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光明教皇 > 第59章 大大乐园

第59章 大大乐园

作者:这就是ai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向东行的陆车晃晃悠悠,希灵左手牵着小龙,右手拉住车厢顶部垂下来的把手。www。しwxs。com【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侍从官大汗淋漓地挤过来,询问小殿下是否需要一个座位,被希灵摇摇头拒绝了。

    侍从官有些为难。“……可是殿下,”他的声音压得低低的,满脸恳求,“这里离东城还远呐。”

    这意思很明显了,侍从官担心小殿下站太久捱不住,心疼小殿下的身体呢。即使现在车厢里挤得连挪挪脚步都不行,精明的侍从官也能为殿下找来一个座位好让他歇歇脚的。伊迪一直都是这么贴心。

    希灵抿抿嘴,露出一个微笑:“没关系,等我站不住了再坐吧,那时候肯定是有座位了。”

    侍从官听出了小殿下的意思,小殿下不愿意为了一个座位用钱或者其他什么手段搅扰乘客,于是他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站在希灵身边为他挡住一晃一晃涌过来的人潮。

    莱文也是一样,他甚至连劝希灵的话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站在另一侧板直身体,努力为殿下留出一个稍显舒适的空间。

    希灵看了一眼伊迪,瘦削的侍从官满头大汗,脸色蜡黄,车子轻轻的颠簸都能让车厢里的人群左摇右摆,侍从官应付得颇为辛苦,显然身体还没好。

    希灵收回了目光,缄默不语。

    从教廷到东城区游冶区域的入口,中间要经过三个大站,平日里还会在许多小站停留,今天就不必了。因为不需要经常停车的缘故,陆车流在专属车道上行驶得还算顺利,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东城。

    虽然说了会寻机找个座位坐下,但是希灵还是没有坐下来,侍从官为他寻到的座位也被希灵用强硬的姿态强迫他自己坐了。这样的行为当然让伊迪感动不已,眼里还有水光泛出。

    希灵只是笑了笑,亲切地安慰了几句。无论如何,让病患站着自己坐着,这不符合希灵的行为准则。

    伊迪倒是想让客人乌尔丽卡坐下来的,却被乌尔丽卡简单粗暴地拒绝了。巨龙天生体魄强悍,即使再多站几个小时,小龙也毫无感觉,他反倒喜欢和希灵一起站着,朝着窗外大呼小叫地指指点点。

    下了车,希灵也不由轻轻吐了口气。站立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载满了人的车厢里闷热的温度倒让希灵有点受不了。八月份真的是热极了,再被叽叽喳喳的人群围住一个小时,这实在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东区就在前面,里面的哄笑声不绝于耳,一浪一浪地打过来,当真是热闹非凡。乌尔丽卡一下车就兴奋地要冲进花花世界里去,及时被希灵拉住了,他点了点小龙的脑袋,这是无声的责备,羞得小龙红了脸。

    等到四人汇合之后,他们顺着人流走进东区。

    迈进东区就像迈进了一个童话的世界。路边一位位演员们穿着奇装异服招徕游客,他们画着大红大绿的妆容,鲜妍美丽,夸张滑稽。一脚踏进来的游客们都惊讶得看着这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好像错乱了时间和空间。为了演出搭起来的奇奇怪怪的建筑目不暇接,都刷成了明亮活泼的色彩。远远就能听到的“蓬、蓬”的声响原来是炸响的礼炮,金色的、银色的、红色的、蓝色的、绿色的……各式各样色彩缤纷的彩带、小彩纸飘飘扬扬,洒在每个踏进来的游客的头顶上,惹来男人女人、孩子老人们阵阵惊喜的尖叫。

    在入口有一位穿着蓝白条纹束身西服的男人,他的脸上涂着油彩,滑稽可笑,带着礼帽,辩不清面容,领口系着大红的领结,嘻嘻笑着拨了拨他的木吉他:

    哦,你们来啦,哦,我亲爱的,

    我们相聚在这里,在今晚,就在此时此刻,

    在这个盛大的party,

    请来和我,

    一起游玩,在这个大大乐园,

    听一听人鱼的歌声,

    看一看惊险的杂耍,

    去观赏精灵的歌舞!

    再把那转轮使劲摇!

    非要抱走一个熊娃娃!

    还有三层果酱冰激凌!

    核桃、花生、碎果仁!

    葡萄、芒果、要加冰!

    就在这大大乐园!

    就在这大大乐园!

    欢快的音乐从琴弦上蹦出来,滑稽艺人边唱边跳,身边聚集了一群小孩子嘻嘻哈哈地乱叫,被扯住了衣袖他也不恼,抱起调皮的小男孩跨坐在脖子上,慢腾腾在原地走着圈子,小孩子们跟在他的身后排成一排跟着走,跳着四不像的舞蹈,他边走边弹,边笑边唱,脖颈上的小男孩抓住了他的礼帽,欢呼着挥起手来。

    希灵停在门口看了好几分钟,才笑着离开了。

    他牵着乌尔丽卡的手,往更深处走去。乌尔丽卡完全被吸引住了,还恋恋不舍得转头回望,等他回味完了,还开心地拍手:“真有趣!”

    希灵揉了揉小孩子的头,也觉得心里的喜悦像泡泡一样冒出来。

    这世界多么美丽。他在心里轻叹,水绿的眼眸里荡漾着毫不掩饰的愉悦。

    “殿下,”侍从官红光满面,也显得很高兴,“前面还有很多好玩的呢!刚才歌里唱的人鱼的歌声,这是近年来才在西南蓝海发现的非人生物,听说歌声美妙至极,您可一定要去听一听!以前可从未听说这些非人会来参加人类的庆典,的确是难得一见!还有杂耍,那可是东城最最著名的节目了,就在南边的杂耍团聚集地,这些杂耍艺人们个个身怀绝技,玩的把戏也十分惊险刺激,以前还有被骇得晕过去的人呢,由此可见一斑了!”

    “不过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今年来参与庆典的精灵,城里早就传的沸沸扬扬,这些精灵是一个歌舞团,在精灵国度也是非常受欢迎的呢!精灵的歌舞从来只闻其名不见其影,今年珀留城的人们可真是大饱眼福啦!”

    伊迪对这次的游玩的确下足了功夫,他领着希灵、乌尔丽卡和莱文走街串巷,带他们观赏一出出精彩的表演。去听过了人鱼的歌声,这些人鱼的确和人类长得大不一样。唯一在水里演唱的人鱼显露出鱼尾,体长接近四米,长在耳后的薄如蝉翼的鳍,顺着肩胛骨一直延伸到手指,四指张开也能看见薄薄透明的膜连着手指,指甲尖利锋锐,带着青黑的色泽,完完全全是一只兽爪。然而人鱼虽然非人,面孔却长得出奇美艳,肌肤虽然因为体色的缘故并不白皙,但是上面有可以看得出的健康光泽,滑腻紧绷。这条唱着歌的人鱼呆在大大的水池里,这里原本是东城的一处喷泉水坛,现在腾给人鱼表演了,它坐在水池中心的喷泉瓷砖上,入水的下半身显露出了从腰窝处往下的巨大尾鳍,尾鳍是淡米分带艳紫的,尾巴上还闪着点点的金,着实让没见过人鱼的城里人们目眩神迷。这条人鱼的同样淡米分的头发像海藻一样披散着,一直蔓延到水下,洇成一团墨样的黑。希灵认真的看了看,发现在水里除了能看得见的尾鳍,还有薄(ba)薄(ba)薄(b)纱似的胶质物在流淌,上面好像有一条条细幼的青色血管,和水体融为一体,不仔细看完全看不出来。

    希灵蹙了眉,表情微凝。这大约是人鱼的一项武器,希灵想,等回去见到冕下,一定要让他把这个水池换上三遍水,还要查一查是谁把这些人鱼带进来的——这些人鱼住过的地方也要谨慎处理。

    水池中的人鱼的确美丽,但也带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曼妙的歌声从喉咙溢出,水青色的眼瞳一瞬不瞬地盯着人群,好似下一秒他就要扑过来猎杀你似的,天然带着野兽的味道。希灵皱眉盯着这头不知性别的生物,回忆着看过的关于这种非人生物的资料,记起了他们不能离开水超过五小时、数量也极少之后才放下心。

    除了在水池里唱歌的人鱼,水池外还有三头用双腿走路的人鱼警戒。希灵看着这一幕,轻轻哼出声——这样强的戒备心。只是那头在水里唱歌的人鱼,大概就能把周围这些普通民众们给杀光了吧。

    不论这些人鱼危不危险,游客们的确是听得如痴如醉的,人鱼一曲唱罢,大家吹着口哨哄叫着要再来一首,这头野兽倒也耐心,停了停就继续往下唱。

    大约是只喜爱音乐的野兽?希灵想了想,不再理它。

    离开了人鱼的表演地,一路上又看了很多新奇有趣的节目,伊迪就带着希灵一行人来到精灵歌舞团。其实希灵对精灵的歌舞并不陌生,每年冬天来珀留的精灵使团也会开个小型的宴会展示精灵们的文化,眼前的这个歌舞团总不会比精灵王的使团更原汁原味,但是架不住联邦里没见过精灵的人太多,人簇拥着人要一睹为快。东城中央区精灵们支起的舞台不大,倒是周围的人山人海比小小的舞台要大个两三倍,整个环形路口被挤得水泄不通,尤其是女孩子们的尖叫,一浪叠着一浪,叫得希灵耳边嗡嗡作响,头疼得很。

    站在人群边缘的希灵只是稍稍驻足了一会儿,就差点糊里糊涂被人流裹挟着冲进去了,幸亏他见势不妙就斜着往外走,转了不少冤枉路才走出人群,尽管这样形容也颇为狼狈,头发毛糙了不少。等到希灵和乌尔丽卡他们汇合,他回望了一眼舞台和舞台下乌压压的人。

    希灵迟疑着说:“要不……我们去其他地方吧?”

    伊迪擦了擦如浆的汗水,应声不迭。

    乌尔丽卡也是没有意见的,他讨厌这些刺耳的尖叫。

    至于莱文,自然是听殿下的。

    又往前走走停停,路过了摇奖品的抽奖台,也特意买了三层的果酱冰激凌。希灵要了一个撒了碎果仁的草莓香草冰激淋,乌尔丽卡嚷嚷着要最最大份配料全部都要的特大冰激凌,考虑到巨龙的胃口,希灵满足了他的要求,连莱文也点了一客,伊迪倒是推说自己身体虚弱,现在不能吃冰。他们坐在露天座椅上,边吃着冰激凌边看对面逗小孩子玩的摇奖节目,画着小丑装的主持人把小孩子逗得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着实恶趣味,但是连父母也在台下哄笑。乌尔丽卡看得笑呵呵的,希灵逗他说“你要去试试么?”,小龙却连连摇头,认真地说:“我会忍不住揍那个小丑的。”希灵哈哈大笑。

    夜也越来越深了,最后一站也就是南边的杂耍,从那里可以坐上去南边美食坊市的车,这些侍从官已经介绍过。

    然后就可以离开这个光怪陆离的童话世界。

    希灵默默吐了口气,心情好了许多,满意地舀了一口冰激凌塞进嘴里。

    “殿下,”伊迪有些尴尬,他憋着气说,“我想去下洗手间。”

    一路伊迪带着他们东逛西逛,殷勤周到,已经快要两个小时了,着实辛苦,现在是有些尿急了。希灵含笑摇头,让侍从官尽管去。

    侍从官面皮涨红,即是热的也是羞的,他笑了笑,向小殿下告了声罪,一溜烟跑远了。

    希灵看着伊迪跑进一条小巷里,转眼就不见了。剩下的三个人坐在原地,希灵咽下那口冰激凌,怔怔的,他扔下勺子,也没了心情吃冰激凌。

    “殿下,您怎么了?”莱文关切地问。

    希灵沉默了一会儿,只是说:“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