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光明教皇 > 113.腐坏

113.腐坏

作者:这就是ai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阳历42228年九月十三号,东城仓库区。

    希灵穿着简单的黑色风衣,头上戴了顶宽沿礼帽掩住他金灿的发色,整个人在熙熙攘攘的仓库区里显得毫不起眼。

    这里是珀留城专门划分出来的几个存储货物的仓库区里的一个,来往于珀留城和联邦其他地域的商人们可以租赁这里的仓库安置他们辛辛苦苦运到珀留城的珍贵货物或者从珀留城买进的要运回家乡贩卖的最新奇流行的物件。在这里的每时每刻,都有搬运货物的小车来来回回,从不停歇。汗流浃背的伙计们、忙碌指点唯恐货物磕着碰着的老板们、还有窜来窜去叫卖香烟的孩子们、拎着盛满了消暑汤水的大陶罐的年轻妇人们,当然了,也少不了商队护卫们嘻嘻哈哈的打闹声,这样嘈杂的鼎沸人声掺在马匹嘶鸣的混响里,奏成了仓库区热闹非凡的熙攘景象——如果要说珀留城里哪片地方最繁忙,仓库区绝对是当仁不让的。

    希灵如今就在仓库区的大广场上,身边是一身利落装束的梅布尔,他们准备和今天要出发离开珀留城回返丹漉教区的“雀翎”商队一起踏上旅程。

    和商队一起走,这是希灵在询问过圣骑士的意见后决定下来的。

    前往南方的行程到底怎么安排,希灵也深思熟虑过,反反复复思考过后,还是觉得走陆路更合心意些——毕竟,他离开珀留城的目的就是从高高的教廷走下来,踏上联邦的土地,去感受生活在这片大地上的人类最真实的生存面貌。如果坐飞车在天上飞,那实在没什么意思,一路上只能在一座座有飞车驻点的大城市停留,看上几眼大同小异的城市再坐上飞车奔赴下一座城市,旅程的一半时间都要花在飞行上,在活动不便的车厢里探头从密封的车窗往下看几千米之下缩小的山川河流。这样的旅程不是希灵要的。

    既然不做飞车,那么走陆路又是什么样的章程呢?如今的南方暗流涌动,希灵身为光明之子想要前往南方,这趟旅程不能大张旗鼓、也不能惹人注意。如果是作为旅人坐马车去南方,希灵首先否定了这个主意。在有飞车来往城市之间的现在,旅客们大多是不坐马车颠簸了,何况是从珀留城前往丹漉教区,这快要跨越一半联邦的长途旅行呢?只有小件行李的旅客们几乎都是坐上了飞车在天空翱翔的。

    再看看陆地上的情况,希灵统计了一下还在公路上行走着的行人类型,发现其中最最平常的是满载货物的商队。

    伪装成商队,希灵歪着脑袋想了想,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在圣骑士的提醒下,希灵也意识到了他的想法的破绽和不切实际。作为商队混杂在人群里悄无声息地前往南方,这主意听起来很好,但是希灵能够真实地伪装成商队的模样么?不说商队里需要满载的货物,单单是作为商队主人一路应付各样事物和意外的经验和手腕,这些希灵就是没有的。想要解决这两样破绽,货物的事情好办,连商队主人舅舅也能给自己物色一个来,但是那样不如加入一个真实的商队和他们一起走了,这种做法的好处不仅在不用自己操持一个由北到南的跨越两个教区的大型商队,也能藏在商队里在长达三个月的旅程里体味他们一路上的酸甜苦辣,领略独自行走在联邦土地上绝不可能看见的不一样的独特风景。

    被舅舅点通了之后,希灵不住点头决定就按舅舅的建议行事,信心满满和舅舅道谢就要离开,圣骑士看着小外甥踌躇满志的模样,最后带着坏笑补了刀:“而且啊,小希灵,从来只有丹漉教区的本地商队来到珀留城交易的,没见过珀留城的贵族们自己组织商队去丹漉教区采购货物的,即使你想要自己伪装成商队去丹漉教区,这也完全行不通呢——还没有到丹漉,你就要被识破了吧!”

    突然被补刀,希灵噘着嘴看着哈哈大笑的舅舅,觉得舅舅真是坏透了!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还要认真地分析一大堆不可行之处,忽悠地小外甥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呢!

    舅舅的恶趣味真是一如既往!

    尽管圣骑士这样喜欢逗弄小外甥,但是在正事上从来都是急希灵之所急、每每爱操心地先帮希灵搞定好一切的。这次也不例外,没有等希灵找到一家合适的商队,第二天圣骑士就邀功似的告诉小外甥已经找好了商队,雀翎商队正是圣骑士给希灵找到的。

    雀翎商队是丹漉教区老资历的大型商队了,这是丹漉教区葛福曼直辖公国四家商行共同出资组建的商队,因为背后靠着的东家势大,自己也不是好欺负的,已经安安稳稳做了快要八十年的跑商生意了。

    他们每年的三月从葛福曼的都会文薪城出发,离开四季皆宜的丹漉教区北上前往苏尼亚教区的联邦首都珀留城。因为时机选择地刚刚好,初时还会有点寒风的春天慢慢进入了夏季,越往北走气温上升得越快,商队并不会遭什么罪。等到了珀留城就已经来到六月中旬了,再过一个多月恰好能赶上珀留城的祈祷之夜,这也是商队最好销货的时候。他们会把货物分成三六九等,最好的货物用当地根本卖不出去的不可思议的高价卖给珀留城豪爽的贵族们,这些贵族们需要在祈祷之夜前为自己添置更多更珍奇的行头;次一等的就以双方都满意的价格卖给合作的商行,这是想在珀留城做稳生意的必要手段;至于再次一等的,商队会自己拿来卖,蜂拥来到珀留城参加祈祷之夜的人们往往都喜欢从珀留城带些新奇的玩意儿回去,鲜红的玛瑙、翠绿的宝石、贵重的香料、绚丽鲜妍的孔雀尾羽做的带着独特风情的漂亮帽子、还有产自丹漉阿莱玛烟草区最最著名的香辣浓烈的大雪茄……这些来自遥远的丹漉教区的各种特色玩物都能很轻易地以大价钱卖出去,让商队再大大赚一笔。

    等到所有的货物都卖完,就到了商队返程的时候了。商队返程也不会空着车回去,那样就太浪费了。对珀留城来说,丹漉教区的特产会让他们爱不释手,来自珀留城的时鲜物什又怎么不会让远离首都的丹漉居民疯狂抢购呢?几十年到不了一次珀留城的居民们,对联邦首都最最风靡的流行物什都是怀着极热切渴望的心情的,满足他们这样心情的就是每年辛辛苦苦来往在教区之间的商队了。

    这时候和珀留城本土商行打好的关系就派得上用场了,长久以来良好的合作互惠关系让本地商行也乐意以优惠的价格倾销自己仓库里的紧俏商品,给返程的驽马身上叠上一层又一层的沉甸甸的重量,压得它们不满地嗷嗷鸣叫。

    这一切都做完,就已经到了九月中旬,赶场子一样的商队大多数都要离开珀留城回返家乡,仓库区也迎来了一年里最最热闹的时候。原本只在仓库里呆了不到一个月的货物又要被搬出来,商队老板们大呼小叫着让伙计们手脚轻些,急得手忙脚乱像对待亲儿子似的小心翼翼安置他们一年的心血。

    这样的景象是每年都有的,源源不断像蚂蚁一样从家乡来到珀留城、又从珀留城回到家乡的商队就这样带动了两地的经济。他们低买高卖,从中赚取差价,也会被很多人骂作奸商,但是没有这些“奸商”,又怎么盘活联邦的经济链条呢?

    不只是丹漉的居民把土特产换成了金钱、拉动了珀留城的贸易市场、让丹漉和苏尼亚从中收取了充盈的税收——这些宏观影响都不是普通人能看得到的。

    更为直接和细微之地,就从这熙熙攘攘的仓库区日进斗金的租赁费和保管费就能看得出了,甚至从叫卖着的香烟和解暑汤水里也看得真真切切。

    这可都是实实在在的就业机会。光是这片仓库区又养活了多少人呢?然而这不过是联邦繁荣的商业贸易带来的好处里最小最微不足道的体现了。

    就是这些穿梭在联邦大地上风里来雨里去的商队,它们被学者们称为联邦不可缺少的“生命血脉”。

    像逐水的群鹿跟着水源迁徙,粮食、净水、衣物这样的必需品,也包括香料、宝石和各种奢侈品,商队追逐着利益为联邦的各地带去了当地居民们需要的东西,把多余的运给缺少的,把泛滥的运给需求的,这既是他们的生存之道,也是他们存在的意义——或许他们自己不这么认为,也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对联邦有什么益处,只是摆着手笑着说“为了糊口”。

    雀翎商队的主人叫亚力克·卡伦德,是个精明强干的家伙。他今年四十三岁,还有着充沛的精力领导这样一支大型商队。实际上,每年来回奔跑在大半个联邦里的商队一般不会有超过六十岁的成员存在,人一旦到了六十岁,精力就已经应付不了这样高强度的活计了。这些说不上老的家伙们虽然经验丰富,可能大半生都在跟着商队东奔西跑,但到了这年纪也是有心无力,没法跟得上商队的节奏,也不得不退休,为年轻人腾出位子来。

    “即使再不甘心,岁月就是这样的无情啊。”——希灵在和亚力克交谈的时候,这个还说不上退休年纪的中年人谈论起这点来,虽然爽朗也不不无一丝惆怅感叹地说。

    然而这样的情绪来的快去得也快,亚力克显然不是一个一味沉湎在情绪里的人,他现在还“年轻”着,又怎么会错过大好的时光不去奋斗呢?

    希灵和这名在业内颇有名声的商队主人交谈着,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圣骑士给希灵联络的这家商队并不知道希灵的真实身份,这也是应该的,希灵此行的基本要求就是低调。

    和亚力克介绍自己的时候,希灵自称是前往丹漉教区游玩的旅人,想要看看沿路的风光而选择坐马车,所以想找一家回丹漉教区的商队同行。

    亚力克笑眯眯的,完全一副见怪不怪的神色。每年总会有些富家的公子哥儿想要去其他教区游山玩水,他们会找上商队也不外乎是为了安全,毕竟商队人多势众,雇佣的护卫也要强力一些,跟着大型的商队一起走,会少不少的危险和意外。

    亚力克显然是把希灵当成了这类人。跑商二十多年,这位眼光毒辣的商队老板一眼就看出了希灵一身简单穿戴的不凡之处,一袭剪裁贴身的风衣初看平平无奇,但是亚力克可以肯定的说这是出自大师之手,至于是哪位大师,他倒不能肯定了——虽然也识得很多大师的手笔,但是面前这位漂亮少爷的衣服到底是哪位大师的杰作……亚力克心里琢磨了一下,只能摇摇头。

    大约是这位少爷的私人裁缝呢?他想。这倒不是不可能的。只是这样,就更不能怠慢了。精明的老板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些。

    不只是衣服,从这位漂亮和煦的少爷举手投足间的高贵气质、他身边执事的素养和能力上来看,这都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呢。

    到底是多少年的老江湖了,亚力克·卡伦德虽然摸不清希灵的真实身份,却也觉得自己猜出了七七八八——他以为这是哪家侯爵或者公爵府上的公子,因为府里烦闷出来游玩的。

    这样的猜测,虽然不中,也不远了。只是如果让他知道这是一位长居在教廷的殿下,恐怕也是要吓得战战兢兢、话都说不出来的。

    能这样简单地被看出来基本的身份地位,这也不是希灵不小心的错。他虽然已经竭力把自己装扮得像一位平常人了,但是只他那从小养在教廷而被熏陶出来的不自觉流露的良好教养和高贵举止就让人难以催眠自己相信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子。

    其实,希灵在整理行装的几天里也被圣骑士婆婆妈妈的啰嗦轰鸣了不知多少遍,诸如“注意安全”、“不要暴露身份”这些细细碎碎的叮嘱话语反反复复被告诫了十几次。

    大约是因为小外甥出乎意料地要去不安生的南方的缘故,原本心宽体胖的圣骑士也难得地忧虑起来,左思右想地心里放不下,全然不见了一个月前的潇洒惬意,真正地像个家长一样忙忙碌碌想为孩子出行安排好方方面面,就是连“出行在外的一百个注意事项”也要每天在希灵的耳边复述一次,亏得希灵的耐心好,每次都含笑听完。

    舅舅这么担心自己,希灵也不想让舅舅在前线打仗不安心,就认认真真为自己遮掩修饰了一番。然而这番努力大概是要白费的,小殿下深入骨髓的温雅谈吐是谁都能看得见的,想要伪装成普通人,难。

    有天圣骑士正要例行啰嗦的时候,被小外甥先一步请求看一看他的新装束。圣骑士摩挲着下巴看着所谓的“新装束”,边听小外甥得意地说“这下看起来像个普通的学生了吧?”差点笑喷出来,他暗自摇头,这下知道了——即使叮嘱得再多,有些东西就是难以遮掩。

    然而这样的小外甥也恰到好处呢,圣骑士想着,既然普通人怎么也装不来,那就干脆不装普通人了,这样一位外出游玩的富家公子,也是很好的一副伪装吧。

    于是在被询问这身装扮怎么样的时候,圣骑士就笑意满满地说“不错”了。

    因为被舅舅鼓舞了信心,身边人也没对他的装束提出什么异议,希灵就毫无自觉地以“天真不知世事的公爵公子”的形象出现了。

    一切都很正常,希灵满意地想。

    殊不知在别人眼里,这的确也是“一切正常”呢。

    得知商队要在九月十三号的清晨出发的时候,希灵已经决定好了出行的人选。首先是梅布尔,这位定位有些模糊的年轻神职者是冕下亲自安排在他身边的,也是这次南方之行早已预定的一位人选。再之后,希灵就没有带其他侍从了,这次出行并不是享受,带了侍从反而不美,更显得累赘,而且日常的生活他完全能自己动手,平日里要不是需要经常穿戴礼服,他也是不需要侍从的。

    至于护卫,这是冕下亲自安排的,一共一个小队的十三位骑士。其中有三位光明骑士,一位队长两位副队长,剩下的十位都是大骑士的位阶。刚刚知道冕下为他安排了这样强力的武装力量的时候,希灵就想:即使南方再怎么龙蛇混杂,想必也是没有大碍了。

    除了这些可以看做下属的随行人员之外,还有两位要和希灵一起去南方的旅伴。

    一位是早就预定过席位的小龙,乌尔丽卡。

    龙类的散漫实在令希灵费解,乌尔丽卡在和巨龙使团的领队报备过之后,就被随意地准许了这心血来潮的行程。希灵实在很想知道,莉卡的妈妈在知道儿子就这样被这还能说得上亲戚的青铜龙首领从爪子里漏了出去之后会是什么反应——即使小龙被再三问到这个问题还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嚷着“她没意见的”,希灵也苦恼地直抓头发。

    有种诱拐未成年人的罪恶感……希灵咬着甜甜圈想。

    如果说小龙的同行希灵还有点心理准备,另一位旅伴就着实出乎希灵的预料了。

    乔爱洛·里格斯。

    乔爱洛是被大枢机主教亲自送过来的,面对大枢机主教笑眯眯的神情和轻柔请求的话语,希灵是有些结巴的——他也找不出来什么正当的借口当面拒绝这位大枢机主教,只能更为苦恼地接受了这位突如其来的“旅伴”了。

    不过,乔爱洛看起来不是很想去旅行的模样。在希灵的观察里,他得出了这个结论。

    不想去南方,却被塞进了这个小型的旅团里,是有点蹊跷呢。

    希灵想了想,大约猜到了点什么。不过他什么也没表现出来,还是用不熟悉的朋友的模式对待这位意外的客人。

    至此,这个小小的旅团已经初具规模了,一共十七个人,既不招摇,也不荏弱,对于这次的旅程来说,是个恰恰好的数字呢。

    ===

    晨光熹微的时候,希灵向冕下告了别,静悄悄地带着人离开了教廷。

    这时候教廷除了三个人还未有人知道光明之子要离开他生活了十年的教廷了。这位殿下的第一次出行这样悄无声息,如果被人知道了,也要惊诧于光明之子的静默的。

    希灵带着梅布尔、乌尔丽卡和乔爱洛从教廷的东门出去,这也是希灵第一次被圣骑士带着走出内廷的路线。一路上没什么人,他们步履匆匆,希灵的眼角余光扫视过教廷的一草一木,这一切是那么熟悉,这是他生活了十年的家园——希灵把这安静优雅的景色深深映在了脑海里,再转瞬把它们抛在了身后。

    这一行四人没有经过空间门,而是走到东门的。到了东门,那里护卫着教廷的十二位光明骑士依然沉默坚毅,希灵脚步顿了顿,向他们行了个礼,身后的三人连忙照做。

    十二位圣骑士也回了礼,默默注视着光明之子上了马车。

    一共六辆马车,其中有四辆是货车。一辆载了行李,一辆载了一路上要用到的锅碗瓢盆等器具和肉干面饼等应急的干粮,还有一辆拉了满满一车的精饲料,这是燕麦、黑豆、玉米等粮食按一定比例混合制作的,能让马匹不掉膘。

    十三位骑士骑乘的都是骁勇的战马,这样的马需要精心喂养,为防止路上的意外让马儿吃不到好料,就得专门用一辆货车拉些饲料。

    而且不只是这些战马,连六辆拉车的马也是名贵的品种,清一色的亚拉罕火焰马,跑起来能有六十千米的平均时速,能保持一天不降速。这是称得上魔兽的马匹,想要这样的速度,自然要让它们吃好喝好,小心翼翼地伺候着了。

    至于最后一辆拉货马车,这是空置的,以备不时之需。

    这六辆马车是圣骑士给希灵准备的,每一辆都十分结实漂亮,粗看是没什么特别的,希灵却知道前面两辆马车都被镌刻上了防御魔法,能抵挡五级以下魔法的袭击强度。

    不只是这样,希灵坐着的马车和一般的马车也不一样,是特制的车厢,比普通的车厢要大上二分之一,显得内部十分宽敞,舅舅特别地强调:“躺着睡觉都没问题。”

    马车内部也被圣骑士铺设的十分舒适,有各种精巧的设计在里面。

    圣骑士在介绍这些设计的时候可以说是满满的邀功姿态,听得希灵又是好笑又是感动又是酸涩。

    舅舅真的是十分爱护我呢,希灵想,也是十分的不放心我啊。

    担心小外甥路上累着、渴着、饿着,或者有什么不舒心,圣骑士甚至很不得能和小外甥一起去南方——在离别就要到来的前夕,希灵听着舅舅的唠叨眼睛都湿润了。

    希灵只能拉着圣骑士坐下,慢慢听他的絮絮话语,最后说完了,希灵安抚地抱住了圣骑士。

    拥抱过后,希灵问他的舅舅:“明天舅舅会来送我么?”

    难得的,圣骑士惆怅了,他哭丧着脸:“明天早上有活儿要干,大概不能给你送行了,小希灵。”

    圣骑士难过地握住希灵的手,蓝眼睛看着他说:“抱歉。”

    听到这个消息,希灵也不免有点失望。如果没有意外,这大概是他们之后几年最后一次见面了。希灵想。

    五年之期已经到来,舅舅要去西线,而希灵也要去南方,从此再能见到的机会真是少之又少。

    想到这里,希灵潮湿了眼,他一把抱住了舅舅,埋在舅舅的肩窝里哽咽着说:“您要保重呀。”

    圣骑士也回抱住希灵,轻轻叹息一声,右手轻轻抚摸着希灵的长发,安抚他:“会的会的,舅舅会一直很好的。”

    “倒是小希灵你,才是要多多保重自己,”圣骑士的声音满满都是温柔疼惜,他的叮嘱话语在希灵的耳边响起,“不要让舅舅再担心了啊。”

    希灵的眼眶里迅速凝出了泪珠,他眨了眨眼,泪珠落下,然后带着鼻音“嗯”了一声。

    再见再见,

    再见无期。

    “呼——”最后一个木箱被仔仔细细拴在马车上固定好又盖上了油布之后,亚力克·卡伦德终于大松了口气,擦了擦满头的汗水。日头渐渐升高了,九月残余的暑热蒸得他汗湿了里衣,好不难受。然而这还不是整理衣服的时候,商队就要起航了。

    匆匆向副手吩咐了几句,亚力克亲自跑到希灵的身边通知他:“佩吉特先生,我们要出发了,您快坐上马车吧!”

    埃伦·佩吉特,这是希灵这趟旅程的化名。希灵再看了一眼热热闹闹的仓库区,笑着应了声好。这是希灵第一次旁观一千多个青壮劳力劳作,真实的市井风貌让他看得津津有味。青壮劳力们各个不惜力气,蚂蚁似的密密麻麻在仓库区里穿梭,流下的汗水打在沥青路面上,让这里的路面看起来都比其他地方深一些,连温度也比外面高了几度,熏得人脸蛋发红。

    希灵驻足凝视了一会儿,才和梅布尔一起上了马车。

    回到了马车里总算阴凉几分,希灵舒了口气,虽然有神力防暑没出什么汗,希灵也有些吃不消珀留城干热的天气,烧得他脸颊发干。梅布尔适时地递过浸了凉水的毛巾,希灵微笑谢过后接过沁凉的雪白毛巾擦了擦脸。

    “外面好玩么?”小龙兴致缺缺问道。他没有跟着希灵下车,虽然是在东南更加炎热的气温里长大的,小龙却不喜欢珀留城的气候,时常抱怨“干得连鳞片都毛糙了”。

    “还不错,”希灵含笑回答,擦过脸洗去尘土后更加精神奕奕了,他看着莉卡歪在软榻上的毫无活力的模样,不由笑道,“呐,莉卡,如果觉得无聊,不如回家吧?”

    “不要!”小龙听了这话立刻反射性地坐了起来,一扫之前萎靡的态势,目光炯炯表示抗议。

    实在是被希灵劝说地太多次了,小龙现在一听到这样的话就条件反射地大声拒绝,表达自己“绝不要被赶走”的决心。

    希灵轻轻咳了咳,掩饰了笑意。哈,他承认这是在逗莉卡玩呢。希灵自己不知道,他和圣骑士真是越来越像了,学足了圣骑士的恶趣味。

    捡起一个橙子剥了起来,希灵自己吃了一片,把剩下的推到小龙面前:“开玩笑的,现在你反悔也没有用啦,我们要出发了!”

    =

    “出发咯——”一个高亢的男声在车队最前头响起来,“呜呜”的低沉号角也吹了起来。

    雀翎商队要起航了。

    热烈的太阳灼烧着马车外面坐在高头大马上的护卫们。他们拉着缰绳,马儿“律律”嘶鸣,出发的信号从前到后被护卫们一声声往后通传,音调、音质、语气各不相同的声音传递着相同的一句话,有些洪亮、有些浑厚、有些沉稳、有些粗鲁……由远及近,由小及大,这句话像风一样从希灵的耳边吹过去,又往后面的货车区传过去了。

    这是一个信号,点燃了整个队列的信号。马儿们纷纷躁动起来,连希灵座下的也不例外。

    希灵坐在宽敞的马车里,撩开纱帘往外远眺。从第一辆头车开始,马儿兴奋地甩着尾踏起步子,终于在马夫的准许下迈开了马蹄往前走。头车开始走了,后面坐了人的几十辆马车也一驾一驾开始动起来。

    希灵他们坐的马车在整个车队的中间,赶车的是一位大骑士。只听见一声爽朗带着笑意的提醒响起——“坐稳咯!”。安坐在车里的人只感受到身下的马车“咯噔”一下轻动,轮子骨碌碌转起来,平平稳稳地开始前行。

    希灵眼睛亮亮的,微微笑起来。

    终于,这次的南方之行开始了。

    =

    从前面的马车队列到后面的货车队列,两百多辆马车行进起来,这样的动静是声势浩大的。

    车轮碾压在沥青路面上的“咯吱咯吱”的声音聚成了轰轰的雷音,雀翎商行的鲜蓝色旗帜迎风飘扬。

    巨大的声音激起了商队成员们心中的希望与豪情,他们哄然大笑起来,高声大喊:

    “走咯!”

    “走咯!”

    “走咯!”

    他们边喊边挥着手,是在与珀留城告别,也在与仓库区的人群告别。这个时候无论是谁都要被感染得喜笑颜开的,仓库区的管事们、伙计们,还有同为行商的客商们,他们都笑着挥舞着手臂或者帽子大声祝福:

    “嘿!一路顺风啊!”

    “大吉大利大发财哟!”

    商队的主人站在马车车辕上,站得高高的,连希灵也看得见他。亚力克满面红光,声音洪亮:“谢谢!谢谢各位!来,发钱发糖啦!今年也要讨个好彩头啊!”

    这才是商队出发时的大盛宴,尤其是对小孩子们来说,每年九月商队出发他们总是要聚在这里眼巴巴地等着的,现在终于等到了——

    “哦哦!”“哦!”“发钱咯!”一把把的铜子儿被“哗啦啦”撒了下来,铜子儿落地的声音砰砰作响,炸起一蓬蓬的尘土,这是最豪爽的商队才能玩的把戏。

    “哇——老板生意兴隆啊!”嘴甜的小孩子还会瞅着时机凑到前面来说些吉利话,惹得发钱的护卫们亲热地拍拍他的头,再从笸箩里抓小把的糖和糖直接塞到他的怀里。

    拿到糖和钱的小孩子立马笑逐颜开,机灵地护着食儿冲出了孩子群。更多的孩子像嗷嗷待哺的小鸟似的仰着头看着天空,兜着布接一把把的钱雨,即使因为凑得太近被砸得青了脸,也不能浇灭心头的开心喜悦。

    大多数的成年人是不跟这些半大的小子抢钱的,只是在一旁或是叉着手或是叼着烟笑看着这一幕。这就是每个商队在出发前都要做的“彩头”了,有彩头、讨得的吉利话多,好像回程的路也会顺顺利利一样。虽然这没什么依据,但是这个环节从来都是必不可少的,会让每个商队成员对前路充满了信心。

    “走啦!走啦!谢谢大家!咱们来年再见啊!”亚力克·卡伦德还高高地站着,意气风发地向其他老板们告别,汗水淋漓也不在乎了,挥着他的小凉帽舞得呼呼生风。他身下的马车还在缓慢动着,大概是这样的事做多了,这位商队老板站得依然稳稳当当。

    这样的彩头,希灵还是第一次见,他着迷地观察着这一切。

    =

    仓库区就在珀留城的东南城门边上,离开了仓库区的大广场,排成长列的马车踢踢踏踏地来到了城门。

    到了城门,亚力克蹭溜地下了马车,笑眯眯地把手里厚厚一本大半都盖过章的文书和一叠收据交给城门官,仔细检查了一遍这些文书证明和收据,又和手里的档案对了一遍,城门官才给商队放了行。

    希灵远远看见了这一幕,知道亚力克给城门官检查的一份是路籍证明,还有一份是商队的缴税单。

    路籍证明是这样的大型商队想要通过层层关卡在教区之间来往的重要凭证。一份路籍证明开出来并不容易,需要商队原籍上有名望有势力的担保人来做担保,而且每个有资格做商队担保的担保人一生只能替一家商队开路籍证明,倘若这家商队做了违法乱纪的事情,连担保人也要一并惩处。

    联邦的严格审查制度使得大型商队的组建不得不慎重起来,担保人们也要几经考察才能决定是否担保。通过这样的措施,联邦把关了大型商队的质量,并且这些大型商队在通过陆路关卡时还会被记载行踪状态做成专属档案,这样一来商队的行进路线和人员变动都会在这份档案里有体现。这份档案每个星期都是实时汇总在珀留城路关检查所里的。

    只是这些还不算完。商队的负责人每两年还要把路籍证明分别拿到原籍教区都会和联邦首都珀留城进行和资格检验,这也就是说每年都要在其中一地进行一次资格审查,倘若在过去一年里商队的商业行为通不过审查,就会被注销行商资格。

    无论从哪方面看来,想要顺利经营一家跨教区的商队,都不是那么简单的。来往在教区间的商队如果有什么异动,教廷都会第一时间察觉到,这不仅能监察被大型商行和贵族们支持着的商队的不法行为,也杜绝了魔鬼们渗透商队危害教廷的想法。

    至于另一份缴税单,这是从苏尼亚教区出口商品到其他教区必须缴纳的税款,税款根据货物的种类和价值不一。像雀翎商队这样的大型商队,每次缴纳的税款都是一大笔的财富,大约是货物实际总价值的五分之一,然而等把这些货物销售出去之后,商队赚的就不止区区五分之四了,翻个三四倍也不成问题。

    就是因为这种暴利,使得人人都想组建商队来分一杯羹,却都被资格审查给卡住了。从联邦的角度来说,太多的大型商队会扰乱联邦的贸易市场,严格的准入制度正好是个恰当的解决方法。

    =

    两百辆马车出城的动静着实惊人,足足花了三刻钟才全部离开珀留城。等全部出了城门,车队的速度慢慢升了上来,不紧不慢地远离了身后的雄伟大城。

    希灵扭头看了一眼,只能看见珀留城掩在尘土里的绰约身姿,他突然有了一丝丝的难分难舍的离别愁绪。第一次离家的孩子虽然口上说着出去闯荡见识世界的兴奋,真的踏出了第一步时却总是有些酸涩忐忑的。

    希灵放下了帘子,呆坐在那里。

    梅布尔偷偷看着小殿下,还在犹豫要不要安慰他的时候,机会已经溜走了。希灵短短几秒里又换了一种心情,他精神抖擞、开心愉悦地对梅布尔说:“我们来看看这一路的路线吧,梅布尔!”

    “快把地图拿出来!”

    梅布尔懵懵地拿出一管银白色细长的金属管递到希灵面前。

    希灵接过来。金属管约二十厘米的长度,十分纤细,直径还不到两厘米,泛着冷峭的银光。光溜溜的一根管子,又怎么会是地图呢?只见希灵拇指和食指按住管身一处,这冰冷的死物像是陡然间活了过来一样,发出“嗡”一声轻响,从金属管壁上探出来一条细细的线来,泛着莹白的光,轻飘飘荡在空中。

    希灵捏住冒出来的光线,轻轻一拉,从线的尾端居然拉伸出来一张薄到极点的纸片一样柔软的金属片来。

    马车里安置着一张无腿的樱桃木的小方桌,这原是可折叠的,嵌在车厢内壁上,希灵就在这张方桌上展开地图,随手将线在小方桌边缘的固定柱上缠了几圈。希灵左手捏着金属管继续往外拉,金属片依然是二十厘米的宽度,长度却慢慢延展开来,像卷轴一样拉开了。金属片的面积越来越大,希灵左手里的金属管也越来越细,好像这不知名的金属都流淌出去拉成了那薄薄的金属片。等到金属管彻底没了,地图也完全展开了。

    全部暴露出来的地图上密密麻麻布着许多线条,乍一眼看过去全然分辨不出来上面画了些什么,只看见黑色、绿色、蓝色还有红色各色的细线缠在一起,好似迷宫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

    “啊,”希灵一眼看见了想要找的地方,他细长的手指点上去,“我们在这儿。”

    地图上有一点莹莹的白光,在地图中央闪烁着,提醒观看者自己的存在。

    显然,这不是一般的地图,而是一卷炼金产物——这就是教廷珍之重之的瑰宝,囊括了联邦全域地理水文情况的炼金地图。这样一卷地图,具有极大的战略价值,轻易不会离开教廷,防止任何可能丢失的情况,但是斐烈三世却给了希灵一卷,其中的拳拳爱护之意,也是溢于言表了。

    身为耗费了大力气才能制作一卷的炼金地图,自然除了显示持有者所处地点之外,也有些其他的神奇之处。联邦十大教区,足足十亿平方公里的疆域,哪里可能轻松地被一张幅面不过二十乘四十的金属卷轴涵盖呢?

    只见希灵双手食指在地图上轻划,原本被各色线条洇成一团的地图随着希灵的动作被放大了一块,以白光为中心的周边地域越来越清晰,直到希灵足够清楚地看到苏尼亚教区的细致地图的时候,他停下了动作。

    地图上莹白的光点在以肉眼辨不出来的的幅度轻微移动着,希灵的手指轻点白点,然后顺着一条细长的墨线往东南划去。

    “我们接下来是要去卡梅城,对么?”他问道。

    梅布尔赶忙答道:“是的,殿下!”

    “按照雀翎商行行进路线,第一站就是卡梅城,”娃娃脸青年轻声补充道,“我们是八点半启程的,按照预期的速度,会在傍晚到达卡梅城。”

    听着身边人的话,希灵无意识的点点头,他的指尖已经到达代表卡梅城的那个小小黑点,指尖点在上面,地图上平淡无奇的“卡梅城”三个字骤然从黯淡的黑色跳跃成撞击眼球的红色,精神地在地图上抖动起来。倘若希灵在这三个字上轻点,还会看到关于卡梅城的详细介绍,这也是炼金地图的一大特点,但是现在希灵用不到这个功能。

    从卡梅城有很多条道路延伸开来,前往四面八方,卡梅城本来就是珀留城的卫城,疏散来自于珀留城的人流,也从东方和南方作为交通枢纽向珀留城输送商旅。卡梅城是从珀留城前往丹漉教区的必经之地,希灵毫不奇怪商队会先去卡梅城。

    “之后……”他喃喃道,食指指尖划在一条粗黑的墨线上,“亚力克和我说过,是走这条路吧?”

    梅布尔时刻注意着小殿下的一举一动,他点点头:“没错,卡伦德先生是这样说的,商队会走这条从卡梅城直通文薪城的大路,穿过普罗平原,到达苏马河,顺着河一直走,就到了格洛森林,出了森林之后我们就会看见大片的丘陵地带,这是丹漉教区边缘的蒙多丘陵,从丘陵一直向南走,见到水的时候说明我们已经进入了葛福曼直辖公国,大约再走个四五日,就能到达文薪城。这一路上会有很多城市作为补给点,也很安全。”

    “唔,”希灵点点头,顺着梅布尔的解说从地图上划出路线,一路上经过的城市都叮叮叮亮了起来,闪着活泼的红光,十分有趣,指尖划过后的道路也变成银白色,显眼极了,之后指尖停在文薪城上,他直起身,“将近三个月的旅程。到了文薪城,大约就是十二月了吧。”

    “是的,殿下,”梅布尔脸颊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他笑着说,“十二月的文薪城和珀留城是完全不一样的景色,没有雪没有风,听说暖洋洋地让人想睡大觉。丹漉教区四季气候温暖湿润,最适宜花草植物生长,文薪城就是一座鲜花的城市,很多人喜欢去那里旅游。这次我们去文薪城,殿下也可以欣赏欣赏丹漉的美丽景色呀!”

    希灵眼里闪着快活的光,微微一笑。

    又看了一眼地图,希灵将缠在柱子上的细线取下来,炼金地图自动卷成了个卷,恢复成了之前金属管的模样。把地图交给梅布尔保存,希灵坐了下来。

    马车的颠簸很轻微,因为有隔音法阵,希灵没有听到几百匹马几百辆车一起行走发出的动静。乌尔丽卡斜歪在软榻上,他看希灵已经没事了,凑过来靠在希灵身上,问他:“希灵,为什么后面那个小鬼要跟我们一起啊?”

    乌尔丽卡不高兴地噘着嘴:“和他说话却不理人,好没礼貌。”

    那个小鬼?希灵一下就意识到小龙说的是谁了。乔爱洛没有和他们乘一辆马车,而是在第二辆马车上,一个人孤零零的。希灵本意邀请他一起坐在自己的马车上,马车里的空间实在宽敞,几个半大的少年坐在一起并不显得拥挤,然而却被乔爱洛拒绝了。

    乔爱洛这次被大枢机主教半强迫式的送到希灵的队伍里,既没有带随从,行李也只有小小的一箱子,和他以往的作风大相径庭,不知道这是不是也是大枢机主教的主意。从今天汇合之后,乔爱洛一直就没怎么说话,也不和人接触,显得郁郁寡欢,整个人冒出一股颓丧之气。

    希灵对此有点猜测,却不好告诉乌尔丽卡。他拍了拍小龙的脑袋:“我也不知道,不过这是路维克大枢机主教的嘱托,所以莉卡,即使不喜欢乔爱洛也别表现得太明显,毕竟这趟旅程我们要在一起好几个月呢。”

    小龙撇撇嘴,随意地“哦”了一声。

    商队一路不停,朝着卡梅城奔去。奔驰了四五个小时,到了下午一点多的时候,商队才在路边停了下来,准备让车马歇歇,人也吃点午饭。

    若是按商队的习惯,这顿午饭也是可以省去的,护卫们也不是什么精细人,随便在马上对付点就行了。但是因为回程的商队里有跟随的旅人,这些付了钱的随队旅人们是受不了这样车马不停的赶路奔袭的,何况他们也有尿急的需求,索性商队在路边找了处开阔地,歇息半个小时再走。

    半个小时不够做顿热食,说是吃午饭,也只能拿干粮对付一顿了。

    群马哼哧哧低鸣,整个车队随着头车旗语慢慢减速,旅人们的马车旁边因为有商队护卫们提醒也没有出岔子,这样命令一层层传递下去,车队小心翼翼放缓了速度,直到停下。商队的谨慎并不是没有缘由,虽然都是训练有素的马匹,几百匹马车的大车队总也要小心对待。

    “吁——”马车外骑士呵停马匹的声音传来,等到马车完全停下,大骑士敲了敲车门笑着说:“少爷,下车啦!”

    希灵脸蛋微红,在外不能称呼为殿下,但是被叫做少爷却有点不好意思,毕竟那是一位大骑士。这些骑士并不是我的奴仆呀,他想。本来希灵想让他们称呼自己为先生,却被梅布尔否决了,他振振有词说:“您看着怎么也不像一位先生呀!”希灵被这句话堵得说不出话,只能默许了少爷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