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女御厨 > 第501章 旧宅

第501章 旧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房子,几十年都没有变过,唯一有过变化的,可能也就是何玉一次又一次亲自冒着风雨,穿着蓑衣踩着木梯,到房顶上拿破烂的瓦块补补那些漏雨的地方,还有她一次次往那几间茅草棚上搭茅草。

    屋子里外的地面都是没有糊过水泥的,完全就是泥土的地面。太阳大的时候,到处都是泥土飞溅。而下雨的时候,屋里屋外又变成了一个个的泥坑,稍不注意就会踩了满脚烂泥。

    尤其是现在,何玉和傅咏菡已经四年没回乡来了,这房子年久失修,居住情况更加堪忧。

    认真说起来,这房子到现在还没有垮掉,都实属难得了。

    傅咏菡觉得,自己或许应该在心里暗自庆幸,幸亏她们回来的时候没在下雨。不然的话,这屋子再怎么收拾,恐怕都是不能住人的了。

    何玉站在自家的院子里,心里也是感慨万千。

    她掏出钥匙打开破败的木门,从堂屋里搬了几条满是灰尘的长板凳拍了拍灰,又从包里掏了几条大大的塑料袋铺上去,招呼大家坐下。

    不是何玉不想把这些板凳洗干净了,实在是这些板凳都太脏了,灰尘也太厚了,不打两盆水好好洗洗的话,那是根本就不可能抹干净的。

    可她们现在才刚回来,要用水的话还得现成去村里的水井挑。

    与其废那些功夫,倒不如就铺点塑料袋算了,反正大家也都习惯了这样做,并不会觉得有什么。

    果不其然,何玉刚开始铺塑料袋,跟来的村民就纷纷上前帮忙,热络得简直就跟自己家似的。

    傅咏菡没理这些人,而是去了卧室。

    其他地方都好说,她们怎么也得先把今天晚上睡觉的地方收拾出来才行。

    几年不回老家,这家里都断电了。傅咏菡在储物柜里找到了几根蜡烛,里头竟然还有火柴。她在记忆中找到了火柴的使用方式,很快就将蜡烛点了起来,在卧室放了两根。

    何玉被迫拉着聊家常,傅咏菡就一个人在屋子里收拾。

    让人奇怪的是,何玉母女俩回村这么大的事情,引得那么多村民跑来围观,却独独不见何家的人。

    别人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傅咏菡心里却清楚得很。

    自打何明和孙凤被纪修朗派人收拾了之后,两人只能在街头乞讨为生。而且每过一段时间,总会有流氓混混将二人乞讨所得尽数偷走,让他们只能保持最勉强的生活。

    两人这一消失,何家人就纷纷进城寻亲。

    而最终,他们一个也没能回得来,全给这两口子作伴去了。

    至于何家那些外嫁女,想要得到何玉和傅咏菡回来的消息,还不会有这么快。

    等何玉好不容易应付完了院子里的乡亲们,傅咏菡已经将卧室收拾出来了。

    不止如此,她还走后门挑了两桶井水回来,又用柴火烧了一大锅热水,不但能喝,还能让二人痛快洗个澡。

    何玉回到屋子里,看见什么都已经收拾好了,不禁有些愧疚。

    “菡菡,都是妈不好,不该跟他们说话就忘了时间……”

    “妈,你说什么呢,这么点儿活儿,我也没费多大功夫。”傅咏菡笑道,“咱们难得回来一次,你和乡亲们多聊聊本也是应该的、对了,这睡的地方我虽然是弄出来了,可是吃的却没有。看这样子,恐怕我们只能把自带的面饼拿来泡着吃了。”

    她口中所说的面饼,是在出发回阳展村之前自己亲手做的。这面饼看起来和方便面有些类似,但是不管是口感还是营养,显然都比方便面要高出百倍不止。

    傅咏菡也是在看过现代社会的方便面之后,才察觉出还有这么方便携带外出的东西,特地私底下试验了几次,没多久就弄了出来,如今正好派上了用场。

    “有面饼就够了。”何玉叹了口气,“这次回来,是我想差了,样样都不方便。等明天我们去给你奶奶扫了墓,再去拜访一下你当年的几位老师,我们就早点回甘州去吧!”

    当年何玉就是傅奶奶亲自聘回家的,对何玉还算照顾。虽然何玉已经不打算认傅飞鹏这个丈夫,但却感念傅奶奶的好,还是把她当自己亲奶奶一般对待的。

    傅咏菡听了有些意外。

    回来之前她和何玉商量过,原本还以为何玉这次怎么也要在阳展村待上个几天呢。

    却没想到,她们回来才几个小时不到,何玉就已经有想走人的念头了。

    看来刚刚那些人的“热情”,可着实把何玉吓得有些不轻。

    不过不管怎么说,能早点回去,对傅咏菡来说自然是件好事。

    不是她吃不得苦在这里住不下去,实在是她在这里既没有朋友也没有事干,周围还一堆三姑六婆想着占她们家的便宜,让她如何能安心待得下来?

    “行啊。”傅咏菡微微笑道,“妈,既然我们明天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就早点吃了休息吧。水我都已经烧好了,随时都可以用。”

    何玉到厨房一看,顿时笑了:“没想到我们都离乡这么久了,这土灶你还会用呢?也幸亏家里这锅啊柴啊的都是现成的,不然的话,咱们今天晚上还不知道要怎么过呢!”

    再一次,何玉深深地感觉到回乡这个决定有多么的傻。

    刚刚她还顺带看了卧室,一张不大不小的木床因为多年没人居住,早就有些发潮了。就连箱子里那些被褥,也大多都带着一股霉气,根本不能用了。

    傅咏菡几乎是将箱子里所有的被褥都翻了出来,一层一层的叠了上去,又铺了好几层床单,还将她们带在行李箱里的薄毯和大衣服都铺了上去,这才勉强弄出了个能睡觉的地方来。

    但即便如此,这地方也就只能将就睡这一晚上的,住久了的话身体肯定会出现问题的。

    何玉在心里后悔,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况,她想回来就该自己一个人回来的,干嘛要拉着女儿受罪?

    傅咏菡却没有觉得这样的环境有多难熬。

    想当初在大雍朝,她什么苦头没有吃过?

    就是在宫里,那些折腾人的法子,也比眼前这点处境要好多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