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光明教皇 > 第93章 哈赛港

第93章 哈赛港

作者:这就是ai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车队停在了紧挨着港口的最大一家货栈的广场上。樂文小說|希灵刚一下车,就听到了从东北方传来的不小的动静,他眺望过去,湿润的水汽雾蒙蒙地扑了上来,只能看到一线灰绿色的边界如潮涌动,线上有一面面呼啦啦被风拉扯的旗帜张扬,线下是密密麻麻的小黑点走来走去,灰蓝色的连绵天空压着那条灰绿色的线,像一幅油画,静谧又带着活力的美。

    那应该就是哈赛港了。

    哈赛港作为苏马河上有数的大港,繁华之处甚至比哈赛城内更甚。从苏马河上流聚集到这里的来自暹罗和卢莫教区的商人们带着他们的皮毛、骏马、小麦和烈酒,从苏马河下流逆流而上的来自贝洛德和多拿多教区的商人们则是用金银器皿、草药、矿石和木材作为交换,他们在每年苏马河上四月初到十二月中的丰水期里驾驶着满载货物的大船来到哈赛港,像蚂蚁一样互相交易了货物,再拉着沉重的大船缓缓驶回家乡。

    就这样,哈赛港作为四大教区中转货物的重要港口蓬勃地发展了起来,时至今日,港口附近的地皮已经价值千金,一栋栋货栈也或近或远地开了起来,还有一处贸易市场创下了偌大名声,各种珍稀昂贵的商品在市场里出没,引得远近城市里的大小贵族们趋之若鹜。这样辖制了周边十几个城市的经济力量让哈赛港堪称无冕之王,不是教廷花名册上登记过的正规城市,却生生在方圆几千公里的地域里出了头。

    哈赛城和哈赛港作为这片地域上的老大,一明一暗,相辅相成,像是双子星一样伫立在苏马河畔,每天来往于两者的人流如织,倒显得两者之间的城墙多余了。

    希灵站了一会儿,不知道去了哪儿又窜回来的梅布尔含着笑来到他身边,即使穿着普通的衣服,高阶神职人员特有的肃穆安宁的气质也让他与众不同,梅布尔带着点得意向希灵汇报说:“少爷,我已经和老板打听过了,我们要在这里停两天,之后坐上船走七天,到了哥佛港下船,然后再穿过格洛森林去文薪城。水路比陆路要快上十多天呢,等上两天真是非常值得呀!这两天您不如出去走走吧?一直待在马车里对身体不好,少爷您老是看书,会看坏眼睛的!”

    希灵好笑地看了殷勤的侍从官一眼,在马车里梅布尔就已经对他手不释卷的状态颇有微词了,只是碍于行程紧凑没办法也没条件让他干点别的事,现在终于让他抓住机会了。

    梅布尔的这点小心思,希灵当然是从善如流地答应了,他点点头:“那之后我们就出去逛一逛吧。”

    在通知了每一个随行的旅人这两天自由活动、又嘱咐了他们有事就来找商队的几位主事人之后,亚力克·卡伦德就急匆匆去忙着商队上船的事了。商队主人是从没有一刻空闲的,旅人们这两天可以去游玩,亚力克却得抓紧时间租赁船队。亚力克来向希灵问好的时候,他们寥寥说了几句话,亚力克感叹着说:“……虽然已经赶上了最后的十一月,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现在这个当口,有一大批人想要挤占几条船只的名额南下呢,虽然我们是老客户了,也可能被放鸽子啊!总之,一切都的、得要提前准备起来才好!”

    准备起来,准备什么呢?希灵含笑不语,心里却已经明白这是要去打点关系了。这并不稀奇,在港口这样的关窍地方花钱买个一路顺风已然是常态,大多数商人从利益的角度出发,都认为如果花点小钱能让行程顺利,那是非常值得的。在这方面他们总是慷慨得很,也给港口带来了许多油水。

    港口虽然是城市的附属建设,船只通行也应该在教廷船舶司和城市主教的双重指导下进行安排,但是规章和实际操作总是有些误差。更多时候,这些权力会被扎根在当地的大贵族们窃取,他们会有个冠冕堂皇的名字,比如说主教任命的“船舶事物官”,这样一切就都名正言顺了,纵然有些小手脚,只要在教廷的容忍限度内,教廷也是愿意让他们分润一些油水的。

    这就是偌大联邦各处都在上演的潜规则的小小缩影,希灵以前只是听说过,现在却真实见识到了。这样的潜规则,或许不是那么正义清白,却实实在在满足了两方人的需求,商人们送钱送得高兴,贵族们收钱收得乐呵,如此皆大欢喜,这就是世俗运行的一环。希灵对此没什么想法,他深深明白自己这次出行只需要看就好了,看清楚这个世界,看清楚这些人民。

    吃了中饭,下午希灵带着众人出发。他们今天打算逛逛眼前的哈赛港。哈赛港作为首屈一指的大港,港内的道路也十分宽阔平坦,除了临河的码头,一共有五条主干道,若干辅道更是不计其数了。除了一条纵向的主干道直通码头作为车队出入的通路以外,其他四条横向干道上各种各样的商店鳞次栉比,只要你能想到的东西,在这里都有得卖。

    在四条主干道里,第一大道尤其出名,这条街就是闻名遐迩的哈赛港贸易市场。希灵他们也是直接来到了第一大道,因为他们住宿的货栈就在第一大道上。

    刚走出货栈正门,又湿又热的气流就像是找到了目标,争先恐后地喷涌过来,侵袭到希灵暴露在空气里的脸颊和手臂肌肤上,搅得人哪里都不舒服。入目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说话、吐息、谈笑、争执,苏马河里的蒸腾的湿气混着人类温热的体温成了现在闷热火辣的气氛,明亮的阳光照到建筑上、地面上、人群上,泛起一片白花花的光,这都让希灵不禁眯起了眼睛。

    “走吧!”被身后人拉住了带着往前,希灵踉跄了两步就已经成为了人群的一员,拉住希灵的小龙朝他狡黠一笑,立马又冲出去了。

    他们向西走,从街头逛到结尾,一路上有许许多多让希灵也觉得新奇不已的小玩意儿。这队人物出众衣饰不凡的外乡人队伍,在眼睛毒辣的生意人眼里都是绝好的肥羊,每当希灵等人驻足在一家商店里,老板们都以为他们肯定会买些什么,立马滔滔不绝向这群看起来必定富有的外乡人推销自己店里最贵的商品,把手里每一件货物都说地仅此一件、物有所值,口才了得的生意人舌灿莲花,直说得口干舌燥,最后以为这单已经大功告成就差钱货两讫的时候,满怀兴趣的客人瞧一瞧、听一听,又向他礼貌点头,又兴高采烈地走了——

    走了!

    老板目瞪口呆看着潇潇洒洒转瞬就不见影了的肥羊,呆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顿时怒气上涌,面目涨红,怒气加上暑气,没稳住差点一头厥倒过去——嚯,这群外乡人,来消遣他的么!

    咦……等到老板缓过了劲儿,才心中起疑,琢磨着,不会中了套儿了吧?

    这也是不鲜见的,在这条街上做生意的,哪个不知道道旁两边的商店时有换主人的事情发生?那些一不注意中了套儿的,倾家荡产都只是等闲,只是被偷去了一两件珍贵物什,那还算走了好运的了……

    想到这里,老板心中大惊,急急忙忙招呼伙计查点店内货物有没有少——又或者多了,这是宁可少了,也不能平白无故多了些什么啊!要是被哪个黑心的家伙嫁祸栽赃,撞到了大人物的手上,那才叫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老板才缓过来的脸色立马又红了,急的,汗水又冒了出来,是冷汗。拿着手帕哆嗦着给自己擦汗,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老板只觉得自己一颗心像是被放在了油锅里翻来覆去地煎,煎了嫩嫩的七分熟,最后还要加上葱姜蒜醋,切成片供上桌被人慢慢配着葡萄酒嚼着,慢慢地,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块砧板上的肉了……

    “……老板!老板!”小伙计来向老板汇报结果,却发现老板像是发了癔症一样,木呆呆的毫无动静,小伙计一急,上手就去掐老板的人中,把老板救了回来,还要被老板骂——

    “哎哟!你小子!下手这么重干嘛!”老板疼得直跳脚。

    小伙计都要委屈死了,哼哼唧唧地想:下手不重,你还脱不出癔症呢!

    “老板,”没办法,该说的是还是要说,小伙计边低头认错,边汇报结果,“店里什么都么少,也什么都没多!”

    “啊!”老板大喜,高兴地直跺脚,“好消息!好消息!”

    转了几个圈儿,老板心满意足地挥挥手让小伙计自己去做事,把今天这事仔细琢磨了一番,最后只能嗤笑着说:“……我还以为怎么回事,原来是群穷鬼!”

    “……终日打雁,还被雁啄了眼……”嘟嘟囔囔的,体型富态的老板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继续用一双精明的小眼瞄着屋外的行人,品评他们的衣饰人品。

    希灵等人可不知道因为自己没有买那些华而不实的昂贵玩物导致的这一出出闹剧,即使知道了,也不过一笑而过。

    他们走走停停,兴致勃勃地从一家家商店进去,又兴致勃勃地从一家家商店出来,两手空空,笑容满面——联邦可没有哪条律法规定进了商店就得买东西,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