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光明教皇 > 111.书记官

111.书记官

作者:这就是ai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家好,如果你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看到了防盗章节。本文首发晋[jin]江[jiang]文[wen]学[xue]城[cheng]。作者要靠写书糊口,请大家支持正版。】

    太阳历42228年九月十三号,东城仓库区。

    希灵穿着简单的黑色风衣,头上戴了顶宽沿礼帽掩住他金灿的发色,整个人在熙熙攘攘的仓库区里显得毫不起眼。

    这里是珀留城专门划分出来的几个存储货物的仓库区里的一个,来往于珀留城和联邦其他地域的商人们可以租赁这里的仓库安置他们辛辛苦苦运到珀留城的珍贵货物或者从珀留城买进的要运回家乡贩卖的最新奇流行的物件。在这里的每时每刻,都有搬运货物的小车来来回回,从不停歇。汗流浃背的伙计们、忙碌指点唯恐货物磕着碰着的老板们、还有窜来窜去叫卖香烟的孩子们、拎着盛满了消暑汤水的大陶罐的年轻妇人们,当然了,也少不了商队护卫们嘻嘻哈哈的打闹声,这样嘈杂的鼎沸人声掺在马匹嘶鸣的混响里,奏成了仓库区热闹非凡的熙攘景象——如果要说珀留城里哪片地方最繁忙,仓库区绝对是当仁不让的。

    希灵如今就在仓库区的大广场上,身边是一身利落装束的梅布尔,他们准备和今天要出发离开珀留城回返丹漉教区的“雀翎”商队一起踏上旅程。

    和商队一起走,这是希灵在询问过圣骑士的意见后决定下来的。

    前往南方的行程到底怎么安排,希灵也深思熟虑过,反反复复思考过后,还是觉得走陆路更合心意些——毕竟,他离开珀留城的目的就是从高高的教廷走下来,踏上联邦的土地,去感受生活在这片大地上的人类最真实的生存面貌。如果坐飞车在天上飞,那实在没什么意思,一路上只能在一座座有飞车驻点的大城市停留,看上几眼大同小异的城市再坐上飞车奔赴下一座城市,旅程的一半时间都要花在飞行上,在活动不便的车厢里探头从密封的车窗往下看几千米之下缩小的山川河流。这样的旅程不是希灵要的。

    既然不做飞车,那么走陆路又是什么样的章程呢?如今的南方暗流涌动,希灵身为光明之子想要前往南方,这趟旅程不能大张旗鼓、也不能惹人注意。如果是作为旅人坐马车去南方,希灵首先否定了这个主意。在有飞车来往城市之间的现在,旅客们大多是不坐马车颠簸了,何况是从珀留城前往丹漉教区,这快要跨越一半联邦的长途旅行呢?只有小件行李的旅客们几乎都是坐上了飞车在天空翱翔的。

    再看看陆地上的情况,希灵统计了一下还在公路上行走着的行人类型,发现其中最最平常的是满载货物的商队。

    伪装成商队,希灵歪着脑袋想了想,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在圣骑士的提醒下,希灵也意识到了他的想法的破绽和不切实际。作为商队混杂在人群里悄无声息地前往南方,这主意听起来很好,但是希灵能够真实地伪装成商队的模样么?不说商队里需要满载的货物,单单是作为商队主人一路应付各样事物和意外的经验和手腕,这些希灵就是没有的。想要解决这两样破绽,货物的事情好办,连商队主人舅舅也能给自己物色一个来,但是那样不如加入一个真实的商队和他们一起走了,这种做法的好处不仅在不用自己操持一个由北到南的跨越两个教区的大型商队,也能藏在商队里在长达三个月的旅程里体味他们一路上的酸甜苦辣,领略独自行走在联邦土地上绝不可能看见的不一样的独特风景。

    被舅舅点通了之后,希灵不住点头决定就按舅舅的建议行事,信心满满和舅舅道谢就要离开,圣骑士看着小外甥踌躇满志的模样,最后带着坏笑补了刀:“而且啊,小希灵,从来只有丹漉教区的本地商队来到珀留城交易的,没见过珀留城的贵族们自己组织商队去丹漉教区采购货物的,即使你想要自己伪装成商队去丹漉教区,这也完全行不通呢——还没有到丹漉,你就要被识破了吧!”

    突然被补刀,希灵噘着嘴看着哈哈大笑的舅舅,觉得舅舅真是坏透了!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还要认真地分析一大堆不可行之处,忽悠地小外甥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呢!

    舅舅的恶趣味真是一如既往!

    尽管圣骑士这样喜欢逗弄小外甥,但是在正事上从来都是急希灵之所急、每每爱操心地先帮希灵搞定好一切的。这次也不例外,没有等希灵找到一家合适的商队,第二天圣骑士就邀功似的告诉小外甥已经找好了商队,雀翎商队正是圣骑士给希灵找到的。

    雀翎商队是丹漉教区老资历的大型商队了,这是丹漉教区葛福曼直辖公国四家商行共同出资组建的商队,因为背后靠着的东家势大,自己也不是好欺负的,已经安安稳稳做了快要八十年的跑商生意了。

    【大家好,如果你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看到了防盗章节。本文首发晋[jin]江[jiang]文[wen]学[xue]城[cheng]。作者要靠写书糊口,请大家支持正版。】

    他们每年的三月从葛福曼的都会文薪城出发,离开四季皆宜的丹漉教区北上前往苏尼亚教区的联邦首都珀留城。因为时机选择地刚刚好,初时还会有点寒风的春天慢慢进入了夏季,越往北走气温上升得越快,商队并不会遭什么罪。等到了珀留城就已经来到六月中旬了,再过一个多月恰好能赶上珀留城的祈祷之夜,这也是商队最好销货的时候。他们会把货物分成三六九等,最好的货物用当地根本卖不出去的不可思议的高价卖给珀留城豪爽的贵族们,这些贵族们需要在祈祷之夜前为自己添置更多更珍奇的行头;次一等的就以双方都满意的价格卖给合作的商行,这是想在珀留城做稳生意的必要手段;至于再次一等的,商队会自己拿来卖,蜂拥来到珀留城参加祈祷之夜的人们往往都喜欢从珀留城带些新奇的玩意儿回去,鲜红的玛瑙、翠绿的宝石、贵重的香料、绚丽鲜妍的孔雀尾羽做的带着独特风情的漂亮帽子、还有产自丹漉阿莱玛烟草区最最著名的香辣浓烈的大雪茄……这些来自遥远的丹漉教区的各种特色玩物都能很轻易地以大价钱卖出去,让商队再大大赚一笔。

    等到所有的货物都卖完,就到了商队返程的时候了。商队返程也不会空着车回去,那样就太浪费了。对珀留城来说,丹漉教区的特产会让他们爱不释手,来自珀留城的时鲜物什又怎么不会让远离首都的丹漉居民疯狂抢购呢?几十年到不了一次珀留城的居民们,对联邦首都最最风靡的流行物什都是怀着极热切渴望的心情的,满足他们这样心情的就是每年辛辛苦苦来往在教区之间的商队了。

    这时候和珀留城本土商行打好的关系就派得上用场了,长久以来良好的合作互惠关系让本地商行也乐意以优惠的价格倾销自己仓库里的紧俏商品,给返程的驽马身上叠上一层又一层的沉甸甸的重量,压得它们不满地嗷嗷鸣叫。

    这一切都做完,就已经到了九月中旬,赶场子一样的商队大多数都要离开珀留城回返家乡,仓库区也迎来了一年里最最热闹的时候。原本只在仓库里呆了不到一个月的货物又要被搬出来,商队老板们大呼小叫着让伙计们手脚轻些,急得手忙脚乱像对待亲儿子似的小心翼翼安置他们一年的心血。

    这样的景象是每年都有的,源源不断像蚂蚁一样从家乡来到珀留城、又从珀留城回到家乡的商队就这样带动了两地的经济。他们低买高卖,从中赚取差价,也会被很多人骂作奸商,但是没有这些“奸商”,又怎么盘活联邦的经济链条呢?

    不只是丹漉的居民把土特产换成了金钱、拉动了珀留城的贸易市场、让丹漉和苏尼亚从中收取了充盈的税收——这些宏观影响都不是普通人能看得到的。

    更为直接和细微之地,就从这熙熙攘攘的仓库区日进斗金的租赁费和保管费就能看得出了,甚至从叫卖着的香烟和解暑汤水里也看得真真切切。

    这可都是实实在在的就业机会。光是这片仓库区又养活了多少人呢?然而这不过是联邦繁荣的商业贸易带来的好处里最小最微不足道的体现了。

    就是这些穿梭在联邦大地上风里来雨里去的商队,它们被学者们称为联邦不可缺少的“生命血脉”。

    像逐水的群鹿跟着水源迁徙,粮食、净水、衣物这样的必需品,也包括香料、宝石和各种奢侈品,商队追逐着利益为联邦的各地带去了当地居民们需要的东西,把多余的运给缺少的,把泛滥的运给需求的,这既是他们的生存之道,也是他们存在的意义——或许他们自己不这么认为,也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对联邦有什么益处,只是摆着手笑着说“为了糊口”。

    【大家好,如果你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看到了防盗章节。本文首发晋[jin]江[jiang]文[wen]学[xue]城[cheng]。作者要靠写书糊口,请大家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