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萌妻来袭:大叔心尖宠 > 343、说到做到!(叶爵结局)

343、说到做到!(叶爵结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群人围着叶爵一拥而上。

    饶是叶爵身手再好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打败那么多人。

    那边宴言跑出一段距离以后看着叶爵这边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行了,差不多得了!”宴言冲着这边喊了一声,众人才都停了手,而后就冲着宴言那边喊了声。

    “宴姐!这谁啊?”

    “就是宴姐,这谁啊?我们刚才可看到他亲你手了!是不是我们宴姐夫啊!”

    “去去去!一个个的,不好好训练眼睛就知道偷看,小心我到时候去老大那边告状!”

    众人一哄而散,叶爵笑着往宴言那边走去。

    “是不是宴姐夫啊?”叶爵过去就问了一声。

    宴言笑着看着他,“想当宴姐夫?”

    “啊,想。”

    “昨天那个女的处理好了?”

    “啧!”叶爵郁闷的笑了下,“行吧,那等我处理好了再说。”

    “还有你京城的那些桃花债,先处理好了,不然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

    叶爵笑了下,“不是说了吗?别的没有。”

    宴言笑了下,“行吧,相信你一次。”

    叶爵笑了下而后挑眉看着宴言,“那宴小姐你的呢?”

    “我什么?”宴言纳闷的看着叶爵。

    “你的桃花债。”

    宴言皱眉,“我没有桃花债啊!”

    “京城那个训练场所那些人说你经常提的帅哥?”

    宴言怔了一下哈哈笑了起来,“吃醋啦?”

    叶爵郁闷,“是啊,你刚发现?”

    “如果我说,我跟他们说的人其实就是你,你信吗?”

    “不信!咱俩刚认识多久?你呢?都跟人提了多久了?”

    宴言弯着眼睛看着他,“我暗恋你很久了,不行吗?”

    “呵呵!”叶爵叹口气,“行吧,我就当你真的暗恋我了。”

    “本来就是真的。”宴言眼中带笑,说的似真似假。

    两人边聊边往山上爬。

    虽然山不算高,但是爬到山顶竟然也用了一个多小时。

    山上凉风习习,太阳已经升到半空但是却不怎么暖和。

    叶爵到了山上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到了宴言肩上。

    宴言笑了下,“怎么样,心情好点了吗?”

    叶爵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看看远远的山影,心里前所未有的开阔。

    “有空带我去爬孜启峰?”

    “行不行啊你!?”

    “怎么说也是宴姐夫呢!”

    “去你的!”宴言笑着捶了他一下,顺手往他兜里摸了一把摸出一盒烟来。

    “又抽烟?”叶爵把烟盒从她手里拿过来。

    宴言笑了下,“宴姐夫还没有当上就开始管我了?”

    叶爵笑着,“我这也是为我自己谋福利啊,等会让万一你允许我亲你了,有烟味多影响感官啊!”

    话是这么说,但是他却从另外一个兜里又掏出一盒烟来,而后从里边拿出了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

    “我的?”

    宴言挑了一下眉,“怎么偷偷买我喜欢的烟?说,有什么阴谋?”

    叶爵笑了下,“还不是为了讨好你?”

    说着他把烟递给了宴言,“就算是女士香烟,但是到底是烟,以后还是要少抽。”

    “知道了,啰嗦!”

    宴言乐呵呵的接过,点着,抽了一口,和着山风,觉得无比舒畅。

    “真纳闷了,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就成天抽烟呢?”

    宴言笑了下,“刚到基地的时候老大忙着处理他在部队上的事,我在那边就没人管了,就跟着基地的那群大男人学会了。”

    “后来再稍微大点了,知道那东西确实不好,就换成了女士香烟,试了好几种,后来觉得这个味道还不错,就一直抽了,其实没什么烟味的。”

    说完她转头看向叶爵,“行了,说正事吧,你到底怎么了?”

    见他情绪好转一点了,宴言才把话题转了过来。

    “哎!”叶爵郁闷的叹了口气,“你就不能让我开心会儿。”

    “行!不说拉倒,我下去训练了。”宴言说完就要下山,但是叶爵却又一把拉住了她。

    “我说。”

    说完,他把宴言拉着坐到了自己身边。

    “其实......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宴言看着他,没说话,耐心的等着他的下文。

    半晌,叶爵才开了口,“我现在在做一件事情,我不知道,我做的对不对。”

    “那你想不想去做呢?”

    “想。”叶爵看着远方青色的山影,在蔚蓝的天空下清晰而壮观。

    “我长这么大,从来就没有那件事,像现在这么坚定的想去做。”

    宴言笑了下,“那就去做,决定了,就不要再犹豫了,也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了。”

    “人的这一生有太多的牵绊,真正想做的事,其实就那么几件,如果总是瞻前顾后的,那么到最后,注定只会错过太多自己所在乎的,而往往这样的牺牲,留住的,却不是自己想要的。”

    宴言转头看向叶爵,“跟着自己的心走就好,人生在世,开心就好,哪怕离经叛道,只要能让自己开心,我依然过的很好。”

    叶爵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宴言。

    片刻后他笑了下,“我就是喜欢你这股子潇洒不羁的劲儿。”

    “如果是你的话,即便最后失去所有,自己想做的事情,也依然会坚持去做,对吗?”

    “对。”宴言眉眼带笑,“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我想做,而且我做了更痛快的?”

    “至于后果,或许会考虑,但是,却不会影响我的决定,因为我知道,如果不做,那么我可能会一辈子活在遗憾中,但是若做了,就算失去所有,也不过是个从头再来!”

    “哈哈哈,果然啊,你这个小丫头!”叶爵心里忽然豁然开朗。

    之前所有的犹豫,在此刻都化为了无有。

    他看着宴言那张神采飞扬的小脸,抬手捏了捏。

    “真有点庆幸遇到了你,不然,我或许一辈子都会那么平平淡淡的过,不离经,不叛道,安安稳稳,却也,毫无色彩。”

    宴言看着他,目光闪了闪,“想要勇气?”

    “想要啊!”叶爵目光明亮,“我这个人啊,其实不瞒你说,真的是缺少点勇气。”

    宴言笑了下,“那我给你点?”

    说完,她也不等叶爵回答,就直接在他唇上亲了一下,“放心,就算是最后结果真的不好,你也不会一无所有,因为你还可以当宴姐夫。”

    “现在,有勇气了吗?就算失去一切,你还有我。”

    叶爵目光猛的一深,他低头看着宴言,喉结滚动了两下,说,“不够。还想要更多的勇气。”

    说完,他就捧住她的脸低头亲了过去。

    加上刚才的那一下,宴言亲过叶爵三次。

    但是每一次都是一触即离,让人分不清她是在闹着玩还是认真的。

    但是叶爵的这一次却不同,在触到宴言的唇的时候,他就在她唇上轻轻咬了一下,而后趁着她开口的瞬间强势的入侵了进去。

    宴言往外推了推叶爵,“差不多行了!”

    叶爵笑着放开了她。

    他低头唇边含笑的看着宴言,“终于被我亲回来了。”

    宴言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吻技还不错啊,跟很多人练过?”

    说这话的时候她虽然是在笑,但是那双眼中却满是威胁。

    仿佛叶爵敢说是,她就马上会动手收拾他一般。

    叶爵笑了下,“天地良心,初吻都是被你夺走的。”

    “这还差不多!”宴言笑着说,“走吧,下山了,去做你的事情去吧。”

    叶爵笑了下,“嗯,是该去了。”

    “对了,我这边需要一些资料,你回去以后准备一下,我中午过去找你拿去,顺便一起吃饭。”到了山下,宴言对叶爵说了一声。

    叶爵点了点头,“你回头把需要的资料名称发过来,我让人准备,中午想吃什么也发过来。”

    “行,够哥们!”宴言笑着对叶爵竖了竖大拇指。

    叶爵被气的在她头上敲了一下,“哥们个头啊!”

    宴言只笑着看着他,说了句,“万事小心。”

    “嗯。”

    叶爵出了基地以后,那边训练场上的人就一窝蜂的冲着宴言这边跑了过来。

    “宴姐,那人是谁啊?”

    “就是,大校啊!挺厉害的吧?”

    “哎,宴姐,你这嘴怎么肿了?”

    “我靠,还真是!”

    “哈哈哈,宴姐夫亲的吗?”

    “滚滚滚,训练你们的去。”她笑骂一声抬手在那些人头上削了几下把人赶走以后眉头就微微皱了起来。

    叶爵刚才说的到底是什么事,她始终都没有问。

    但是她想起昨天老大给她交代的,让叶爵如果需要帮助,无论如何都配合他。

    虽然老大也没有细说,但是,她知道,好像是跟三十多年前的一场动乱有关。

    她微微皱了一下眉,从旁边叫了一个人。

    “带咱们的人,出去打听一下关于三十年前的那场动乱的事。”

    “是,宴姐。”

    中午时分。

    宴言结束了一上午的训练收拾一下,就往叶爵那边去了。

    叶爵带着宴言去食堂吃饭,在营地里,自然又引起了一场不小的动乱。

    只不过,这边的人都没胆上来闹叶爵罢了,只在叶爵和宴言走了以后全都八卦万分的凑到了叶爵的副官身边。

    “李副官,刚才那位美女是谁啊?是不是嫂子啊?”

    “就是啊,没想到咱们老大都已经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而且长的还那么漂亮!”

    李副官也在懵逼中,他知道的是真的一点都不比别人多啊,他还好奇那女人是谁呢。

    对了,上午老大让准备资料,说是中午有人过来拿,就是这位美女吗?

    李副官眼睛溜溜转了两圈,莫非老大真有女朋友了?等会儿他得去打听打听。

    叶爵和宴言吃完饭拿了资料,就一起往外走去。

    “后边再需要什么资料你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

    “嗯。”宴言一边低头看资料一边应了一声。

    片刻后,她抬头看向叶爵,“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也尽管说。”

    叶爵笑了下,“再给点勇气?”

    宴言不由的白他一眼,“别得寸进尺了!”

    叶爵笑了下,“走,我送你出去。”

    两人一边往外走,一边低声聊着,这时,叶爵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叶爵接起来,听到那边的话目光就闪了下。

    宴言看着他,“怎么了?”

    叶爵摇头,“没事,门口有人找我,正好我送你过去。”

    “嗯。”两人到了门口,就见不远处正停着一辆车。

    见叶爵过来,那辆车上就下来了几个人。

    全是穿着军装。

    宴言眉头皱了一下,“这些人你认识吗?”

    叶爵目光微暗,“认识,都是我爸身边的人。”

    宴言这才放了心,“行,那你过去吧,我就先走了。”

    “嗯。”叶爵轻轻拍了拍她的头,“晚上我去找你吃饭。”

    “好!”宴言冲他挥了挥手,直接上了车,往基地开去。

    叶爵到了那几人面前。

    “你们过来有事吗?”

    “叶少,叶将军说,让您回京城一趟。”

    叶爵目光猛的一沉,“你们回去告诉他,我不会回去的。”

    说完他转身就往营地里走,但是才走两步,他就感觉到身后一阵风声。

    眼睛猛的一眯,他身子猛的往边上一错,躲开了这一击。

    “呵,看来他这次是真的急了,竟然要用强了!”

    “叶少对不起!”

    那人说着,几人就冲着叶爵这边围了过来。

    本来,叶爵对付这几个人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却没想到,还没动手,就有人直接一不做二不休把枪抵到了他的腰间。

    “叶少,这是将军的命令,请您跟我们一起回去吧,不然的话,刚才的那位小姐看起来跟您的关系还挺不错的。”

    叶爵目光猛的变冷,“你们敢动她一根汗毛试试!”

    “那就请叶少跟我们回去,不然,我们交不了差,可能真的会用些非常手段。”

    叶爵目光冷沉的看着眼前的这几个人。

    他是不怕这些人的,就算是现在这把抢抵到了他的腰间,他也不相信他们敢真的开枪。

    但是宴言就不行了。

    虽然清泽的基地在这边放着,但是他们一个民间基地,纵然是跟军方有合作,但是要想跟军方对抗,还是会吃亏的。

    “呵呵,我现在是更加好奇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事,竟然让他这样的手段都用的出来。”

    那几个人全都沉默着,不说话。

    叶爵笑了下,“行,我跟你们走。”

    他说着,跟着那几个人直接上了车。

    那几人见叶爵竟然真的上车了,都微微有些惊讶,但是这是谁也没有去多追究,只要能完成任务就行。

    几人跟着叶爵上车以后,就直接发动车离开了。

    而另外一边,车已经开出一段距离的宴言,偶尔会从后视镜看一眼后边的情况。

    起初她看到的只是叶爵似乎在跟这些人对峙,她的车速瞬间就慢了下来。

    但是,不过片刻,她就看到叶爵跟着那些人一起上了车。

    她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总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儿。

    所以,她干脆直接调转车头往回开了过来。

    “那个女人又回来了。”

    几人上车以后,忽然有人喊了一句。

    叶爵一愣,赶忙回头看了一眼。

    果然,原本开出老远的宴言,忽然调转车头往这边开了过来。

    “你们谁也不许伤害她!如果敢伤她一根汗毛,我让你们全都死无葬身之地!这里是我的大营门口,你们最好都给我想想清楚!”

    几人听着叶爵的话全都是一愣。

    他们可都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叶爵。

    叶爵这个人,就算是生气的时候,骨子里也都带着一股绅士风度。

    他何曾说过这样的话?而且,此时他那张总是让人如沐春风的脸上竟然带着一抹狠戾,看的几人心都瞬间提了起来。

    那几人对视一眼,“加快车速,甩开她!尽量不要去伤害她。”

    他话落,那辆车就离弦的箭一般窜了出去。

    原本宴言还只是怀疑有问题,现在看都那辆车飞速冲出去以后,她就确定,这里边肯定是有什么猫腻!

    “叶少对不起了,为了让您配合我们,现在只能委屈您了。”

    那人说完,直接拿着枪就要在叶爵的后颈磕下去。

    但是叶爵猛的一转头,那双眼睛前所未有的冷沉,那人动作下意识的就慢了半拍,而后叶爵就直接把那人手中的枪给卸了下来。

    不过,他这边把那人的枪卸下来以后,身后瞬间就又有两把枪抵到了他的身上。

    叶爵目光冰冷的看着车内的几人。

    “你们放心,我会配合你们的,正好,我也有很多事想要当面跟他对质一下,所以,这些枪,收起来吧。”

    “还有后边那个女孩子,你们手上都给我悠着点,要是敢让她受一丁点伤,今天谁都别想完整的走出川藏去!”

    那几人对视了一眼,“那还请叶少帮忙劝劝那个女孩子,我们不伤害她,但是她却不一定就会老老实实的看着我们把您带走。”

    叶爵目光沉沉的看着几人,片刻后,说了句,“我会的。”

    机场。

    宴言一路飙车过来,她没想到前边开车的人的车技也这么好,一路上,她几次都差一点追上了,但是却又几次被他们逃脱了!

    现在,车刚停稳,她就看到叶爵从车上走了下来。

    宴言什么都顾不上的从车上冲了下去。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有没有受伤?”

    宴言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检查了一遍叶爵。

    确定他真的没有受伤以后,才抓这他护到了身后,“那些人是干嘛的?真的是你父亲的人吗?为什么要抓你?”

    “宴言,别急。”叶爵叫了她一声,而后扳过她的身子,双手抓着她的肩膀,“你冷静一下,没事,我没事,看到了吗?我一点事都没有。”

    “那他们......”

    “他们是我爸的人,只是有事叫我回去而已。”

    说完,他凑到宴言耳边低声说道,“我在这边让副官帮我联系了几个三十年前参加平乱的几位老兵。

    副官已经帮忙联系好了,只是我还没有来得及见,宝贝,你去帮我见见,帮我把三十年前的事情问清楚了,好吗?”

    “我父亲之所以让我回去也是因为这件事,我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你放心,他叫我回去,不会伤害我,他现在叫我回去也只是为了制止我查这件事而已。”

    “正好,我跟他们回去了,他也就不会紧盯着这边了,但是,跟老兵谈话的事,就只能拜托给你了,记住了,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冲动,有事的时候,跟你们老大商量。”

    “还有......”

    叶爵看着宴言,双手捧着她的小脸,“我特别喜欢你。”

    “从第一次见你,就一直被你吸引着,我不知道这一次的事情后结果是什么,或许,我还是我,也或许,我就再也不是我了,但是,不管是不是,我都喜欢你,所以,等事情完了,让我做宴姐夫吧,行吗?宴姐?”

    从十八岁以后就没有哭过的宴言,猛然觉得鼻子一酸,紧紧的抱住了叶爵。

    “好,我等你回来,做宴姐夫!”

    叶爵抱着她重重的在她头顶落下一吻,而后松开了她,“回去吧,乖乖的。”

    宴言点了点头,直接转身就离开了。

    看起来竟然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

    那几人见宴言离开全都松了一口气,竟然还有心情跟叶爵开玩笑了。

    “叶少,那位是您的女朋友吗?”

    叶爵没有吭声。

    那人微微有些尴尬,“司令知道了应该会很高兴的。”

    叶爵冷笑了下,依然没说话。

    那几个人有些无趣的笑了笑,没有再去搭话。

    另外一边,宴言回去以后就直奔军营而去了。

    因为刚才跟叶爵之间的亲密关系,宴言倒是很容易的就见到了叶爵的副官。

    “宴小姐你好,我们老大......”

    “你们老大被他的父亲带走了,他说他让你约了几位老兵,现在我需要你帮我联系那几个人,我来跟他们谈。”

    副官犹豫了一下,“好,不过,通话不方便在这边进行,不知道宴小姐......”

    “跟我来。”

    宴言直接转身带着李副官上了车。

    军营里的通话都是有可能会被监听的。

    宴言虽然没有当过兵,但是最近这一年多,她一直在跟着陆清泽跟军方合作了,所以还是明白这一点的。

    宴言直接把李副官带到了她的基地。

    到了后,李副官也没有犹豫,就把他联系上的几位老兵的联系方式告诉了宴言。

    而宴言,拿了联系方式以后,就进了一个房间。

    李副官没有进去,只是在外边听着里边的动静。

    起初,她还能听到宴言的声音。

    但是没多长时间以后,他就连声音都听不到了。

    李副官不知道里边谈话会是些什么内容,但是他总觉得这件事会让这位姓宴的女孩子不大开心。

    所以,在外边等,也都等的小心翼翼的。

    因为这个女孩子的脾气看起来可比他们老大要火爆很多。

    李副官这一等,就等了将近两个小时。

    两个多小时以后,宴言才从房间里出来了。

    “宴小姐......”

    “没事。”宴言说了一句,“回去吧,别让京城的人发现你不在军营了。”

    宴言说完以后,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李副官几次张口想叫她,但是都没有叫出声来,最后,他只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而宴言,回到宿舍以后,就直接给陆清泽打过去了电话,给了他一连串的名单。

    “老大,帮我联系一下这些人吧,告诉他们,叶爵知道三十年前的事情了,但是却被叶承恩给扣押了!”

    那边陆清泽看着名单微微挑了一下眉,宴言给出的这份名单,竟然都是当年沈谦和的得力手下,如今三十年过去,这些人,也早就已经今非昔比。

    “哪里来的这份名单?”

    “从当年的几个老兵那里拿到的,老大,给我调个直升机过来,我要回京城,我要回京城!”

    “你暂时先不要回来,这边的事情我会安排好,你在那边帮叶爵把部队......”

    “我要回去!”从来不忤逆自己老大的人,今次却没有等他把话说完就直接顶了回去。

    “老大,你让我回去吧,我在这边呆不下去,我想回去见他!”

    那边陆清泽怔了一下,半晌说了一句,“你......对叶爵真心的?”

    “废话!”说完她就知道自己失言了,赶紧改口,“不是,老大,我不是说你废话,我,我对他是认真的,我虽然成天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你见过我调戏过别的男人吗?老大我喜欢他,一直都挺喜欢的!”

    那边陆清泽半晌笑了声,“行,回来吧。”

    下了直升机,到了京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从直升机上下来,宴言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陆清泽。

    她急忙跑了过去。

    “老大,我......”

    “去吧,叶家的地址我已经给你发到你手机上了,其他的事我来安排就好。”

    “谢谢老大!”宴言脊背挺直的跟陆清泽说了声,而后直接往外跑去。

    陆清泽看了身边几人一眼,“你们几个跟上去吧,给你们宴姐撑撑腰去。”

    “是,老大。”

    几人应了一声,就跟着宴言离开了。

    而陆清泽,却坐上车对前边的陆华说了声,“去温家大宅。”

    叶家是住在军区大院的。

    原本,宴言以为她要进去还得废一番的功夫。

    但是没想到,她到了大院门口,那里的警卫问了她的名字,就直接把门给她打开了。

    宴言知道这应该是老大给安排了好了,便带着人直接就往里边走去。

    到了叶家楼前,宴言深吸一口气,带着人就冲了进去。

    “你们,你们是谁啊?”叶家的佣人见宴言等人进来就慌忙叫了一声。

    此时,阙淑兰听到动静也从楼上急忙跑了下来,见到宴言以及她带来的几个人以后,脸色也是猛的一变。

    “你们是谁?你们要干嘛?我告诉你们,这里可是军区大院你们......”

    宴言唇角微微勾了一下,“军区大院又怎样?把叶爵放出来,不然,就算是皇宫我也照样砸!”

    宴言说完,直接对身后人使了个眼色。

    身后人会意,冲过期抓住桌上的东西就开始砸,那样子,就像是土匪进城一般,野蛮而凶悍的让旁边的佣人和阙淑兰除了尖叫就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跑,赶紧去搬救兵。

    叶承恩还在书房里面色暗沉的看着那边被绑在椅子上的叶爵。

    “你就非得要查?我是哪里亏待你了,你......”

    “啊!——承恩!快点,救命啊,家里进了土匪了!”

    阙淑兰的声音传来,叶承恩就狠狠的皱了一下眉。

    “喊什么喊,成什么体统?家里好好的进什么土匪......”

    他话没说完,就也听到了楼下传来的声音。

    叶承恩脸色猛的就是一变,赶紧下楼去了。

    叶爵被结结实实的绑在椅子上,听到楼下的声音眉头也不由的皱了下来。

    怎么回事?是谁来闹事了?

    而就在这时,他听到楼下传来了一个声音。

    “叶家的听好了,你们再不把叶爵交出来,我就把这里砸个稀巴烂!”

    叶爵猛的怔了一下,这,这小丫头片子,这是疯了吗?

    叶爵心里忍不住的担心,但是,想到这里是在京城,她要过来,应该是经过了陆清泽的同意的,那么,应该是不会有危险的吧?

    叶爵微微笑了下,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觉得幸福。

    有谁经历过他这样的场景,谁家的女朋友,又能为了男朋友做到这个地步的?

    叶承恩到了楼下看着被砸的乱七八糟的客厅太阳穴一直突突的跳。

    这个女人,简直是!

    那些人回来以后,已经把那边的情况告诉他了,他自然也知道叶爵身边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了。

    但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嚣张到了这个地步,竟然直接来砸他的家!?

    “你,你给我住手!”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我一句话就能让你......”

    “让我怎样?”宴言笑着看着叶承恩。

    “要把我怎样就要尽快,要不然,我真怕你这家不够砸的!”

    “你!”叶承恩气的太阳穴突突直跳,他做了上流人士做了这么多年了,从来谁见他都是客气有礼,现在竟然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都敢骑到他头上去了。

    “你,你给我等着!”叶承恩说完,直接拿着手机就拨了出去。

    而宴言也不带怕的,老大既然让她来了,就肯定不会让她有事,所以,那边即便是叶承恩在打电话,她也没有消停。

    “我要是怕你我就不姓宴!赶紧的把叶爵给我交出来!”

    “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

    叶承恩气的恨不得亲自上手去收拾宴言。

    但是他岁数到底是不小了,那边又有好几个人,叶承恩想了想还是算了,砸就砸吧,大不了到时候从新置办。

    片刻后,叶承恩叫的人就已经到场了。

    荷枪实弹的官兵看着叶承恩的家里乱糟糟的样子都是猛的一愣。

    “怎么回事?”

    宴言回头,看了那人一眼,直接开口道,“那个糟老头子绑架了我男朋友!”

    “你,你胡说!”叶承恩气的差一点跳起来!

    “我不过是让我儿子回来说点事,你这个女孩子你......”

    “你才胡说,他根本就不是你儿子,当年川藏地区动乱,是你们的人触犯了人家的忌讳,后来你们一共有三十多位领导全部被那边的人武装扣压了,眼看着那些所谓的部队高官就要全部被人处以绞刑了,最后还是沈将军一人挺身而出,换回了你们那么多的人。

    他牺牲了你们全部都获救了,但是你们却觉得这件事丢人,就想把这件事隐瞒下来!

    沈夫人那时候刚刚生完孩子,在听说这件事以后,情绪激动,竟然造成了大出血跟着也不治身亡。

    当年温家爷爷心疼刚刚出生的沈家小公子刚刚出生就没有了父母,又因为你对沈家熟悉,再你的夫人刚刚生了孩子,就想着让你们以亲生儿子的名义抚养长大总比让孩子孤苦一个人长大要好。

    他为了照顾沈家小公子,后来不断的给你升值,不断的提拔你,就是为了给沈家小公子一个好的成长环境,却不想,你这么多年来,竟然就只把他当成你的一个升官发财的工具,当成你作奸犯科的一个免死金牌!叶承恩,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了?!”

    宴言瞪着叶承恩,毫无忌讳的直接把这么多年来一直被人隐瞒一直被叶承恩想尽方法想要掩盖的事实,众人听着全都是一愣。

    刚才冲进来的那些人,全都怔怔的看着宴言,他们都有些不太相信这件事。

    而叶承恩更是气的脸色都通红,“你,你胡说八道!把她给我抓起来!竟然敢擅闯部队高官的家宅还污蔑高官,赶紧把她给我抓起来!”

    那些带着枪进来的人对视了一眼,想了一下,觉得还是要听领导的,就全都过去正准备要动手,宴言那边却先动了手。

    “开枪,用枪!”叶承恩见场面失控,就直接喊了一句。

    而就在这时,外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我看谁敢开枪!”

    声音落,就见陆清泽扶着温家老爷子走了进来,而他们身后,更是跟着十几个人,全是清一色的少将军衔。

    这些人,全是当年沈谦和的旧部。

    叶承恩猛的就是一愣,“你,你们......”

    “没想到,这么多年来,你就是这样对他的!”

    他们这些人,这些年全都分散在了全国各地,没有一个在京城的,所以,对京城这边的情况并不了解,他们只看着叶爵后来进了部队,而且在部队混的还不错,就觉得叶承恩对他应该是还不错的,却没想到,这么多年来,他竟然只把他当成一个工具吗?

    “我,我......”

    “你混账!”温政冲着叶承恩就是一声怒吼。

    “老首长,我,我...我没有,我没有......”

    “没有?!你到了现在了还敢说没有?那当年叶爵订婚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我听说叶爵要查当年的事,你就把他给抓起来了?来人,上去去把叶爵给我找出来!”

    “是!”

    眼看着那些人往楼上跑去,叶承恩直接跌坐在了地上,他连拦都不敢拦!

    没多大功夫,叶爵就被人从楼上带了下来。

    “报告,叶大校被绑在书房的一个椅子上,我们上去的时候,连动都不能动一下。”

    “你,你混账,混账!”温老爷子气的拿着拐杖往叶承恩身上狠狠的砸了好几下。

    叶承恩却只低着头。

    “孩子......”温老爷子抬头看向叶爵。

    “是爷爷对不起你!”

    这些年,他岁数越来越大,管的事也越来越少了,叶爵也一直在叶家过的不错,他也就一直以为,叶承恩就真的把他当成了亲生儿子了。

    直到上一次订婚宴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不是。

    所以他才坚持让叶爵去了川藏。

    想着,他到了那边如果能发现,那就最好,如果发现不了,那他后边再慢慢告诉他也行。

    却没想到,到最后他发现了,却被叶承恩给绑了!还是他做的不够好,他就不该信叶承恩这个混账!

    叶爵摇摇头,“爷爷,这不怪你,但是爷爷,我想听听我爸妈的事情,可以吗?”

    “好,好!你想听多少都行,爷爷都可以讲给你。”

    叶爵笑了下,“谢谢爷爷。”

    他说完,看向了陆清泽,“谢谢。”

    陆清泽抬手握拳在他身上怼了一下,“我们家宴姐为了担心坏了。”

    叶爵笑了下,“我知道,我以后好好对她。”

    说完,他看向宴言,“过来,宴姐,让宴姐夫抱抱。”

    宴言抹了一下眼角,直接跑过去跳到他身上,吻住了他的唇。

    一周后。

    年仅五十五岁不到退休年龄的叶承恩忽然提前退休,叶爵调回京城晋升少将,三十多年前川藏动乱的真相忽然公之于众,众人怔然,原来他们都不知道,川藏地区,竟然还埋着这样一位英雄!

    川藏的孜启峰下的一块墓地里,叶爵带着宴言,站在一个合葬墓前。

    “爸妈,这一声晚了这么多年,不知道你们会不会生气,但是,不生气了好不好?我今天带着儿媳妇儿过来了。”

    宴言在旁边笑着看他一眼。

    “叔叔阿姨,你们放心,他缺失的爱,我以后都补给他!”

    叶爵微微挑了下眉,笑着看着宴言,“你说的哦。”

    “嗯,我说的,说到做到!”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了哈,明天开始宁宁和糯米番外,么么哒,还有温莳的,大家还有人想看吗?都不愿意看的话,玖玖就偷懒不写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