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仙妻来袭,魔尊要淡定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因果循环

第一百三十四章 因果循环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被大壮抓走的那一只妖,是这群小妖之中修为最高的一只,现在剩的这些只不过是勉强化成人形罢了,有的手上,脸上还有没退化的动物毛。

    “你为何拦路?”小妖不忿的问道:“仙子是要仗势欺人吗?”

    从刚才绿浮星那一手移花瞬影之后,这些妖已经把绿浮星当成了高手,他们也知道自己不是绿浮星的对手,只不过这些孩子对他们来说十分重要,不能轻易放弃罢了。

    其实,若是他们此时自知力量不够而逃跑的话,只要化成真身就好了,纵使绿浮星吃了轻身丸,也不可能同时追上几只鼹鼠。

    可是一旦化成真身,这些孩子就没有办法带走,他们实在是舍不得这些美味。

    “放下这些孩子,放你们一条生路!”

    绿浮星从来没有杀过生,也不愿意杀生,心中还是慈悲的希望这些妖能够改邪归正的。

    “仙子何必强人所难?”一直妖咬牙切齿:“这些孩子对我们提升修为有很大的助力,请仙子发发慈悲放我们一条生路!”

    “你们想提升修为就要牺牲这些孩子的性命!”

    绿浮星真是被这话给气到了,是!她是没有杀过生,但是不代表她不会杀生,若是这些妖执迷不悟,一定要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绿浮星发誓她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身为仙子,她时时刻刻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

    除恶扬善,为民除害,是她必须要做的。

    纵然绿浮星没有攻击手段,她与这些妖物动手,占不到丝毫的便宜,也绝对不能退缩。

    关乎到几个孩子的姓名,她也不敢贸然的轻举妄动,生怕惹急了这几只妖,伤害到这些小孩子。

    绿浮星看着那个被妖物打了一巴掌的小家伙,眼睛里噙着泪,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爹爹。

    而他的爹爹已经接近崩溃的地步,双手攥的紧紧的几乎就要冲过去了,却被其他人拦着,死死钳制住他,不许他轻举妄动。

    这些妖怪都是心狠手辣的角色,以前不是没有为了孩子拼命的,可是孩子抢回来了又怎么样?最后的结果就是第二天妖怪们会带着更多的妖上门,不但孩子被吃,全族都会被灭。

    所以现在大豫国京城的人们,除了将自己的孩子藏起来,其他什么办法都没有。

    但凡是有个没藏好被发现了,只能自认倒霉,眼睁睁的孩子被捉走,然后第二天去荒山野岭将自己被吃了脑浆的孩子找回来,哭的要死要活,甚至有崩溃自杀的。

    大豫国表面上还是个强国,其实已经烂得骨头都生蛆了。

    “仙子应该知道,我们是妖,妖与人族不是同族,吃了他们没什么大不了,更何况我们没有修炼成精之前,也是要躲着人类,防止被人类伤害的,有多少被人类同类被人连窝端了的?人类不曾对我们慈悲,我们为何要对人类慈悲?”

    一句话让绿浮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莫非这就是佛家所说的因果循环,冤冤相报吗?

    绿浮星坐在庙宇中装菩萨的时候,自然是耳濡目染了些佛法的。

    越发的觉得佛说有理。

    “南无阿弥陀佛!”不知不觉的流出一滴眼泪来:“冤冤相报何时了?更何况杀你族类的不是他们,这些孩子更是无辜,何必要害他们的姓名呢?”

    绿浮星一时之间生不起杀心来。

    “弱肉强食,人类的定律,动物的定律,到哪儿都是这个定律,仙子不要再辩了,一时口舌之争没有意思,仙子只说,是让我等吃还是不让我等吃?”

    “不让!”绿浮星当即瞪眼:“有本仙子在,你们就休想为害人间!我虽然不主张对妖物斩尽杀绝,但是我也觉不允许有你们这等邪物存在,尔等所作所为天理难容,本仙子定然会替天行道的!”

    绿浮星一本正经起来,还是有几分仙人的样子。

    “我呸!”一直妖物终于忍不住了,气愤道:“叫你几声仙子,还真以为是仙子了?也不知道是哪只臭水沟里爬出来的母蛤蟆,真以为化了个好看的人形就是白天鹅了?”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两方一语不合,什么难听话都说出来了。

    方才大壮出现之后,他们虽然知道大壮跟自己不是同族,并非妖累,但是身上的魔障之重,足以说明他的身份,定于他们一样,也是天界所不能容忍的所谓歪魔邪道。

    绿浮星既然跟大壮一起的,他们自然以为绿浮星与大壮同族,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跟绿浮星说了这么多,否则就算逃不掉也早就拼了起来了。

    绿浮星听他这话说的粗鲁,只是摇了摇头,眼睛始终放在那些孩子的身上。

    “放下孩子!”绿浮星轻喝一声,已经在下最后的通牒了。

    其实这个时候,绿浮星也是十分郁闷的。

    掐诀她不会,斗法她不会,打架更不会,她现在唯一会的,就是靠药力得来的身轻如燕。这要怎么跟这些鼹鼠斗?

    头顶空中惨叫声依然不断,至少对这几个妖物还能起到暂时的震慑作用。

    显然大壮是虐那厮虐的起兴,叫他下来收拾这几只只怕不容易,几百米的高空,大壮身子被云彩挡着,惨叫声能传过来,说明那厮痛苦的很,可绿浮星扯着嗓子将大壮喊下来,还真是不大现实,光是那厮的惨叫声就把她的声音盖了个完。

    “我等只怕不能答应仙子了!”

    那几只妖露出森森白牙,显然是想跟绿浮星拼上一拼。

    想来着几只妖也看出来绿浮星区区一个女儿家,只怕没有什么真本事,他们纵然修为低下,可也算是公的,加起来总不至于被区区一个小女子虐了。

    至于高空之上的那个嘛!

    他们也看得出来,一时半会儿不会下来。

    其实,绿浮星身为堂堂仙子,也不过只有一百年的道行,比他们还要不如,现在真正应该谨慎的不是那几只鼠,而是她这个仙啊。

    眼看着那几只妖物缓缓迈着步子,就要将绿浮星包围了。

    最先愤怒起来的不是别人,而是那个被抢了孩子的手下。

    “小妖精,拿命来!”

    那个手下率先冲了过去,为了自己的孩子,他也是什么都不顾了。

    李大同见没有拦下那人,急的直跺脚。

    “你们这群蠢货,怎么就让他冲过去了?”摇着头,李大同一脸的担忧。

    “滚!”

    一只妖转过身来大叫一声,竟然高高的跳起,一下跳到那个手下的身上,张嘴就咬了下去。

    “啊……”

    只听见那人惨叫一声,挣扎着与那只妖扭打在了一起。

    绿浮星一急,瞬间从原地消失,待那几只妖反应过来,绿浮星已经到了他们身后。

    但见绿浮星抬起一脚,狠狠得从后面踹在了那只妖的子孙根上,那趴在李大同手下身上的妖才算是疼的掉了下来。

    “你没事儿吧?”绿浮星问了一声,根本来不及关心,人影又已经消失。

    绿浮星现在那叫一个苦啊,怪只怪没有攻击技能,现在她能做的只有不断的移动身子,围着那几只妖来来回回的蹦,无数道幻影如同一道人墙一般,讲着写妖都围在里中间。

    这几只妖当即脸色难看了,看来是惹错人了,眼前这个仙气飘飘的女人真的有两下子,只是为什么一直不伤他们呢?

    妖也猜不透了。

    “还我孩子!”李大同的手下用手摸了摸流血的部位,目眦欲裂,竟然又冲了上去,一副要与这几只妖拼命的架势。

    事态发展到这一步,李大同不得不做出表态。

    反正那几个妖他已经得罪了,还不如一条大腿抱紧,说不定还能捞回些什么。

    于是李大同心一横,领着手下就冲了上去。

    场面混乱异常,

    绿浮星负责圈人,李大同带人砍杀,好在他的手下都是配了刀的,而那些妖物手无寸铁,挨了几刀之后,再也不敢与李大同的手下正面交锋。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公开与乾清门作对,敢砍杀乾清门的妖爷?”一只妖愤怒的指责李大同。

    这个时候,绿浮星不知道从哪儿夺来一把刀,对着那说话的妖就刺了过去,绿浮星行动速度太快,那只妖哪里会是她的对手?

    还来不及挡一下,胸口就挨了一刀。

    好在妖的生命力强大,他还不至于一名呜呼。

    绿浮星手握滴血的匕首,一时间丢了魂一般。

    她拿刀砍人了,这种感觉怎么说呢?

    砍坏人的时候,是真的很爽的!

    那妖愤怒的盯着绿浮星,一口尖牙闪着亮白的光:“我咬死你!”

    “唰唰唰!”那妖话音刚落,绿浮星已经冲到他跟前,并且砍了三根手指下来。

    “啊……”那妖疼的咧嘴。

    其他的妖暂时老实了一下,死死钳制着孩子们,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拿来当挡箭牌。

    “嗷嗷嗷……哇哇哇!”

    小孩子们哭声一片,让绿浮星心里一阵柔软,无论如何也要救下这些孩子,一定!

    “上!砍了他们!”绿浮星对李大同道。

    事已至此,李大同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带着手下就像那些妖物冲杀过去。

    若是仗着自己是妖的身份作威作福,这些妖精还能担得起,如今这样被追着砍杀,他们是真的怕了,竟然齐齐扔了孩子,化成真身蹿开。

    那些小妖精从来没有见到过人类拼命的阵仗,自然是吓的不轻,本能的选择逃生,这才会丢下那些孩子。

    待反应过来,孩子们已经被抢走了。

    “还我食物!”口吐人言却是鼹鼠身,看上去十分的诡异。

    那几个妖物也是红了眼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嗖嗖嗖的冲上去咬人。

    这些侍卫本来还沉浸在夺回孩子的成就感之中,就这么一个不慎被咬住,这些畜生咬了还不算,非得扯下一块儿肉来才行!

    一时间李大同的手下们惨叫声一片。

    这些妖精化作真身之后,战斗水平直线上升,最关键的是,这些手下们的刀砍不到身子灵活的鼹鼠,自己反倒成了活靶子,供鼹鼠撕咬。

    绿浮星见场面混乱,也是十分着急,但最先想到了还是孩子们,于是对李大同喊道:“将所有的孩子送到国师府,交给相公!”

    都到了这个时候,李大同一听说有机会进国师府,还有些心花怒放的感觉。

    于是他二话不说,带着几个手下就开始做拼死斗争,说什么也要带着孩子们安全离开。

    等到了国师府,这些妖就不敢乱来了。

    京城里谁没有听说过大国师的不简单?纵然是盛极一时的乾清门,还是不敢再国师府门口太过放肆的。

    这些鼹鼠妖们一见孩子们要被转移,那是一个个都疯了一般,一口口撕咬着李大同手下们得脖子。

    由于其身小灵活,行动敏捷,李大同的手下们根本就无可奈何,一时间这边惨叫声一片。

    眼见一只鼹鼠就要咬到一个小孩儿了,绿浮星急了,一个闪身就冲了过去。

    只听见“嗷!”的一声,竟然是她的胳膊被咬了一口。

    绿浮星感受着胳膊上钻心的疼痛,真是倒吸一口冷气,与此同时,胸口像有什么东西堵着,压抑的喘不上气来。

    若是绿浮星此时能内视的话,一定会看见墨绿色的气流从脚底升起,通过筋脉慢慢汇聚在她的手心上。

    绿浮星只感觉好像突然被什么力量充满了身体,比之前的大力丸不同,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力量,好像她只要一推掌,就能将那股力量发出去。

    接着这股力量,绿浮星试探性的对着一只鼹鼠妖比划一掌,就见一道肉眼看得见的光芒从手心射出,直接打在了那个两米开外的鼹鼠身上。

    “嗷……嗷嗷……”

    那只挨打的鼹鼠倒在地上惨叫。

    绿浮星当即来了精神,对着另外一只鼹鼠又射了过去。

    可惜这一只狡猾的妖精看见同伴被打,已经有了防备,嗖的一声往边上一跳,竟然躲了过去。

    绿浮星见一掌没打着,又发出一掌,追着那只鼹鼠妖打了过去。

    那鼹鼠上蹿下跳,来回躲着,竟然每次都躲了过去。

    周围那些鼹鼠也感觉到事态发展越发的不利,纷纷散开准备逃跑。

    突然一只鼹鼠“嗷嗷”惨叫,定睛一看,竟然是身子被拦腰截断了。

    天空中缓缓飘下一袭血衣,是之前被大壮拽走的那一只妖的,只是现在只见衣服不见妖,能看见的除了血衣之外,就是浸血的皮毛和两只圆溜溜的眼珠。

    大壮满嘴通红的落在血衣之上。

    “哪个小崽子还想过来喂饱你爷爷?”

    威武霸气的一句话,让那几只小妖集体噤声,就连那被腰斩的鼹鼠也只是奄奄一息的哼哼着,不敢造出太大的动静。

    惹恼了大壮可不是玩的!

    绿浮星撇嘴儿,实力才是硬道理,她的震慑力跟大壮比起来,简直就是三岁的小孩子嘛!

    这会儿,李大同早已经带着孩子们跑没影了,然而为了其他孩子的安全,绿浮星下定决心,这些妖是不能留的。

    “全部斩杀!”

    绿浮星声音沉稳,没有一丝的波澜起伏,很久之后,当她回忆起这一刻的时候,还为自己的气质所折服。

    “是!”大壮应声,一股黑色的魔力跃然于掌上,两个霸道的圆球,周身呲呲的闪电,让人看着头皮发麻。

    鼹鼠们也不红眼了,也不想拼命了,更没有据理力争的胆量,现在想的只有逃跑,逃跑!

    可是,周围的空间像是被封闭了一般,他们诡异的发现,自己竟然逃不出一个百米的圈儿。

    因为是与妖发生的冲突,所以这一方除了剩下的几个李大同的手下还在默默撤退,周围已经没有一个凡人了,惹祸上身的事情,人族们是不会做的。

    “轰!轰!”大壮两掌打出,魔球顿时爆炸开来,染黑了一方空气,这几个鼹鼠必然无处可逃。

    混乱中,绿浮星感觉到大壮将他抗了起来。

    “怎么了?”

    “又问题!”大壮出奇的谨慎。

    呼呼呼,耳边是风声呼啸,绿浮星知道是大壮在带着自己飞行。

    “发生什么事情了?”绿浮星还不清楚状况,明明他们已经赢了那些小妖,为什么还要逃命呢?这样是很没面子的行为。

    “嗖!”

    大壮带着绿浮星稳稳降落在一个院落之内。

    “方才有古怪!”大壮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神情,担忧又有些恐惧。

    绿浮星噗嗤一笑:“什么古怪?你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莫非是碰见正经的天家了?不然干嘛逃命?”

    面对绿浮星的调笑,大壮的脸色并没有丝毫的放松。

    “对!方才就是有正经的天家在!”大壮那表情就跟说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那几只小妖精突然逃不了了,被画进了一个圈儿里,我可没有那个圈地为牢的本事,一般只有天家那些不要脸的才会画个圈把人家圈住!”

    听大壮这么一说,绿浮星也发现了,对啊,大壮的声势那么骇人,这几个妖精怎么会不逃呢?

    那不成真的有天家作怪?

    绿浮星打了一个冷颤!

    诶?不对,她打什么冷颤?她也是天家好不好?

    而财神阁门口,大壮带着绿浮星逃离之后,一个华发白须,洁白道袍的老者摸了摸胡子,笑米米的点了点头。

    “咱们现在躲过那个天家了吧?”绿浮星试探的问了问,心中暗道,王母娘娘交代自己的事情还没有完成呢,就这么被天家的人看见自己大摇大摆的在人界晃荡,那岂不是犯了办事不利的罪名?

    所以还是尽量不要跟天家的人见面的好!

    殊不知,其实人家下凡的那位天家,也不认识她到底是那只好不好?

    “夫人放心,小的的逃跑本事还是一流的!”大壮说的是一脸还豪迈,狐疑的看了看四周,突然眼里闪过兴奋的光芒:“夫人知道这里是哪儿吗?”

    见大壮笑的猥琐,绿浮星有些不明所以。

    “什么地方?莫非是什么仙境吗?”绿浮星不以为意。

    “比仙境还仙境!”大壮笑容灿烂,桔花爆满山了都。

    这里可是个好地方啊,大壮没想到自己与这里竟然这么有缘,那么既来之则安之,大壮一定要带着绿浮星好好的享受一把。

    此处不是别处,乃是京城最有名的玩乐之地,名为神仙院,顾名思义,就是神仙待的地方。

    来了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保你欲仙欲死,赛过活神仙。

    大壮已经迫不及待了,走在前头给绿浮星带路:“夫人这边请!”

    绿浮星点了点头,见大壮这么激动,也好奇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

    跟着大壮走过尝尝的走廊,走廊两侧都是房间,从一间间房内传出来的声音似痛苦似欢愉,总之就是很奇怪的喊叫声,与先前在国师府花丛里洛英伦与尹素素发出的声音极其相似。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

    绿浮星不禁想到,该是一种什么感觉才能叫出这个动静来?

    大壮在走在前面,不时的趴在人家的门缝上往里偷看,绿浮星因为好奇,也跟着扒门缝,看见里面的场景之后,不禁万分失望。

    不就是一男一女,两个人一晃一晃的,叫的那么激烈,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

    见绿浮星一副不屑的样子,大壮有些尴尬了。

    “那个女的身材是太瘦了点儿,那个男的也不够壮,我去找身材好的看看!”

    大壮是兴奋的找不着北,完全忘了自己的身份了。

    待大壮跑到别处之后,绿浮星又忍不住趴门缝瞅了瞅。

    “啧啧……人家姑娘叫的那么大声,是不是很疼啊?”绿浮星不自觉的都想要为那个姑娘出头了。

    太过分了,瞧人家姑娘眉头皱的,一定很痛苦!

    不行,她身为仙子,是不是应该帮那个姑娘一把?

    “好好,不要停!”

    那姑娘嘴里断断续续的说出这么几个字儿,绿浮星满腔的豪气瞬间化作乌有。

    原来人家是自己乐意的!

    “干什么的?”

    突然一道尖刺的嚷声惊扰了正在认真研究的绿浮星,转过头就看见也一个浓妆艳抹,身穿大花裙儿,头带大花篮的中年女人。

    那女人在绿浮星转身之后,微微惊讶,所有一脸的算计表情。

    “姑娘来这里做什么?”

    试探的问问。

    “他跟我来的!”大壮适时出现,将绿浮星护在了身后。

    “呦!大爷啊!”那女人的声音娇媚的让人骨头都一阵酥麻。

    “去去去,给我跟夫人各招来几个人伺候,记着,要极品的!小倌儿的质量更要好,伺候好了大爷跟夫人,回头重重有赏!”

    大壮一脸的豪气,他好像忘了他身边的夫人是什么身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