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开天录 > 第六百四十三章 屠神

第六百四十三章 屠神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寒风呼啸,卷起漫天雪。

    雪片如刀,重重的劈打在巫铁等人身上。

    打神鞭放出淡淡的紫气金光,照得巫铁身边百丈方圆一片通明,也照亮了三名大武神国神明境大能扭曲难看的面庞。

    夏侯苼软塌塌的被巫铁抓在手中,动弹不得,作声不得,连转动一下眼珠都做不到。

    巫铁作势要将打神鞭打向夏侯苼的脑袋,三名大武神国的神明急忙向后倒退了老远。

    一名夏侯氏皇族出身的神明价值多少,这笔账,很难说清楚。

    一名神明,从呱呱落地,从婴孩而儿童,从儿童而少年,从少年而青年,从青年而成人……一路成长,他需要消耗多少资源?

    不仅仅是修炼的资源,如斯庞大的皇族,每一年的新生儿都数以万计,整个皇族的总人口数以亿计,大家血脉都来自同一个老祖,大家的资质都相差仿佛……

    凭什么,你能成就神明永生不灭,而我们就要垂垂老矣,最终耗尽阳寿泯灭于天地间?

    一尊神明,他们身上消耗的,不仅仅是修炼资源。

    他们还要消耗太多太多复杂的东西……比如友情,比如亲情,比如爱情,比如各种有形无形的复杂的人心-欲-望等等、等等、等等。

    三国的国情还不同。

    丢开如今内部还是一片混乱,还没彻底敲定神国势力组成的青丘神国不提。

    大武神国一家为尊,大武皇族武氏,他们就是天下第一将门,他们就是神国第一世家,武氏以强绝天下的力量,霸占了整个大武神国九成以上的资源,九成以上的话语权。

    什么世家豪门,什么将门文臣,全都是为武氏服务的奴婢,甚至是奴隶。

    所以,大武神国的皇族耆宿,基本上能够决定哪一位后生晚辈可以成神。

    因为是一言堂,所以,纠葛不大,利益冲突肯定有,但是绝对不甚激烈。

    而大魏神国,夏侯氏‘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夏侯氏更相当于无数世家门阀推选出来的盟主,负责调合各大阵营的矛盾冲突,有序的划分各自的利益分成。

    在这样的国朝体系下,夏侯氏想要新晋一尊神明,必须耗费极大的利益和其他世家门阀勾兑。

    所以,出身皇族的神明,在大武神国不怎么值钱。

    因为大武神国的神明境大能,基本上是皇族出身。

    而在大魏神国,一尊属于皇族的神明境大能,对夏侯氏来说,那就是镇族重器,损失一尊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所以对夏侯氏来说,夏侯苼很值钱。

    可是对大魏神国的其他世家门阀来说……一尊皇族的神明陨落……

    ‘呵呵呵呵’,现在或许就有大魏神国那些顶级门阀出身的神明,偷偷摸摸的藏在远处,静静的窥视这边的动静,巴不得巫铁下死手呢。

    “说吧,一尊出身夏侯氏皇族的神明,价值多少?”

    巫铁当着三尊大武神明的面,当着暗地里可能存在的无数窥视者的面,扯下了夏侯苼身上衣衫。

    夏侯苼的空间戒指什么的,早就被巫铁搜刮一空,不负所望的,夏侯苼的空间戒指很肥,肥的流油。

    只是,巫铁还是给了夏侯苼足够的体面,他身上的衣服、发冠、腰带、靴子等等,都是宝贝啊。

    如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巫铁一件一件的,将夏侯苼身上的服饰取了下来,最终就给他留了一套贴身的内-衣。洁白如雪,质地上乘的衣衫被风一吹,就紧紧的贴在了夏侯苼的身上,乍一看去,就和刑场上等待砍头的死囚没什么两样。

    那些死囚被处死前,浑身上下,也就是一套儿贴身的白色粗麻布衣。

    夏侯苼身上的衣服,也就是质地上好了不少,除此之外,无论是颜色还是样式,都和死囚身上的衣衫几乎一模一样。

    “这事,我们说了不算。”最早出手袭击巫铁的老人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他沉声道:“安王霍雄,我们是奉陛下之命,来赎回武怒雷那废物的。”

    这老人咳嗽了一声,沉声道:“我们陛下说,我们大武的军队可以撤出我们占领的,贵国在三国战场内的原始领地,并且,我们大武的军队,可以放开对三国战场内,贵国被困残军的包围。”

    老人摊开双手,一副很有诚意的样子:“看,我们还是,非常有诚意的。”

    “贵国在三国战场内,被我大武占领的大型军城就有一百二十五个,中小型军城和战堡不计其数,被我们俘虏的正兵、辅兵和军城子民,数量近百亿。”

    “其中被我们大武围困的贵国残兵,数量总计五千万上下。能够负隅顽抗到现在,这些将士,堪称忠勇。”

    “我们大武虽然获取了这般大的战果,可是我们也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的。我们愿意放弃三国战场内我们到手的一切,只求换回武怒雷。”

    老人拍拍手,看着巫铁:“安王意下如何?”

    巫铁沉吟。

    他看向老人:“如果,我要你们撤出西南战场的所有军队,将你们如今侵占的我青丘神国近百西南州治交出来……”

    老人立刻说道:“那你先打死武怒雷罢,陛下和一众皇族长老商议过了,你们肯定会提出这个条件,但是武怒雷真不值这个价钱。”

    “明确的告诉安王,我们大武灭晋军在西南攻势如潮,如今彻底被我们占领的州治有一百三十七个,已经被我灭晋军进入的州治,总计将近两百个。”

    “这就是三百多个州治……三百多个州治……如此巨大的领土,武怒雷,他不值这个价钱。”

    老人冷冽一笑:“所以,我们只能放弃三国战场内我们已经占领的地盘,放出你们所有被俘的士卒和子民,放弃被我们彻底包围的贵国残兵……这已经是……”

    巫铁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本王这么辛苦,才生擒活捉了武怒雷,本王需要一点补偿。个人的,补偿。”

    老人眉头一挑:“好说,好说,您只管提来。”

    巫铁笑得很灿烂:“那,你们在三国战场内俘虏了我国多少士卒、子民,五倍的数量,你们交付本王五倍数量的奴隶……本王要相当数量的牛族、狼人、龙人、鼠人、侏儒、矮人……有强战的巨人或者其他强力族群的奴隶,更好。”

    老人眯了眯眼睛:“两倍。”

    巫铁挑了挑眉头:“三倍吧……毕竟是一尊神灵呢……你们总不能,拿原本属于我们的领地和士卒、子民,就把本王打发了吧?这些奴隶,其实也值不了几个钱。”

    老人沉默了一阵子:“也好,不过是一些不值钱的邪魔奴隶,给你就是。数量,或许不会很精确,毕竟,你们被俘的士卒和子民,是一个很大的数字,我们懒得花那心思仔细清点。”

    巫铁点了点头:“嗯,如此甚好,本王还需要一些星力精华之类的修炼资源。”

    老人朝着巫铁手中的打神鞭望了一眼:“安王的壮举,我们在大武都有听闻,诸神降下的星光精华,居然被你一人霸占了上百个州治的好处……啧,安王如此胆大妄为,至今居然还没被人围殴致死,也是难得。”

    “看在安王如此胆大妄为的份上,我们大武就喜欢安王这样的铁血好汉子……安王开个数,只要不是太过分,我们也允了。那些奴隶,的确是不值什么钱,这笔修炼资源,就当我大武正儿八经的赎金好了。”

    巫铁之前,从胎藏境巅峰突破半神之境的时候,那一颗莲子发生异变,将他掠夺来的星力精华吞得干干净净,只留下了‘一点’给他。

    武怒雷,这可是一尊神明,活了几万年的神明。

    巫铁当即开出了一个相当于他之前,在那七个星光普照的夜里收集的,所有的星力精华三成左右的数字。

    三个大武神明的脸蛋一阵抽搐,然后大声的咆哮起来。

    巫铁和他们一阵讨价还价,最终将这数字敲定在了一点八成左右的水准。

    巫铁笑着点了点头:“那么,就按照这样交易吧,地盘、俘虏、还有归属本王的奴隶和修炼资源交割清楚的时候,本王自然会释放武怒雷。”

    三尊大武神明相互望了一眼,和巫铁讨价还价的老人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沉声道:“老夫,武狂澜,是武怒雷那废物的族叔……安王霍雄,本王记住你了……嘿嘿,本王欣赏你,若是在青丘神国混不下去,本王欢迎你带着麾下军队-叛-逃大武!”

    巫铁的嘴角抽了抽。

    武狂澜大声笑着,和另外两尊神明转身就走。

    “安王霍雄,令狐青青那小子,扛不了多久的,大武、大魏联手,肯定能灭了那小子。趁早投靠我大武,老子做主,把武怒雷那小子还没出嫁的几个孙女全嫁给你,你也就算是我大武宗室,可以横行一方了。”

    “你小子是个人才,半步神明境,就能生擒两神明……这种事情,前所未有……老夫欣赏你。”

    “记住老夫的话,你若是投靠过来,先帮我大武灭了青丘,然后去干掉大魏,嘿嘿,我们一统天下,多快活的事情?”

    巫铁没搭武狂澜的话茬儿,而是举起夏侯苼,用力的抖动了一下。

    “喂,你们还没说,夏侯苼究竟值多少钱呢?”

    武狂澜‘嘎嘎’狂笑着,连同两个同伴一起加快了速度,没入了风雪中。

    “夏侯苼的死活,和我们关碍不大,我们也懒得给他定价,随你小子吧。”

    “不要再闯了,你再往前闯,我大武的面子可不好看……哼哼,武霸那小子准备御驾亲征,我们在前面给他准备行辕呢。你再往前闯,不要怪我们出动一大群老家伙围殴你一个!”

    巫铁的眼角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开什么玩笑?

    大武神国当今神皇武霸要御驾亲征?

    也就是说,等巫铁完成了和大武神国的交易,将武怒雷交还,换回大武神国如今侵占的三国战场中的领地后,他就要面临武霸亲自统辖的大军征伐?

    “干!”

    巫铁呆呆的看了一阵子前方皑皑白雪覆盖的山川河岳,举起手中的夏侯苼剧烈的抖动起来:“喂,大魏的人,有活人在么?给本王蹦跶出来一个……你们这个夏侯苼,值多少钱啊?”

    远处,有几条极细的遁光远远飞来,一名大魏的一品将领在大声的呵斥:“安王霍雄,休得张狂,我大魏绝对不受任何威胁。”

    巫铁远远的望了那将领一眼,摇了摇头:“身份不对等啊,区区一胎藏境中阶的将领,也能来和本王议事?”

    “喂,你们大魏的大人物呢?怎么一个都不出来?本王可是等了你们好几天了。”

    摇摇头,巫铁一脸的无奈,长叹道:“看样子,你们大魏也没把夏侯苼的死活放在心上……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本王不客气了。”

    从白狼川,一路长驱直入闯到这里来,故意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巫铁可不仅仅是为了和大武完成赎还的交易……事实的真相是,巫铁是一定要在这里打死一人的。

    或者夏侯苼,或者武怒雷。

    或者是他们两个。

    总之,这里必须要打死一个。

    既然大武神国比较重视武怒雷,特意调动人来和巫铁达成了协定。

    那么,巫铁看着拎在手中的夏侯苼,微微一笑:“有没有一种极其伟大的感觉?牺牲你一个,换回无数士卒的生命……我一直想问,你到底值多少啊?可是他们不回答,我只能……尝试一下了。”

    打神鞭爆发出夺目的强光。

    和武狂澜一通胡扯,巫铁的法力早就恢复到了巅峰圆满状态。此刻全部法力瞬间涌入打神鞭,打神鞭放出的紫金色神光宛如一轮小太阳,照亮了方圆数千里的虚空。

    远处的那几个大魏将领齐声嘶吼:“不要……”

    巫铁举起打神鞭,重重的一鞭砸在了夏侯苼的脑袋上。

    一声巨响,夏侯苼的头颅炸成了漫天细细的光点,然后一道宛如巨龙的洪流冲天飞起,笔直的冲上了天空。

    他的整个神躯在不断的化为强光,然后呼啸着,化为一条浩浩荡荡近乎无穷无尽的能量洪流,笔直的冲上了高空。

    高空中,九个黑漆漆的圆碟状法器齐齐震荡,通体放出黑沉沉的幽光,虚空中元能奔涌,化为一个巨大的漩涡,将夏侯苼所化的洪流一口吞了下去。

    几个黑色圆碟法器中,强烈无比的神魂波动在疯狂的、歇斯底里的欢呼大吼。

    “这小子真的干了。”

    “他,真的敢,这么干了!”

    “一尊神明。他杀死了一尊神明!”

    “如此强大的魂魄本源,如此强大的血脉本源……一尊人类修成的神明,他的价值,他的价值……”

    虚空中一阵沉默。

    过了好一阵子,才有人惊喜的笑了起来:“起码相当于,十次千万级规模大战的收益。”

    “我开始喜欢安王霍雄了……”

    “如果他能够多斩杀几个人类修成的神明……我甚至可以建议,给他一枚天神令。”