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为后之皇后在上 > 462顾枫之死(1)

462顾枫之死(1)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安才不管他回来是干什么的,他已不是顾家人,不管他做什么都没有理。

    “不行,顾文成是顾家子嗣,他的后事自然由顾家处理,你无权干涉。”

    顾安语音极其的生硬,让比顾安还阴冷的顾枫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瞬间想到顾安才是这个家里最狠辣无情之人。

    顾枫咽了咽口水,“我知道自己被除族了,但他毕竟是我的儿子,我有权要回他的尸体。”

    顾安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何顾枫执意如此,但等到顾枫发疯了一样向他冲来时他恍然有些明白了。

    顾安一脚将顾枫踹飞,不屑地扫了他一眼,抬手从身上摸出一个瓶子倒出一颗药丸放进了嘴里。

    顾安身边的小厮容怀容庆一人一边压着顾枫的胳膊跪在地上,另一只手抬起他的下巴,让他看着顾安。

    顾安走了两步到达顾枫身边蹲下,小声道:“我还以为你能有多大本事,原来只是这点小伎俩,如果是这样,那还真不够看的。”

    我期待你做出更疯狂的事。

    顾安下毒不成又被顾安踹飞,灰头土脸地出了顾府,咬着银牙看向顾府府门。

    顾安,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今日的帐我记下了。

    瑞王府里一征肃穆,白色的锦缎铺满了整个前厅,在上等棺木下跪着一众哭哭涕涕的女子,还有几个孩童睁着迷茫的大眼左顾右盼,弄不懂大人在做些什么。

    顾嫣和骆荣轩来到瑞王府时见到的就是这副场景。

    顾嫣眉毛微微挑了挑,眼皮都没掀一下,理也不理前来讨好她和骆荣轩的侧妃,给瑞王妃上了柱香举步就要离开。

    那侧妃见顾嫣软硬不吃,僵硬地笑了笑,把顾嫣和骆荣轩送了出去。

    顾嫣和骆荣轩是代表安亲王府来上香,态度却敷衍的让人为之侧目,她和骆荣轩的态度自然也落到了有心人的眼里。

    看着顾嫣和骆荣轩离去的背影,瑞王从角落里走了出来,站在他身边的顾枫恼恨地说道:“这两个小崽子还真傲啊!”

    瑞王突然回头瞅了眼顾枫,眼含怒意。

    叫谁小崽子呢?再与我作对也是我自家兄弟的事儿,与你何干?他才是我同一血缘的弟弟,你算哪根葱?

    瑞王没搭话儿,瞪了顾枫一眼,转身离开。

    拍马屁到了马蹄子处,差点把自己搭进去,顾枫冷汗淋漓地半躬着身,恭送瑞王离开。

    等瑞王转过墙角消失不见,顾枫才直起身,眯起眼睛扫了眼大门外。

    不能再等了,瑞王已经开始不待见他了,再等下去,他在瑞王这里可就一点话语权都没有了。

    被顾家除族已经等于失去了算计顾安的便利,说白了,他要是没有点真本事,等着他的只有被抛弃的下场。

    想到顾安不屑地看着他的眼神儿,顾枫紧了紧拳头。

    顾安,你别得意,胜负还未分,笑到最后的人才是赢家。

    顾书毓停灵半个月后发丧,魏文帝特意下旨准许顾书毓以候爷礼下葬,这对于已经被夺爵的定远候府来说是一大好消息。

    顾枫除族,顾槐和顾安、顾宁做为儿子,要将顾书毓的棺木送回祖地,剩下的顾家媳妇就要留在京城看家。

    顾安一行人出了京城日夜兼程往祖地赶,行至贯江码头时却遭到了刺杀。

    顾安背着手眯起眼看着厮杀的人群,脸上平静无波,站在他身边的顾宁和顾槐早已哆嗦成了一团。

    “老二,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啊?哪里来的刺客啊?”

    顾安摇摇头,“与大哥无关,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一会儿你和三弟去另一条船上。”

    顾槐哪里肯?他倒不是想与顾安共患难,而是觉得呆在顾安身边安全多了,至少暗卫们都围着顾安打转,顾安身手又好,有他在,他性命无忧。

    顾宁也皱着眉头道:“我不走,二哥有难,我当弟弟的怎可一人逃走?”

    显然,顾宁根本没把顾槐当回事儿,言词里都没带上顾槐。

    顾槐心神全让眼前的杀手吸引住了,哪里听得到顾宁说什么,可顾安却听到了,颇有些感动地摇摇头,“放心吧,没事儿的,这几个小贼我还没放在眼里,你和大哥走吧,再呆下去有危险,也防碍我出手。”

    顾宁见顾安坚持,只得拉着不愿离开的顾槐去了旁边的大船上。

    顾槐和顾宁不愿回船舱里躲着,两人抱着桅杆半蹲在船头向顾安那里张望,没一会儿就见船头之上上来了二十多个黑衣杀手,直直向顾安攻去。

    顾安身手了得,与这些黑衣人交手也不落下风,直到一刻钟后又上来了十几名黑衣人,顾安才开始有些应付不来。

    顾安手忙脚乱地躲过一剑,却没躲过背后拍来的一掌,这一掌拍的实成,直接一个大力将顾安拍进了江水中。

    八月未的江水因雨水的关系正是泛滥之时,这里又是江中,江水湍急且深不见底,顾安善水,就是在江里游上一个来回也行,只是随着他跳下去的还有二十几名黑衣人,这些人跳下去后向顾安游去,眼见着就游到了顾安的身边,顾安抽出了匕首与这些人对持。

    船上的顾槐和顾宁看的是心惊胆战,为顾安的生死担忧不已,夜深天黑之下一个晃神儿就不见了顾安的踪迹。

    两人同时心中一惊,瞪大了双眼看向江中,却怎么也看不到顾安的身影,只有二十几个黑衣人在江面上排徊。

    顾宁和顾槐对视一眼,咽了咽口水,悄悄地向船舱摸去。

    两人哆嗦着在船舱里猫了一夜,这一夜外面打的是惊天动地,两人所在的船只也时有人影闪动,从船舱里就能听到甲板上有不少人在走动,还时不时传来厮杀和什么东西掉入江水中的声响。

    直到第二天天明,顾槐和顾宁才在让顾安身边的暗卫给找了出来,两人一出来就拉着暗卫问。

    “顾安呢?定国公哪去了?他有没有事?”

    被两人拉着的暗卫红着眼睛回道:“国公爷掉下江了,现在……生死未卜。”

    两人一惊,顿觉天都要蹋下来了。

    说句大实话,顾书毓这个顾家当家人也好,大魏当家做主的皇帝魏文帝也罢,他们谁死了也与他们无关,别看是自家老爹和主子,可跟他们关系并不大。

    魏文帝就不说了,他的生死与他们无关,大不了戴个孝什么的就是了,顾书毓死了他们只有伤心难过,但还没到了天要蹋下来的地步,可顾安就不一样了,他是他们的依靠,是他们的精神支柱,是顾家的希望和未来,是顾家兴起的重要保证,他没了,他们该怎么办?

    顾宁倒还差一点儿,虽然惊诧于顾安落水,但他冥冥之中有种感觉,他二哥没事,他还没死。

    可顾槐就不一样了,他本就没大本事,人还怂,原本能仗着胆子冲顾安要爵位,那也是因为顾安是他弟弟,也就是说他是窝里横,要是让他面对其他人打死他也不敢这么做。

    顾安在时家里有什么事都可以让顾安顶着,他是国公,任谁也不敢欺负到他们顾家头上,可顾安要是不在了,顾槐就麻爪了。

    尤其是在他得到那个盒后,看到了里面的东西,他就如同抱着个随时可能让他送命的毒药罐子一般,成天一惊一乍的,觉得总有人要害他。

    其实他也感觉得到,那盒子里的东西并不全,至少从那天两位叔叔和顾枫的说话间露出的意思可以想到,盒子里还有一样能要人命的东西,可他检查了好几次也没查出什么东西,就知道那东西现在在顾安手里。

    要说他想要那东西吗?他想,但他有贼心没贼胆,怕引火烧身,怕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怕自己死完了尸体都臭了也没人发现,于是顾槐怂了,当什么都不知道,半点没闹腾,乖乖地抱着“金盒子”老实在一边眯着。

    就是这样他也怕,怕自己守不住这些东西,觉得这“金盒子”实在是太重了,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他倒是没有想过据为已有,因为他还有点顾家人的自觉,知道那些银票地契是顾家的希望,他要动了,顾家举全族之力也要杀了他。

    有了压力顾槐就老实多了,所以这些日子他一声不吱,恨不能找个空屋子把自己锁起来,但凡顾安和顾书源顾书卿想做什么他都举双手双脚赞成,并且大力支持,不管是从银钱上还是行动上,绝对积极。

    他本着讨好顾安从而保他平安的念头老实了好十几天,没想到,一朝回到解放前,顾安落水失踪了。

    顾槐神情呆滞地跟着一脸忧色的顾宁来到甲板之上,看着满目苍夷,被大火烧灼又被江水打湿的地板,不由得举目四望。

    这次跟着他们出来过的有五艘船,被大火烧了三个,到现在还能看到浓烟,还有一只船被凿穿了,早已沉入了江底,只有存放顾书毓棺木的那艘船还好好的,只是船的栏杆缺了一大部分,掉进了江水里,船舱上布满了箭羽,还有打斗的痕迹。

    鲜血染红了贯江,江水中浮着不下百具尸体,近处的倒是没有,全都漂远了,最远的只剩一个小点,趴在江水中随着水流沉浮,一动不动。

    顾安身边跟着的暗卫几乎全在江水里上下沉浮,在寻找着顾安的踪影,而顾家的护卫除了一部分受了轻伤的人在收拾剩下的四只大船,重伤的已经回了船舱,死的护卫和暗卫的尸体也全都堆放在了一起,足有五十多人,剩下几个没伤到并且会水的也跟着下水了。

    顾宁看着忙碌的众人叹了口气,失魂落魄地坐在甲板上,期盼着顾安的消息。

    正在此时,带着两人出来的暗卫走到了两人身后,“大爷、三爷,国公爷出了事,属下得尽快回京告诉家里,并且将此事禀明皇上,剩下的路程属下不能护送二位老爷了。

    但是二位老爷也不用担忧,那些人是冲着国公爷来的,不会伤害二位,我会留些人手在船上,保二位老爷平安抵达。”

    没等顾槐和顾宁说出愿意不愿意的话,暗卫转身踏着江水走人了。

    看着暗卫潇洒离去的背影,顾槐气的直跳脚。

    “这算怎么回事儿?把我们晾在这里了?顾安是怎么管人的?就教出这些眼高于顶的属下?他们这副样子,怎么给顾安办事?我们也是顾家人,这些暗卫不说保护我们到达祖地,竟然半路全跑了,这像什么话?还把我们放在眼里吗?我才是顾家家主,我才是顾家嫡枝一脉,这些人太大胆了,等我回去了……”

    顾槐嘚啵个没完,顾宁鄙夷地扫了他一眼,转回头不理他。

    真够脸大的了!也不想想自己什么身份!

    你是顾家家主没错,你是顾家人也没错,但这些人是顾安的属下,凭什么听你的?这些暗卫是顾安一手调教出来的,关顾家什么事儿?放着自家主子失踪了不去找,还得全留下来保护你,凭什么?人家又不傻!

    顾宁压根不知道顾家还有暗卫,顾槐也把这茬儿给忘了,一时口快把人批了一顿,却不想让自己的庶弟给鄙视了个彻底。

    顾安失踪,众人也忙了一夜,这一天就没再赶路,而是一边休养一边寻找顾安的踪迹。

    找了一天后一无所获,顾槐和顾宁没办法了,只得离开。

    而那些暗卫则是留下来四人在顾槐和顾宁身边守护,其他人全部回了京城。

    顾槐和顾宁一路南下前往祖地,正好躲开了京城之中因为顾安的失踪掀起的腥风血雨。

    顾嫣得到消息时当即怒火滔天,提着银枪杀进了北大营,和顾哲瀚一起先回了国公府看望早已昏厥过去的唐氏,而后和赶来的骆荣轩一起向贯江赶去。

    得魏文帝得知这一消息时顾嫣和顾哲瀚、骆荣轩三人已经出了京城,而魏文帝却是两眼一翻晕倒在御书房中。

    孙英抽着嘴角看着躺在龙床上看话本的魏文帝无奈摇头。

    外面都要吵翻天了,他家主子却闲的躺在床上看话本,只是累的他这个贴身伺候的大太监脚不沾地地忙呼,恨不能两眼一翻也晕过去了。

    ------题外话------

    接上一段:当喵女王遇到呆毛犬,喵女王舔了舔自己的爪子露出迷之微笑。

    “乖,过来做本女王的奴隶。”

    呆毛犬慢吞吞地摇摇头,“不,还是当老公吧,有饭吃。”

    喵女王亮出爪子冲呆毛犬比了比,“不听话,挠你。”

    呆毛犬淡定地一把抓住喵女王的爪子瞅了瞅,“指甲长了,剪掉。”

    喵女王阴测测的笑脸凑近呆毛犬,“你别后悔。”

    被挠的满脸花的呆毛犬这时才回过神儿,“你是女王,我听你的。”

    这是重生回来的傲娇喵主子遇到情商低到可怜的呆萌犬的搞笑日常,这是美女学霸带着美男学渣想过混吃等死的日子却不得不走向人生巅峰的苦逼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