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光明教皇 > 第77章 葬礼

第77章 葬礼

作者:这就是ai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script>

    “……托尼·格林瑟姆,生于42175年,卒于42228年。?乐?文?小说 www.. com他出生在美丽的萨顿河畔、珀留城中……温和慈善,助人为乐……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备受爱戴……他已离我们远去,回归了神明的怀抱,但是我们永远怀念他。

    愿他在神明的怀抱里,平安喜乐,无忧无扰。”

    神甫低沉温和的声音回响在人们耳边,最后一句话结尾的时候,希灵听到了托尼的妻子,格林瑟姆太太猛然的一声低泣。她一直在哭,一直在哭,这哭声成了托尼葬礼的哀乐,为葬礼平添了十分的哀愁。

    希灵穿了一身的黑色,脸色略显苍白。格林瑟姆太太的哭声似在拷打他的心灵一般,一声声的哭泣像是坚韧的丝线缠上了他的心脏,一圈圈的,然后一点点收紧、收紧……希灵几乎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在这个青柏森森的墓园里,他一直低着头,抿着毫无血色的唇,一头金发也黯淡无光,一点生气都没有了。

    他的右手拿着一束花儿,左手里攥着木盒,那是将要献给托尼的联邦荣誉子民徽章。希灵紧紧攥着它,骨节发白。

    “……请家属们献花。”神甫说。

    格林瑟姆太太被搀扶着走了几步,每走一步都颤巍巍的,她手里握着一束用黑色牛皮纸和黑色缎带包扎起来的纤巧漂亮的小白菊,那实在美丽极了,白色的花瓣中间微带点嫩黄,静悄悄绽放着,被安静地裹在纯黑色的纸里——却也带着静默的哀愁。

    她边走边哭,捂着嘴也竭力不想让自己情绪太过激动,使得这程序没法进行下去。

    格林瑟姆太太带着黑色长手套的手掩住了下半边脸,黑色的手套和憔悴青白的脸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被泪浸湿了的睫毛湿哒哒地垂着,显然是在泪水里泡过很久了;那双眼睛已经看不出来曾经温柔明润的模样,哭得太久,连泪都要干涸了。

    希灵只是看这位太太一眼,都觉得心要碎了。

    他只能一直低着头,不敢再去看这让他充斥着罪恶感和悲伤感的场景,脑袋里茫茫然的,凝固成了一片空白。

    格林瑟姆太太一步一停地来到了亡夫的碑前,她看着碑上十五天前还在身边唠唠叨叨的熟悉脸庞,往日的快乐时光尚且历历在目——她抽泣了一声,眼泪一滴一滴落下来,打在青色的石板上,在人人以为她要晕过去想要扶着她坐到一旁休息的时候,这位坚强的女士终究还是一点点弯下身为亡夫献上一束洁白的花儿。

    格林瑟姆太太摸了摸亡夫的照片,在上面摩挲几下,再也不忍看了,捂着脸颊离开了墓碑。

    莫蓝·格林瑟姆默默看了母亲一眼,确定她没事才上前去给父亲献花,带着他的小妹妹一起。

    安琪儿·格林瑟姆到现在才懵懵懂懂知道死亡是什么意思——那就是再也见不到爸爸了,虽然爸爸会在天上看着她……

    但是再也见不到爸爸了……

    小姑娘红着眼,被哥哥搀着乖巧地放了一束她最喜欢的星星一样的花儿,她记不住名字了,爸爸和她说过这花儿叫什么名字,但是像星星一样,很好看。

    爸爸,是去天上做星星了吧,她想。

    莫蓝摸了摸小妹妹的头发,也把手里的花放下,在墓碑前立了好几秒,他才带着小妹妹离开墓碑。

    少年走了几步,把安琪儿抱了起来。他们两个依偎在一起,看似是莫蓝在安抚安琪儿,其实是小妹妹在给他信心——

    爸爸离开了,就要他来撑住这个家了呢。莫蓝埋在小妹妹的脖颈里,心里下了决心。

    无论如何,他要代替爸爸让妈妈妹妹继续开开心心地生活。

    爸爸放心,交给我好了。他眨了眨潮湿的眼。

    这是男人的承诺。

    “……请亲友们献花……”

    一个一个人上去了,希灵恍恍惚惚的,根本不记得到了谁。

    “殿下,”身边的人轻轻拍了拍希灵,小声说,“该您了。”

    嗯?莱文么?希灵回过神来,差点以为身边的人还是莱文。

    娃娃脸的青年关切地看着他,琥珀色的瞳孔浅浅的,小声地催促他。

    “……梅布尔啊。”希灵有一瞬间的失望,他低低叹息了一声。

    希灵看着现在墓碑前的人,再看看身边,已经没有人拿着花儿了。

    该我了。他心里想着,整理了一下衣服。

    左手慢慢出了点汗,希灵看着不远处的墓碑,青白色的整块石头雕出来的精美的墓碑。

    只一瞬间,希灵有点害怕去面对那块无声的石头。

    撇过脸去,希灵把这懦弱荒谬的想法扔出去,他抿了抿唇,最后一个上去了。

    托尼的墓地选的是东城区的公墓,墓地很干净,也很清静,早晨的风吹过如涛如海的松柏林,带起“哗——哗——”的声响,风打在希灵的脸上,他闻到了松脂的香味。

    希灵站在了托尼的墓前,他的左手中指不自觉地颤了颤。

    托尼生前微笑着的一张照片被处理成了黑白的色调,静静嵌在石碑里,他的眼神带着狡黠,带着温暖,也带着快乐。希灵静静看了一会儿,才弯下腰。

    一阵风吹来,吹拂起希灵的金色长发,吹到了他的眼睛上。

    金发飘飘洒洒地扬在空中,希灵慢慢把一束还沾着露水的白菊放在托尼的墓前。

    他的左手里攥着木盒已经很久了,希灵双手拿着木盒,他顿了顿,把盒子打开。

    希灵蹲下身,拿出徽章,把正面往托尼的照片前凑了凑,嘴里呢喃:“看,你的哦。”

    “……我还给你刻了你的名字。”他自言自语道。

    他把徽章翻过来露出背面,让托尼看,白金的徽章背面被用心地刻下了“托尼·格兰瑟姆”几个字。

    “真的是你的咯,”希灵说着,鼻头一酸,“是你自己得到的,没有靠我,也没有靠你儿子——谁也夺不走的荣誉。”

    “你会喜欢吧?”希灵喃喃道。

    “你肯定喜欢的。”希灵又肯定道。

    然而无论希灵说多少话,托尼都不会回应了。他只是用温暖的目光看着希灵,看得希灵差点流出泪来。

    “唉,”他叹口气,眼中泪光闪烁,“再见咯,托尼。”

    希灵站了起来,他已经用了太长时间了。有些人在窃窃私语,他们询问着这个漂亮的少年是谁,从未听说过老托尼的朋友或者后辈里有这样的人呀?

    向莫蓝打听的人都被他用沉默打发走了。莫蓝看着前面蹲着的殿下,垂下了眼皮。

    等到这场葬礼结束,人们陆陆续续离开。格林瑟姆太太因为悲伤过度,已经坐到了马车里歇息,带着安琪儿一起,莫蓝则留在外面送走来吊唁的亲戚朋友们。

    希灵静静站在一边看着莫蓝的动作,身边跟着梅布尔。这个娃娃脸笑起来开朗活泼的青年,和莱文完全不是一个类型,但是现在已经顶替莱文的位子跟在希灵身边。

    梅布尔·布朗尼尔,希灵心里默念。他们曾经见过一面,这是希灵在八月一号祝祷之时的主事官,是位高阶的神职人员。

    教廷里的高阶神职人员来做他的侍从官,希灵也有些迷茫,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梅布尔本来该有更好的前程,他不过是个没有实权的殿下而已。

    希灵没有问梅布尔这个问题,这是冕下亲自选的人选,自然不会有问题。

    或许等以后,希灵会向梅布尔问出这个问题,却不是现在。

    人们已经走光了,应付招待几十位亲戚好友,也不是件轻松的活儿,其中有部分还是父亲生前的生意伙伴,和父亲相交甚笃。无论如何,这些叔叔伯伯们不能怠慢。莫蓝喘了口气,慢慢想着。

    “你好,小格林瑟姆先生。请问,我可以和你谈谈么?”一个柔和温暖的声音在莫蓝身边响起。

    是殿下。莫蓝反射性地想到。他踟蹰了一会儿,才转身看过去。

    一身黑衣的金发殿下站在三步外看着他。

    莫蓝的指甲使劲儿掐进了肉里,才稳住心神,他不知道现在该用什么心情面对这位殿下。

    但是这场谈话也不能拒绝。他想。

    微微弯腰,是一样的恭敬礼貌的姿态:“请让我向家母告知一声,殿下。”他的声音低低的,有点哑。

    “轻便。”希灵微微顿首。

    希灵和莫蓝走在墓园的小道上,他们走得极慢,这条小道本来就不长,他们来此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谈话。

    这条小道两边种了稀稀疏疏的几棵松柏,主要的还是一片竹林,九月的竹子正青翠着,走在竹林中间,微凉。

    “您找我有何事呢?殿下?”莫蓝先问,打破了这寂寥的清凉寂寞。

    希灵原本沉默着,他还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希灵默然一会儿,才说,“我很抱歉。”

    “……是为了家父么?”莫蓝沙哑的声音响起,混在沙沙的风竹声中。

    “是的,是为了托尼……您的父亲。”希灵停住了脚步,现在林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连梅布尔也在竹林入口处等着。

    “我……”希灵正身对着少年,他张了张口,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轻飘飘的歉意真的有用么?希灵迷惘惆怅地想着。

    莫蓝也不想说话,他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最后希灵看着莫蓝说:“你的父亲……是为了救我而死的。”

    竹林“沙沙”地响起来。他们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无言。

    等到这阵风吹过,莫蓝才说:“我知道。”

    希灵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你知道托尼本来不用死么?”希灵藏在袖子下面的手紧紧握住了。

    莫蓝·格林瑟姆第一次抬起头直视这位殿下,他凝视着这个比他还小的殿下,小殿下的眉头蹙起,满脸忧伤。莫蓝轻轻说:“我知道。”

    希灵看着少年的眼睛,像是自虐似的,他着魔一样一定要问到底。希灵的声音发涩,也发颤:“恨我么?”

    “……”少年迷离了眼神。

    过了会儿才说:“他做了他认为值得的。”

    “他觉得值得。”莫蓝·格林瑟姆扭头,眼神聚焦在希灵身上,神情认真。

    希灵凝视着那双眼,像极了托尼,有一刹那的悲怆铺天盖地地涌来,他闭了闭眼,睁开后喃喃:“……值得么?这值得么?他本来不必死的……”

    “那你就承他这份情吧。”莫蓝淡淡说。

    “承他这份情,别忘了他啊……殿下。”

    “……我不会忘的,”希灵呆住了,过了良久才摇头,“不会。”

    “那就够了。”不远处的少年转身往回走,声音轻轻的,“足够了。”

    脚踩在掉落的竹叶上发出轻微的“咔擦”声,这声音也慢慢远去。

    希灵怔怔地站在原地,等到莫蓝走远了,才蓦然醒过来,他追了上去。

    希灵的右手搭在少年的左肩上,让他停了下来。

    “叫我希灵吧,”希灵认真地看着面前表情淡淡的少年,“不要再叫殿下了,叫我希灵。”

    “我答应了托尼要照顾你们,”希灵双手搭在莫蓝的肩头,神情郑重,“请给我这个机会,莫蓝,我希望能为你们做点什么。”

    莫蓝看了希灵一眼,却说:“我父亲的照顾,你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明白,”希灵点了点头,“我明白。如果你可以,我会给你帮助;如果你不行,那我也会让你们衣食无忧。”

    “身为殿下的你,”莫蓝皱起眉头,“不会觉得这是因私废公么?”

    希灵坦然地说:“或许以前我会有这个想法,现在我却觉得,如果你有能力,我帮你一把又如何呢?”

    “……”莫蓝看了希灵一眼,一个错身落掉希灵抓着他肩的手,又开始往前走。

    他边走边说:“我不需要你的帮助。我们家也不需要。”

    少年紧抿着唇,忽地扭头,盯着希灵:“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不用您了,殿下!”

    “我自己可以!”他大声喊,像是发泄什么一般,喊声震动了林子。喊完,他开始大迈步往前走,走着走着倒像跑了。

    他往前跑着。

    终于,莫蓝·格林瑟姆还是泄露了点情绪。他不是不伤心,只是隐忍得太好。

    这个倔强的少年啊。

    希灵把手放了下去,遥望着奔跑着的少年。

    他也往前走。他想,需要在离开之前安置妥当莫蓝一家。

    托尼可是把他的家人托付给我了。希灵只有这一个念头。

    不能辜负了托尼的希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