“玉奶奶真是神了,你怎么知道我家哥哥去魔界打探的时候,就被那些可恶的魔给捉了过去查公母了?”

    玉女真的是无言以对:“这么重要的情报,你怎么不跟你家天妖大人汇报?”

    “被反过来查公母,多羞,人家怎么好意思说啊!”朱雀精当即开始扭扭捏捏了。

    玉女当即无语:“你知道了吧,现在的魔界不好打的!”

    魅蒲果然点了点头。

    “是不好打,但举兵过去,搅了他得婚礼也是好的!”魅蒲梗着脖子,一副老子就要打打打的态度。

    “妖界兵马必然会有伤亡,而且一旦你与魔界彻底决裂,获利的只有天界!”玉女脸色沉着了起来。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魅蒲最终认同了玉女的话:“可若是什么也不做,任由他抱了美人归,本座怎么甘心?”

    魅蒲摆出一副傲娇的样子。

    “这个天妖大人您放心,我乃是绿浮星的姐姐,她的婚姻大事,我还是能说上话的,我既然向天妖大人保证过,会将她送过来给您做妃子,就必然会说到做到!”

    玉女也是一脸的自信满满,她自有拿捏绿浮星方法。

    “你到底有什么办法?说来听听!”魅蒲总算提起了性质。

    “方才不是说了二公主仙仙到了议婚的年龄了吗?”玉女一脸的高深莫测。

    魅蒲当即起身:“你不是想让我取那丫头,然后将她变成小仙子的脸吧?”

    魅蒲说完这一句,还痛苦的捂了脸:“你们这些肉身生物果然不懂爱情,我需要的是一个纯净的灵魂,小仙子就是我心目中最纯美的那一个,谁都代替不了的,尤其是胡仙仙那个一身臊味儿的小狐狸,更不能!那味道太冲,隔了三百多里地本座都能闻到,害本座吃不下饭,本座要是取了她,本座还不得饿死?”

    玉女脸绿,这是哪门子的天妖?简直就是个白痴,还不让人说完话。

    最最关键的是,那嘴太损,若是那仙仙听到了,可不是要羞耻的不想活了?

    “天妖还是不要胡思乱想的好,我得意思是,既然那仙仙公主那么的……那么的不合天妖心意,倒不如给了魔尊离天,想来妖界专门送公主过去和亲,也是美事一桩,相信魔尊离天不会不答应,而我则也跟随这次送亲的队伍进入魔界,去见我那九未见面的妹妹,好好跟她说说,不说别的,就拿魔尊同时迎娶两位魔后说事儿,定然也能让我那妹妹对魔尊寒心,届时在带来见你,不正好吗?”

    玉女说着,嘴角忍不住上扬,真的是一出绝美的妙计呢!

    “嘿嘿!”魅蒲想了想当即一笑:“还是你们半仙脑子好使儿!”

    本来正得意的玉女听到这话,当即寒了脸色。

    果然跟这只妖怪不能沟通,天生地张的灵物,纵然本事通天,还是缺乏教养!

    “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接下来的事情,天妖自己琢磨吧!”|

    玉女知道自己火撩拨的差不多了,自然可以全身而退了,笑米米的就欲离开,里走前忍不住回头说了一句:“最后给天妖您提个建议,这些乐器,您一个一个的听,或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玉女说完,便已经出了天妖洞。

    待玉女一走,魅蒲徒然变了脸色,方才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全数消失,转而变成一脸的凝重。

    “你觉得她的意见怎么样?”

    小朱雀精急忙道:“正好拜托了那小公主,小的听说,这两天妖王就准备正式过来跟您议亲了,哼!妖王的算盘打的倒是好,想借着仙仙公主控制住您,可他也不想想自己生了个什么女儿?从头到脚都是狐媚子味道,怎么会入得我们伟大的天妖大人的眼?”

    “唉!”闻言,魅蒲叹了一口气:“其实本天妖也觉得怪可惜的,多臊的狐狸啊,听说那身狐狸毛用来暖被,窝最是好了,可惜了……便宜了那个臭牛魔!”

    “这……”小牛魔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说错话了,只好耸拉着脑袋道:“若是您喜欢仙仙公主……”

    “谁说本座喜欢她?哼!本座是那么没品味的妖吗?”魅蒲当即跳脚。

    小朱雀精不敢多言,反倒是小心的看了魅蒲两眼,但见他面色平常,只是此时天妖洞内的寂静,着实有些渗人。

    “嗷嗷嗷!”还不待小朱雀精反应过来,就听见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

    魅蒲语气平常:“太吵!”

    于是就罩了个结界,将那些乐师给罩了进去。

    而此时,那些个乐师则悲惨的吓人,一个个从脚踝开始慢慢化成血水,霎时间将那一刚天地全数染红。

    小朱雀精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都道是天妖大人毒舌又鲁莽,实际上跟在他身边久了,才会发现,他是个毒辣又洁癖的,便是这般悄无声息的解决了五十多个人界乐师,也得用浸了花粉的化尸水儿,直接将人化成血水之后,还得有气味芬芳的效果才行。

    “好了!”待所有的乐师都化成血水之后,魅蒲掐了个诀,净化了那边的血气,才对小朱雀精道:“那对兄妹最近有什么动静吗?”

    “回天妖大人的话,那兄才见了天界的人,怕是带回来了什么消息!”小朱雀精这会儿开始陪着小心。

    “还能有什么消息!不外乎是关于他们爹娘的。听说七夕那日,他爹娘又见面了?”魅蒲挑着眉毛,状似在谈论八卦,可若是真的以为是他再八卦,可就真的大错特错了。

    “见了,见了之后,牛郎还见了王母!”小朱雀精乖顺道。

    魅蒲点了点头,对朱雀精的话深信不疑。

    这朱雀精家族之间都有特殊的联络方式,最奇葩的是,他们不知道用什么秘法,竟然可以互通眼睛,也就是说,小朱雀精现在跟在他的身边,可他家族里的其他成员看简单的东西,都可以通过特殊的方法,传到她的眼睛里去,让她清晰的看到。

    而这朱雀家族作为魅蒲专门打探消息的眼线,自然已经遍布了各个角落,这也是他能准确无误的找到任何他想找到的人的位置的原因。

    “这是要有大计划啊!”魅蒲嘿嘿笑了笑:“捉几个唱戏的来,往后本座改听戏了!”

    说完,魅蒲又躺倒榻上假寐,小朱雀精则一溜烟儿飞了出去。

    “嘿!小仙子,马上就要来妖界了!”魅蒲扯开一个大大的笑容,随后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天妖洞外连着几个小山洞,这些山洞错杂纵横,其中一个小山洞内,玉女一脸紧张的看着面前那个高大魁梧的身影。

    这人穿着一身雪白的道袍,丰神俊朗,一脸正气,此人正是金童,但见他轻轻拧着眉,正有些许不满的看着自己的妹妹。

    “你是越发的没了规矩,居然连七夕都不去见母亲?”金童出言便教训道。

    “我去了也不过是见一面!”玉女有些黯然:“倒不如先不去,在这儿还能做些正经的事情!”

    “你所谓的正经事情,就是跟妖族混迹在一起?”金童越发的不喜。

    “哥哥从来没有赞同过我做得事情,可哥哥你又做了什么呢?我不过是向借助妖族的力量助爹娘能够团聚,与哥哥想借助魔界的力量有什么不同!”玉女此时倒还冷静,只是眼中蓄上了雾气。

    “不一样,魔尊与我们有血亲!”金童说着,声音却是小了。

    “什么血亲?若真的是血亲为什么从来不管我们?爹娘分离也有上千年了,他何曾出面过一次?”玉女说着越发的觉得委屈:“与其求那样一个无情的人,还不如我们自己想办法,最起码我于妖界是交易,公平公正的交易,各取所需,名正言顺!”

    “你那叫什么交易?”金童一听玉女说这种话,脸色当即红了,那是气的:“你将自己的妹妹卖给妖精,这就是你所谓的公平公正,各取所需,名正言顺?”

    “她算什么妹妹?她就是娘亲的眼泪幻化的,娘亲是她的恩人,让她为娘亲做出这么一点点的牺牲有什么不可以?哥哥又没有见过她,为什么这么为她说话?哥哥你不知道那丫头有多讨厌……”

    “够了!”金童厉声喝道:“你怎会成了这个样子?这哪里是爹爹期望的知书达理?你这样子是回遭人厌弃的!”

    “我们现在还不够遭人厌弃吗?我们始终是顶着私生子的帽子,走到哪里,都会有人说我们是半仙,半仙你懂吗?就是在嘲讽我们有一半血统不是仙族!”玉女说着,竟然痛哭了起来:“哥哥,我们活了近千年,什么时候不是被嘲讽被鄙视的?我们有什么错?我们的爹娘又有什么错?为什么他们一定要被迫分开?我们努力让爹娘团聚难道不对吗?”

    看着自己的妹妹俨然哭成个泪人,心中也不是个滋味儿。

    “好了好了,为兄知道你心中难过,但是这么些年不是都过来了吗?如今你我都取得了些许成就,爹娘团聚的事情也有了眉目,这可比小时候要好得多了!”金童说着,抚了抚玉女的头。

    玉女擦了擦眼泪,才道:“是妹妹失态了!”

    “嘿嘿!你这会儿又想起来妖尊规受礼了?”金童轻摇摇头。

    玉女用帕子擦了擦眼泪,强收拾好了情绪,才道:“他们都嫌弃我是娘亲与凡人生得孩子,道我是身份低贱的,我偏偏就要做出个高贵的样子,一来不给娘亲丢脸,二来也要为自己争一口气!”

    金童这才点了点头:“你就是太要强,我也知道你一番心意全然是为了爹娘,可是那天妖毕竟是异族,不是你我能掌控的!”

    “我也知道他难对付,纵然面上看着玩世不恭,可是能修炼成天妖这么强大的怪物,怎么可能是表面上那样的匹夫呢?只怕一切都是假象!”玉女面色也凝重了起来。

    “我倒是奇怪,他对绿浮星是什么想法?”金童在问这话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心不自觉的一抖。

    “很感兴趣,在知道了绿浮星化灵的缘由之后,就一直嚷嚷着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玉女言道。

    “未曾见面就这样说吗?”金童一颗心提了起来,这天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是得,再没有见到绿浮星的时候,他就笃定了,而且……而且……”玉女有些犹豫了。

    “而且什么?”金童有了不好的预感。

    “而且他修炼了上千年一直是雌雄同体!”玉女说着竟然有些脸红。

    “什么?”金童有些不敢置信,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草木大多部分雌雄的,他化灵之时就一直是雌雄同体,后来有了可以选择的机会,因为苦于找不到合适的伴侣,就一直没有选择性别,可那一次他俯身人界一个女子的身上,见了绿浮星一面之后,回来就闭关练就了雄性的身体!”

    玉女说着,脸上红得更厉害了。

    “竟然有这种事情?”金童呼吸略为急促,言道:“如此一来,他对绿浮星是志在必得了!”

    “哥哥为什么老是纠结这件事情?难道他要了绿浮星有什么不好吗?”玉女有些不满,她的哥哥对那个不算妹妹的妹妹是不是关心的过头了?

    “有什么好的?”金童险些控制不住的自己的情绪。

    “最起码对爹娘团聚有助益,这难道不好?若不是娘亲,她连生命都没有的!若我是她,我就愿意为了娘亲嫁给魅蒲,更何况魅蒲也不算坏!”

    “一妖一仙如何结合?”金童竟然有些气急败坏的味道。

    “说她是仙,她就是仙,说她是妖,她就是妖!哥哥不关心爹娘,反倒管她,实在不应该啊!”玉女说着,露出了狐疑的申请。

    金童当即发现了自己的时空,轻咳了两下,才稳定住情绪:“先不提这个,今天为兄来,是接你离开的!”

    “为什么要离开?我已经有了计划!”玉女不情愿的摇了摇头。

    金童耐着性子解释道:“这一次去天界,我与王母见了面!”

    “真的吗?她长什么样子?是不是传说中得那样凶神恶煞?”玉女产生了强大的好奇心。

    “不是!既不是凶神恶煞,也不是像娘亲那般慈善,她跟威严,很端庄!”金童向玉女描绘着王母的形象。

    “是吗?那她跟哥哥说了什么?”玉女一脸的紧张。

    “她说愿意给爹娘一次机会,让他们永远生活在一起!”金童说着,脸色却凝重起来。

    然而玉女却没有注意他得脸色,反而充满希翼的问道:“真的吗?真的吗?太好了!”

    “但是……”金童的声音低沉了。

    而玉女则紧张的不敢呼吸,等着金童后面的话。

    “但是我们得拦住魔尊离天的计划,才能给我们爹娘机会!”

    “那魔尊的计划是什么?”玉女激动的问道。

    “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呢?难道哥哥没有查过吗?”玉女急切的问。

    “查不到的,据说魔尊行事十分小心谨慎!”金童低着头,对于离天要做得事情,他是知道一些的,越是早知道,越是不好做决定了,这才选择跟自己的妹妹商量。

    “不管了,不论他做什么我们都一定要阻拦,他必定是娘亲的哥哥,难不成为自己妹妹的幸福做出一点牺牲都不行吗?”

    玉女神色激动的说着,简直要手舞足蹈了,仿佛对她来说,所有人为自己爹娘团聚做出牺牲都是应该的一般。

    金童几不可查的拧眉,却被玉女接下来的话吸引。

    “我有办法接近魔尊,我已经撺掇天妖将妖王的二公主嫁给离天,到时候我们可以跟送亲的队伍一起过去,不但能接近离天,说不定还能带出绿浮星呢!”

    玉女自信满满的说着。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