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他的心上香 > 第二百零一章 学坏了

第二百零一章 学坏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已经快中午了,透过纱窗斜斜照在雕花的大床上。当妈妈的永远都是神经最敏感的人,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却似乎听见了女儿的哭声,沈若柒一下子就从梦中惊醒过来。

    黎云泽的手还搂在她的腰上,沈若柒推了推他:“好像是霜语在哭,黎云泽你放开我。”

    黎云泽睁开眼睛,仔细地听着家里很安静,哪来的哭声?黎云泽将她拉回怀里,扯过被子给她盖好:“我女儿没那么爱哭。”

    沈若柒无言以对,他这都是什么歪理:“你……你不担心女儿跟你没关系吗?”

    黎云泽听了这话似乎有所讶异,不过他随即笑道:“哦?这话怎么讲?”黎云泽将她翻过身来,面对面看着她,眼里有些捉狭之意,他是明知故问。

    沈若柒没好气地在他腰上掐了一下,黎云泽刺痛的瞬间,在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那画面竟是那么真实,与现实几乎重叠。

    黎云泽抓住她的手,透着戏谑的眸子变得迷惑而深沉:“你生气总喜欢做这个小动作。”

    沈若柒愣了一下,他这是……一定是她想多了,他怎么可能一时之间想起那些事情。

    沈若柒一下高兴一下失落的表情很是有趣,黎云泽揉揉她的头发笑道:“黎太太觉得我误会了你,可我怎么觉得是你误会了我呢?”

    沈若柒又懵了,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绕呢?

    一脸求知欲地看着他,他还要故作玄虚地嗯了半天,过了好一会才变成一张认真又深情的脸:“我知道,忘记过去的只有我,他依旧记得。不过没关系,丢掉的我都会找回来。“

    沈若柒痴痴地看着他:“黎云泽……你是怎么知道的。”

    黎云泽轻笑,这话要是说来还真是有点别扭,昨晚他是醉的不省人事,不过另一个他倒是清醒得很。这种感觉也是特别别扭,总有种自己老婆被别人睡了的感觉。

    黎云泽真觉得这种感受不舒服,不过幸好的是,他似乎正在慢慢拾起过往:“我以为我做了个梦,我要么没有梦,要么就是噩梦。呵,那样的梦境,实在不是我做得出来的。”

    沈若柒仔细回味他这话,一时间没忍住笑了出来:“搞得自己很清纯似的,娃都两个了。”沈若柒低声说着,黎云泽倒是么有反驳。

    “所以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的。只要你在我身边,你就是我的药,治愈我的药。”黎云泽握住她的双手在掌心中,一向冰凉的手此刻很有温度。

    沈若柒点点头,突然就在一瞬间变得很感性红了眼眶:“只要你不放弃我,我就不会放弃你。你……你是不是还在在为上次苏医生的事生我的气?怪我太轻易放弃你?”

    黎云泽不假思索地点点头:“站在你的立场上看,我根本就没有资格去怪你。可人的感情都是自私的,当我看见我们的婚礼看到了我们的过去,曾经说过的那些话,渐渐地变得感同身受。你轻易地拱手相让,我这心里自私作祟的确是不太舒服。”

    沈若柒埋头在他心口,紧紧地抱着他。他们之间真的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亲昵地靠在一起了,就算是躺在同一张床上,也生疏得像中间隔了一片海。

    “不是我轻易想放弃,只是那个时候的你对我误会太深。我越是想靠近,你越是排斥真是反感厌恶。我不想那样,即使是你不爱我了,我也不愿意成为你厌恶的人。所以我选择退让,让你开心也让自己好过一些。”

    这样的想法真的很傻,黎云泽心里涌起了一股怜惜和抱愧……

    铺天盖地的鲜花装饰着酒店的草坪,远远的看见顾铭的身影在人群中忙碌。

    黎云泽搂着她轻咳一声:“不许用这样的眼神看别的男人。”

    沈若柒冷哼一声:“我什么样的眼神?”

    黎云泽在组织语言,也是冷哼一声:“心疼的眼神。”

    好吧,真是逃不过他的眼睛。沈若柒的确是有点心疼他没错,因为她觉得顾铭跟黄诗怡根本就不是一类人。

    “姐,姐夫,你们来得挺早的。”沈菡晚也挽着丈夫的胳膊走了过来。

    沈若柒有点惊讶地看着她,她跟顾铭是朋友所以收到了请柬,那沈菡晚怎么会收到邀请呢?

    沈菡晚很鸡贼地笑了笑,小声说到:“是新娘给我发的请柬,很惊讶吧!我当时也就奇怪了,她干嘛给我发请柬,后来请柬送到我才知道为什么。”

    沈若柒也很好奇:“为什么?”女人天生的八卦之心。

    沈菡晚眼嘴偷笑:“因为她想邀请沐东。当初的花花公子黎沐东可是今非昔比了,她想邀请人家可不容易。所以她就周折了一下,请我帮为转送。”

    沈若柒实在是不理解:“她该不会还惦记着沐东吧?”

    沈菡晚点点头:“这可不好说,不过我觉得她这是一种报复心。求而不得,所以故意想让沐东看到她出嫁,以达到自我安慰的效果。”

    沈若柒摇摇头,如果真如沈菡晚说的那样。那黄诗怡这种做法,实在是太自欺欺人了。就算黎沐东亲眼看着她出嫁又能如何?他心里压根就没有在意过她,她嫁谁又与他何干?

    不痛不痒的,能报复谁呢?

    这样想来,对顾铭还真是有点不公平。

    沈菡晚一脸不屑:“有什么不公平的?一个巴掌拍不响,她有所求他有所图,这是两个人你情我愿的,何来的不公平?”

    沈若柒点点头,是了,倒是她主观地站在了顾铭那一边。

    “若柒!”顾铭跑了过来,又跟其余三人打了个招呼。

    “恭喜你师兄!祝你们百年好合幸福美满。”沈若柒笑着说到,顾铭脸上的笑容盛放却没人看出来有一丝勉强。

    “谢谢,谢谢你们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快入座吧,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顾铭引着他们入座,又去迎接客人去了。

    沈若柒四处张望却失踪没有见到黎沐东的身影:“你不是给沐东送了请柬吗?怎么没见到他人?”

    沈菡晚摇摇头:“反正请柬我是给他了,至于他来不来那就不一定了。现在我沐东哥可是日理万机,没空参加一个不太熟的同学婚礼也是可以理解的。”

    沈若柒啧啧两声,刚才还是沐东沐东的叫,现在就沐东哥了,也不怕自己老公吃醋。

    新娘休息室,黎沐东刚进来就被人给单独叫了过去。黎沐东很是奇怪,怎么把他引到新娘休息室来了?

    “沐东,好久不见。”穿着婚纱的新娘子很漂亮,不过是基于动了刀子的漂亮。

    黎沐东是什么人,那是阅女无数。动没动刀子,一眼就明白。

    说实话他对黄诗怡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新娘子是吧,恭喜了。”

    黎沐东很是客套,说了恭喜转身就要走。黄诗怡向前拉住他:“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我喜欢你那么多年,你还是一样无视我。我今天要结婚了,结婚之前就想见你一面。”

    黎沐东摆摆手,那故作惊恐的样子,是生怕跟她扯上点什么关系似的:“我说黄小姐,我来参加婚礼是因为顾铭的关系。因为我小婶的缘故,倒是跟他有过几面之缘,还挺投缘的。我们之间可是什么都没有,你这话会让人误会的。”

    黄诗怡的脸上真是半点新娘的喜悦都没有,哀伤又落寞:“你跟她的故事我都听说了,未婚妻摇身一变成了自己小婶,你那是的心情应该跟我一样难过吧?”

    黎沐东长吁了一口气,关于他跟沈若柒的故事,他真的不想再提了:“把眼泪擦一擦吧,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黎沐东拉开门,万万没想到,新郎就站在门外。

    这下可真是尴尬了,黎沐东觉得自己真是够衰的。要解释什么吗?越解释越说不清,干脆什么都不说好了。

    他与顾铭擦身而过,什么都没有解释。顾铭看着眼泪婆娑的新娘子只是叹了一声:“现在取消婚礼还来得及。”

    黄诗怡抬起头看他:“你也不想要我了?”

    顾铭望向远处的堆满鲜花的草坪:“各取所需罢了,谈不上别的。”

    黄诗怡擦了擦眼泪,补了一下妆,挽着顾铭的胳膊朝着草坪走去。

    草坪上没有黎沐东的身影,他是意识到了自己今天压根就不该来。黄诗怡弯起嘴角笑了笑,那个男人从来就跟她没有关系……

    沈菡晚扯了扯沈若柒的衣袖,凑近她道:“你没觉得新娘子有点奇怪吗?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

    沈若柒也瞧见了黄诗怡红红的眼眶,虽然瞧着的确是有点奇怪,不过她还是硬给黄诗怡说了话:“人家那是喜悦的眼泪,我师兄多好的人。英俊潇洒又有才华,阳光帅气又懂浪漫,她赚到了当然喜极而泣了!”

    一旁的人听了可不高兴:“他有那么好吗?”

    沈若柒尬笑地拍了拍黎云泽的肩膀:“比你差一点。”

    沈菡晚在旁偷笑,沈若柒白了她一眼:“沐东还真没来,你该不会是嫉妒压根就没把请柬送给他吧?”

    这话一出,另一边的江彧森也表示很好奇:“你沐东……哥,好像真的没来。”江彧森把这个‘哥’字是咬得极重。

    这下换沈若柒偷笑了,黎云泽在旁笑着摇摇头,低声道:“学坏了。”

    沈若柒冷哼一声:“跟你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